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骸纲】身沐长风 第三卷 骤雨 第四节 远方笑颜 02

上一节


第四节远方笑颜  02

 

 

 

“什么……鬼……”结结巴巴的话语出自向来口齿伶俐的六道骸,他嘴唇哆嗦着,眼睛瞪得溜圆,往日的从容不迫消失殆尽,只剩下一脸不可置信。

 

——他这辈子还从没有这么狼狈过……直到现在!

 

紧挨着六道骸的沢田纲吉满脸通红,甚至话都说不出,那可怜的小模样就好似脚边有个洞他立刻就会钻进去再也不出来一样。在他离奇的人生经历里如此尴尬的境遇同样从不曾遭遇过,他已经不知道如何去面对身边的人了。

 

两个人之所以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完全是被吓到了。莫名其妙来到这个地方,仿佛有着什么特殊限制,以幽灵形式存在的他们一直只能在「沢田纲吉」身周围打转,无法远离。这样的好处是没人能够发现,当然也就没有什么外部威胁,在找不到回去的办法,甚至没有一点线索的情况下,只剩围观这唯一的选项。

 

六道骸一度以为他再次接触到了纲吉的记忆,只不过这一次是以不同视角来观看,但他很快发现事实并不如他的猜测。

 

这个世界的沢田纲吉已经继承了彭格列家族,是里世界当之无愧的王者,在他的努力下黑手党界大体保持稳定。

 

——完全和平是不可能的事,让暴力组织放弃利益减少摩擦,上帝都做不到!

 

年轻的彭格列每天都在为维护世界和平而努力工作,他对其他黑手党那种醉生梦死的颓废生活毫无兴趣,过着几乎乏善可陈的日子,生活规律的可怕,除了工作就是学习和锻炼,闲下来的时候也就是散散步看看花,比老头子还像老头子。这段经历看得围观者昏昏欲睡狂打哈欠,六道骸甚至评价:纲吉君你的人生简直无聊透顶。被沢田纲吉狠狠白了一眼。不好意思他就是喜欢平淡无奇的人生,大风大浪真不适合他!

 

不过接下来情况骤变,彭格列首领的情人登场,正是意料中的人。这两人感情稳定,没有因工作原因聚少离多而生疏,他们很珍惜见面的每一分钟,抓紧一切时间黏在一起。都是成年人,又是交往多年的恋人,久别重逢后用来表现内心热切的方式自然而然选择了直奔主题。

 

现场直播带来的冲击无疑是毁灭性的,围观者还在为这个世界的沢田纲吉和六道骸一直在交往而欣喜,下一刻就被他们大胆的行径吓得僵硬石化。

 

那两人原本只是抱在一起接吻——其实这已经够尴尬的了!起码沢田纲吉都不太敢去看身边的六道骸,可是更过分的事紧随其后,久别重逢的情侣好似干柴烈火,不论是办公室,还是卧室,甚至花园、野外,车内,每一处场所都可以是交欢的秘密乐园。

 

天知道那两个家伙哪来这么大瘾头!!难道辛苦训练得到的充沛体力就该用在这种事上?!

 

沢田纲吉心跳如鼓,又气又恼,眼光不知该落到哪里,更不敢看向身边人,窘迫到了极点。任谁看到自己的激情戏都不可能面不改色吧,更何况,另一个当事人还在身旁呢!上辈子糟糕的人生里,他的感情生活几乎可说是空白一片,哪里有过如此刺激的性生活?!

 

天啊天啊要死了!他该怎么面对骸啊?

 

沢田纲吉却没发现同伴也没比他好多少,起码他上辈子还与女性深入交往过,至少还有过那么一点儿超友谊的发展,可六道骸实打实是个纯情少年,初恋就是沢田纲吉,后来更是一颗心全扑在他身上,从没对其他人产生欲望。所以在相同情况下,六道骸受到的冲击其实远甚于他,简直是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很快,沢田纲吉也无心关注这些烦恼了,六道骸的手盖住他的眼睛,关闭了那些让他脸红心跳的视觉刺激。不过,这可不是什么无声电影,奇怪的水声、有节奏的啪啪声响,喘息和呻吟依然不绝于耳,而且失去视觉,其他官感更为灵敏。一片漆黑里,不断回荡着‘自己’的声音,感觉到其中充斥的欢悦和渴求,羞耻感沉甸甸地压迫着心脏,让他几乎窒息。

 

双手不受控制地伸向六道骸,打算推开对方,远远逃离这个地方,沢田纲吉实在无法忍受眼前窘境。六道骸不知何时悄然环在他腰间的一条胳膊猛一收力,来不及发出惊呼,整个人就跌进熟悉的怀抱里。

 

灵魂的近距离接触,触感远比实体更为敏锐,贴合在一起的地方有丝丝缕缕的热蔓延过来,就像生命之初在母亲怀中那么安宁温馨,是最让人心安的依靠,又好似彼此的生命正在互相缠绕,此后的人生他们就要相依为命。上一刻的羞窘心情不翼而飞,他全身都处在极度放松的状态下,心里一片空白。刚刚的打算不翼而飞,静立着不动,以掩耳盗铃的姿态继续聆听激情的声音。

 

而六道骸则是目不转睛盯着那位成年后的沢田纲吉,欣赏他脸上生动的表情,那双他一直以来最喜欢的眼睛蒙着一层水雾,激情的粉红晕满全身,晶莹的汗水闪闪发光,那充满情色的诱惑感他从未在对方身上见识过。不过,想不到这一位纲吉君居然如此……嗯,放的开?他还以为纲吉君毕竟是含蓄的东方人,会一直保持腼腆羞涩的样子,不料未来竟然有这样令人瞠目结舌的改变,感觉……好像也挺不错呢。

 

收回视线看向被自己遮住眼睛的少年,六道骸内心有些蠢蠢欲动。

 

 

※※※

 

 

夜色已深,两个人终于停止酣战,躺在床上休息。沢田纲吉不知是太累了,还是心上人在身边觉得特别放松,很快陷入沉睡。六道骸却悄无声息地在黑暗中睁开眼睛,数着枕边人平稳的呼吸声,他本来就是个睡眠很轻的人,只有和他的纲吉君单独在一起时才会卸下心防安然入眠,今天不知怎么他有些睡不着。也许是久别重逢过于兴奋?他漫不经心的想着,想翻身又怕吵醒沢田纲吉,对方每天的工作有多繁重他最清楚不过,压力更是大的惊人,睡眠质量一向不高,而且不用想他都知道为了他们接下来这几天短暂的相聚,对方必然是夜以继日忙碌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对此,沢田纲吉从来不提,他却心知肚明,也因此更加不愿给恋人带来任何困扰。

 

又过了一会儿,六道骸小心翼翼把沢田纲吉伸到被子外面的手放回,身体缓缓贴过去让彼此间的距离无限趋于零,随后闭上了眼睛。被子下他的手握住对方的手,感受到传递过来的温度,他便控制不住嘴角,笑得如同傻瓜。

 

其实在最初的时候,六道骸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有一天他会爱上某个人,想尽一切办法,就算是委曲求全也要在一起。可世事就是如此神奇,人类之间就是如此奇妙,他对沢田纲吉有了好奇渴望了解,在接触中发现对方对他也有特别的感觉,彼此间感情产生共鸣,两颗心互相吸引,不知不觉发展出一段出乎周围人意料的深刻恋情。

 

曾经的他从未预想过自己会和某人共同生活的图景,他六道骸的一生就该献给复仇,沉溺于黑暗。那些繁杂又平淡的生活琐事:会顾及某人的感受,要照顾对方的身体,会因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而争吵,彼此纠缠着、磨合着、忍让着在一起度过漫长的人生,这样平淡到无聊的生活未免太可怕,也让人难以忍受——根本无法想象!

 

可是,当代入的人是沢田纲吉时,他却发现碌碌无为的平庸生活通通化作期待和愉悦,他迫不及待地想要把想象变作现实。

 

和沢田纲吉一起,执手并肩,漫步人生之路,光是想想都让他按耐不住心里的雀跃。所以,他才能忍受流言蜚语,忍受不公的待遇,放弃了曾经积郁于心对世界、对黑手党的怨恨,像个影子一样游离于沢田纲吉生活的边缘,甘心只占有其中很小的一部分。

 

可扪心自问,他真的甘心吗?

 

不,当然不。

 

他这样的人,因为得到的太少,对于手中那点东西看的比什么都重。而沢田纲吉是他一生仅有的珍宝,是他世界的中心,他的全部。只是他知道不能操之过急,他的爱人同样在努力争取,他们必须把力量用到一处,才会有那么一天可以光明正大得到那些人的祝福。

 

然而,在六道骸内心深处却很明白他的世界里只有纲吉君,别人的想法他全然不在乎,而黑曜的几个人等同于他自己,自己还会反对自己吗?

 

可是,他同时意识到沢田纲吉的全世界不是只有六道骸一个人,区区六道骸不过是沢田纲吉的世界其中一个组成部分。他明知如此,既不想改变更无法改变,因为那就是沢田纲吉的本质,也是令他又爱又恨又无法自拔的地方。

 

既然如此,就当是生活中的难关和磨练,慢慢攻克就是。毕竟,他们还年轻,还有很多很多时间。总有一天,他们可以放下这些责任,轻松的生活。

 

希冀那一天的早日到来,抱着期待,六道骸慢慢进入梦乡。

 

 

※※※

 

 

幸福的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快,沢田纲吉挤出来的休假很快过完了,而六道骸的任务也在今天早上分派到手,这意味着他们又将有段时间不能见面。

 

彭格列十代目向来看重雾守六道骸,不过由于家族高层对他的诡异态度,加上一直以来纷纷扬扬的流言蜚语,不论他工作如何出色,别人都会投以有色的眼光。出于种种考虑,六道骸的任务安排基本不放在本部,这一次同样不例外。

 

两个人走在林荫道上,沢田纲吉问道:“骸,你不会怪我吧,总是让你在外奔波。”

 

“哦呀,纲吉君已经完全无法离开我了呢,都还没走,你就已经开始想念我了。”六道骸摸了摸那一头柔软的褐色短发,笑眯眯的说。

 

“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明知道他是在转移话题,心里那些离别的伤感却轻而易举被拨开,这个人实在太了解自己了……沢田纲吉白了他一眼,马上又叹了口气,郑重其事的说:“你知道的,大家一直都反对我们在一起……”

 

“别说。”六道骸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点在他的唇上,微笑着摇摇头。他很清楚对方接下来要说什么,可他不想听,也不愿意他善良心软的纲吉君背负沉重的心理包袱。

 

沢田纲吉是彭格列初代的后裔,继承了强大的力量,有着九代首领和门外顾问的特别关照,在一帮能力出众的小伙伴和深不可测的最强家庭教师的辅佐下登临十代目宝座应该毫无问题。——如果那是励志小说的话,可惜现实总不如人意。

 

原本按照计划,沢田纲吉在继承后不会有太大阻碍,可不知怎么他和六道骸的事情被人翻出来,闹了好大一场风波。

 

六道骸和沢田纲吉这一路走来并不轻松,他们的恋情遭到了几乎所有亲友的反对。沢田家光和里包恩更是打算直接把六道骸送进复仇者监狱,只要不再相见感情自然就会日趋变淡,不过被两人机智的避开了一次次拆散行动,并且表面上不再那么腻歪,总算是让家长们放松了警惕。但私下的偷偷摸摸从来不曾减少,六道骸更是把幻术的梦中接触技能点满,反正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和他的纲吉君分手的。

 

当然,时间久了,秘密也不再是秘密,谁让这两人只要一见面,那眼神就跟胶在一起一样,无论做任何事都有一种缠绵的味道,怎能不败露?家长们都无可奈何,这都多少年了,居然还这么腻腻歪歪!终究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听之任之。

 

等沢田纲吉继承家族之后,他有个同性恋人的事被捅了出来。原本性向问题只是个人隐私,但谁让沢田纲吉继任了里世界最强家族,黑手党本身就和世界上其他黑帮不同,他们注重传统,信奉天主教,不管现代社会同性恋合法化如何被人们多少接受了一些,至少明面上天主教徒们是反对同性相恋的,很明显新任彭格列首领给与他的对手们一个攻讦他的理由。也因此,家族中有很多人对新首领心下不满。这些不满来自很多方面,有国籍问题,谁让沢田纲吉是个东方人呢。当然,这只是其中很小一部分原因,沢田纲吉是初代首领的直系血脉,但他第一眼看去就是一个瘦弱的异国人,在崇尚暴力的黑暗世界其实大多数人都更愿意崇拜看上去就更有安全感的强壮男人,他的外貌造成家族成员和外围群众都对他的认同感降到最低。他们会在平时消极怠工,战时拖个后腿什么的不要太多。虽然后来发现这个基佬其实很厉害,仍旧有很多人以此为借口来反对他下达的政令。但其实那都是借口,究其原因不外乎利益的分配问题。

 

当然,家族成员的不满还有另一重原因,沢田纲吉和他的同性恋人关系密切,丝毫没有考虑过分手,也就不能去联姻,更不会有别的势力的血脉子嗣诞生,牵涉到极大的利益链,使得那些一直期待新首领上位的机会主义者内心落差过大,其怨恨不满可想而知。

 

所以,沢田纲吉继任后很长一段时间都耗费大量精力收拢权利,成功让一些人闭上了嘴可他很清楚反对者只是潜伏得更深了,一旦他表现出一点弱势,就会马上被藏在阴影里的敌人缠住不得安宁。他不能再犯错,给人理由攻击家族和自己的恋人。

 

这样的后果就是他和恋人聚少离多,还不能如其他人一样光明正大约会,这是他一直觉得对不起六道骸的地方。

 

“对不起……”他轻声呢喃。

 

“你永远不必对我道歉,纲吉君。”

 

六道骸皱了皱秀丽的眉,异色瞳中波光艳艳,恋人的不安他不是不知,其实他又何尝不是时常忐忑,抬起手摸了摸沢田纲吉的头发,柔声道:“感情是双方的,就如同你会对我产生感情,竟然引起我心的共鸣。纲吉君,我是不可能放开你的,不管你的朋友、亲人,导师都反对,也不可能使我放开你,在最初,就不能了。”

 

沢田纲吉看着六道骸,异色的眸子里深深浅浅一片,映着自己小小的影子,却如泉水般纯净,大概除了自己之外谁也接触不到六道骸的这一面吧,这样的骸他也不可能放手。他不由轻笑出声,说:“嗯,是我想多了。”

 

 “那么,Arrivederci。”男人的身影如雾般散去,六道骸已经离开。

 

一阵凉风吹过片片落叶,原来不知不觉冬天就要来到。

 

沢田纲吉默默想着,下次见面又要等待多久?真的很希望每天都能看到骸啊,才刚刚分别他又开始想他了。嗓子有些痒,他忍不住咳了起来,不小心感冒了吗?等会去医疗室拿点药算了,骸这一走最近堆积起来的公务得赶紧拾起来,不然下次的空档期可没那么好挤了……啊事情可真多。

 

 

※※※

 

 

作者菌的话: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评论 ( 4 )
热度 ( 27 )

© 云岸←这是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