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岸

本命骸纲
新欢伞修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更新随缘

【骸纲】即兴曲4

4.

 

“挑衅首领可是不会有好下场的哦。”

 

一瞬间,所有人的视野被鲜丽耀眼的红所占据,六道骸挥动刚凝聚出的三叉戟,炽热的火柱拔地而起,擦过沢田纲吉的衣角,直接洞穿了远处分部长办公室的房门,随后轰击到办公桌上,把它砸得四分五裂,碎裂的木块到处迸射,余势未消的火柱最后撞击到墙壁上发出巨大的轰鸣,烟尘碎石和掉落物碰撞的声响,成为此时现场唯一的声音。

 

向来自诩彪悍凶狠的分部成员一时间都忘掉了自己手里还拿着威力强大的枪械,呆呆望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这这这,还是人吗?人类能够拥有这样可怕的力量?

 

传闻中那些胡编乱造的蹩脚故事里的强者,原来是真有其事吗?*

 

几名反应较快的成员,下意识扣动扳机,手腕忽然一痛,紧接着身体一紧,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翠绿藤蔓把他们牢牢捆起拖到一边,失去主人的武器纷纷掉到地上,再也无法发挥作用。

 

其余成员见了,第一时间把手中的武器丢开,这种情况下再继续手持可以威胁别人生命的武器,可不是一项明智的选择,几个外来者里面那个蓝头发家伙诡异的力量看上去就可以在极短时间内轻易地将这儿所有人清扫干净,另外两个的实力不知道怎样,但他们能成为同行者力量应该相差无几。这么一算,双方实力的差距确实太大了,大到他们都无法理解对方到底用什么办法做到眼前的程度。

 

沢田纲吉看了六道骸一眼,对方深刻理解了他的心理,虽然一时愤怒,却还没到被怒火所蒙蔽想要夺取他们生命的地步,现在的处理方式正合他心意。

 

做完这一切,六道骸施施然走到沢田纲吉身前,一手按在胸口,宛如戏剧中向公主求婚的王子一样半跪在地,优雅地执起他的右手,无视狱寺隼人瞬间犀利的目光和突然暴涨的气势,低头亲吻大空指环:“如您所愿,boss。”

 

虽然早就过了中二期,平时也相当张扬惹眼,但如眼下这么做作的表示也太夸张了吧!过于羞耻的姿态让沢田纲吉有些局促,飘忽的眼神偶然捕捉到对方垂下头前眼里流泻出来的一丝戏谑,他马上反应过来:这家伙故意的!

 

他还是少年心性,自然有不愿被摆一道的心理,目光落到那随着动作微微颤动的凤梨叶子上,心想现在高度正好,要不要顺手摸一把,感觉会很舒服,也许还能看到骸不一样的表情呢。

 

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被六道骸的恶趣味传染,他抬起手,指尖几乎要碰触到那顺滑张扬的头发,却在最后一秒掠过。手几乎擦着耳朵落在了六道骸的肩上,再开口时,用旁人完全听不出心中波澜渐起的声音说:“辛苦了,骸。”

 

“乐意为您效劳。”六道骸抬起头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仿佛察觉到了什么,沢田纲吉讪讪地撇开眼睛,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他扬了扬眉,没有任何表示,站起身退到一边。

 

沢田纲吉心里是有些可惜的,多好的机会。不过他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么做,他和六道骸的关系还没好到摸头这么亲密的程度,如果他刚才真那么做了,估计六道骸不当场发作也会事后报复他。最重要的是,他没有理由当众折辱卖力为他效劳的人。

 

六道骸这么给面子的行动起来,沢田纲吉当然不能浪费,很快收敛了心情,眼神在周围人群中扫过,最后落在带领他们进来的导购小姐身上。一群人里只有这个女人还基本维持着镇定,“你知道分部长在什么地方吗?”

 

“知道,十代首领!”导购小姐很是恭敬的欠了欠身。

 

沢田纲吉轻轻点头:“能联系上他吗?”

 

“可以的,十代首领。”

 

“让他立刻回来,就说我要见他。”沢田纲吉继续走向分部长办公室,“告诉他,如果我今天看不到他,那么他以后都不用回来了。”

 

导购小姐呆滞了一会,四周再次恢复安静,一时间她不知道是否真该按照沢田纲吉的话去做,目光环视同伴,迫切希望能够从他们那里得到一点提示,却发现所有人都跟自己一样茫然无措。

 

现代社会联络十分方便,大大拉近了各地的联系,但芝加哥分部毕竟和本部之间隔着一座大西洋,分部成员平时大部分时间都用在本地的“业务开拓”和火并仇杀上,加上和上层之间间隔许多的绝缘层,根本无法了解更多关于十世家族的事情。即便是两年前家族换了掌舵人这样重大消息,他们也仅仅是知道了新任的十代首领是个非常年轻的人,至于他的具体年纪相貌背景资历,严格说起来也只有家族真正的高层才知道。黑手党终究属于地下世界,不管是否是为了保护更多人的安全,首领和家族高层的资料并不适合对外界宣传。对于这些人来说,年轻的首领太过陌生也太过遥远,真正站到眼前,他们唯一能够给出的反应只有不信。

 

购物小姐略一犹豫,见到靛蓝色头发的男人漫不经意摆弄手里那把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来的三叉戟,冰冷的戟锋寒芒闪烁,心里一阵哆嗦,目光又扫到踩在布伦特·米勒背脊上的银发年轻人正冷冷关注这边,嘴里就有股苦涩的味道。最后她看向分部长办公室,自称首领的褐发青年坐在那把侥幸没有被诡异出现的火柱砸烂的办公椅上,神态安然平和,如同她曾见过的救世基督像一样,有一种说不出的凛然高贵。

 

现在的情况根本不是她所能左右得了,也不该是她的责任,就让分部长自己处理吧!

 

购物小姐把心一横,掏出手机走到一边,在电话接通后细声细气的开始汇报,但很快她把电话拿开一些,即便隔着相当一段距离,沢田纲吉依然能够清晰的听到电话另一边发出的愤怒咆哮,以及一连串的脏话跟不绝于口的诅咒。

 

很显然购物小姐婉转的汇报并未减少对面接听人的恼火,但这和沢田纲吉无关,他满不在乎的从地上捡起一些幸存下来的文件随意翻动,发现基本都是一周前就该回复的文件,现在上面竟然还没有任何批示。

 

慢慢翻动着文件,沢田纲吉眉头微皱,单独一份或许看不出什么问题,但如果把这些文件连续起来观看,特别是当他打开一边橱柜,翻看起保存完整的经批复文件,一个明显的问题浮现出来。

 

托蒂家族!

 

美洲本土一个势力庞大的家族,经营着军火赌场等传统项目的同时,在毒品方面也没有落下,简而言之,只要是赚钱的行当,都有这个家族的身影。在九代首领在位的时候,跟托蒂家族当时的首领雷蒙·托蒂签订了攻守同盟,彼此合作共同发展。必须指出的是,在当时托蒂家族并未涉足毒品行业,这也是彭格列同盟家族的底线,到现在对方明显背弃了这份协约,沢田纲吉已经开始考虑解除合作关系。

 

他继续往下看,脸色渐渐沉下来,汤姆·科伦佐玩得太过火了,仗着和总部监管力度不够就敢把家族利益一步步分割交接给托蒂家族,也不知道在里面得了多少好处。该死的小偷!看来这家伙分部长也是要当到头了,沢田纲吉气狠狠的想,随手把这沓文件来回翻了翻,越看眼神越冷,最后索性揣回原来的位置,盯着木质橱柜上精美的雕花陷入沉思。从这些数据表明的迹象来看,他们这次来的够快够早,否则别说新产业的开拓,老本都快被人吃光了。难怪,里包恩一见面就说那种丧气话,依他看来还算是说得轻的。他开始思索该用什么方法让科伦佐老实交代出托蒂家族的讯息,被吃掉的,他要让这些人半点不留地吐出来,至于科伦佐本人,除了他肚子里的消息,没什么其他价值,自然会受到应有的制裁。

 

目光一阵逡巡,捡起摔在地上的笔电,按下开机键,居然还能正常运作,沢田纲吉发现电脑并没有设置开机密码,对他这种只会使用而不精通的人来说实在是件幸运的事。这也从另一方面表现出分部长在这里的威势,没有人敢动他的东西,设置密码什么的完全没有必要。

 

随意查看桌面上的图标,沢田纲吉很容易的找到了网上银行,点开后看到一个登陆账号,只可惜上面只有账号,密码栏一片空白。他摇了摇头,对此一筹莫展,身后忽然传来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回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六道骸走了进来,移开一座橱柜,露出看不出任何异常的白色墙面。

 

“咦。”原来只有这间房间有一面墙是直接利用了建筑本身的墙体,而不是如同其他格子间一样全都是透明玻璃围起来。

 

哐当!沉闷的撞击声,带起一溜乱窜的火花,白色的墙壁被六道骸的三叉戟戳在正中,形成蛛网般的裂纹,当他拔出武器后,墙面随之哗啦啦脱落下来,出现在眼前的是一面反射金属冷光的钢铁墙。

 

“哦呀,果然有保险库。”收回武器,六道骸摸着下巴,有些自得。

 

沢田纲吉和狱寺隼人好奇的对望,彼此眼中冒着相似的疑问:六道骸什么时候对于建筑格局也有研究,轻易发现了隐秘收藏的保险库,还有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彭格列,帮个忙。”六道骸指着看起来就十分厚重的钢铁墙壁,“以你的能力,应该可以暴力破开。”

 

“哈啊?”感情这位眼里我就是一出苦力的?沢田纲吉心里颇不是滋味。

 

“混蛋!”

 

嚣张愤怒的咆哮从刚刚停稳的电梯中传来,还没有打开的电梯门内仿佛酝酿着火山即将喷发的狂暴气息,沢田纲吉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目光转到位于基地另一面的通道,那边是分部成员进出这里使用的电梯间。

 

“到底是谁?!”

 

随着门扉打开的刹那,震耳欲聋的吼叫山崩海啸般倾泻出来,震动整座建筑。

 

 

 

 

※※※

 

 

作者菌的话:

 

关于六道骸行动的解释:六道骸一方面是对纲吉表示并没有做超出限制的行为,另一方面则是向众人表明他所做的一切全是因为得到了首领的授权,在他人眼里能够得到如此强者的效忠的首领该是怎样强大的人?这么一来,无形中增加了纲吉的威信,一举两得。

 

关于*的解释:没有经过死气炎训练的人是看不到死气炎,也就是说强者们高强度战斗对于普通人来说是看不懂的,并且,他们多半会被气势压倒,压根观看不了现场。久而久之,就成为传闻,被人当成茶余饭后的消遣。


评论(7)
热度(29)
©云岸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