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家教】无尽之梦3 下01

我的骸纲文总目录


前一节


下01

 

鬼知道我在想些什么……

 

放飞自我系列

 

 

“嘿呀,”买完菜回到家的沢田奈奈发现自己儿子脸色不太好,不由关心地询问起来。“纲君,不舒服吗?”

 

沢田纲吉睡了几小时,精神和体力都恢复不少,他当然不可能把真实情况告诉母亲,微笑着编了个理由:“妈妈,我有点小感冒,已经吃过药很快就会好的。”

 

“纲君,我看你需要锻炼一下身体了,不然总生病可怎么好。”摸了摸儿子,确认了体温,沢田奈奈放下心来,接着笑嘻嘻的说:“对了,妈妈有事问你。”

 

“诶?”

 

发生了什么好事吗?妈妈好像很高兴的样子呢。

 

“妈妈不在家的时候是纲君的女朋友来照顾你的吗?”

 

“……啊?”

 

“你也差不多应该把人家介绍给妈妈了吧?妈妈我很想跟她一起做料理吃呢。”

 

“……女、女朋友?”

 

我怎么不知道自己有了女友!妈妈你到底在说什么?沢田纲吉一脸懵逼。

 

“对呀,妈妈看到了厨房剩下的粥呢。”沢田奈奈捧着脸似乎已经陷入了遐想,完全没注意到自家儿子越来越黑的脸。“非常居家,很会照顾人,想必是一个很可爱的孩子吧~”

 

“等、等等,妈妈你在说啥?”

 

之前照顾我的不是六道骸吗?妈妈为什么会误认为是女朋友?我哪来的女朋友,你未免对自己的废柴儿子太有信心了啊喂!

 

再等沢田纲吉把六道骸的名字和女朋友一词联系到一起,顿时觉得头昏眼花,他大概又开始发烧了。

 

妈妈还在一边絮絮叨叨,要跟他聊聊新交的女友,沢田纲吉颇有些槽多无口的郁闷。在他快要抓狂的时候,一阵手机铃声拯救了他。

 

“我去接个电话。”

 

沢田纲吉光速逃离现场,自然没有留意身后来自母亲的吐槽:“纲君这么着急,难道是女朋友的电话?”

 

——还好没听见,否则他可能会表演一下平地摔。

 

跑进自己房间,沢田纲吉拿起了手机,上面清晰显示了何人来电。

 

六道骸,那个让他陷入妈妈唠叨地狱的罪魁祸首。

 

“骸,有什么事吗?”

 

“下午好,沢田君。”熟悉的声音伴随笑声传入耳里:“有件事忘了跟你说,你明天就过来黑曜乐园,训练还是早点开始比较好。”

 

“诶?这么快?”想到要去邻镇那个又远又偏僻的黑曜乐园,沢田纲吉有点不太情愿。

 

“我帮你看过了,以你的身体素质到明天也该好了。放心吧,刚开始的时候不会太辛苦。”

 

“好吧。”转念想到异能的学习最好不要引人注意,沢田纲吉还是答应了对方,不管怎么说他对那种神奇的力量还是怀有很大兴趣的。

 

“那好,明天见。”

 

“明天见。”

 

 

 

※※※

 

 

沢田纲吉走在前往黑曜乐园那片废墟的路上,两边都是茂密的树林,脚下是丛生的杂草,除了萧萧风声,就只有偶尔惊起的雀鸟的叫声为这片荒无人烟的地方带来些微生气。

 

“总感觉好恐怖啊!”

 

他缩了缩脖子,不由抱怨起六道骸来,这位师父大人住哪里不好非要住在这种荒凉的地方。距离远就不说了,听说还是黑曜中学的不良少年们的聚集地,他可是很怕和那种不良打交道的!

 

“千万不要遇到啊!”他暗暗祈祷。

 

还在想着路程真是太远了,来来回回将近两小时实在太不方面,沢田纲吉忽然发现自己已经陷入一种诡异的状态中。周围的树林笼罩在不知何时弥漫的茫茫白雾里,他甚至已经无法看清几步外的景色。

 

不对劲。

 

四周太过安静,连之前一直存在的虫鸣鸟叫都消失了,除了自己的鞋踩在地面的枯枝腐叶上发出的沙沙声响,周遭一片死寂。

 

沢田纲吉眉头微皱,在这一片寂静之中,他甚至觉得能够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这太不正常了。

 

不等他多想,突然看到自己身侧的地面上出现一道黑色的影子,非常浓非常黑,根本不可能在目前这种光线不足情况下出现。按照方位来推测,影子的主人就站在他背后不到一米的地方。

 

“天哪,不会又遇到什么鬼魂了吧?”

 

“这里可是那个六道骸的地盘,难道还有那些东西吗?”

 

沢田纲吉只觉得背后汗毛乍起,心跳加速,又想仔细观察又害怕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不过他最终还是战胜了矛盾的心情,快速偏过头瞥了一眼。

 

——靠,还不如不看,起码不会受到惊吓。

 

入眼看到的便是一张近在咫尺的苍白脸孔,黑洞洞的眼睛几乎占据整张脸三分之一的空间,眼角裂开,鲜红的肉翻卷着。而那张微微翘起诡异弧度的嘴巴则又非常小,加上唇色浅淡,配以惨白肤色,咋一看竟像是没有嘴巴。

 

“啊啊啊啊!”

 

就算他最近遇到过不少离奇事件,面对突如其来的心理冲击沢田纲吉仍旧忍不住本能地惊声大叫起来,好在他很快找回理智,可以稍微冷静的思考现状。

 

能够无声无息接近他的东西——原谅他实在不能把这怪东西当成正常人类,战斗力大概不是他这等废柴可比,可恨他那时灵时不灵的异能在目前情况下完全找不到感觉,当然更不可能随心使用。不过,这里可是六道骸的地盘——

 

话说,这位师父大人你在哪呢?知不知道你的小徒儿就要被无口怪袭击了!!

 

“六道骸,救命啊!”

 

沢田纲吉拔腿就跑,他可不想再和这种奇怪的东西面面相觑了,太辣眼睛!

 

还好他果断,不然看到在其身后更多的苍白脸孔的无口怪人缓缓浮现在白雾中的场景还不得当场吓尿。他更不知道,雾气里所有的无口怪全都慢慢的转动着僵硬的脑袋,巨大的双眼死死地盯着他,目光随着他的身影而移动。

 

一阵缥缈幽寂如同亡魂之音的歌声传来,迷雾中走出一个窈窕的身影,所有的无口怪就像是见到君王一样纷纷跪倒在地。

 

『他是谁?』

 

『竟敢在梦之子的地盘上闲逛……』

 

 

※※※

 

 

沢田纲吉在密林中急速穿梭,不过以他那废柴体质现在已经是超水平爆发,想多维持几分钟那是不可能的事,实际的情况是现在他已经感到筋疲力尽,不得不停下来恢复被严重消耗的体力。

 

应该跑出白雾的范围了吧?

 

“咦?”

 

擦汗的手僵住了,因为他忽然发现自己好像进入了一片蛮荒的树海,周围的树林浓密,树干上爬满了藤蔓,阳光经过层层茂密枝叶的遮挡落下的光线已经接近于傍晚时的昏暗。

 

这是哪里?

 

他四下张望,奔跑过程中拨开的藤蔓、折断的树枝、乃至踢飞的破败枯木,那些乱七八糟的痕迹都消失了。树林里一片安静,本该存在的声响一丝不闻,只剩下沢田纲吉自己急促的呼吸声。

 

这一幕有着强烈的既视感,不祥的预感闪现。

 

沢田纲吉深深怀疑他只要一回头还会看到那些辣眼睛的无口怪,可他又不能让自己一直处于懵然无知的状态中。吸了口气再缓缓吐出,他转头看向树林的另一边,出乎意料的,那里却是空无一物。

 

“诶?”

 

不等他感到疑惑,身体本能地向斜侧里扑去,并在瞬间完成拧腰转身,双臂架起护住面部的动作。接着,一股巨大的力量把他猛地往后方抛飞出去。

 

眼前一阵阵发黑,浑身骨骼发出让人牙酸的声响,沢田纲吉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忍住了没有发出痛呼,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抵住了这一阵强烈的冲击。

 

下意识就分析出自己绝非袭击者的对手,脑中不停盘算着逃走的方法,没有多余心力去思考其他,所以沢田纲吉也没有发现身后的树在被撞击的刹那树皮直接爆裂成了漫天碎屑,光秃秃的树干上凹进去一个人形坑洞。

 

等眼前的黑雾散去,他眨了眨茫然的眼睛,看到不远处的灌木丛前站着一个女人。对方的性别并不能使他放下警惕,甚至更加心惊肉跳。

 

那女人身材苗条,穿着不应季的长风衣,及腰的长发披散着,脸缩在粉色的围巾里,看不清面目。她站在树的阴影中,黑魆魆的眼睛无神地望向他。

 

“嘻嘻嘻嘻……”她一边发出奇怪的笑声,一边整个身体炮弹一样朝着沢田纲吉狠狠投射过去。

 

很明白自己没法再多承受几次那种力度的攻击,沢田纲吉直接就地一滚,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就像是一辆满载货物的集装箱砸落到水泥地上一般,他原先站立的地方凭空下陷,空出一个半径几米的圆坑。

 

沢田纲吉脸色苍白,后怕不已。太恐怖了,这还是人吗?刚才要是被擦到一下,非得断筋折骨不可。

 

逃!一定得逃!

 

这一刻,他忘掉了自己其实是有靠山可以依靠,甚至还处在对方的地盘上,只全心全意的奔逃起来。

 

沢田纲吉双脚用力一踏,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贴着地面飞扑出去。动作之干净利落,换做其他时间的他无论如何都做不到,但此时此刻仿佛神灵附体一般,体力爆发力陡增。顾不得路上迎面而来的枝叶藤蔓的刮擦,直接在林中钻来钻去,只想快点远离那个女人。

 

在他身后,不断传来隆隆巨响,就像有人在树林中开进了一辆坦克,横冲直撞直逼过来。

 

可怕,他究竟遇到了一个什么样的怪物啊!

 

“嘻嘻嘻,你跑什么?”

 

“别跑啊,小少年。”

 

女人的笑声渐止,像是明白了自己可能没法很快击杀这个少年,她没再做出多余的攻击,反而加速贴近,一边还在询问自己的疑惑。

 

“姐姐有话问你。”

 

阴森的感觉不断迫近,一阵恐慌无端从心底升起,沢田纲吉不由脚下一顿,那女人立刻抓住机会迈出一步,拦住前路。

 

“我,漂亮吗?”

 

怎么感觉是非常熟悉的套路呢?不过能够这么厉害,应该不是普通的变态了吧!

 

这种时候还能分心吐槽,不得不说沢田纲吉的神经远比他自己想象中的要更坚韧。

 

见他不答,那女人又接近了一步,继续用嘶哑干涩的声音问道:“我漂亮吗?”她稍稍抬起头,无神的黑眼睛令人望而生畏。

 

“呃……”

 

你裹成这样谁知道你长啥样!看你的衣着品味就知道肯定不太妙!这样想着却不敢真这么说,沢田纲吉目光游移,拼命想找到出逃之路。

 

这时那女人已经越走越近,拉住粉色围巾轻轻往下一扯,一张如同被利刃切开巨大豁口的嘴巴狰狞地暴露在空气中。

 

“恐惧吧!尖叫吧!哭泣吧!!”

 

女人放声大笑,翻卷裂开的嘴唇和两颊的肌肉掩不住里面尖锐细密如锯齿的森森白牙,血红长舌舞动着,在鲜红的肌肉组织的衬托下,如同恶鬼般叫人心生恐惧。

 

“咿啊啊啊!”

 

沢田纲吉控制不住地尖叫起来,恐惧感如潮而来,压迫的他几乎喘不上气,只能用叫喊来纾解压力。眼前晕晕沉沉,一切都在摇晃旋转,心脏突突直跳,仿佛下一刻就会从胸腔中破胸而出。

 

有什么就要破土而出——

 

“好了,到此为止吧。”

 

熟悉的声音传来,翻涌的烦恶感一扫而空,心跳平复下来的同时那种奇异的感觉也随之消散。沢田纲吉缓缓眨了眨眼,看到了站在他身前的少年,穿着黑曜中学制服,身材修长姿容俊秀,加上那品味独特的发型,不是六道骸又是谁?

 

“骸……”你总算来了。

 

还没说完,那女人惊疑的声音就打断了沢田纲吉的话:“大人……?”

 

“我的人,你也敢欺负,嗯?”老实说,六道骸有点不爽,在他地盘上发生的事儿他怎么可能懵然无知,之所以久久不出现仍旧是存了一些用任何突发事件来考验自家傻徒弟的心思,当然他不会承认恶趣味的看戏心态占了大部分原因。不过,当真看到有人这么做了,心里还是不太舒服。“滚吧,看在M.M的面子上饶你一次。”

 

“……”

 

V.V也很郁闷,这叫什么事,不过是在送资料回去的路上随便抓一个人戏弄一下。这是她的一个小爱好,在往日没什么,谁知道今天这个路人居然是骸大人的人?

 

只是,幻雾这样的大人物会看上一个普通人?

 

偷偷瞥了一眼那两个站在一边的少年,棕色头发的那个伸手拉住骸大人的手,而骸大人居然没有甩脱,反而摸了摸他的头??

 

V.V十分震惊。噫,她好像不小心得到什么不得了的情报了,得快点回去告诉M.M小姐!

 

她恭敬行了一礼,一言不发飞速撤退。

 

望着女人消失的方向,沢田纲吉忽然问道:“她是什么,看起来像是鬼怪传说中的裂口女……?”

 

“异化失败的产物而已。”

 

“诶?异化?”

 

好奇宝宝的眼神成功逗笑了六道骸,他解释道:“相对而言,异能者的数量并不多,能力几乎都是天生,这种力量源自哪里从何产生能否移植?古代就有术士对此非常好奇,那些疯子对于任何未知都很好奇,怎可能放过这种知识的研究,于是便有了‘异化实验’。又有一些人渴望得到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自愿配合他们,妄想通过‘异化’来觉醒异能,但成功者寥寥,倒是产生了一大堆传说中的‘妖魔鬼怪’、‘魑魅魍魉’。”

 

“……”

 

见沢田纲吉脸色不好,忍不住又揉了一把对方的头发,六道骸安慰他:“你不必害怕。”

 

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沢田纲吉默默无语。

 

——不,我害怕的是你说这些话时轻慢的语气啊,骸。

 

里世界可能比想象中的还要更危险……

 

 

※※※

 

作者菌的话:高估了自己,所以这个下还要分2节(大概)完成。请叫我话痨菌。emmm,裂口女V.V是情报商人M.M的手下,其实我还给M.M的手下名儿想过W.W之类的,嘿嘿



下一节

评论 ( 6 )
热度 ( 9 )

© 云岸←这是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