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岸

本命骸纲
新欢伞修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更新随缘

【骸纲】即兴曲2

2.

 

为了最大程度的隐藏行迹最终沢田纲吉三人舍弃专机改为乘坐民航飞往位于美国中西部的芝加哥,同样的原因此行并未有大批随员同行,他们将从另外的路线出发,到达目的地后再行联络。

 

保密工作果然奏效,一路上很是平静。沢田纲吉透过窗户看着无尽云海,白茫茫的一片,在强烈的阳光下反射的光毫无温度,得知试炼任务内容后被怒火充满的心逐渐平静下来。不管怎么说,那些人终究要处理,可怎么处理还要仔细想想。他实际接掌彭格列才两年,虽然有着九代首领和父亲的大力支持,大家都很努力,但到目前为止内部仍旧有不少不和谐的音调,家族的力量还没完全整合。他毕竟只是一个没有多少经验的年轻人,支撑里世界最强家族兼顾黑白两条不同道路的生意,既要防止内部的矛盾,又要防备外部的暗杀突袭,在不同势力之间周旋,还要抽出时间学习,而海外分部远离本土,加上他手头的事情已经几乎让他忙不过来,完全没有多余精力去注意看起来毫无异常的报告,管理上相对放松,某些人因此无法无天胡作非为非常正常,唯一不对劲的是为什么直到今天才把这件事呈现到自己面前?在此之前的情况九代爷爷和爸爸知道吗?一个疑问可以牵扯出一连串的问题,沢田纲吉轻轻甩了甩头,知道没有实地查看光看调查报告是不可能得出真正有用信息的。

 

“彭格列,”耳畔忽然传来熟悉的声音,震颤着耳膜,“继续捏下去,书要被你抓烂掉了,再怎么讨厌阅读也不需要用这种方式表达吧?”

 

“额。”哑然望向手边被卷成一团的杂志,沢田纲吉苦笑着摇摇头丢开,刚刚一直神思不属,完全没注意到手上的东西。

 

六道骸没再说什么,探手拿过那本饱经蹂躏的杂志翻看起来。要不是他想看的书在彭格列手里他压根不会管首领还要发呆多久,对方的纠结他不是不知道,但那又如何,对他来说反正都是黑手党,能够有正当理由正大光明的杀掉他们,还能省却无数麻烦(起码后顾之忧有人帮着解决),没有比这件事更令他愉快的了。

 

被六道骸这一打扰沢田纲吉再也无心继续思考任务内情,他不想一直紧绷着神经,反正——总会有办法的!飞机上能够打发时间的娱乐不多,他对杂志和现在播放的影视节目毫无兴趣,窗外只有厚厚的云层就连看风景也嫌太单调,屁股在座位上磨了好一会,实在耐不住无聊,打算和身边的同伴聊聊。

 

临时订购的机票并不是连座,按狱寺隼人的想法当然是身为左右手的他和十代目坐一起,六道骸那不合群的家伙自己一个人待着就好。谁知,分配座位的时候六道骸不由分说就直接坐在沢田纲吉身边,丝毫不顾及狱寺隼人的脸色,并在他准备大吼大叫时冷淡的说出比挑衅更可恶的提醒:在公共场合引起骚动你是嫌我们不够显眼想要更早暴露?接着,自顾自翻起飞机上摆放的书刊,而被堵在里面的沢田纲吉甚至没法出去安慰一下被晾在那边的可怜岚守。三个人的座位就变成了沢田纲吉和六道骸同一排,狱寺隼人在斜后方的位置,想和隔了一个通道的后座聊天实在不怎么方便,不想打扰到别的乘客,就只能选择暂时不要说话。

 

思考被打断,满脑子疑惑一时没有答案,又不想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一个人发呆,唯一的谈话目标就只剩下同座位的六道骸。沢田纲吉却不太愿意或者说不太敢和这个人谈话,不知出于何种原因,他总觉得和六道骸接触过多会发生什么不可控制的事情,感觉来得莫名其妙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人们对于未知总有莫名恐惧,而恰好里包恩时常叮嘱他不要和这个人过于接近。在以往他们之间更多是工作上的接触,当前情况下再讨论公事一准会被认为脑子有病吧?而且,和六道骸聊私人话题怎么想怎么不对劲,可是沢田纲吉太无聊了,憋了半天,他才想到一个话题:“飞机上还有骸感兴趣的书吗?”他确实疑惑,飞机上摆放的都是时尚杂志或旅游广告之类的书,不管怎么看都很无趣,机舱里几百个乘客都没见到有谁从坐下来就兴致勃勃一直翻阅。

 

一边翻着杂志,六道骸头也不抬,“彭格列不会认为我没有兴趣爱好吧?”

 

“呃……”讲真,他一直认为六道骸更喜欢玩乐和享受,而不是阅读这种和他似乎不太搭调的爱好。“骸的台球玩得很好啊,而且其他娱乐活动也很擅长呢!”言下之意他果然还是觉得六道骸在玩乐上更有天赋。

 

“哦呀,彭格列似乎对我有着了不得的误解。”

 

才不是误解呢!沢田纲吉很想反驳,可他又觉得直接说出来不太好,毕竟和六道骸的私交根本没那么好。“没有啦,只是觉得骸很厉害。”最后,他挑了一个觉得可以拉近些关系的回答。

 

“雨滴前奏曲。”

 

“嗯?什么?”投过去的目光十分茫然。

 

叹了口气,六道骸放下了皱巴巴的杂志,他就知道沢田纲吉对古典乐没有了解。“音乐可以让身体放轻松,可以纾解压力,而且还可以做到某些程度的心灵治疗,甚至刺激脑部,活化脑细胞,作为一个幻术师,有必要多了解这些知识。这本杂志介绍的是肖邦的二十四首前奏曲的创作背景,上飞机前正好在听《雨滴》,就想了解下相关内容……”接着他开始介绍起来。

 

沢田纲吉觉得有点头晕,但他能感觉到六道骸已经尽量简化了内容,不然自己可能会因为知识量过多一时接受不了而晕倒。可即便如此,他仍然感到魔音入脑般的狂躁,不由一阵后悔,说什么不好,挑起的话题竟然引来让人厌烦的内容,天知道每天要看的文件和报表就足够让人抓狂了。不过同时,又莫名觉得有点高兴,他确实地感受到了六道骸的隐藏起来的体贴。

 

『骸果然是个温柔的人!』

 

也不怪沢田纲吉,六道骸本身太具有迷惑性,多变的性格让人无法捉摸,他从来就没搞懂过这个人,只是隐隐约约察觉到一点对方隐藏起来的情绪,这也让他更加好奇。若是多接触还能看到骸不一样的一面吧,抱着这样的想法,沢田纲吉继续和六道骸攀谈。

 

接下来的路程里,狱寺隼人托着腮一脸不爽的看着前排貌似聊得非常开心的两个人,对六道骸的好感度再次下降。

 

 

※※※

 

 

“各位乘客,我们即将降落的城市芝加哥是世界著名旅游圣地……”

 

降落前一段时间,漂亮的女乘务员认真介绍着芝加哥的一些情况并提醒乘客注意当地气候适当添衣,然而沢田纲吉完全没有留意。他的心思再次集中到接下来的试炼任务上,和六道骸聊天不过是旅途中适当的放松,毕竟谁也不可能长时间紧绷神经。但,到达了目的地完成任务就是第一要务。

 

飞机稳稳停在地面,乘客们鱼贯走下登机桥,沢田纲吉几人都没有带大型行李,省却了取行李的时间。沢田纲吉缓缓观察着这座人流湍急的国际机场,想到几年前自己还是一个普通的中学生,在平静安宁的乡下城镇打转,现在竟然在异国他乡进行黑手党的试炼,人生际遇真是难以想象的神奇。

 

狱寺隼人打开手机,调出地图快速定位,彭格列美国分部位于芝加哥市区,不过位置十分隐蔽。实际上,在这座著名国际金融中心彭格列的高层人员很容易遭受来自官方和同道中人的双重袭击,分部的掌权者不得不躲藏在隐秘的地点,向外发布命令进行遥控。

 

“不在西区,”狱寺隼人眼睛没有离开手机,眉毛皱起:“这帮家伙又换了地方。”经贸发达的芝加哥地下势力的斗争也异常残酷,即便是彭格列家族也无法保持长时间在一处地方办公。不过,这难不到岚守,手指一阵连点,需要的情报的就已到手。“知道位置了,十代目我们这就出发吗?”

 

沢田纲吉点了点头,于是三人出了奥黑尔国际机场,直接租用了一辆中型的商务车作为代步工具,赶往家族分部新的办公地。

 

其实在出发前,他们已经拟定了计划,这次试炼主要考验的是十代首领的统御能力,作为家族新任掌舵人,沢田纲吉具有的正统性毋庸置疑,对付不听指挥的下属没有必要耍什么小伎俩,光明正大行事更有威慑力。

 

两小时后,三人站在一条商业街某个不起眼的商铺附近。彭格列美国分部的新办公地非常低调,十分平庸毫无特色,淹没在联排的沿街商铺中,不过正因如此隐秘性极佳。

 

迎面一阵冷风吹来,沢田纲吉顿时打了个哆嗦,芝加哥不愧是“风城”,气候变幻莫测,几小时前还算适宜的温度,在密歇根湖刮来的刺骨寒风下变得十分“冻人”。

 

“请。”六道骸当先拉开玻璃门,示意瑟瑟发抖的首领先进去。

 

瞥了一眼笔直站在门边,穿着一身黑,锃亮的皮风衣,皮手套,长皮靴,相貌妖美,唇角带笑,不管在哪都十分醒目的男人,沢田纲吉微微颔首快步走进店内。不管怎么说,他都很感激六道骸。

 

工作时间,狱寺隼人固然和六道骸不太对盘,很看不惯对方,却并没有把私事带入工作的习惯,哼了一声追随首领而去。

 

六道骸耸耸肩,轻轻带上门,最后一个进入店里。

 

 

※※※

 

作者菌的话:各种废话,哈哈哈!本文的私设就不另外提醒,不适者请迅速逃离。


评论(2)
热度(27)
  1. 维勇Yuri云岸 转载了此文字
    [我是搬运工]
©云岸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