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伞修】白孔雀之异界召唤(上)

☞我流玄幻

☞设定都是瞎掰

☞ooc

☞伞修only


1.


叶修一脸懵逼的站在一座城市的一条马路的行道树下,——应该是某座城市吧?从未见过类型的高大建筑,闪耀着彩色文字的光幕,身边行人匆匆,穿着打扮充满异国风情,道路上车流密集,一派繁忙景象。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仔细回想了下,也许、可能、大概、是他响应了异界召唤。

但是,他想不起对方到底支付了什么代价令他心动。


哎,这不重要。反正根据大宇宙召唤的等价交换规则,对方不可能赖账。倒是召唤者现在在哪,他又该做些什么比较重要。

很罕见,响应者都已经被传送过来,却见不到召唤者,是发生了什么意外延误了吗?


而且,这个世界……


叶修抬头看了看灰白色的阴郁天空,伸出白皙修长的手在空气中划拉两下感应风向和温度,又看了看周遭湍急的车流行人,最后视线落回自己身上。

“冬季,温度在-2°~0°之间,东北风……”除此之外,环境有点糟糕,风里的源力几近于无,空气杂质很高且惰性极强,到处都弥漫着让人无法形容的安逸感。叶修表面波澜不惊,心里却在叹气。世界法则压制极为强劲,外放的力场被约束在体内,感知范围甚至只达到他十五岁左右的程度,试着召唤白孔雀和朱雀,有感应却无法显形,可以说情况比想象中严峻。压制强说明世界规则严苛,战魂无法显形则代表着此方世界的能级要比自己的世界低*,大约超凡的力量都会无法光明正大使用在人前,这也表示着他一身战力去了大半,幸好源力改造的体质没有降低。

若是召唤者的要求超过他能力范围的话,也只能委屈对方支付违约金啦,没要求出场费已经非常非常有良心了。

哦,还有一个好消息,以他敏锐的感官收集到的路人对话语言跟他母语别无二致,不用额外花心思去学习一门以后不知用不用得上的外语了。

“那个……”陌生又熟悉的气息迅速靠近。


叶修抬起眼皮,一瞬间感觉不好了。


在他面前,站着一个穿着白衬衫牛仔裤,十七八岁,相貌清秀,气质干净的少年。不过,少年的身体呈半透明状,黯淡的阳光穿透过去,落在地上没有一点影子,很明显并非活人。

“苏沐秋……”

竟然是你。

“叶修……”

少年也想不到响应者会是他,表情有些呆。第一眼看去还以为是他认识的那位叶大少,可截然不同风格的穿着打扮,白里透红的皮肤以及眉眼间残存的锋锐之气无一不在表明这个人并非他熟识的友人。

一时间,他们相顾无言。


沉默没有持续很久,叶修抱怨道: “怎么搞的,又死了,你是笨死的吧?”


话一出口,叶修就意识到不对,他把对于故友的感情强加到异界的那人身上了。


但苏沐秋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一样,下意识怼回去:“我要笨死也是叶修你这个猪队友拖累的!”说完愣住了,两个人面面相觑,接着相视一笑,一点点生疏感不翼而飞。


这家伙果然是叶修/苏沐秋啊。

叶修凝望着苏沐秋,明知道这个人不是属于他的沐秋大大,但仍不愿错开眼。

好久没看到他了,真的有点想。


“叶修,没想到会是你……”苏沐秋欲言又止,“这样,事情有点不太好办。”


大宇宙召唤法则在召唤者和响应者之间有着特殊保护机制,只显示双方列出的要求和支付的报酬,以及任务失败所需赔付代价,其余资料完全不显示,想要见面只有双方达成一致签订召唤契约后才可能。而且,世界都完全不同鬼知道对面是什么。能遇到异世界的熟人的几率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沐秋,告诉我,你有什么难题需要我帮忙解决?”尽管云层缝隙间落下的阳光微弱,苏沐秋的身影依然虚幻缥缈,仿佛随时都能消失不见,在叶修的认知里灵体对于阳光的防御一向很低,忙掏出千机伞撑开来为他遮挡。

银白的伞好像有什么特别功效,苏沐秋的身形凝实了一些,他眨了眨眼,笑了起来。眼前这个叶修虽然穿着打扮稀奇古怪,但行为举止无一不在表明着这个人就是叶修,和他十六岁时在网吧带回家的叶修没有什么区别。“如你所见,我已经死了,现在是只鬼。”

叶修默默看着他,等待下文。

“我虽然还能飘荡在人间看着沐橙和叶修,不过也就只能看着,普通人是没法儿和我有任何交流接触的。”伞下的少年顿了顿,才小声说。“他们不知道我还在的。”

叶修忽然感到心脏被揪了一下,不痛,却有点不舒服,然后他就想起自己的沐秋。同样英年早逝,那家伙的灵体却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让自己空有手段强留,但苦于招不到亡魂,再也见不着那个狠心的家伙。而这个世界当然没有附魂傀儡这种能让灵体凭依的卓越魂器,也就没了如果。

他想说点什么安慰对方,嘴一张却是:“所以,苏大大是召唤我来给你转达一下思念之情?”

“叶修你吃药了没?”苏沐秋翻了个白眼,“没吃赶紧去吃,不然出来吓人就是你的不对。”

“谁能有苏大大你吓人,鬼魂哎,多可怕,吓死个人啦!”

“妈蛋,赶紧的言归正传。”苏沐秋一滞,忙转移话题,心里却在想不管哪一个叶修都这么会歪楼简直要命。

“好好好,你说你说。”嘴上应付着,叶修却陷入了思索,也因为召唤者是苏沐秋他才愿意绞尽脑汁去想这种问题。

事情很奇怪,异界召唤是在双方条件达成一致签订召唤契约后才会启动传送,然而他却在到达目的地后忘记了契约内容,这是正常情况下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可以说从根本上颠覆了异界召唤的存在基础。

不,他好像忘记了,还有一种传说中的法术。

祈愿•奇迹•召唤

除了可知是由多元宇宙有情众生发自内心的最强意愿启动之外,前置条件未知,支付代价未知,其余完全随机,仿佛只是生活中的玩笑一样,从天而降的大惊喜。因为双方将在见面后达成契约,叶修才会完全没有契约内容的记忆。

然而,叶修明白不论是什么样的召唤术本质上都不可能违反宇宙存在之基*,必然在某方面需要支付代价,所以苏沐秋你究竟付出了什么?

他看着他,眼里晦暗不明。

像是有些顶不住叶修的目光似的,苏沐秋轻咳一声,说:“叶修,你代替我去陪伴另一个你一段时间吧。”

“啥?”还在思考中的叶修,被苏沐秋的话砸的有点晕,想了想才问,“我说,沐秋你之前不是背后灵一样的存在吗?”

都一直跟着那两个人还需要别人帮忙照看?再说,叶修了解自己,即便生活经历不同,但人的本性难以改变,叶修会需要人看顾吗?少瞧不起人了。

“对啊,但这和我的要求没冲突吧?”苏沐秋耸耸肩,“这不是没办法吗?叶修和沐橙察觉不到我的存在。”

“哦,所以你是想让他们知道你还在?”

 “不……人鬼殊途……”

 “口是心非。”

苏沐秋脸色一苦,强辩道:“本以为就这样了,谁知道老天忽然就让你来了。”声音越来越轻,近乎于呢喃。“你就帮帮我,去看看他们吧。”

叶修皱眉,“这就是你要和我达成的契约要求吗?”

“是啊。”

如此微小的要求,完全配不上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祈愿奇迹召唤术的逼格。

“行吧,你把他们的具体情况给我说说。”

冥冥中一股奇异的感觉传来,世界规则的压制仿佛松弛了一些,叶修有点想叹气。他这话可不是随便说说,而是代表着契约成立的承诺。

既然都已经被召唤过来,总要做点实事。

而且,这是苏沐秋的请求啊……



※※※


*可以感应代表着并非世界无法兼容战魂只是因为能级不够无法显示

*宇宙存在之基:等价交换

♡(*´∀`)人(´∀`*)♡叶修没有问报酬,不是忘记了,而是他根本就不在意,因为对方让他想起自己的沐秋大大啦。

比起报酬,叶修更想知道苏沐秋付出了什么代价。


2.

“嘻,你看那边。”

 “别说,这个人挺帅的。”

“是Cosplay吗?这是在Cos谁?没见过的造型呢。”

“这种服饰有点像古波斯的贵族服饰*,不过那把伞看起来很古怪,有点不搭。”

“蛮拼的啊,大冷天就穿一件袍子,看这质地是丝绸吧?”

“哇,看着就觉得冷的不行!”

正打算和异界来的叶修介绍情况的苏沐秋忽然注意到周围的窃窃私语,目光扫了一圈发现几米外站着好几个女孩儿,嬉笑着拿出手机正要拍照。

视线转回身边的叶修身上,他苏沐秋已经是亡者,旁人看不到也就罢了,但这家伙!这厮一脸无所谓,一手执伞遮挡云层间时隐时现的阳光,一手把玩着一杆水磨黄铜长烟枪,像是对自己与众不同的抢眼造型一无所觉。

知名战队嘉世的队长叶秋行踪神秘,从来不在媒体上露脸,但荣耀职业圈的选手们有几个不认识这货?跟他同一张脸的叶修凹的这造型被好事的姑娘们弄到微博上,没准就会被某些爱刷微博的选手看到,以嘉世队长迷一般的人缘那可不得炸了?苏沐秋不想给已经很艰难的叶修惹麻烦,就算有一点可能都不行。

“这里不方便,咱们换个地方聊。”

叶修一早就察觉到周围逐渐聚集的姑娘们,但他一介异界来客,对本地情况还不了解,不好随意行动,更不知道这些个姑娘如此大胆。

“这里的风气真开放。”他不由道,一边跟着鬼魂一道穿街过巷,很快消失在女孩们的视线中。


※※※

*叶修穿的是坎迪斯。



3.

这一走,一人一鬼就来到了嘉世大楼附近的小街。苏沐秋像是想到了什么,说:“叶修,你穿这一身奇装异服到处跑可不行!”这人的装束太惹眼,不管走到哪都同样招人侧目,而这家伙却像是对一路上的人的目光毫无所觉,他都有些佩服那强大的心理素质了。

“我没别的衣服,”叶修耸肩,“你得负责,苏大大。”

“行,”苏沐秋一口答应,“我负责。”

怀疑地看着这只无法干涉到现实世界的鬼魂,叶修小心地问:“苏大大打算怎么负责?”

“你别管,跟我来就是了。”

“哟,那我就拭目以待。”


很快走到嘉世大楼门口,苏沐秋又站住了。他忽然意识到自己是一只无形无质的鬼,一直以来跟着叶队长进进出出当然不会被人发现,但是身边的异界来客是个大活人,就这么大摇大摆走过去还不得被门卫拦住?被发现还没什么,直接冒充嘉世队长就是了,问题是叶修这身打扮实在会让人怀疑叶队长是不是因为战队成绩不佳压力太大而精神错乱。

正在四下打量的叶修见他神色不对,问:“怎么了?”

“我们不能从正门进去。”

“哦,是要进这栋楼里吗?”叶修目测了大楼和楼层的高度,又问:“你要上几楼?”

你想干嘛?苏沐秋瞪着眼看他。

叶修特别轻松的说:“哪一层?说出来我爬上去不就行了,哪来那么多烦恼?”

苏沐秋脸都要绿了,这货的脑回路……好神奇。正常人第一反应会是从外墙爬到楼上去吗?你以为你是蜘蛛侠呀!

“不行,战队大楼这里经常有粉丝转悠,被人看到就不好了。我可不想明天电竞报上头条就是《豪门战队惊现蜘蛛侠》或者被人怀疑嘉世有人想跳楼……”

“其实你不用担心的,我速度很快,保准爬上去不会被人发现。”叶修对自己的身手非常有信心,仍然没有放弃自己的提议。

“我知道一条安全通道,不用你冒险爬墙,跟我来。”

“哎,行吧。”

妈蛋,这种好遗憾的口气是怎么回事??

于是,一人一鬼顺着叶队长常年溜出战队大楼出去买烟的路径反方向前进,很快来到了目的地……的门前。

推了推门发现锁上了,叶修看向领路鬼。

“苏大大有钥匙吗?”

“怎么可能有。”苏沐秋翻了个白眼,在叶修建议由他来破门而入前(叶修:我没有!)指挥这货从旁边一间宿舍门边的盆栽里掏钥匙。

“诶呦,没想到苏大大你居然还有这样的爱好?”

“啥?”

叶修没说话,意味深长地看了苏沐秋一眼。

苏沐秋一脸懵逼,完全不懂对方为啥像是在看变态。如果他知道叶修已经认定他就是个痴汉一定会后悔偶然一次欧皇召唤来的居然是这种货色。唔,幸好他不知道。

拿着其实是苏沐橙用来给叶队长整理房间放些物件的备用钥匙开了门,一进去叶修就发出一阵感叹:“哇,好乱。”

比一般宅男的房间更加杂乱,到处堆放着未洗衣物、吃完的泡面碗,零食包装等等等杂物垃圾,几乎找不到下脚的地方。

 “这啥?快长蘑菇了……”嫌弃地拈起一件散发可疑味道的老头衫看了看,随手丢到一边。

“单身狗的房间都这样。”苏沐秋一副看习惯了的模样,丝毫不为所动。“尤其是叶修这种懒鬼。”

叶修怀疑他在人身攻击,反驳:“我就不这样……”

“哦?”

“别不信,我房间啥都没。”经常要外出修炼,叶修房间里除了张床没别的家具。

忽然有点好奇对方世界的设定,总感觉好迷,不过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毕竟是趁着叶队长在训练室的时间来走空门的,要是他突然回宿舍来撞个对脸……咳苏沐秋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

苏沐秋招呼叶修过去,指着衣柜说:“你快点换衣服,换完就走了。”

叶修一边吐槽衣柜里只有嘉世那小龙虾一样红通通的队服和寥寥几件私服,一边问:“就这么拿走东西,你那位叶修不会发现吗?”

“看这里的环境就知道吧,这货哪会知道自己有多少件衣服,他连自己屋里有多少财物都不知道!”

叶修眨了眨眼,面对苏沐秋忽然的爆发有点懵,这是怎么了?

“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为了打荣耀经常饭都不吃,饿极了就吃点泡面,又不锻炼,天天熬夜,抽那么多烟,这是想要早登极乐的节奏吗?”

“沐橙跟着他是他在照顾吗?反过来才对吧!”

哟,这是怨气攒太多了。

可是,他只能看着。

也只能看着。

叶修注视着他晃荡起波纹、不稳定的灵体,悄无声息地叹口气,觉得自己今天叹气的次数是几年来的总和。

“沐秋,过来。”

苏沐秋也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劲,蹙眉靠近了叶修,在对方忽然伸出手牵住他手后呆住了。清凉的感觉丝丝缕缕从接触的地方传来,躁动的灵魂逐渐安宁,灵体上的动荡慢慢止息。

“还是白孔雀好用,”不论是安抚还是镇静都比朱雀的力量更温和,“沐秋你要注意点,不要被尘世的污浊之气沾染,否则迟早完蛋。”

虽然很多地方都没听懂,不过苏沐秋明白叶修是在帮他,也就没太在意他们之间有些过于亲昵的动作。

叶修却不会让误会产生,直接解释道:“人世间远比你看到的危险,你的魂魄……灵魂很脆弱,不要肆无忌惮的行动,我先用白孔雀给你补充点源力,让你有足够的抗性抵御污浊之气的侵染,但这种方式效率不高,也必须双方所有接触。”其实有更便捷高效的方式,可那不是他俩愿意接受的*。

源力原本是驱动战魂的力量,也用于为宿主改善体质,苏沐秋离世后叶修在尝试复活他的过程中发现了源力的其他作用,比如可以帮助灵魂稳固灵体,提高灵体强度等等。

感觉苏沐秋已经恢复,叶修放开手,随便拿了两件私服套上。很普通的短袖T恤加牛仔裤,却不是冬季的服饰。

“之前就想问了,你不冷吗?还是你们异界人都这么耐寒?”

“不是。是战魂的缘故,温度对我没有影响。”

绕着叶修转了几圈,苏沐秋兴致勃勃的说:“真像武侠小说里寒暑不侵的武林高手,哇,感觉超酷!”

以前偶尔的空闲苏沐秋也会看几本武侠小说,毕竟是男孩子哪有不羡慕江湖人士仗剑横行的洒脱,现在见到类似能力顿时兴味盎然。

叶修毫不谦虚:“承蒙夸奖。”

“脸呢?”

“在呢,要摸摸看吗?”

这家伙……苏沐秋想打人。

“不管你冷不冷,再加件外套,不然太显眼了。另外,把你的衣服鞋子放这里,他不会翻的。”迫使自己冷静下来,苏沐秋指着衣柜最里面的一个置物盒说。“对了,你那把伞和烟枪呢?”

“收起来了。”

对于叶修那把伞苏沐秋的印象还是很深刻的,好奇地问:“收哪了?”

叶修伸出手,一杆水磨黄铜的长烟枪忽然出现,一闪之后换成了银白色的伞,接着又消失不见。“附魂武器可以收入战魂空间,很方便的。”

“确实。”苏沐秋点点头,赞叹。“简直是随身空间,居家旅行必备。”

“那不能,只能存放附魂武器。”其实另一位苏沐秋曾经结合地精科技想要鼓捣出类似空间戒指之类的道具,可惜随着他的离世这项研究永久搁浅。

“那太可惜了。”

对彼方世界的兴趣再次提高,不过苏沐秋没有忘记他的目的,指挥叶修穿上大衣换了鞋,又从藏钱的犄角旮旯里顺走叶队长的私房钱和名为叶秋的身份证*,他俩才走出房间。


※※※


*不愿接受的另一种方式:深入♂接触♂

*关于身份证:私设叶修手上有两张身份证,他和他弟的。一开始叶修在联盟登记用的是叶秋的未成年身份证,几年后叶修回家拿自己的身份证时顺便顺走他弟的成年身份证,用来应付联盟的定时检查。至于叶秋同志要不要用到身份证,我们不管他……



4.

刚关上门,身后传来脚步声,叶修转过身面对来人。

“叶队好。”那人穿着嘉世队服,显然是战队成员。

叶修当然不会认识他,点点头没吱声。

那人犹豫了下,才说:“我今天有事,已经请过假了,副队给批的。”

叶修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那人似乎习惯了叶队长淡然的态度,转身离开。

叶修没有阻止,刚刚那人眼里一闪而逝的惊讶和明显的疏离让他明白了些事,瞥了眼身边一脸冷漠的鬼,从来路走出了嘉世大楼。

在街边的长椅上坐下,叶修才开口:“看来,你那位叶修和他的战队矛盾不小,都貌合神离了。”若非如此,队员对他的称呼不该是疏离的叶队而会是比较亲切的叶哥或队长,那人的惊讶也并非是看出叶修和叶队长的细微区别,仅仅是因为讶异队长在训练时间出现在宿舍而已。

一路上沉默不语的鬼依旧没说话,闷闷坐到他身边,长长呼出口气,才开始慢慢道出这个世界的他们三人之间发生的那些事。苏沐秋说了他和叶队长的年少相识,共同进退,说了相依为命的三年,说了那场让他离世的意外,说了叶队长独自担起责任追逐梦想,说了被留下的两人一起走过的八年,说了很多很多。

叶修只是听着,一言不发,这是此方世界的叶修和苏氏兄妹的过往,不属于他。接着,他又想起自己的事,那些血肉模糊的记忆。

难道苏沐秋活着就那么难,叫叶修的人就活该单身?

忽然就很想抽烟,水磨黄铜烟枪在手中出现,轻轻一抖,火花浮现,他吸了一口,吐出一阵青烟。

苏沐秋愣愣地盯着缭绕的烟雾,沉浸在属于他们的旧日时光里,连自己什么时候停止讲述都不知道。

叶修没有对那些往事发表意见,过了一会问起别的事:“为什么不让我在队长宿舍等着,直接见面不比现在待在路边吹风好?”

“现在还不是时候。”苏沐秋回过神,抬头看向远处的嘉世大楼,叶队长在那里的处境越来越不好,要是房间里莫名其妙出现个一模一样的人没准又要出现什么奇怪的流言。虽然那家伙根本不会在意,可说到底,他不想给友人添麻烦。

叶修没追问,烟杆一转,烟枪头在长椅座面边磕了嗑。“按照苏大大你的要求,我可能需要停留很长一段时间,你打算怎么安排我食宿?露宿街头可不成。”

“别担心,我会负责的。”苏沐秋信誓旦旦,其实他很头痛,从天而降的奇迹让他毫无准备,好在还有替代办法可以先对付一下。“等会儿带你去品尝H市的小吃,让你感受一下异界的美食,吃完咱们去网吧,你对我们这边不了解,许多信息还是上网查询更清楚。”

“行啊,”叶修没有异议,他站起身面向苏沐秋。“现在还有一个问题。”

被叶修的严肃脸惊到,苏沐秋蹙眉问:“你说。”

叶修摊手:“如果我和那一位叶修见面,我们之间的称呼怎么办?”

哦,这倒是个问题,两个叶修不好好区分起来确实容易混淆。

“你想怎么称呼?”

“我叫叶修,他是老叶如何?”

“他没那么老!”

“那行吧,我是老叶,他是叶修可以了吧?”

苏沐秋总觉得自己被套路了。


※※※

于是,下文的异界来客叶修就是老叶了(´▽`ʃ♡ƪ)


评论 ( 6 )
热度 ( 20 )

© 云岸←这是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