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家教】无尽之梦3 下02(完)

骸纲文总目录

上一节

下02

 

开始放飞自我

 

OOC突破苍穹

 

玄学打斗请勿深究

 

 

坐在黑曜乐园一间亮闪闪宛如宫殿的房间的豪华长沙发上,沢田纲吉一脸懵逼,不太明白为什么废墟一样的电影院内部,在眨眼间变了个模样。

 

是幻觉吗?观感好真实,亦或又是梦境照见现实?

 

不等他思考完毕,身上有点脏的T恤长裤一瞬间被换成一件宛如COSPLAY魔法少女的萌系服装。

 

最外边是一件带俩熊耳朵兜帽的长外套,套上后几乎可以遮住大半张脸,花瓣状的下摆直垂到脚踝。里面穿着翻领荷叶边,领子盖到肩部,后摆很长在腰部分叉的白衬衫,下半身是灯笼短裤和白丝袜,中筒软靴,脚踝处有两个铃铛装饰,走起路来叮叮当当。后背的飘带和宽大的下摆在跑动的时候会像翅膀一样摆动起来。这一套衣服大体是素色,但花边很华丽,肩部还有宝石装饰。

 

……所以,到底是怎么做到本人都无知觉地换装的?

 

嗯?不对啊,他不应该是先庆幸一下并没给他套上短裙,而是灯笼短裤吗?哎哟,也不对,他现在一定看起来像小熊,指套和鞋子的形状都是熊爪爪又是闹哪样?咳咳,还是不对,他该吐槽的是这么做耻度丝毫没有改变啊喂!

 

混乱了半天,沢田纲吉总算找到了头绪:“那个……”

 

绒线帽少年柿本千种适时地递上一杯红茶,打断了他的话:“请喝。”

 

不由自主接过茶杯,他下意识道谢:“呃,谢谢。”

 

在他对面沙发上坐着的六道骸像是注意到沢田纲吉浑身不自在的样子,笑了笑,轻描淡写的说:“想必你很疑惑是吗?我给你解释一下吧。”

 

沢田纲吉放下茶杯,坐直了身体。

 

“异能等级划分什么的以前给你说过,这里不再复述,不过你要知道但凡达到高级的异能者就已经是「移动的辐射源」,会对所有低于自己等级的人产生异能污染。这种污染会侵蚀身体,就跟生物受到核污染一样,产生各种病变。在里世界有着净化塔的存在,污染会减少到最低,但争斗可不会分区域,加上各地统治者的领域防护光环辐射,为了安全人们一般都会穿上防护服。你身上这件就是千种给你准备的防护服装,还能用于作战,有很多种款式,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等他有了新的灵感,还可以更新,不会出现落后于流行的事。哦,对了,”六道骸指了指右边耳朵示意对方注意,“这个小玩意就是可以「一键换装」的装置,用精神力控制。”

 

一连串的话在脑子里转了半天,又摸了摸右耳上忽然出现的耳钉,沢田纲吉忽然意识到自己可能以后要经常和这样夸张的服装打交道,不由有些绝望。

 

“我、我……”不想穿,可六道骸的好意他无法拒绝。

 

“你不用担心,千种特制的防护服有着隔绝精神扫描的作用,加上‘幻魔石’遮掩,除非高级或者王级的异能者特别关注,不会有人发现你的真实身份。”

 

一旁的柿本千种适时插言:“普通人也看不到耳钉的,放心吧。”

 

“……好吧。”被紧抓住软肋的少年,妥协了。

 

他丝毫没有意识到,在表世界遇到高等级异能者的可能性非常低,更没有注意六道骸和柿本千种对视一眼,露出彼此心照不宣的笑。他们的恶趣味才不会告诉这个傻孩子。

 

而一直在桌边埋头吃零食的城岛犬抬头看了几人一眼,嘟囔几声又继续大吃大喝起来,他才不想管同伴的破事呢。

 

“好了,闲话少说,我们开始学习吧。”六道骸打了个响指,沢田纲吉只觉胸口一紧似有什么东西哽在那儿,紧接着就是一松,一本黑色封皮上面刻画着乱七八糟银色刻痕的书从中跳出,悬浮于半空。

 

仔细一看,可不正是梦之书?

 

那本诡异的书他不是放在家里了吗?沢田纲吉十分疑惑。

 

“你已经被梦之书选定,不管在哪里都能召唤出来。”不等他问出,百科全书先生解释道,在接收到更加困惑的眼神后又接着说了下去。“不过,作为梦之国的现任掌权者,优先级方面当然是以我为先。”

 

“诶?梦之书和梦之国有什么关系?”

 

“梦之书一直作为梦之国主人的象征而存在着,而你,则是梦之国的继承人,所以担子可不轻哦,沢田君。”

 

“啊?啊,我、我吗?”

 

“不过,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一切还是要从基础开始。”六道骸手一指,梦之书飞到手边,自动打开,书页飞快翻动,“首先,是对梦境的解析……”

 

沢田纲吉感到六道骸身上散发出奇异的波动,靛蓝的发丝违反常理地飞舞,那只绯红的眼眸泛起淡淡荧光。光芒逐渐扩大笼罩住他俩,紧接着身形倏然消失,两个人直接进入了梦境。

 

 

 

※※※※

 

 

 

“先带你体验一下公共梦境。”

 

六道骸把梦之书交还沢田纲吉,拉着他的手当先向外走去。两人所站的地方,是一座荒芜的废墟,或者说是没被幻术遮蔽的黑曜乐园原始状态。走了两步,沢田纲吉眼前一花,发现他们已经来到宇宙星空之中。

 

没错,他们就那样虚空站立,上下左右四面八方,密密麻麻悬浮着无数明暗不同,色彩不一,形态各异的气泡,宛如星空中一颗颗闪烁的星辰。

 

眼前迷幻般的奇异星空与他异能觉醒时在宛如现实的梦里狂奔完全不同,沢田纲吉不由问道:“这是什么?”那会儿几个人的梦境都是无缝对接,完全没有现在这样超然又直观的感受。手指在距离最近的彩色气泡外围虚虚划过,并没有无脑的直接触碰。气泡内每时每刻都有不同画面和声音在变换,速度快的惊人,让人几乎反应不过来。

 

“你说呢?”

 

“每一个气泡就代表着一个人的梦境吗?”

 

“嗯,这里要表扬你一下,刚才做的就很好,没有胡乱碰触未知的东西。”六道骸赞许的说,手指一点,一个黯淡无光的黑色气泡忽然放大,翻腾的灰雾蔓延开来,露出里面的人。那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男子,如同被困于琥珀中的昆虫一样完全动弹不得,只有那双眼睛里疯狂挣扎的惊恐神色表明着他还活着的事实。

 

看到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两个人,青年眼里的神色转变为惊喜和渴望,很显然他已经困在这个梦境很久,久到已经只能等死却忽然出现转机。

 

 “看,这就是仗着织梦人的异能在梦境里乱闯的下场。”六道骸的教学方式就是把种种事例直接摆出,效果明显不错,沢田纲吉有些惊慌的后退一步,手紧紧攥住六道骸的袖口。“梦的世界是非常危险的,就算是我也不敢无所顾忌呢。”

 

“……救……我。”被困青年拼尽全力发出声音。

 

漂浮在被困者面前的两人却没看他,六道骸看着沢田纲吉,把决定权全部交给了他。“你要救他吗?”宝石般美丽的异色双瞳里传达着这样的询问。

 

沢田纲吉低下头,有些郁闷。“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这次我帮你,不过以后遇到这种问题,你得靠自己了。”若在往常,陌生人的生死六道骸向来不关心,可一直生活在表世界的小徒儿并不适应里世界的生存法则,而他不仅没有纠正居然还伸手帮了一把,这种行为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他不想看到对方失望的眼神。

 

“谢谢你,骸。”

 

过于灿烂的笑颜令六道骸不由移开视线,轻咳一声,目光扫向困住青年的黑色气泡。丝丝缕缕的靛蓝雾气凭空而生,迅猛地扑向气泡,瞬间就将其吞噬得一干二净。

 

“大、大人!”被蓝雾包围的青年抹了把额上的冷汗,惊恐尖叫:“请这位大人把您的力量收一下,我、我快要受不了了。”直到六道骸收回目光,可怖的蓝雾弥散他才心有余悸地舒了口气,正要说些感激的话,眼前忽然一黑就此消失在梦境之中。

 

“咦,人哪里去了?”

 

“送他回现实,都不知道他困在这里多久了,再不回去身体也要完蛋了吧。”六道骸才不想说他只是不愿意和陌生的家伙多废话。

 

“骸,你真是个好人!”

 

忽闪忽闪的眼睛里跃动着的光芒再次令六道骸不自觉移开视线,匆匆转移话题:“知道了吧,碰触气泡就可以进入别人的梦了。”

 

点了点头,沢田纲吉没想太多,转而问起别的来:“这里难道就是公共梦境?”

 

“算是吧。别的织梦人无法看到这样直观的场景,都只能直接出现在自己的梦境里,只有打开心门这一种方式接触到公共梦境。”

 

“是这样啊。”沢田纲吉想,现在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六道骸为了让自己更直观感受到梦境才特意展现的吧,毕竟上一次在「公共梦境—并盛医院」的时候并没有看到这如同星空般奇异,人类无以计数的梦在黑暗虚空里好似星辰般悬浮的景象。“进入其他人的梦境会有危险吗?刚刚那个人……”

 

“对你来说没有,梦之书会保护你的意识。”六道骸想了想,摇了摇头:“不过现在的你最好谨慎一些,不要随便踏入别人的梦,毕竟梦境的主人不一定都是普通人,遇到等级高过你的织梦人或者食梦妖可未必逃得掉。就像刚才那个家伙,在一个精神力稍微超过标准的普通人的梦里都挣脱不出来。”

 

“呃,这样的场景,我以后也看不到吧?没有满天气泡,就不会随意碰触到别人的梦。”沢田纲吉倒是想得开。

 

六道骸奇怪的看着他,“你不会以为是我特意让你看到梦境的本质吧?”

 

沢田纲吉怔了怔,慢慢长大嘴巴:“梦之书?”他觉醒时和别人没什么不同,若不是六道骸所为,那便又是梦之书的作用了。

 

“梦之书的功能非常多,你以后就会慢慢了解。”忍不住戳了戳徒弟的脸蛋,他大概不知道他那一脸呆萌的样子有多好玩儿。“走,我们四处看看。”

 

拉过沢田纲吉的手,六道骸引导着他不断在气泡之间穿梭,如同最灵活的游鱼畅游深海,却没有碰触到任何一个梦境。

 

沢田纲吉尝试着自己动起来,却没有丝毫行动能力,忙问自己老师:“要怎么做?”

 

“你又忘记了,对你说过的,织梦人最重要的就是想象力,所有的力量来源都需要‘想’!”

 

好吧,他确实没把理论和实践联系起来。

 

经过一段时间的尝试,沢田纲吉终于掌握了这种依靠「想」就可以达到目的的奇妙能力。当然,他很清楚在这其中六道骸的引导占据了大部分功劳,否则以他自己的能力绝不可能轻易达成目的。

 

于是,他又问:“骸,要怎样才能自由地进入梦境呢?”沢田纲吉最大的问题就是对自我力量的无知,这点上别人最多只能估计他的属性偏向和当前力量上限,但具体数值上的空白就很难给予直接的指导。

 

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的笨徒弟,六道骸倒是有办法:“你的话,唯有实战。”

 

“哈啊?”拜托,他现在还是战五渣,这么快就让他直接去实战真的不是要害他?

 

六道骸十分不屑:“有我在,你怕什么?死不了的。”

 

——这么一说,我更怕啊!

 

沢田纲吉欲哭无泪。

 

 

 

※※※※

 

 

 

“最近我不在的时候,有一个食梦妖捞过界来黑曜镇觅食,现在我们去把他干掉。”

 

“哈啊?”

 

六道骸你真不是要害我?

 

沢田纲吉越发觉得自己要凉,师父大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徒弟只是一个新的不能再新的新手?有哪个新手的实战训练是跟食梦妖对打的?让Lv1的初心者和Lv30以上的转职者PK,人干事?

 

但悲哀的是,他不敢反对。

 

哦,反对也没用。

 

沢田纲吉眼神死。

 

 

“好,位置确定。”

 

六道骸那只红色眸子里数字不断翻转变换,最终恢复到「六」时,两个人前进速度猛增。

 

为了避免沢田纲吉新手上路一不小心撞到气泡,这段路还是由师父大人带领,况且小菜鸟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定位梦境的空间坐标。

 

很快两人便来到了一个并不起眼的气泡前,“クフフ……”简陋的隐蔽阵法就想阻隔梦之子的探寻,真是太过天真。

 

六道骸打了个响指,灰色的梦境表面顿时好似煮沸的开水一样发出咕嘟咕嘟的声响,这股声音随着时间流逝变得越来越尖锐,到最后竟给人以要刺破耳膜的感觉。

 

“啊呀——”沢田纲吉捂着耳朵有些受不住。

 

瞥了他一眼,六道骸抬起手,指尖轻触气泡,那股极端的声音消失得无影无踪。透明波纹荡漾开来,宛如徐徐展开的一幅画卷。天空是通透的蓝,没有一丝云,远山如黛,林木葱茏,白色的神殿伫立平原中央,一条雾气腾腾的小河曲曲弯弯地流过。

 

沢田纲吉刚松了口气,耀目的白光扑面而来,等他回过神,已经身处一个空旷至极的空间,看装饰似乎就是那座神殿的内部。

 

站在如镜面般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沢田纲吉忽然有种踏入魔境的古怪感觉。

 

“沢田君,”六道骸放开了一直握着他的手,笑了笑,说:“在别人的梦境里,如果对方不想让人知道他的位置,那么作为外来者的我们永远也找不到他。你要记住,这种隐匿手段是所有织梦人包括食梦妖的保命技能,但也并不是无法破解。”

 

“暴力摧毁还是吞噬梦境?”沢田纲吉想到了持田剑介和吉田仁美因为被食梦妖古罗吞噬大半梦境被追得四处逃窜的事。

 

“差不多吧,只要结果是毁掉了整个梦境就可以。”

 

“可是……”他并没有那么大力量来摧毁一个梦境啊。

 

“クフフ……”六道骸失笑,“说过了,有我啊。”

 

等级的差距摆在那儿,怎么可能让初学者来打小BOSS,那是送死不是锻炼。打从一开始他就没说过这次要让自家徒弟实战训练,只不过看到对方傻乎乎的样子一时恶趣味发作想要戏弄一下而已。

 

啊啊,可恶!

 

沢田纲吉张口结舌。

 

沢田纲吉面红耳赤。

 

不愿面对自己又被戏耍的事实只好把注意力转开。这时他发现他们刚进入梦境的时候还是两团比较模糊的影子,几句话的功夫就已经清晰得和现实中一样。果然,食梦妖的梦境要比织梦人的更坚固,入侵者都需要时间转化力量,这次如果不是六道骸带着他,凭他自己根本无法进入。不,甚至连边都摸不到。

 

什么时候自己才能和骸一起战斗,不想一直躲在后面被人保护了呢。

 

不知不觉间,原本怯懦少年的内心滋生出勇气的火苗。

 

六道骸没再说什么,白皙修长的指尖飘出一缕靛蓝色烟雾,化作一只白色枭鸟飞入空中,双翼一震,无形气浪辐射出去,接着便有大风刮起,脚下的神殿也慢慢开始摇晃起来。

 

“什么人?”

 

宏大的声音从神殿深处传来,殿堂震颤得更加厉害,镶嵌在墙壁上的彩色玻璃在声波中咔咔作响,仿佛随时都会炸裂。

 

黑柄银刃的三叉戟陡然出现在手中,在面前的虚空随意一划便切开一条缝隙,在幻雾六道骸面前虚幻与真实根本无法伪装,而他精确而敏锐的攻击更是直接就将梦境的主人找了出来。

 

被切开的缝隙内隐隐透出金光,里面是装修更加豪奢的大厅,高高的宝座上端坐着一个头戴王冠的中年男人,在他身边簇拥着十来个衣着各异的男男女女,年纪有老有少。不速之客的出现,让这些人面露惊容,打扮得像国王的中年男人问道:“你是谁?”

 

“你不需要知道。”

 

六道骸微微侧过头小声对身边的人说,“站到我身后去,”顿了一下又道:“闭上眼睛。”

 

“哦,哦,好的。”沢田纲吉怔愣一下反应过来,马上躲到了六道骸身后,下意识伸出手拽住对方外套下摆,同时听话的闭上了眼睛。这个人总算还记得上次在鬼魂养殖场自己因为没被提醒而差点被灼伤眼睛的事,不知不觉间他的嘴角弯了起来。

 

中年男人面色一变,抬起手正想说话。

 

三叉戟轻轻一点,白色的枭鸟扑闪起翅膀,四周狂风呼啸着,狂暴气流肆虐,强烈的白光四下映射,整片空间被渲染成茫茫一片白。

 

沢田纲吉脚下一朵环绕在他身周蜿蜒缠绕向上生长的粉白莲花徐徐绽放,从头顶垂落下来的青色光带挡住了一切攻击。

 

幽蓝色法阵在六道骸脚下的地面上浮现,一朵朵红莲凭空而生,铺天盖地般涌向在场的所有人。食梦妖和他的手下们却只感觉到一股如同天敌一般的恐怖气息疯狂袭来。一时间,惊呼、惨叫各种声响连成一片。

 

坐在王座上的中年男人大叫一声,身前出现一层金色光膜,牢牢将其防护住。红莲撞击着光膜,却只造成一阵阵水纹般波动,始终无法突破,不过也牵制了他全部力量去稳住防护罩,无法救援他的那些手下。那些没有对食梦妖的防护罩造成什么伤害的红莲落到小喽啰身上可不得了,如同被点燃的汽油一样迅猛地燃烧起来,连惨叫都发不出来,瞬息间化为灰烬。

 

形势转瞬逆转,王座上的中年男人惊恐喊道:“你,快停下!”

 

“谁给你的勇气,”六道骸微笑:“让你命令我?”

 

盘旋在穹顶上的白色的枭鸟一声清啸,飞到大厅中央,双翅展开,劲风四溢,汹涌的力量澎湃着冲击金色防护罩内的中年男人。咔啦啦的破碎声中,食梦妖完全来不及反应,连同光膜一道碎成难以分辨的肉泥。

 

神殿再次开始摇晃,穹顶上不断有大大小小的碎石掉落,整个梦境随着主人的死去开始坍塌,当然这一切对于六道骸来说毫无影响。

 

感到战斗结束,沢田纲吉刚想睁开眼,一只手盖住了他的眼睛,“先不要睁开。”因为是六道骸,所以他并没挣扎,乖乖等待对方的训示。

 

“有件事忘了告诉你,食梦妖和我们织梦人是不一样的,他们是连肉体也可以一同进入梦境的怪物。”

 

为什么要特别强调?

 

沢田纲吉刚觉醒时就遇见了那个非常强大的食梦妖古罗,几经周折最后被六道骸所救,艰难的历程也让他学到了很多,恰好这件事正是他所了解的。所以,他不是很明白对方的用心。

 

想到持田剑介和吉田仁美,沢田纲吉觉得应该是六道骸不想他看到过于残酷的场面。骸真是个很温柔的人呢。

 

这样想着,沢田纲吉忽然觉得有点开心,能有这样一个细心体贴的师父真是挺好的。这傻孩子明显已经忘记自己曾经对于六道骸的吐槽和埋怨了。

 

“我们的世界想要好好活着可不容易,沢田君,要更加努力一些啊。”

 

“我会的。”他这样保证道,不想让师父大人失望。

 

“好了,今天的实战教学到此为止,我们回去吧。”

 

“嗯。”

 

 

 

发生于公共梦境的事情并未为人所知,而沢田纲吉的奇妙之旅才刚刚开始。

 

 

 

 

fin.

 

 

 

 

 

※※※※

 

作者菌的话:

 

关于纲吉的战斗服,嘿呀就是阿骸的恶趣味啦~一键换装什么的不要太轻松,每次都可以穿萌萌哒服装的小甜心纲吉是多么可爱啊!

纲吉每一件战斗服配有的宝石都是幻魔石,具有隔绝窥探作用,隔绝精神扫描。

阿骸的战斗方式又变了,是因为我想要有更加酷炫的中二六道骸……

感谢 48酱 @Longue histoire  给我画的魔法少女纲吉

 

 

评论 ( 9 )
热度 ( 17 )

© 云岸←这是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