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紫云(慕容云)
即日起开更《身沐长风》速度不保证,脑洞过多,总爱七想八想……
如有同好,请留言。

【骸纲】即兴曲3

3.

“欢迎光临几位先生,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漂亮的导购小姐迎了上来,她脸上堆满职业化的微笑,用词简单而不失礼貌,透出干练的气息,不过行动间还是透露出和普通人不同的味道,只有非常细微的一点。

这是一名优秀的黑手党,她应该受到过非常严格的职业培训,将在里世界残酷历练出的狠辣气质与表现都巧妙的隐藏到女性特有的柔美之中,使得一般人很难发现这一点。

若不是事先了解到内情,即便是感觉敏锐且受过侦察训练的沢田纲吉也无法观察出端倪。他甚至感觉自己会忽略过去,最多认为这位导购小姐平时比较注意锻炼,练过一些防狼拳,总体而言还是一个普通女性。

——外部就用这样的精英未免有些浪费资源之嫌。

“来之前我已经调查过了,目前的芝加哥,我方形势并不乐观,彭格列。家族的主要势力集中在欧洲一带,来这里发展的时间远不如扎根此地的本地黑帮,地方上的排外,加上美洲一向是全球各大势力的争锋之地,在这里彭格列家族没有优势,相反——”

脑海里忽然传来六道骸的声音,沢田纲吉一怔,旋即明白这是对方在通过精神网络和自己对话。这种方式是利用术士的精神力产生特定频率和他人共鸣,可以共享实时直播等一系列便利的联系,而且要比电子联络更加隐蔽,不过局限性在于只有作为人形发射塔的术士才能自由中转信息,还不能超过一定范围。

“多亏你了,骸。”

收集情报方面六道骸很有一套,他能够主动帮助自己让沢田纲吉心里有点小感动,应该是骸在上飞机前吩咐情报人员调查,一有了消息马上就告诉了自己。

六道骸没有继续说当前形势,“试炼任务的起因应该是总部收到一连串分部的高级干部死讯,那之前彭格列应该没有收到过这边传递过去异常报告吧?”

“嗯。”

“应该是某些人捂不住了,再不汇报上去,估计分部都有可能不存在了吧。”

语气中的嘲讽令听的人忍不住想叹气,沢田纲吉明白对方的意思,家族的掌舵人竟然不能完全掌控第一手资料,他同样觉得自己太失职。

沢田纲吉很明显误解了六道骸的话,其实对方完全没有那个意思,仅仅是在嘲讽那些散发腐朽味道的黑手党而已,在他眼里沢田纲吉是和其他黑手党习性格格不入的有趣家伙,二者全然不可同日而语。到如今,观察这个人已经成为他的一项长期娱乐。

“美洲这边监管力度在以常就不如欧洲,估计之前高层也想不到会事情会变得这样棘手,但是谁也不想为此负责,唉!”

『所以到最后才会被拿来当做给我的试炼任务……』后半句吞了回去,沢田纲吉知道说出来也无济于事,更可能被六道骸嘲笑,他忍不住叹了口气,感觉心里挺委屈。接掌彭格列家族非他所愿,好不容易接受了半强迫地硬塞给他的身份,结果又要各种考验,还很可能要为此而背锅,实在让人无语。

六道骸一点都不惊奇于沢田纲吉的敏锐,这个人从本质上来说一点都不笨,可惜就是太过天真了,他在和平社会学会的价值观并不适用于地下世界,然而对方至今没有改掉这个缺点,不过,同样的这样的沢田纲吉心态上的挣扎矛盾非常有看头。他一向认为人类在进行激烈的心理斗争时爆发的美无与伦比,而当这个人是沢田纲吉时更能让他兴致盎然。

“需要我现在开始汇报吗?”

“不,先等等,具体情报等会儿边走边说,让这位小姐带领我们进入真正的基地吧。”

两人的对话全部都在他人无法感知到的精神层面进行,速度快速而隐秘,一个眼神交汇的时间内就已经交流完毕。

六道骸不再说话,视线转向导购小姐。

这时,狱寺隼人上前一步,开门见山的说:“你好,我们来自总部。现在,要见你们的分部长汤姆·科伦佐先生。”

“啊,您说什么?”导购小姐笑容不变,眼睛里有着普通人听到不明所以事情产生的疑惑和不解,一切显得十分自然,但明了她底细的几个人都注意到那双幽深瞳孔的最深处闪烁着猫一样的警觉。“本店款式众多请随便看,看好了我帮你们拿。”她仍旧没有放弃继续演绎自己的身份。

“装的有点过了。”六道骸在沢田纲吉心里悄悄评价。

“是有些过火。”他也赞同,不过有些不同看法。“或许是现在风声很紧,她不得不更加谨慎。”

“或许吧。”六道骸笑了下,很显然沢田纲吉爱为别人着想的个性发挥的时候远比理性分析方面更多。

虽然目前得到的情报不太充分,沢田纲吉却已经明白本地的险峻形势,不少条人命摆在那儿足够人头疼。由此对导购小姐的行为释然了,作为分部的第一道防线当然需要一个有点实力同时比较小心谨慎的人来把守。关系到家族成员的安全,他一向不吝于多花费代价。

“帮我们联系分部长。”狱寺隼人没有给她继续演下去的机会,掏出一张印着家徽的特制卡片在她眼前一晃又立刻收起。

绚烂的火光一闪即逝,导购小姐眼里的警惕之色更浓,收敛起笑容冷冷的说:“先生,我想您可能走错地方了,这里只是一间服装店,没有什么分部长,只有经理。”

六道骸轻轻摇了摇头,没有发表意见,只把含着戏谑意味的目光瞟向沢田纲吉,毕竟他才是首领。

狱寺隼人出示的卡片是家族高层人员出外时表明身份的标识物,掺杂着死气炎,是和死炎印差不多的物品,尤其混合了特殊工艺,就连普通人也可以看到那种虚幻的火焰,外人根本无法仿造。可以说已经明确地表明了来处和身份,却仍然被拒绝要求,这里还算是彭格列的分部吗?

沢田纲吉不想再拖下去,直接开口:“请给我一千件Brioni的长风衣。”心里却在为对方开脱:难道她不认识死炎卡片?但守门人不都是要经过相当程度的考核吗?汤姆·科伦佐究竟想干什么?

暗语入耳,导购小姐紧绷起来的表情微微放松,冷漠的声音也有些缓和下来:“Brioni的长风衣价格比较昂贵,您打算以哪种方式支付?”

“十块钱一件的衣服,一万元的现金我还是能马上拿出来的。”

“您也太狠了,这样的价钱我无法做主,只有请经理来和您商议了。”

“我看你们经理也无法做出决定,去请总经理吧。”

对话到这里,购物小姐愣住了,眼前三个男人都太年轻了,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尤其是为首和自己对暗语的这一位,东方人的外表比起欧美人更加稚嫩,怎么看怎么不可靠。她确实有听说过两年前继任的首领年纪不大,十世家族的成员大多是年轻人,喜欢任用差不多年纪的小伙子很正常,可任她如何想也无法把一群小毛头和家族高层联系起来。

这几个可能是总部特派人员的年轻人一开口就要求见分部长,但科伦佐先生是那么容易见到的吗?

当然,能够持有死炎卡片,且能对上暗语的人必然和家族本部有很深联系,在一开始看到信物时她就已经差不多确定他们的身份,但科伦佐先生最近特别交代外来人员必须多重确认,宁可麻烦一些也不要放过任何可疑的人,她得按命行事,不过现在的结果让她又是惊讶又是好奇。

被认命为『守门人』的导购小姐武力倒还在其次,识人方面却有着特长。那对漂亮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隙,小心翼翼地观察起沢田纲吉三人。年轻和出众的相貌是三人共有的特征,他们的气质都非常平和,和普通人一样毫无异常,缺乏令人畏惧的气势,很容易被轻视和忽略,但在她仔细辨认下,却又能够感觉到这层平淡底下,隐藏着不可捉摸的东西,那种神秘的东西却是她无法准确表述出来的了。

“几位先生请跟我来。”

购物小姐做了个请的手势,引领几人穿过店内一排排时装展示架,来到后边靠墙位置,拉开挂帘,露出一扇紧闭的木门。掏出钥匙开门,里面黑魆魆的一片,直到购物小姐找到开关打开灯才看清楚,那是一条很长的通道。

他们走了约有五分钟才到达尽头,按下藏在隐秘处的按钮,其中一面墙壁缓缓往一边回缩,里面是一架电梯。走进去后电梯开始上升,发出似乎很久没有使用过的嗡嗡低鸣,好一会电梯门再次打开,直接是一座宽敞的办公室。

沢田纲吉有点惊讶,因为和预期的完全不符合,这一段七拐八弯的路总给人一种正在进行诡秘的探险之旅的感觉,眼前却是任何一家公司的办公室都能见到的普通场景,反差太巨大,让人有点适应不良。

办公室很大,格子间摆放错落有致,和一般办公场所的唯一区别大概在于全都是由透明玻璃隔断,办公人员在里面做些什么,可说是一览无遗。

只有最里面的一个房间,四面的玻璃被垂落的窗帘完全遮蔽,让人无法窥视到内里的情形。房门上的铭牌写着汤姆·科伦佐,向所有人表明这是彭格列家族美国分部总负责人的办公地点。

“你们哪里来的?不知道规矩吗?”

其中一个格子间里走出一个皱着眉的金发青年,拦下了沢田纲吉一行人,似乎对他们旁若无人的闯入很不满。

他盯着明显是领头人的沢田纲吉,眼里充满怀疑和轻视,然后狠狠瞪了一眼购物小姐,像是在警告她怎么能随便把人给带到这里来?她难道不知道现在局势多危险?已经有好几个特战队小头目死掉了!

“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地方,进入之前都要提前申请。如果没有,请马上离开这里。我相信你们是不会想要体验我们的‘盛情招待’的。”

沢田纲吉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金发青年,强烈的荒谬感冲上心头,若不是在公众场合顾忌着维持首领形象,他觉得自己会马上笑出来,还真是前所未见的嚣张啊!不同于家族里那些个本来就无法无天的家伙,而是一种怎么说呢……哦,无知者无畏还是目空一切的蠢?

不过,他算是充分领教到美国分部成员和本部人员的差距,自己都还没有说上一句呢,就被人劈头盖脸好一通训斥加威胁。

这种滋味他在意大利本土还从未享受过(里包恩的斯巴达教育当然不算),挺新鲜的。沢田纲吉没有被轻视的恼怒,甚至原本对前景的忧虑都有些放松下来,给正等他下命令在努力克制怒火的岚守使了个眼色,狱寺隼人立刻踏前一步,又一次拿出死炎卡片,同时戴在手上的岚之指环冒出鲜红的光焰。“我是家族的岚之守护者,这次随同十代目前来视察分部,先生请报出你的名字和负责的事务吧。”

不会吧,首领居然亲自来了?还有,他们未免也太年轻了吧?

金发青年神情一呆,领着他们进来的购物小姐同样异常惊讶,张大嘴巴一时忘记合拢,在她猜想里这些人最多也就是总部的特派人员,谁想竟然是岚之守护者和十代目亲自驾临?

首领和家族核心成员与基层人员之间隔着许多层的绝缘层,用来保护他们自身,这些人通常能够见到的只有直属那一系的头目,所以从没有见过高层并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他们只不过没想到两年前接任的新首领这么年轻,几乎让人怀疑还是个刚升上高中的少年。

呆滞的表情维持了足有五秒钟,金发青年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初次见面十代首领,我是分部特别助理布伦特·米勒。”

沢田纲吉点了点头,很干脆的说:“米勒先生你好,我现在需要见你们的部长。”

惊讶过后是浓浓的怀疑,布伦特·米勒站在原地没有动弹,表情严肃的望着沢田纲吉:“很抱歉,十代首领,分部长最近事务繁忙,行程已经排满了,您要求见面也必须提前预约。”

话一出口,狱寺隼人当场发飙:“混蛋,你说什么?”

六道骸很不给面子,毫无顾忌的笑出声。

沢田纲吉也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他作为家族首领会见一个下属居然需要预约?说出去一准笑死一堆人。

“狱寺,不要生气。”安抚了左右手,他对布伦特·米勒说:“哦?那请你通知科伦佐先生一下,就说我在等他,让他把其他行程推一推。”

“好的,十代首领,我这就给您安排。”布伦特·米勒这样说着脚下一动不动,继续阻挡着沢田纲吉等人的去路。“今天可能无法排到您,您刚来芝加哥,需要先给您安排住处吗?还是您另有下榻的酒店,请留下联系方式,等到我们部长忙完手头公务,会立刻通知您的。”

一再被当成傻瓜,即便是沢田纲吉也觉得有点恼火。“他有那么忙?”

“房间没人。”六道骸悄悄传讯,他刚利用幻觉探查了部长办公室,里面空无一人。

沢田纲吉顿了下,接着问布伦特·米勒:“现在预约,大概需要多久能够见到汤姆·科伦佐?”他心里有气,口气也变得不太好。

“我不清楚,”在布伦特·米勒听说过的本地黑帮首领的传闻里没有哪一位能这样容忍下属的挑衅,芝加哥地下世界的通用法则就是血腥残暴的手段,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方式,而沢田纲吉的一再忍让适得其反,让他心里更加怀疑。猜疑和不屑如同满溢的泉水一样咕嘟嘟地从他的神态中涌现出来:“分部长最近都很忙,可能明天,也可能一周以后,得看我们分部长的行程来做具体安排。”

周围几个格子间的分部成员一个个放下了手上的事,纷纷投来关注的目光。一群人的对话他们听得很清楚,这几个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家伙自称是本部来的,随便来个人这么一说他们就信,还不早就被其他组织给一锅端了?更过分的是那小子居然自称是十代首领!首领怎么可能会是这么个看起来不到十八岁的大男孩!

感受到周围隐隐的敌意,沢田纲吉很想叹气,这些家伙难道都选择性无视了死炎卡片?分部下属都是这种货色,难怪现在处境艰难。

这却是沢田纲吉的一个思维盲点,在分部里面除了少数几个有资格深入了解家族内情的人知道死炎卡片这样东西的存在,一般成员是无法接触到这一层次的情报。

“很好,”又一次制止想要发作的狱寺隼人,沢田纲吉沉声询问:“特助先生,回答我的问题,你们的负责人汤姆·科伦佐是否在办公室里?”

“最近情况特殊,”布伦特·米勒大声回答,“分部长的行踪是机密!”

『看来处理分部这件事比想象中要更麻烦一点。』

“哦?机密?”沢田纲吉冷淡地瞟了一眼布伦特·米勒,随后掏出手机摁亮了屏幕:“既然你说到这个份上,若是再追究下去未免显得我太不近人情了。半个小时,应该够让他处理完手头的事务了吧?告诉他半小时之后过来见我,我在里面等他。”说着,他收回手机,不紧不慢地迈开步子向前走去。

“你不能进去!”布伦特·米勒高声喊道,甚至忘记加上虚假的尊称。“里面是重要部门,必须由分部长陪同才能进去!”他身体刚动,狱寺隼人已经闪到其背后,抓起他丢到一边。

“让他闭嘴。”沢田纲吉一只手插进西装裤兜,另一手向狱寺隼人摆了摆,目不斜视地向部长办公室走去:“我今天倒是要看看,首领的面子还能不能请得动‘高贵的分部长大人’了。”

平平淡淡不带一丝火气的声音却让六道骸挑了挑眉,他知道彭格列生气了。

围观的人都呆住了,这几个家伙想干什么?布伦特·米勒擅长文书类工作不假,本身也相当能打,他怎么就毫无反抗之力,一下给人按倒在地,还被抽了皮带捆了起来?

几秒钟后,有些人反应过来,扑出格子间,枪械拉开保险栓的声音接连响起。

——竟敢在这里打人?你们当这里是什么地方!

沢田纲吉一行人的行为完全惹恼了分部成员,所有人的想法出奇一致,在他们看来身份可疑的外来者嚣张高调的闯入,就算当场击毙,事后处理得当不会有任何问题!十代首领是个没断奶的毛头小子?真让人笑话!

更多的分部成员或从抽屉拿出手枪,或直接抓住手边的任何武器,杀气腾腾地冲了出来,偌大的办公区域气氛陡然紧张起来。

※※※

作者菌的话:*٩(๑´∀`๑)ง*居然更新了!

修改了BUG,使之不那么突兀

评论 ( 12 )
热度 ( 26 )

© 深渊中的咸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