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伞修】白孔雀之残片

我流玄幻

架空世界

☞ooc

伞修only

这是前传,后续待我慢慢写

 

正文之前的残片

1.

“喂叶修,你当心点儿,这些古卷可是独一份,坏了就没了!”

“知道了知道了。”闲得发慌的少年一甩高马尾,撩起坎迪斯*宽大的长袖塞进腋下,麻溜的走到满是灰尘的故纸堆里开始工作,边收拾边嘀咕,“整天把家里堆得乱七八糟,也不见你拾掇拾掇,好心帮你还这么啰嗦。”不过他也很好奇,要知道就是一般贵族家庭也没多少藏书,苏沐秋这家伙穷的叮当响居然藏着这么多古书,随便卖几本他们就不用吃了上顿没下顿,可他好像从未动过这样的念头。

后来叶修才知道,这些古卷一般人根本看不懂。

那是上个世代遗留下的地精科技书。

大概也只有苏沐秋这种仗着特殊战魂的人有本事能通过回溯学会这种天书般的玩意儿吧。

 

2.

“叶修,你知道地精科技吗?”

“地精?那种傻不拉几的小怪物也会有科技?它们不是只会穿着脏兮兮拿着石头棒槌一窝蜂冲上来抢劫,遇到强者马上炸窝逃窜吗?”

“诶,我说你可别小看它们,上个世代地精可是大陆的霸主呢。就是现今留存的哥布尔也有地精的血脉。”

“沐秋你又要讲古了吗?”叶修掏了掏耳朵,一脸郁闷。

苏沐秋一拍桌子,目露威胁:“喂,别不耐烦,听我说啊。”

不想被克扣口粮的可怜人无可奈何走到窗边的少年身边坐下,做乖巧状:“好好好,你说你说。”

“地精成为大陆霸主之后大概过于狂妄,做出了侵犯神之领域的禁忌研究,然后就被神罚了。”

“哦,神还真是小气。”捧哏是必须的,否则苏沐秋那家伙绝对事后打击报复。

“好啦,收起你不以为然的表情,总之地精高度发达的科技社会毁灭了,之后又因为某种原因发生大灾变,上个世代就这样结束了。”

“哦。”除了关于地精的部分内容,其余的叶修早在家里的时候就学习过,因而听得昏昏欲睡。

“其实说这么多,只是想告诉你我关于战魂的猜想。”

“战魂不就是大家的天赋技能?”叶修说出了人们的通常认知。

“这么说也没错,不过我通过学习地精的知识,发现上个世代的人们是没有战魂的,那时候更流行魔导科技。”苏沐秋拿起木桌上的水罐倒了杯水一口喝干,继续道:“我们都知道战魂虽然有着因人而异的使用条件,却没有自主意识,就像是和我们共生的灵魂一样,然而我觉得战魂的很多能力像是……嗯,旧时代强者不愿灭亡的残念,在混沌中和新生灵魂一起诞生于世的东西……在新的世代产生了不可知的变化,这就是战魂。”

“……沐秋你的想法还是这么独特。”

“妈蛋,我就知道你丫嘴里就不会有好话,今晚没你饭吃!”

“别呀,沐秋大大,饿死小的可就没人给你暖床了。”

“要点脸,就一张床你不想睡早说,地板上可凉快了。”

“你无情,你残酷,你无理取闹!苏沐秋你妹知道你就这样对待可怜弱小又无助的我会怎么看你!”

苏沐秋冷笑:“我就无情残酷无理取闹了,你待咋样?”

“我和你拼了。”叶修扑了上去,两人又一次打了起来。

 

苏沐橙撩开门帘朝里屋看了看,很小大人的叹了口气,又转回去继续努力沟通自己的战魂五彩孔雀。

哎,这俩哥哥太幼稚,不能要了。

 

 

3.

叶修那双极为稳定的漂亮的手颤抖着,几乎扶不住倒在他怀里的苏沐秋,这人竟也有如此狼狈软弱的时候,可他宁愿永远也见不到这一幕。

多么可笑啊他们,以为会是理想乡的地方却是罪恶渊薮,最终落到现在的地步。

“苏沐秋,振作点,你妹知道你这样会哭的!”

软软躺着的人慢慢睁开眼,看到叶修时黯淡的目光忽然亮起,溢满血沫的嘴唇嚅动着发出微弱的声音:“……手……”

“不。”仿佛意识到即将发生什么他无法承受的事,叶修眼里露出恐惧。

苏沐秋不说话了,只是看着叶修,眼神无悲无喜,静默如渊。

感受到怀里的身体越来越冷,叶修的心沉了下去。

他咬咬牙一狠心,把右手贴到苏沐秋唇边,温热的呼吸洒在指间,带着生命的温度如同落羽停留在叶修无名指处。

“沐秋……”他想要反对,可他被苏沐秋此时此刻的神态所束缚,除了呼唤对方的名字,叶修什么也做不到。

苏沐秋神情柔和,温柔了眉眼,所有无法说出口的话在这个笑容里传达,他知道能跟他心意相通的人会明白他的选择。接着,启唇在叶修指关节上轻轻咬了一口。非常细微的触碰,几乎没有痛感,叶修却像是猛然被一把锋利的尖刀扎进心脏,身体抖个不停。

如烟雾般的白色孔雀在叶修无名指处环绕飞舞,而他身后另一只红色的火鸟盘旋着好像随时都要冲过来吞掉入侵者。

苏沐秋的气色忽然好了许多,他竟有力气拿出随身携带的附魂武器交到叶修手上,“叶修,拿着千机伞,有了它你以后就能使用白孔雀。记住,在千机伞还没成长起来之前不要同时使用两种战魂。”

握住千机伞银白色的伞柄,叶修才从那种险些让他窒息的感觉中脱出,可苏沐秋的话却让他出离愤怒,甚至想把这人直接丢下离开这里。

“苏沐秋,你就这样把一切都丢给我吗?有本事耍帅有本事活下来啊!信不信我不管你妹!!”

瞥了一眼昏迷的苏沐橙,苏沐秋苦笑。

如果有选择,谁愿意呢?

他也想活下去啊。

上天垂怜的时间就要结束,苏沐秋只能尽快嘱咐道:“……叶修,你和沐橙都要好好的,好好的……”


心沉寂下去,世界失去了色彩,叶修的眼里只剩下那微微开阖的苍白唇瓣。


幸好,沐橙没看到这混蛋的惨样。


这是叶修最后的意识。

 

4.

高山顶部,狂风呼呼吹着叶修黑色的短发和衣服,他站在巨岩的边缘,遥望远方的城池。


在他身边,一只雪白的孔雀翩翩起舞,淡蓝色的波纹在雪白的羽毛上若隐若现地泛着光。以白孔雀为圆心周围数十米范围一片雪白冰寒,地面、岩壁上到处都是凝结的冰花,层层叠叠。


“我回来了,罪人们。”

 

 

 

*坎迪斯:(丝绸制作)将一块半径相当于上身长的圆形布料在圆心开洞,套在头上,腋下部位稍作缝合收紧,视觉上造成袖子和衣身的分离,下身用一长方形布料围绕,上下衣间形成很多褶裥,边缘有装饰。

老叶这件还是离家出走的时候带出来的……

 

 其实吧这个故事就是我想写屌炸天的老叶,刷刷时髦值……

评论 ( 4 )
热度 ( 18 )

© 云岸←这是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