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骸纲】即兴曲5

5.

 

“啧。”六道骸掏了掏耳朵,表情有点不爽,“这音量,和斯库瓦罗差不多了吧?”

 

想到自家暗杀部队之一瓦利安的成员Superbia·Squalo 那惊人的大嗓门,沢田纲吉不由暗暗赞同六道骸的话,当然明面上他不能随意把对下属的评价诉诸于口,更不能随便附和,只能当没听到,若无其事地转过脸继续关注着远处的电梯间。

 

“别这样生气嘛,”吼声过后,一把娇嗲到让人浑身打颤的柔媚女声随之飘出,“你摸摸,你吓坏我了。”

 

“我看你不是吓坏了,是骚坏了吧?”

 

电梯中走出来一男一女两个人,男人四五十岁正当壮年,身高足有两米,强壮得像头狗熊,乱糟糟蓬在脑袋上的金黄色的头发就像雄狮的鬃毛,下巴上是一圈浓密大胡子,几乎遮住大半张脸。总之,这是一个看起来就十分不好惹的健壮中年男人。他空着的那只手正落在依偎着他的女人胸脯上,十分猥琐的揉捏着。

 

那个只有二十多岁身材妖娆的女人在众目睽睽之下不仅没有丝毫羞涩之情,反而用她那丰满的胸部挤压着男人的身体,鲜红的指甲不断在他胸前轻柔的打转,娇笑着撩拨:“你都知道了,还要这么冷落我嘛?”

 

男人在她胸口狠狠一捏,大笑:“等我处理完这件事,回去干死你这个婊子。”

 

女人闻言不羞反喜,似乎男人的话让她回味起什么,轻哼一声攀附得更加紧密,两条雪白胳膊像蛇一样缠在男人的肩膀上,抬起一条修长健美大腿用内侧磨蹭着男人的身体,毫不羞耻地卖弄风情:“我都已经等不及了……”

 

男人转手在她肥硕的屁股上扇了一巴掌,有些不耐烦地敷衍:“很快,等我处理完了这帮废物,我让你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得含着老子的宝贝。”

 

女人被他那一巴掌扇得有点痛,然而还是强撑着笑脸故作风骚:“那你快去嘛……”

 

旁若无人的粗俗对话,听得人眉头大皱,包括在场分部成员,个个脸色阴沉,却没一个人敢上去触霉头,购物小姐原地踌躇了一会,咬了咬牙走上前去汇报情况。原来,这人就是分部长汤姆·科伦佐。

 

“废物!”听完,汤姆·科伦佐飞起一脚踹开购物小姐,瞪着那双几欲噬人的眼睛暴吼道。购物小姐一声不哼地飞出好几米远,在墙上重重撞了一下倒在地上,在场分部成员没有一个人敢于上前查看情况,人人噤若寒蝉。“哪个活不耐烦了,敢来找老子麻烦?!”凶戾的眼神扫过众人,锁定在不知什么时候坐回办公椅上的沢田纲吉身上,那是他的椅子!这小子胆子很大吗!再看到被破坏的一片狼藉的房间,还有那暴露在人们面前的保险库大门,脸上表情越发狰狞。

 

“哦呀哦呀,”六道骸发出意外的笑声,来之前怎么也想不到会看到这样精彩的场面,彭格列构想中的劲敌——预设了很多方案来应付,到头来竟然是这么一个对手。他都不禁有些同情起彭格列来,他那鬼畜的老师,晴之彩虹之子包括同样可恨的黑手党高层们岂会轻易放水,试炼弄个很简单的任务出来?这边很好解决,难度必然就在别的地方。

 

别人的想法沢田纲吉无从得知,他目光冷漠的看着汤姆·科伦佐,这就是家族在美洲的最高负责人?竟然带着不明身份底细的女人来家族基地,这家伙到底把缄默法则当成了什么?有没有把家族成员的生命安全放在心上?

 

对了,分部次长呢?

 

沢田纲吉忽然想起,家族的职权结构中为防止分部长的权力过大造成一些不必要的损失,一直设有分部次长一职,担任监督职责。可目前所见,汤姆·科伦佐自我膨胀成这样,也不见次长出现,他人在哪里?

 

沢田纲吉的目光落到缩在角落蜷成一团的导购小姐身上,狱寺隼人立刻走过去把她扶起,接着搀扶到沢田纲吉面前。

 

“十代目有话要问你,你最好老实交代。”

 

岚守的凶恶态度让导购小姐有点瑟缩,加上刚才分部长狠毒的一脚,若不是她身手还算不错,紧要关头注意保护自己,说不定已经被踹得内脏破裂,命都保不住,所以她的脸色实在算不上好。

 

“别担心,我只是有点小问题需要你解答。”沢田纲吉摆摆手示意狱寺隼人别太凶,目光变得柔和,声音轻缓,让人不知不觉放松。“分部次长在哪呢?我怎么没看到他。”

 

“次长罗杰先生今年初就因病住院,后来在医生建议下去圣地亚哥疗养,他离职前推荐的杰克逊先生在半个月后不幸被人打死,之后次长的位置一直空缺……”这次,导购小姐回复的非常爽快。

 

沢田纲吉明白了,唯一的问题就是,有人拦截了对总部的汇报,使他仍旧认为次长由罗杰担任。

 

到底是谁呢?

 

“科伦佐先生,我来自总部,我是沢田纲吉。”他坐在转椅上没有起身,“相信你听过这个名字,也应该明白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汤姆·科伦佐冷笑,表情十分不屑:“随便一说我就信?你以为你是谁?”

 

“你!”被沢田纲吉一只手拦住,站在他身后的狱寺隼人怒气冲冲丢过去一张绘有家徽的死炎卡片。“该死的!”

 

“哼。”汤姆·科伦佐张开手,看了一眼接在手里的卡片,唇角勾起狞笑,五指猛然一握,那张工艺复杂,还需要家族当代首领亲自输入死气炎的死炎卡片瞬间爆出一团火光。接着,他随手一丢,把变成废品的东西扔到一边,对着沢田纲吉露齿一笑:“你刚才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请你再说一次好吗?”

 

赤裸裸的挑衅!

 

『完全没有被放在眼里呢,自己。』

 

沢田纲吉抿了抿唇,神态仍旧保持平和淡然,“科伦佐先生,你好。我是来自本部的沢田纲吉,现在请你跟我交接一下分部的相关事宜,然后原地待命。”

 

“啊哈?你小子想夺我权?”汤姆·科伦佐仰天大笑,夸张的笑声令他身旁的女人不由捂住耳朵。“各位,这个莫名其妙的小子,说不定哪来的骗子,居然想代替我?”说完,眼里迸射出凌厉的光芒狠狠瞪着沢田纲吉:“你有什么可以证明自己的身份,武力吗?哼!以为打上门来我们彭格列就会屈服?”

 

沢田纲吉平静的看着汤姆·科伦佐,瞥了一眼狱寺隼人,轻描淡写的说:“让他安静点。”

 

整座基地里的分部成员都有些呆愣,甚至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汤姆·科伦佐谋略不太在行,可是个人实力着实出众,若非如此他也不可能在分部中为所欲为这么久,人人都屈服于他的淫威之下。

 

姑且不论这几个年轻人的身份,光是在别人的地盘上说出这样的话来,确实也太过嚣张。完全不亚于刚刚汤姆·科伦佐的发言,或者,可以说是这个年轻人最直接的反击。

 

“让我安静点?”汤姆•科伦佐脸上肌肉一阵抽搐,大胡子不停抖动,身上猛然爆发强大气势,骇得他身边的女人急忙后退十几步撤到安全区域。

 

纵然本地的分部势力不大但别人看在彭格列这块金字招牌上行事一直都留有余地,分部长汤姆·科伦佐还是第一次遇到有人对他说话这么不客气,就有些控制不住脾气。他要让这些家伙明白,谁才是这里的主事人!

 

他之所以胆子这么大,就算对方出示了代表家族高层身份标识的死炎卡片,也不相信这几个过于年轻的家伙会是十代首领和守护者。哼,哪个家族的首领会不带保镖随便乱跑到芝加哥这么危险的区域?骗鬼呢!

 

打从来到这座基地就一直憋着一肚子火,现在得到十代首领首肯终于能够好好发泄下内心愤怒的狱寺隼人,脸上展露一丝笑容,脚下发力疾冲向对手。掏出炸弹双手一扬,整座基地在这一瞬间仿佛新星爆发般骤然一亮,所有人视网膜一阵刺痛,都下意识闭上眼。

 

汤姆•科伦佐瞳孔骤然一缩,嘴巴大张,他从没有见过这样快速的速度,闪光弹发挥作用前银发小子已经到了近前。他甚至来不及出手反击,匆忙间抬起腿格挡,膝盖一阵深入骨髓的剧痛瞬间传入大脑。他筋肉强健,可以徒手击破一面混凝土浇筑的墙壁,但在一瞬间他听到自己的骨头碎裂声,紧接着他感觉自己像被重型卡车撞到一样抛飞出去,最后狠狠砸进墙壁里。

 

仿佛炸弹爆炸般震人心魄的巨大轰鸣打破了基地内的安静,所有人在恢复视力后都惊讶的看到分部长汤姆•科伦佐那雄壮的躯体,在墙壁上开出了一个人形坑洞,他整个人好似被镶嵌在墙壁上的装饰品一般完全陷入其中。在他身前,那位之前把特助布伦特·米勒瞬间放倒的银发年轻人,此时正一只手掐住他的喉咙,把他死死的按在原地,任何反击的力量都用不出来了。

 

仅仅一击,便令在本地也算是高手的汤姆•科伦佐毫无还手之力的被制服,分部成员面面相觑,隐隐觉得这些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们可能真是传说中宛如神明的十代首领等人。

 

分部长带来的女人惊恐的坐在地上,对眼前一幕完全无法置信,她的情夫有多厉害她很了解,可现在竟被人一瞬间就给打的完全丧失反击能力。她已经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昨天喝多了,以至于梦还没醒。

 

分部长办公室内,“快过来帮忙,”六道骸催促道,对骤然爆发的战斗无动于衷,在他看来狱寺隼人若是连这种小角色都收拾不下来,以后也别出来混了,早点回家去当他的黑手党二代混吃等死算了。

 

无奈地笑了笑,沢田纲吉缓缓起身也不去管汤姆•科伦佐,走到保险库前,双手冒出清澈通透的大空之炎,在钢铁墙壁上一按,接着一层冰晶覆盖其上,然后轻轻一推,一个巨大的窟窿出现了。

 

那些无法看到死气炎的人眼里,这一幕十分诡异,沢田纲吉只不过在保险库门上按了一下,再一推,那厚厚的坚固铁墙仿佛变成了纸糊的一般被轻轻松松打开。他的动作是那么随意,随意到好像只是掀开一层布。

 

令人无法置信的事实就这样在人们眼前发生,一时间所有人都有点恍惚,今天发生的事情已然让他们有种如坠梦中的感觉。

 

“干得不错,”六道骸竖起大拇指,毫不吝啬赞叹,然而沢田纲吉宁愿没听到这种更近似于嘲讽的夸赞。“彭格列就算不当首领,去开拆迁公司也可以赚大钱了。”

 

他摸摸鼻子,熄了死气炎,当先走进保险库,他倒要看看里面究竟藏了些什么好东西。

 

 

※※※

 

 

作者菌的话:本文其实是没有大纲的,就是瞎扯淡,哈哈!


评论 ( 4 )
热度 ( 30 )

© 云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