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紫云(慕容云)
即日起开更《身沐长风》速度不保证,脑洞过多,总爱七想八想……
如有同好,请留言。

【骸纲】即兴曲

用指南:

☞CP骸纲(清水暧昧)

原作5年后捏造

魔改,介意慎入

 

 

1.

 

“蠢纲,你竟然还这么悠闲?”大门砰地一声打开,走进来的男人身材修长,眼神锐利,声音冷凝中带着不可一世的蛮霸:“不知道自己的产业都要被人卖光了吗?”

 

“啊?”

 

闻言转过头的褐发年轻人满脸不解,不明白自己这位久不谋面的家庭教师为什么一见面就说让人丧气的话,最近好像没有什么令人担忧的事情发生,不然他也不会有空闲组织大家在一起聚会。尽管这样想,大脑仍旧迅速过了一遍最近工作进程和各项情报简章,还是找不出蛛丝马迹,最后只能归结于魔鬼老师可能心血来潮又有什么高难度的任务要拿来为难自己了。

 

不怪这位年轻人心里惴惴,实在是他的老师带给他的心理阴影太大,几乎他整个少年时代都在水深火热中度过,即便是已经继承家业的如今仍然时不时会接到各种丧心病狂的考验,恐怖的阴云从未远离。堪称过分的行为还被长期热衷于以折磨磨炼弟子的老师大人美其名曰考核,并乐此不疲。说白了,里包恩的徒弟通通都是他的玩具,所有惨无人道的活动都是打发时间的消遣。其中,被老师格外‘喜爱’的沢田纲吉得到了特别多的‘照顾’,当然正因为被玩弄的次数太多,危言耸听的效果理所当然地降低了,他得以保留更多的理智去冷静思考而不是在一边六神无主。

 

“里包恩先生,好久不见了。”

 

“哟,里包恩你来了。”

 

狱寺隼人和山本武走过来打招呼,他们也有段时间没有和里包恩见过面,很高兴看到这位一直引导着他们的前辈。

 

点头招呼了两人,里包恩视线落在房间另一边的台球桌边,云雀恭弥飞快变换着位置,手里的台球杆舞动得比使用浮萍拐时更凌厉,整个人爆发出熊熊战意,就好像他面对的不是一场台球比赛而是一个想要击倒的敌人一样。

 

里包恩再次挑了挑眉,难怪在走廊上就听到室内传出的密集声响,让人怀疑里面是在打架而不是在打斯诺克。能把休闲娱乐的台球打成这样,真不愧是云雀恭弥。

 

啪!

 

彭格列的云守漂亮的一杆将最后一颗黑球送进袋中,收杆回身,面无表情的对里包恩点点头,随即目光转向坐在墙边酒水台前的蓝发男人,没有说话只是做了个挑衅的动作。

 

那男人发出奇怪的笑声,放下酒杯起身走向台球桌,妖美的脸上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庆幸:“真得感谢你,云雀恭弥。”没头没脑的话在场没有一个人明白他话里的含义。由于个人原因他和其他守护者之间不太亲近,加上分配到的工作多半不在总部,基本上同僚的近况他是既不了解也不关心,然而有时候漠不关心的结果就是自己很容易被这帮奇葩的家伙祸害。他的冷淡对于这些自来熟的人来说毫无作用,笹川了平更是个中翘楚,常常自说自话,而且奇怪地让人不知不觉就聊了起来。刚刚被晴守强烈推荐的Martini色泽清爽,在灯光下极为诱人,让他一时忘掉客串调酒师的人是向来喜欢挑战极限的笹川了平。当他端起酒杯闻到的却不是清冽酒香,而是一种诡异莫名的气味,心里就是一阵后悔却不好马上放下,正打算找机会不着痕迹地走开,向来看不顺眼的死麻雀的挑衅恰巧帮他解了围,脱离了不利局面。那么,就让他接下这次挑战,认真打一场表示谢意好了。

 

吧台内的笹川了平挥手大喊道:“你们就来一场男子汉极限的台球挑战吧!打完再来喝一杯庆祝!”

 

六道骸身体一僵,旋即加快脚步,来到台球桌旁边的球杆架处,拿起一根球杆,手腕轻转挥动了两下,冲着云雀恭弥轻轻一笑,下一秒手中球杆撞击在母球上。顿时,球杆如同他最擅长的武器一样灵动如龙,在空气中留下一条条虚幻的残影。

 

里包恩摸了摸下巴,暗自点头,这些人不愧是家光和九代首领精心挑选的守护者,除了年纪尚小正在上学的雷守蓝波,在场几人都没有因为近期相对平淡的生活而磨灭觉悟。蠢纲到底是流有彭格列之血的人,就算他本人还懵然无知,却本能的组织起活动来提高伙伴的战斗意志。

 

打算多观察一下,不急着马上宣布到来的原因,里包恩欣赏了一会自家徒弟带着茫然和不安的表情,踱步到六道骸和云雀恭弥比赛的台球桌附近。房间里其他人面面相觑,接着纷纷涌了过去看比赛。云守雾守不打架改用其他方式的对决向来精彩,他们也不想错过。

 

不过十来分钟,这场比赛已经分出胜负,云雀恭弥虽然运动能力超强,但还是以微弱的劣势输给了六道骸。

 

“明白了,原来是这样。”云雀恭弥拧眉思考了好一会,忽然开口:“六道骸,下一次,输的肯定是你。”

 

六道骸微笑不语,他用的并不是什么高深的技巧,稍微回顾一下就能明白原因。他们都不是一心扑在台球桌上的职业选手,体育竞技的项目和他们熟悉的战斗方式截然不同,云雀恭弥强横的实力在这里无法完全发挥。这一点上谁都没有优势,但他在细节上控制了移动速度的节奏,每一次都比对手快一点,撞球比的就是谁的速度快,一点点节省下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时间,正是取胜的关键。

 

里包恩鼓起掌:“不错的技巧,很实用,越是简单的方法有时候越是不容易马上想到。”

 

所有人的注意力立刻转到他身上,这个人可不是那种无缘无故会夸奖人的角色。

 

在场人中最紧张的莫过于彭格列十代首领沢田纲吉,他很清楚里包恩的最终目标必然是自己。

 

“同样的道理,蠢纲你的眼光有时候也要看看周围。不要一味专注于自己理念的实行。”

 

不过,有些隐晦的话并不能点醒沢田纲吉,他睁大眼睛一副茫然不解的样子立刻催生出让里包恩拔枪打死他的冲动。为了不马上打爆愚蠢弟子的脑袋,家庭教师把注意力转移到其他人身上。

 

六道骸皱起眉,沉吟不语。

 

云雀恭弥置若罔闻,眼神飘忽。

 

笹川了平有听没有懂,但他也不在乎,继续乐呵呵地摆弄吧台上的调酒工具。

 

狱寺隼人和山本武同样一脸不解,环视了一周里包恩心里叹了口气,过了这么久大家战斗力提升不少,不过很多方面仍旧缺乏历练,唯一一个闻弦歌而知雅意的家伙居然是那个六道骸,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阿纲。”

 

沢田纲吉猛地一个激灵,他知道到了谜题揭晓的时候。

 

“现在有件任务需要你去完成……”抽出夹在腋下的资料袋,里包恩决定提高难度。“你可以挑选两位守护者随行,其他人另有任务。”

 

所谓最好的钻石需要切割,身为一个尽责的老师,就该想尽一切办法去磨炼学生,尽最大努力让他成长。

 

差点就被自己感动的里包恩补充道:“这次不仅仅是任务,同时也是家族高层的提议,得到了九代首领的首肯,他们一致认为十代首领仍需要一次试炼。”至于结果,失败阿纲的首领声望会下降一大截,由此可能引起的动荡有多大谁也不知道;成功完成表面上没有太多好处,但对于阿纲个人成长将会是一次质的飞跃,同时辅助他的几位守护者同样能够得到经验。

 

又是试炼,沢田纲吉眉毛快要揪成一团,心里叹了口气,那些长老究竟是多不看好自己,怎么逮着机会就来考验他。

 

狱寺隼人马上主动请缨:“十代目,请让我跟随你去!”

 

山本武也跟着开口:“阿纲,我也去吧。”

 

“等等,狱寺、山本你们不要着急,我先看一下内容。”接过资料袋打开一看,沢田纲吉本来就不好的脸色变得更难看,双手猛然攥紧,把拿着的文件揪成一团,他抬起头盯着里包恩,问:“多久了?为什么没人告诉我?”

 

众人目光齐刷刷看向他,一向温和近乎懦弱的人竟然对敬畏的老师提出质问,到底是什么原因?发生了什么事?

 

“作为首领,很多事情不要等着别人告诉你,这些不需要我再教你吧?”里包恩冷冷看着他,毫不留情的教训。“事情已经发生,不要纠结原因,那些等你处理完之后再来反思,现在你需要做的是怎样解决问题!”

 

沢田纲吉深深吸了口气。

 

“现在,告诉我你要怎么做?”

 

“我会以最快速度赶过去。”

 

“很好。那么两位随员,你打算带谁去?”里包恩视线扫过跃跃欲试的岚守雨守,提醒了一句。“最好带上会几种外语的,那边情况比较复杂。”

 

好吧,这样一来山本和大哥就被刷下来。

 

目光在狱寺隼人和云雀恭弥之间徘徊,毫无疑问狱寺会很乐意和自己一起去,但学长……沢田纲吉身体下意识抖了抖,立刻打消和委员长一道行动的想法,他还不想在试炼没完成之前就被打成重伤。还有一个原因,他还需要一个善于处理人际关系,在复杂形势下进行情报收集,还能掩护大家的人同行。

 

“看来,你是想好了。”

 

“狱寺、骸你们准备下,等安排好飞机我们就出发。”

 

“是,十代目!”

 

六道骸没有应声,却也没有反对。

 

 

 

※※※

 

作者菌的话:复健产物,文力丧失,不知所云的即兴曲。(别指望咸鱼能写多快)

评论 ( 9 )
热度 ( 36 )

© 深渊中的咸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