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骸纲】梦中情人01

阿骸生日快乐!

一个不知何时会填完的坑,骸+纲吉的生贺(别问我是哪年的生贺)

和 @烽墟 (月寒宝宝)的联文

一句话简介:作为一名异世界来客,六道骸自儿时起便在梦境与现实间穿梭。

 

第一节

 

“嗷呜——”

“嗷嗷——”

密林深处传来一声又一声野兽的嚎叫打破了寂静,靠坐于一棵高耸入云巨树下的少年人拉下裹在身上的毯子,猛然站起身。

“大地在震动……”

“别忙着起来,你多歇会。”站在他身侧不远,另一名差不多年纪的蓝发少年扫了一眼同伴熬红的眼眶,出声制止:“现在由我负责警戒,也该是我去探查。”说完不等回复,朝着远处电射而去。这会儿他已经大致预测了情况,能闹出这般动静,应该是附近又出现了空间裂隙。

树边的褐发少年人哎了一声,只得再次坐下,不过这一回他无论如何也无法继续安心休息了。

 

行不多久,蓝发少年六道骸忽然一个闪身,躲开树端袭来的攻击,手中乍然出现一杆黑柄银刃的利器直击偷袭者,巨蟒来不及做出多余的反应,要害就被洞穿,巨大力道裹挟着粗长的躯体重重砸到地面,发出一阵轰隆巨响,鲜血洒落一地。

面不改色的收起兵刃,六道骸转身继续朝着目标而去。他已经习惯了随时随地出现的危险,或者说,现在还活着的人,都必须习惯。

 

这个世界早已今非昔比。

不知何种缘故,在某一天地球上出现了一道无法愈合的巨大空间裂隙,从此自然环境变得越来越怪。面对不定期出现的大大小小吃人怪物、变异植物,热武器的作用被降到最低,人类社会的秩序在短短时间中几乎被摧毁殆尽,所有人的生命安全受到了极度威胁。

末日降临。

接着,人们惊恐的发现,各种传说中的古怪族群出现了。好在这些往日隐藏在阴影中的族群似乎领地意识超强,对于变异生物、入侵物种的仇恨值极高,非杀之不足以平息怒火,间接地保护了人类日益稀少的安全区域。而且,他们或许是因为长期和人类杂居并没有什么必须要消灭对方的想法,当然持续的战争也使得一部分人类获取了隐藏于血脉中的力量,得到了保护自己的能力,变相的表现出存在价值。谢天谢地,人类总算不至于灭亡。

然而,由于那个巨大而永久无法愈合的空间裂隙的存在,整个世界的空间壁垒变得不太稳定,常常随机在某地出现数目不定的空间裂缝,有很大可能会跑出各种怪兽兴风作浪,将糟糕的局面变得更加混乱。

简而言之,除了少数区域,现在的地球十分危险。

在原本的社会秩序崩溃后,普通人不得不依附于觉醒了神奇能力的那群“天选者”,形成了大大小小的生存之所。但这些聚居地之间的联系非常少,不是不愿互通有无,而是道路通讯之类的不是在一次次与怪物的战斗中毁坏就是失去了保养而损毁。但是,打通道路联络更多的幸存者又十分必要,因此每个地方都挂有探索聚居地之外的区域这件长期而必须的悬赏任务。

六道骸和他的同伴沢田纲吉就是接下探索任务的冒险者,或许对于沢田纲吉来说这已经属于日常任务。身为这附近最大一处聚居地彭格列城的继承人,他从小就必须肩负起保护城市的责任。

彭格列城周围几十公里的路况虽然无法和末世前相比,但在历代天选者的守护下也还算平整。不过随着距离城市越来越远,道路也变得越发崎岖,到最后甚至彻底淹没在茂密的林海里。

汽车之类的交通工具在失去燃料的供给后极少能见到,人们出行大多时候只能靠自己的双腿。当然,也有一些人已经开始尝试驯服比较温和的异兽作为代步工具,但数量并不多。

这一次,六道骸和沢田纲吉两人领取任务之后,已将远离彭格列城百多公里的这部分区域探索了个大概,找到不少有用资源点。若不是遇到突发情况,他们会在半天后启程回归。

六道骸攀到一棵高达百米的大树树顶,目光落在远处。天边烟尘漫天,黑压压的兽群鸟群如浪涌般朝着他所在的方向冲击过来。而更远的天际尽头,山川林木仿佛隐没于水幕之后一样时不时扭曲晃荡,显得虚幻而不真实。

『距离空间波动的地点还有十几公里,不过,肉眼已经可以目测到空间波动,但要获取准确数据,还得再靠近些观察……』

六道骸的神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看来这一回,波动范围不小呢。纲吉君可又要烦恼了。”

又前行几公里,在空间裂缝辐射范围外,六道骸再次停下脚步。他的视野已经完全被五六公里外巨大而扭曲的景象所填满,这块长度超过1.5公里,宽度也有将近一公里的扭曲空间就像是在一幅风景画上强行撕开的巨大豁口,再插入其他风格迥异的图画,以一种既平面又立体的方式悬浮在半空,给人以强烈的违和感!并且,两个空间的交汇处不断泛起一圈圈水波般涟漪,上面激荡着五光十色的华彩,既像是在交锋又像是想要互相融合,激烈地扩散着波动,引发出一系列令人心颤的变化。

那片区域内的重力规则已经变得一团糟糕,岩石、树木不论体积质量的大小,完全不受地心引力影响全都悬浮到空中,互相冲击,迸射出五光十色的火焰,被狂风席卷,继而化作闪电,摧毁任何可见的物质。剧烈的爆炸中绽放出无比复杂的虹彩,绚烂而耀眼。还有更多的不可思议在那里发生,一截枯枝能够洞穿一块巨岩,前一刻一片火海的地方在下一瞬变成细雨蒙蒙,接着又转变成幽幽暗暗的空洞,变幻之快令人应接不暇。总之,地球上本有的物理法则在此地彻底混乱。

“空间裂缝的雏形啊……”

尽管不是第一次看到,但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幕仍旧使六道骸心情激荡,这是在他原本的世界完全无法接触到的景象,最目眩神迷的幻术也难以复制出的奇景。

“每一次,都觉得像是在做梦……”

——但这并不是梦境,甚至可说是他的希望所在

在自言自语中六道骸仔细勘探了周围情况,又在心里大致估算了一下,便往回赶去。

 

※※※

 

回到临时落脚点,六道骸把具体情况给沢田纲吉一说,最后总结道:“空间波动出现在我们彭格列城东南一百一十公里处,据我推测最多不超过72小时这处空间波动就将演变成空间裂缝,形成一条不知连接到哪里的通道。至于会不会有高级怪兽出现,会出现多少怪兽,对彭格列城造成什么样的影响目前还未可知。”

“嗯,”沢田纲吉点点头,脸上的神色是一个只有十四岁的少年不应有的肃穆:“我知道了。”在等待的时间内他并不是无所事事地发呆,而是把装备收拾的差不多,背着背包整装待发。

“空间波动已经引起小规模的兽潮,五分钟内我们可能就会遭遇兽潮前锋。”六道骸抬起眼,“那么,你打算怎么做?”纤长浓密的眼睫掩映下,红蓝异色的双瞳深深凝视着自己的伙伴,仿佛在说只要是你的命令,我一定会达成。

“那还用说,”沢田纲吉的回答不出意料:“我们先回城报信!”

傻瓜才会留下来直面兽潮。

“明白了。”六道骸拍拍同伴肩膀,“接下来,你就跟着我走,我来开路。”

“骸。”沢田纲吉飞快地瞥了对方一眼,小声道,“谢谢。”危机重重的密林里进行探索消耗绝对不小,尤其是他有额外的能耗,现在又是追求赶路速度的时候,由感知区域更广的六道骸来探路效率绝对要比他自己快得多。

“クフフフ……”六道骸嗤笑一声,“说什么呢,我可是沢田大人的‘召唤兽’呀!”

“喂喂,这么耻的话不要整天挂在嘴边!”沢田纲吉脸一红。

“我有说错吗?这难道不是事实?”

“啊对了,你也别再叫我‘沢田大人’了!”

“称呼没错呀,阁下难道不是我的‘主人’?”

 “哇——你这家伙!”强行转移话题不成反而引出更羞耻的称呼,沢田纲吉耳朵红透,牙根却直发痒:“给我好好说话!”他抬腿就是一踹——被六道骸大笑着躲过去了。

“‘主人’,你这是恼羞成怒了吗?”

“啊啊啊别说,求别说!”

幼稚的对话渐渐远去,两人一前一后快速在无数绿色植株之中移动。

 

※※※

 

忽然,六道骸停下脚步,对沢田纲吉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自己则趴到地上,耳朵贴地凝神细听。少顷,起身跳到高处观察,接着跃回同伴身边拉着就跑。

“三点钟方向有一支数量三十头左右的变异巨狼群正在向我方靠近。”六道骸皱起眉,补充道。“速度很快,不到两分钟就会到达这里。”

变异巨狼是末世出现的一种变异动物,速度快敏捷高,群居,由头狼统帅,远比独行的变异动物更凶残更狡猾,还有一点尤其讨厌,它们十分记仇,打死打伤一头整个族群就会展开不死不休的追杀,是一般冒险者都不愿意招惹的麻烦生物。

“跑!”沢田纲吉神色肃穆,“我们得尽量拉开距离。”加快了脚步,原本被拉着跑的人反倒变成他在前而六道骸在后的序列。

大地在闷雷般的响动中颤抖,一连串悠长的嚎叫由远及近,紧咬着两人不放。

以彼此间现在的距离根本逃不掉,沢田纲吉停住脚步,放弃了继续奔逃的打算,对六道骸无奈一笑:“果然跑不过四条腿的。”

六道骸一脸无所谓:“那便战吧。”

沢田纲吉低低笑了一声,“其实,我早就想动手了。”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说道:“老是被追着,实在太不爽了。”

他俩良好的视力已经可以看到数十头身长三四米身高两米以上的灰色巨狼的身影出现在千米之外,见到猎物它们齐齐仰头长啸一声加速奔来。

沢田纲吉双手之上聚起明亮的火光,随着一声大喝:“X-Burner。”身周骤然一亮,金橙色的焰流如光如电般奔腾疾射。

轰轰轰!

就像是在绿色的地毯上割出一道巨大切口,森林中出现一条两三米深数米宽不知长度的狭长沟壑,火光所及之处浓烟阵阵,爆炸声震耳欲聋,惊起无数飞鸟野兽,烟尘、声浪喧嚣尘上,一时间整座森林都在好似天崩地裂般剧烈的摇晃里颤栗。

令人目眩神迷的攻击让六道骸不由赞叹:“漂亮!”不过下一瞬他的脸色就变了。

沢田纲吉咬着唇,打算再次使出招式,却被六道骸拦住。

“你不要命了?强行重置冷却时间??”

“骸,”沢田纲吉叹了口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变异巨狼的行动有多敏捷,不远距离多打击几次,近战太危险。”

“这不是你冒险的理由。榨干了你的体力,你的精神力还能维持多久?”若他被强制遣返,留下沢田纲吉一个人,生命还能得到保障吗?

这个人可是他和这个世界唯一的联系,六道骸不愿意冒任何风险。

“你还有什么办法?直接上去打吗?”

蓝发少年笑了笑,“交给我吧。”不要什么事情都自己一个人扛着,“我可是你忠实的仆人呀,沢田大人。”

“行吧。”他了解自己的搭档,就像对方也同样了解他的底细一样,拍了拍六道骸的肩膀,瞪着那张泛着懒洋洋笑容的脸,沢田纲吉无可奈何地妥协了。“看你的了。”别让我担心。

“请放心吧。”

黑柄银刃的长兵刃在手中凝聚,六道骸挥动武器指向前方。

狼嚎越来越近,损失了三分之一同族的变异巨狼没有被刚才的打击吓到,反倒是仇恨之心更炽,毫不退缩地继续前冲。

突然,跑在狼群最边缘的一匹巨狼陡地四肢一软倒了下去,在它脚边无声无息钻出数条粗壮藤蔓将其缠绕捆缚起来迅速拖往旁边的树林。

相似的情景不断发生,巨狼就是再傻也发现不对。

这条路为什么总也跑不到头,和那两个人类之间的距离一直都没缩短,族人不断减少,忽然拦在面前的一条巨大狰狞的蟒蛇……

诡异的气氛中,头狼双眼被激得血红,仰头长啸了一声,瞬间巨狼们的速度更快了,尖锐的利爪边隐约荡起淡青色的烟雾,踏着风奔向它们的猎物。

无形的风系异能切割下,咔啦啦,幻境无声无息地破碎了。六道骸啧了一声,有狼王存在的变异巨狼就是个大麻烦,会让本来就凶狠的巨狼变得凶残到不正常。他压力很大呀!

红色眼眸中的数字不断翻滚,不可计数的蛇虫陡然出现,在火光和藤蔓齐飞,地裂与岩浆共舞的混乱场景内,狼群的脚步被暂时阻住。

趁现在!

六道骸看了沢田纲吉一眼,他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到维持这个新的幻术上,可没精神再去做别的事,甚至都没空说话。

“走。”

他的同伴一把拉过他,两人一言不发地夺路而逃。

 

※※※

 

沢田纲吉在前面飞速奔逃,时不时转头看向落后几步的六道骸,那个人挥舞三叉戟格挡着如雨幕般落下的尖锐羽箭,尽管身手矫健,但在这密集的攻势下他身上还是结结实实扎了好几根铁羽鸟的羽毛,看起来异常狼狈。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的身体属于意识投影和召唤契约组成的半能量体,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肉身,没有血液存在,否则早就因流血而亡了。

“骸!”

“少废话,你先走!”

两个人就这样在莽莽丛林里边打边逃,时不时突然出现的变异野兽让他们的行动变得更加迟缓,好在运气总算不是太差没有直接遭遇兽潮侵袭。当然也可能只是这次兽潮规模不大,铺陈到彭格列城附近的巨大范围内狭路相逢的机会也就自然变小。

跑着跑着,羽箭密度逐渐减少,似乎已经跑出了铁羽鸟的地盘。

林木渐渐变得稀疏,地势的走向渐趋低洼,一些地方长着茂密低矮的灌木,与之前密集的参天巨木森林有了显著不同。沢田纲吉眼神呆滞望着这片看起来从未被人踏足过的山岭,说:“你怎么带路的,骸?”

正扶着树猛喘气的六道骸闻言一呆,转头看他,惊诧道:“哈啊?刚才不是你在带路?”

“……说好的由你探路来着。”

“刚刚一直都是你在前跑,我以为你知道路就跟着你了……”

 “……”

两人面面相觑,一时无言。

平时的默契在此时不翼而飞,都以为对方在带路,结果造成了这样的乌龙事件。其实这种事并不是第一次发生,在此前也曾经因种种原因比如互相怼得太开心,或者因太信任对方而不带脑子跟随造成的迷路,所以他俩很快收拾好心情,准备去找回城的路。

六道骸靠近沢田纲吉,神情凝重。

“怎么了?有什么发现吗?”

“这下我们得不到兽潮预警的赏格了。”语气颇为遗憾。

“……”这种时候还在想这些有的没的的家伙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沢田纲吉嘴角微抽:“兽潮闹起的动静,就算我们没报上去,城里也早发现了好吗?!别把那些退役的老家伙当傻瓜呀亲。”

“啧。”

“跟上。”混蛋,以为我没听到你那一声啧吗?沢田纲吉翻了个白眼,加快速度朝着刚确认的回程方向跑去。

六道骸紧紧跟上,沉默了一会儿又说:“不管怎么说空间缝隙的第一手情报在我们手里,发生了兽潮别人也无法再过去探查,纲吉君你这次能拿到的信用点数相当可观,记得给我买上次看中的‘伪龙皮衣’啊!”

“我拒绝!”沢田纲吉说着再次加快了脚步。你说你一个远程穿什么防御超高的中型护甲,分明是看上那骚包至极的外型吧!亲我对你的品味很是忧伤,这么多年的培养都白瞎了!

“别啊,看在我为‘主人’你做牛做马这么多年的份上给点好处呗。”

“扣工资!”可恶,让你瞎叫!

好汉不吃眼前亏,六道骸立马认怂:“求放过啊,沢田大人,我错了。”

“哼哼,迟了。”

两人正在斗嘴,没注意到低矮的红灌木丛忽然冒出熊熊烈火,好在他俩一直都没放松戒备,互相拉扯着提速纵跃,总算在勃然喷发的火焰舔舐到身体前远离了危险地带。

“Cazzo!”惊魂未定之下忍不住爆了粗口,六道骸看了一眼沢田纲吉说:“你这倒霉催的霉运体质也没谁了,难怪这么多年来除了我没人愿意和你组队出门。难得一见的火荆棘说遇就遇,还特么的居然是种子喷发的时候!”

变异植物火荆棘不论是用于攻击还是防身都是一种非常实用的材料,不过相当稀有,偶有发现也都是几株几株零星的出现,如他俩这样遇到一大片几百株实在罕见的不行。而火荆棘在果实成熟后就会出现喷发状态来传播种子,火力极其旺盛,极高的温度和宛如子弹的打击力度对于任何靠近的生物都十分危险。

“咳,是吗?我怎么不知道自己有这种能力?”沢田纲吉装起傻来也是把好手,反正在一起长大知根知底的小伙伴面前也不用强装出彭格列城继承人、天选者温文和蔼的样子。

身处险地,还不知会面临什么危险,六道骸心神更多集中到如何安全离开上,没在这一话题上多做纠缠。白了搭档一眼正要说话,只听“嗷呜嗷呜”狼嚎之声不绝于耳并越来越近,哪还不知又是那群变异巨狼追了上来,两个人扭头就跑。

身后传来砰砰砰一连串沉闷的轰击声,沢田纲吉和六道骸侧头望去,几匹巨狼被喷发的种子击中落到火荆棘丛里,几乎是一瞬间,炽烈的火焰落在皮毛上,形成了一个个狼型火炬。巨狼发出痛苦至极的嚎叫,然而火荆棘的火焰似乎有着特殊的立场牵引,没有一头巨狼能够离开。皮肉在高温的炙烤下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油脂燃烧声,哀嚎声此起彼伏,但没一会儿就都沉寂下去。同族的遭遇使得剩下的变异巨狼一阵骚动,头狼呜咽一声,果断带领着剩下同族离去。

狼型火炬灼亮的光在没有足够燃料的支持下很快熄灭,赭红色的火荆棘枝丫上残存着造型扭曲的焦黑物体,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烤肉的香味。

两人脸色惨白,心里涌起一阵强烈的呕吐欲望,捂着嘴赶紧跑出这片可怕的区域。

不知过了多久他俩才停下来,有些失神地瘫坐到地上。

“这里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危险?”六道骸看向沢田纲吉,“我记得彭格列城附近最大探索度达到了两百公里了吧?”这就表明方圆两百公里内的危险地带已经全部探明,不会出现未知区域。

 “嗯……”沢田纲吉声音飘忽,眼神有些茫然,“但那是十个月前的事了,现在世界变化那么快,情报更新的速度赶不上也很常见。不然探索任务怎会长期排在城市悬赏任务的前列,赏格又那么高。”

“唉,你等我去探查一下周围吧,都不知道跑到哪里了。”怪只怪地球上的卫星早就不能用,GPS之类想都不要想,一切只能靠人工。六道骸忍不住叹了口气,抬起手安慰地拍了拍沢田纲吉的肩,人活着咋就这么难呢?

“骸,”

他回过头,凝视自己褐发的同伴。

“……路上小心啊。”

“好啊。”嘴唇弯起,红蓝异色的眼眸里溢出欣喜。“等我回来。”

说完,六道骸脚下用力一蹬,跨出四五米远,把同伴的叮咛远远甩在身后。接着在某棵树上借力,再次往前飞窜,就这样以最快的速度把周围环境探清,随即往回赶去。

 

 

就在还差百来米就到两人汇合点的地方,心中忽而警铃大作, 一颗带着炽热温度的子弹,自六道骸耳边擦过,击中他身后的巨树,恐怖的力量直接洞穿了那棵一人合抱粗的树木,在树干上炸开一个脸盆大小的洞。

六道骸不及细想,凌空一个急转,身形朝一侧落下。本来这样的应变没有错,只可惜这次是有人故意设了陷阱,落脚处一片黏腻,他只觉脚下一空,紧接着似乎触动某种机括,还没来及反应就被从天而降的铁网罩得严严实实。

惊人的变化让六道骸想打人,末世后的世界城外一向危险,除了变异生物之外更多的来自四处流窜的“流浪者”的威胁。这些人的行为超出底线,为城市管理者所不容,只能在城市周边游荡,依靠打劫冒险者维持生活。彭格列城是一座实力雄厚的大城,管理向来严格,附近罕有流浪者的逗留,所以六道骸几乎都忘记还有这一类人的存在。

沢田纲吉被这边动静惊动,立刻飞速赶了过来。

“别过来,有流浪者!”六道骸知道自己一时不慎落入陷阱,现在更成了现成的诱饵,大喊起来试图阻止沢田纲吉的靠近。“你走,别管我!”

“骸!”

“快走,我能应付。”六道骸一边催促对方一边通过召唤契约间的联系将刚才探查的周边情报传输给了沢田纲吉。

没有什么狗血的我不走你快走之类互相拖后腿的剧情发生,深深看了一眼同伴,沢田纲吉点点头,转身头也不回地飞速逃离。

身陷囹圄的六道骸身形砰的一散化作烟雾飘到牢笼之外再度凝聚人身,他冷笑一声:“以为这样就能困住我吗?之所以留下来,是为了解决你。”

回答他的是一声枪响。

六道骸眼中控制不住地流露出一丝杀意,凝聚出三叉戟重重在地上一顿,幻术全力发动。

……

 

脑内传来的精神力共享申请让已经跑出很长一段距离的沢田纲吉脚步微顿,强忍住骂人的冲动同意了六道骸的请求。

他知道,自己会有一段时间见不到这位小伙伴了。

 

 

※※※

 

作者菌的话:这是和月寒宝宝的联文,其实脑洞很久以前(大概是去年的时候)就有了,并且写好了大纲,然而懒惰如我,闲着犯瘫也不会想起来码字的蛤蛤蛤!但是秉持对骸纲不变的真爱,好久没动笔的懒咸鱼终于还是爬出来开始码字了!

本来只打算写5K一章的,结果写了7.3K,如此粗长,造成骸纲的冒险一波三折,绝对不是我废话太多的错!

设定什么的看文就知道,都在里面交代出来了,这里就不再赘述,我是设定狂魔~

唯一需要强调的是本篇的阿骸同学是非常纯良的存在哦(看我真诚的眼神)

所有关于阿骸的人设疑问请看上面一条,不接受异议。

另,骸和纲吉逗比本性都是错觉。

 

 

后文:第二节





评论 ( 16 )
热度 ( 17 )

© 云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