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重逢

极度OOC、矫情的片段描写

 

重逢

 

 

1.

苏沐秋住的小区旁边是一座公园,毗邻钱塘江,绿化极好,有一大片郁郁葱葱的树林,旁边的花园广场各种设施齐全,是附近居民锻炼散步的首选之地。当初挑选住宅时苏沐秋一眼就相中了这里的环境,二话不说付了全款,又找了施工队装修,不过真正住进来还是不久前的事。从此,他沉迷每天早晚两趟地林中漫步,一个人静静地行走,在其中放空心灵,尽情享受退役后的悠闲生活。

此时天刚蒙蒙亮,天色尚晦暗不明,公园里很安静,没有一个人,偶尔有几只鸟雀在雾气缭绕的林间嬉闹,吱吱喳喳的飞来跳去,平添几分清幽之感。

苏沐秋漫无目的地走在林间小道上,偶尔吹过的风带来些微凉意,不过他并不在意。反倒是忽然想起昨晚被那群友人嘲讽他现在的生活宛如提前步入老年生活,但,那又怎样。

钱,他不缺。

战队,他早就培养好了继承人,足够和可靠的队友一起迈向光明的未来。

妹妹,长大了,有自己的兴趣爱好和美好生活,当哥哥的不可能一辈子跟在她身边。

一切该做的他都做了,反倒是他自己剩下的时间要做些什么到现在也还没想好。

多年来,一直忙于战队和照顾沐橙,日程总是被安排的满满当当,苏沐秋从未有过无所事事的时候,每天回宿舍后倒头就睡,根本没有机会去胡思乱想。

现在倒好,空闲太多令人烦恼,闲到都不知道做些什么。

苏沐秋叹了口气,走到树林边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不自觉地,脑海里浮现的是那个人。

他其实已经不太记得他的脸了,毕竟时间过去了十多年,深刻于心上的记忆仔细回想已然模糊不清,但那家伙嘴角勾起的嘲讽弧度,沉浸游戏时眼里燃烧的灼灼火光,到现在还历历在目。

同那段张扬肆意的青春,一道铭刻在骨血之中,忘不了,抹不掉。

他的目光穿过无人的小广场,落在远处的天空。夜色渐退,苍青色的天幕上几颗残星闪烁,更远处的天际透出一点儿红,给周遭丝绢般的浮云染上一层瑰丽的霞光。太阳,要出来了。

苏沐秋忽然低低笑出声,觉得自己矫情无比。果然是太闲了,才会在习惯踽踽独行的多年以后还做出这种不符合自己一向行为的傻事。

是啊,傻事,不是傻事怎会一个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想他。

想一个永远不会再回来的人。

 

 

 

2. 

 

叶修是被冻醒的。

他迷迷糊糊翻了个身,身体忽然悬空,紧接着身上一痛,让他不情不愿地睁开了眼睛。

这是……怎么了?

痛呼刚一出口就自动消音,叶修坐起身拿开随着他一起落到地上的一叠旧报纸一脸卧槽的看着周围,睡意早被惊飞到九霄云外。

叶修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揉了又揉,四下环视。远处一些清洁工人拿着扫帚在晨光中打扫着公园,时而路过一两个晨练的老人哼着歌精神抖擞地散步,偶尔几个行色匆匆的年轻人一看就是刚下夜班的归人,总之怎么看都是一个寻常而安宁的早晨。

然而,叶修却无法平静,他也平静不了。任谁昨晚还在躺在自己柔软的床铺上呼呼大睡,一觉醒来就发现身处公园的长椅上,跟露宿街头的流浪汉一样的配置盖着报纸睡觉,也不会马上就能镇静地接受一切。

哎,难道自己又被老头子扫地出门,这次这么狠?不能吧,不是都已经得到了谅解?

还有,这是哪里?

叶修不禁有些烦。这事儿太奇怪,他还不至于仇恨值高到有人潜入他家里把他弄出来,能有这种手段这种深仇大恨(他自觉与人无怨)的家伙也不可能就这么简简单单把他随便丢在公园里就完事。

按照这种思路,应该是某些看自己不爽的家伙干的好事,只是想捉弄一下自己?谁这么无聊。介于嫌疑人太多,叶修懒得再想。

他扶着长椅座面站起来,指尖接触到富含水汽的铁质边角冷得他猛打了个哆嗦,心里不由暗暗叫苦。身为资深宅男从前出门的机会绝大多数都贡献给了飞各地打比赛,剩下的活动范围不超过战队附近直径一公里,他现在只能判断出这个地方他没来过。这就很糟糕了,他没有手机,不能第一时间打给叶秋,自然也没法联络其他人。看来当务之急是确定身在何处。

习惯性地掏了掏兜,叶修想要抽根烟来平复下心绪,结果烟盒没找到,倒是摸出来一张身份证和一叠钞票。身份证确实是他自己的,不过感觉好像不大对,又看了一眼发现出生日期往后推了十年。叶修眉头皱了起来,隐隐觉得事情有些超出预计。

难道自己还返老还童了不成?

叶修伸出双手搓了搓脸,试图让自己大脑更清醒点,然后迈开步子走向视野里距离最近的一个人。

不管怎样,他得询问清楚这是哪儿。

 

 

 

3.

苏沐秋视线自远处收回,目光却忽然凝固。他的世界忽然沉入寂静的深海,一切的声响都消失无踪。

一个身影占据了苏沐秋所有的注意力,那是一个身材适中的少年,皮肤很白,头发乌黑却乱糟糟如同鸟窝,瞪着那双乌黑的眼睛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

嗯,看起来特别傻。

“叶修。”

哎呀自己真是太糟糕了。轻声念着故友的名字,苏沐秋几乎要被自己的幻觉所取悦,手指动了动,差点想伸出手去接触对方,到底还是忍住了。

就算是幻觉,就算自己的行为如此可笑,但还能再看见你,真好啊。

这样想着,苏沐秋眉眼弯弯,露出一个充满怀念的微笑。

当年叶修出事后,他的父母很快来到,把他所有的东西都带走了,包括他的账号卡,苏沐秋就是想要睹物思人也没有机会。所能做的也只有反复咀嚼从前一起生活的回忆,他的少年终究只能停留在岁月洪荒的过往。

 

 

4.

叶修从没想过还有能再见到苏沐秋的一天。

这个人已经离开自己的生活太久太久,久到淹没在过往时光,久到叶修以为自己只能在生命尽头才能与之重逢。

可现在?

叶修眼睛一眨不眨看着那个坐在长椅上的男人,二十多岁,穿着一身运动服,有着出众的五官和身材,——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人和他记忆中的苏沐秋最少有八成相似,分明就是那个人长大后该有的形象。也是他再未能看到过的,长大后的苏沐秋。

那张脸,叶修以为自己早就记不清。也是呢,一年也就看到那么几次,怎还会记得很清楚?但他现在知道了,有些人大概一辈子都不会从心底抹除,一直都在那儿,只等着适当的时刻重现。

棕褐色的头发看起来很温暖,少年时的青涩已经完全褪去,但那双在纤长的睫羽掩映下如琥珀般的眼睛一如往昔的清澈透亮。

苏沐秋,苏沐秋。

是那个苏沐秋。

 

 

 

5.

“喂,苏沐秋,我还能再看见你。”

“……叶修,好久不见。”

 

历尽波折情犹在,相逢一笑续前缘。
 

 

 

 

 

 

 

写个片段满足一下自己脑海里的矫情重逢画面。我总是喜欢年长的沐秋,希望他能够长大,笑。

评论
热度 ( 14 )

© 云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