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骸纲】即兴曲6

 

6.

 

望着缓缓走入保险库的沢田纲吉,汤姆•科伦佐瞪大眼睛下意识抬起双臂试图阻止,掐住他咽喉的手突然用力,发出无言的警告,仿佛在表示只要他再乱动一下,就会被毫不迟疑地扭断脖子!

 

汤姆•科伦佐看着眼前的银发小子,心忽然颤抖了一下,这个年轻人宛如上好翡翠般碧绿的眼睛里充斥着厌恶和期待?厌恶的情绪自己可以理解,但是期待……?他在期待什么?

 

嗓子一阵发干,呼吸似乎都有些困难,汤姆•科伦佐放下手臂盯着狱寺隼人:“就、就算你们是家族高层,也不能,不能在没有长老会的监督下谋杀我!你、你们无权这么做……”

 

天啊!这小子想杀掉分部长吗?

 

分部成员这时才反应过来,第一个念头是这些人疯了吧?不管怎么说分部长属于家族的高级干部,九代首领在位期间为顺应时代发展订下一项规矩:在处理处理家族高级干部的事情上,需要谨慎对待,即便是首领也不能没有理由的随意杀掉他们,必须在长老会的陪同下通过审讯和收集证据来决定怎么处置。十代首领继任后,依然遵循从前的规章制度,没有如同很多家族换了首领后会发生一些动荡,从这方面来说底层人员对新首领充满了感激。

 

他们惊讶的是这些年轻人或许是因为年少气盛胆大妄为,不遵守家族的传统,虽在异国他乡他们中很多人都是西西里人的后裔,对于黑手党传统还很看重(*一项制度使用了很多年自然而然成为一种传统)。对于破坏规则的人有着本能的抗拒和厌恶,他们觉得这些肆意妄为的年轻人或许会做出错误的选择。

 

“现在放开我……我可以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脖子被掐得太紧,汤姆•科伦佐剧烈喘息着,身为家族高级干部,单独掌握一处分部的分部长,本身就处于一种极为有利的地位,只要不被人抓到把柄,即便是贪污都不会有太大问题。他们当黑手党的哪一个不是为了赚钱,为了更好的生活,为了改变社会地位?世界上又有几个人如同基督一样,真正一点不用自己伟大的力量来谋取私利呢?他只不过不愿意再过喝别人剩汤的生活,做的事情稍微越过边界,打了下擦边球。直到现在,汤姆•科伦佐仍然认为自己犯的事不太严重。

 

“汤姆•科伦佐,彭格列家族美洲分部部长。”狱寺隼人冷漠地看着汤姆•科伦佐,这样一个卑劣的东西,居然敢挑衅十代目的威严!所以,他才会放弃一向擅长的战斗方式,采用拳拳到肉的近战,只有这样才能稍微消减他内心的怒火。对方实力的资料他在来之前的飞机上就已经阅读过,早已了然于心,一个没有特殊能力的人在不使用枪械的情况下,根本不值得他认真对待,说白了,他就是在欺负对方。“您知道我是谁吗?”

 

狱寺隼人容貌俊朗,是汤姆•科伦佐一向最为厌恶的小白脸,可此时看着他强抑愤怒以至于僵硬起来的脸,忽然感觉心中有些没底,自己是严格按照那个人安排的应对方案执行的,应该没问题吧?但是,之前没有仔细想过,这个年轻人在明知自己身份的情况下,仍旧悍然出手发动攻击,除了自峙武力,想来还依仗着其他背景吧?不,自己似乎忽略了一些事情……

 

——那张卡?那张卡!!不不,那样自己岂不是死定了?

 

终于想起一直没注意的问题,汤姆•科伦佐浓密胡须遮掩下的脸一片惨白。

 

“重新自我介绍下,我的名字叫狱寺隼人,是彭格列的岚之守护者。”狱寺隼人抬起空闲的那只手,指向保险库的方向,“知道他们是谁吗?科伦佐先生,您得罪了一个你无法承受后果的人,准备好接受惩罚了吗?敢和首领叫板,在咱们家族里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您这么有骨气的男人,希望您能一直保持下去——您的‘尊严’和‘底气’。”

 

狱寺隼人的话彬彬有礼,汤姆•科伦佐却忍不住发抖,之前一心只想着按照那个人设计的方案行事,以至于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现在被人抓住已经没办法弥补错误。

 

原来这几个人真的是首领和守护者!守护者的实力果然非同一般!

 

分部成员表情木然地看着,已经不太能够对当前情况作出即时反应。

 

“首领……”

 

还保留部分力量的双手无力的垂落在身体两侧,汤姆•科伦佐最后一点反抗意念消失了,他是真的没想过十代首领会亲自前来分部,还以为会和九代首领时代一样,派遣手下前来——那种事他已经应付过很多次,每一次只要多花点就很容易过关,毕竟家族高层的重心不在美洲,这边也确实是全球各大势力交锋之地,斗争十分激烈,人员损耗和流动性很大,死几个人实在太正常了!

 

作为家族高级干部,即便是在远离总部的美洲,首领更迭这种大事他当然会关注。十代首领的身世背景对于中低层人员来说,是不可能接触到的机密,但对于高级干部以上的高层,就不再是完全保密的资料。特别是当想要仔细了解一下的时候,总能知道更多的内情。不过,不知九代首领有什么特殊考量在其中,十代首领的过往被刻意淡化,资料的保密等级调到最高,人们能够得知的情报寥寥无几,也就知道新首领是日本人,在本部根基浅薄。

 

汤姆•科伦佐调阅过新首领的资料,日本人的名字发音对于他来说过于拗口转眼即忘,照片不可能公开他也没搞到,不过他特别注意到记载的几次战斗经历,都在继位之前,每一次的对手都不容小觑,但令人惊讶的是那些敌人最终都和新首领化敌为友。

 

一个有运气的天真家伙!这是当时汤姆•科伦佐给沢田纲吉下的评语,有运气才能在每一场可说是逆境的战斗中获胜,天真则是对已经是失败者的敌人宽容,这样的人现在已经很少了。

 

“十代首领……”

 

脸上肌肉一阵抽搐,汤姆•科伦佐的心越想越凉,刹那间如同醍醐灌顶般,他明白了所有关窍。自从九代首领打算挑选继承人后,对美洲的分部就很少管理,这边的发展几乎不闻不问,只在每年例行巡视的时候派遣人员来盘点细节,这些人都很好应付,拿够好处就会回去,还会自动帮忙说好话打掩护。分部全都由自己全权做主,次长那老家伙压根不敢多说什么,当然自己也没忘记给他点甜头,长久之下,他几乎都快忘掉自己是在给彭格列家族管理产业……

 

然后,九代退隐,十代首领继位。美洲分部依然维持前几年的状态,他也逐渐放下心来。直到今天,十代首领和两位守护者亲自前来。他们行事如此果决,没有一丝犹疑,看来这一切是从很久以前就设好的布局,九代早就决定让自己成为下一任的踏脚石。可笑,直到现在他才想明白。

 

※※※

 

保险库内里全由金属铸就,甚至可以说是一个放大的保险箱。空间不大,几十个手提箱整整齐齐码在一侧就已经占据三分之一的地方,另一边则是一个木质橱柜,橱门紧闭不知里面放了些什么。

 

“彭格列,关于这次试炼任务,你有没有什么想法?”六道骸神情莫测地开口,打破一室寂静。

 

“什么想法?高层的老头子们看我不顺眼很久了,谁知道他们这次又想着怎么坑我。”

 

——好吧。

 

六道骸不用看都能猜到沢田纲吉此时正撇着嘴一脸不忿,认为对方能够明白内情的自己实在傻得可以。他暗暗揉揉额角。

 

“……算了。”六道骸忽然什么都不想说了,他才懒得点醒这个粗线条的笨蛋。就让彭格列保持现状吧,他可不希望这家伙变成九代那种老狐狸。至少,不要那么快。

 

“啊?”

 

沢田纲吉一头雾水地看着六道骸摊手表示“你已经无药可救了我自然无可奉告”,其模样的欠扁程度让他暗自磨了磨牙。他心里隐约猜到试炼任务另有玄机,不过苦于没有证据。分部的情况明显和里包恩交代的难度不符,之前他被长老会交付的资料误导,即使有所察觉一时间也没有头绪,眼下六道骸明显是知道些什么却又不肯说,这种时候还在卖关子,摆明了讨打!

 

六道骸可不管沢田纲吉有什么心理活动,只见他若无其事地走到码放整齐的手提箱边,提起其中一个打开,里面赫然装满了一摞摞的钞票!

 

六道骸吹了声口哨:“好样的。”拿出一沓捆扎整齐的钞票,随手一弯再放开,特种纸翻飞的声音清脆,一张张连续的本杰明,带着新钞特有的油墨味儿挥之不去。接连打开好几个手提箱,钞票,钞票,还是钞票!装满箱子的东西完全一致,除了钞票再无他物。

 

看着手提箱里面的钞票,沢田纲吉也有点傻眼,他知道汤姆·科伦佐肯定不干净,但眼前钞票的数量也太过分了吧?而且,明目张胆就放在分部办公室,究竟是什么让这家伙有底气肆无忌惮?

 

“这下你们有得聊了,彭格列。”六道骸合上其中一个手提箱,转手拉到自己屁股底下,坐在上面一手托腮,笑眯眯地问沢田纲吉:“不介意我旁听吧?”

 

沢田纲吉一个头两个大,也没心思管六道骸在一边看热闹说风凉话,走到分部长办公室门口,朝着狱寺隼人招招手。

 

“狱寺,带他过来。”

 

对于敬爱的十代目的每一句都当成圣旨对待的狱寺隼人二话不说,手掌松开汤姆·科伦佐的咽喉,直接揪起他的衣领,像拖条死狗一样拖拽着身高体重远超自己的壮汉进入办公室。

 

“辛苦了,狱寺。”

 

“能为您效劳是我永远的荣幸。”听起来肉麻,但狱寺隼人心里确实是这样想的,他珍惜每一次和十代目出任务的机会。“您打算怎么处理这家伙?”

 

沢田纲吉还没来得及开口,六道骸忽然打断了两人的交谈,“哦呀,有趣的新发现。彭格列你要过目一下吗?”

 

“什么?”沢田纲吉转过头,发现六道骸已经站了起来,正倚在被打开翻得乱七八糟的橱柜前对着他笑的不怀好意。

 

“分部长先生让你给他背的黑锅记录哟。”六道骸风轻云淡地用手里一叠打印纸卷成的纸筒敲击另一只手的掌心,幸灾乐祸的恶意几乎满溢出来。

 

沢田纲吉有些烦躁,这人看着没什么脑子怎么这么会给他惹事?没好气的问道:“这蠢货又干了什么?”

 

“彭格列你还是自己看吧。”六道骸把他翻箱倒柜的成果递给了对方,这是他刚刚从橱柜里找到的。

 

打开看了没两页,沢田纲吉低咒一声,把文件丢到了地上。“汤姆·科伦佐!”他盯着这个男人,看得出来他正竭尽全力压抑着爆发的冲动:“你可真是做了件好事!

 

分部长看着他,没有回答。

 

沢田纲吉深深吸了口气,从地上捡回刚刚丢掉的文件,缓缓走到汤姆•科伦佐面前,抖了抖手里的文件:“可以解释一下吗?”

 

看着那些文件,汤姆•科伦佐原本近乎绝望的眼神,突然焕发神采,唇角勾起一丝笑意,平静的说:“就像你看到的,贪污而已。”

 

沢田纲吉一愣,对方的镇定出乎意料,甚至可说是毫不在乎,和他之前处理过的那些人截然不同。

 

沢田纲吉毕竟不是从小接受黑手党首领的培养,这几年里包恩先生的指导更多重心还是放在武力方面,因此事务处理的经验难免有些不足,所以现在自然是该左右手出力的时候了。狱寺隼人轻咳一声站了出来。

 

沢田纲吉做了个“请”的姿势,狱寺隼人便开口说道:“有两种方法,第一种比较常用,也比较正规,尽量搜集他涉及事务的证据,召集家族干部和长老会对他进行判决。”

 

六道骸心里冷笑,对于一群黑手党还搞什么审判,讲究什么流程,感到无比讽刺。

 

沢田纲吉却轻轻点头,他对九代首领很多举措是十分认同的,认为这些规则值得一直遵守下去,那会让黑手党的组织架构更加合理,管理更加方便,也更适于日新月异的当今世界。看了看手里文件,只目前这些明面上的证据,就足够汤姆•科伦佐受到可怕的惩罚了吧。

 

“不过,我们还没查清楚他到底和家族里哪些大佬有交易,或许有人会想办法帮助他。”

 

“嗯,也是。”沢田纲吉点点头接过话茬,“家族没有长期关押的监牢,而他还不够资格进复仇者监狱。”

 

“所以,另一办法就是,杀掉。”

 

汤姆•科伦佐头皮一阵发麻,他感到了死亡的威胁,狱寺隼人的声音森寒而果断,就像一把锋利的尖刀架在他脖子上,随时都能落下。他却没看到沢田纲吉脸上一瞬间掠过的不赞同,以及蜜褐色眼瞳里深深的无奈。                              

 

和平社会对沢田纲吉的影响真的太大了,对于人命的看重,即便对象是这样的人渣,还是抱有一份怜悯之心,不肯轻易夺取对方生命。靠在房门边,六道骸不动声色观察着,以一种观察珍稀动物的贪婪眼光。

 

狱寺隼人摇摇头,继续说:“十代目,如果带回去审判的最终结果让他活了下来,这种人会产生什么样的反应您知道吗?”

 

看着汤姆•科伦佐,沢田纲吉若有所思的低喃:“他不会感恩,他会给家族找麻烦,或者不再‘沉默’。”那样的后果,简直是灾难。

 

四周十分安静,办公室内几个人交谈的声音毫无阻碍的从洞开的房门传到了外间,汇聚着的分部成员可以很清楚的听到,谈话的内容让他们目瞪口呆。震惊,好吧,现在他们已经无力震惊。

 

瞥了一眼这些人,六道骸暗暗好笑,沢田纲吉跟狱寺隼人这段对话虽然是临时起意,相互之间的配合却非常到位。

 

分部这些家伙对远在西西里的本部早已经失去最初的敬畏,汤姆•科伦佐能贪这么多,他属下的那些人如果都是干净的,才是奇怪的事情。不过,本地的局势也只有这些长期在这边的人才清楚,想要理顺关系少不得还需要他们,为了让他们老实点儿,狱寺隼人这家伙都能按耐住火爆脾气,没有直接使用暴力,而是婉转的威胁。当然,这同样是因为沢田纲吉的反对。

 

但是,想要震慑暴徒,怀柔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只有比他们更凶狠,更残暴才能让他们服软。

 

沢田纲吉叹了口气,对狱寺隼人轻轻的点了点头。汤姆•科伦佐犯的错误实在让他忍无可忍,明目张胆的贪污不说,家族底层人员的利益,那些不算丰厚的抚恤居然都被他吞掉,甚至直接出卖了家族很多行动,涉及了多起人命,动作之大让人瞠目。

 

“你、你、”汤姆•科伦佐惊恐的瞪大了双眼,“你想干什么?我、我,你若是杀了我,你会后悔的!托蒂家族……托蒂家族绝对会为我复仇!”

 

“哦呀。”这蠢货居然自己暴露了。

 

狱寺隼人暂时控制住手上力道不再施压,视线投向沢田纲吉,等待下一步指示。

 

沢田纲吉抬起头,看着那个雄壮如熊的男人,反问:“托蒂家族?”

 

“没错!托蒂家族!”

 

见沢田纲吉表情有变,汤姆•科伦佐仿佛抓到了救命的稻草,就像感觉不到咽喉的疼痛一样,急吼吼的叫道:“其实,我是托蒂家族的干部!”

 

 

※※※

 

作者菌的话:汤姆•科伦佐真是个笨蛋啊~哈哈反派智商欠费比较好写啦,因为作者菌自己水平也很低呢……


评论 ( 6 )
热度 ( 28 )

© 云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