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骸纲】身沐长风 第三卷 骤雨 第三节 巨变的未来战05

第三节巨变的未来战05

 

里包恩的想法终是没有实现,在第二天凌晨,密鲁菲奥雷的人抢先动手攻击了彭格列基地。

 

时间往回拨一点,辛苦特训一天的少年们一沾上枕头就陷入深眠,或许在梦里才不用面对沉重的现实压力,即便他们不了解全局情况,可日益恶化的局面只要不是傻瓜都能感觉到情势的危急。每个人都尽自己最大程度努力着。

 

一天内连续几次净化轮回眼的戾气,沢田纲吉其实已经很累了,但从意识世界脱离后他一时半会儿无法入睡,有件事牵动他的心,摸到脖子上多出的那条项链,银吊坠捧在手心盯了很久不停诶嘿嘿傻笑,样子特别傻,但没有人看到他本人也不在乎,什么都无法打消他的好心情。

 

这可是他两辈子第一次收到骸亲手准备的礼物呢!

 

过了半晌,珍而重之地收进衣服里。注意到六道骸那虚幻的身影没有如同往日般陪伴身侧,不过想想也是,轮回眼的反噬对身心的消耗非同小可,骸此时应该是在抓紧时间恢复精力。。

 

那个人呢,一直都是这样。就算帮不上忙也不允许拖累恋人的事情发生。纵然是今生经历不同性情改变了许多的六道骸,其骄傲的本质并未改变。他还是他,还是那个六道骸。

 

不过,这样的骸同样是他迷恋的人,每一点他都喜欢。喜欢的不得了。

 

摸了摸发烫的脸,沢田纲吉对突然冒出来的想法有些害羞,能够这样肆无忌惮想着恋人,在从前是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继而,想到彼此已经深入了解对方的过去,心意相通,不再是无论如何都无法传达心情,甜蜜止不住泛上心头。原本六道骸对他来说是一场永远无法、也不愿意清醒的美梦到现在已经变成了沉醉更深的现实。

 

比天堂更美好的,真实世界!

 

一个人不知道傻笑了多久,默默祝福心上人早日恢复,沢田纲吉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躺下,打算继续睡觉。

 

轰!

 

强烈的震颤从头顶上传来,基地中所有人,包括醉酒沉睡的强尼二都被惊醒。刺耳的警报声响彻基地每一层空间,天花板、地面、墙壁震颤个不停,沉闷的轰鸣连绵不绝地穿透厚厚的阻隔来到每个人耳边,鼓噪起让人心忧的焦虑不安。

 

沢田纲吉一跃而起,几秒钟内完成了衣物穿戴,奔跑到走廊上和伙伴们汇聚到一处。

 

“发生了什么事?”

 

大家都对骤然转变的情势变化一无所知,纷纷询问敲醒了强尼二正在监控室内指挥全局的里包恩。通过遍布基地的监控设施他们能够进行即时对话。

 

沢田纲吉有些不好的预感:难道是敌人抢先动手了?

 

果然,里包恩接下来的话印证了他的感觉:密鲁菲奥雷的人发动突袭,从距离这里两公里的地方攻入基地,不过云雀已经前去迎敌。

 

“云雀学长一个人能行吗?”即使对学长的战斗力很有信心,可在不明敌人数量的情况下让他一个人出击,沢田纲吉还是很担心。“敌人的数量有很多吧,我们马上过去帮忙!”

 

“不行!”开口阻拦的是十年后笹川了平,他脸色很不好,敌人出其不意的袭击是所有预备方案中最糟的情况,一下就让己方陷入被动,原定作战方案的进行受到阻碍,令他担心起后续计划的实施。“云雀挺身而出的原因你应该明白吧,沢田!不要让他的行为没有意义!”

 

里包恩补充道:“这段时间的对战训练,你应该是最清楚云雀的实力有多强的吧,阿纲。”

 

十年后云雀恭弥打算一个人牵制住来犯敌人,很大程度上减弱了地面和敌方基地内的守备力量。这一点,沢田纲吉在十年后笹川了平话刚出口就已明白,他咬了咬嘴唇,大声道:“我知道了,大家!就让我们以成功完成作战来感谢学长!”

 

在场的成年人均是眼前一亮,这个少年没有让他们失望,他的表现甚至比预计的更好。

 

所有人的心里都在想:如果是他的话,或许真的有希望。他,年轻的彭格列就是大家的希望之光。

 

“是,十代目!”

 

“我们也不能落后太多呢,阿纲。”

 

狱寺隼人和山本武齐声应和,三个少年振奋起精神加速奔跑,拉尔和十年后笹川了平紧随其后。

 

在强尼二的指引下,一行人从某处出口通过事先制定好的秘密路线直接前往密鲁菲奥雷的基地。

 

就这样,被召唤过来、属于过去的少年们义无反顾地踏进了黑手党战争的泥泽。

 

 

※※※

 

 

不久前碧洋琪和风太的情报里发现了一些疑点,经过一系列整合,最终得出的结果是敌人的基地在并盛商业街附近的地下。不断的探讨中,他们确定了敌方基地的正确位置,找到通往的安全路线,不会在中途就被敌人发现。

 

对于这次的战斗,彭格列的人们做出很多努力,制定了各种预案的同时在装备上也没有吝惜时间准备。

 

强尼二提供了封锁彭格列指环的保护罩,比玛蒙链更方便,可以在指环待机时自动屏蔽敌人的搜索。他的另一项作品是用于联络的无线耳麦,信号强抗干扰防窃听又很轻便,是相当得力的通讯工具。

 

想起自己那个时代不靠谱的强尼二先生,沢田纲吉之所以会在这里正是因为对方对十年火箭筒的胡乱改造。那时候强尼二的每一项发明都只能用糟糕来形容,缺陷多到吓死人,但现在他早已进步很多,不再是当年那个没用的机械师。十年来的努力有了很大回报,现在的作品十分出色,在方方面面帮助着大家。

 

『自己也要努力,不能落后于人呢。』

 

沢田纲吉思维止不住发散,前世时六道骸的精神网络和强尼二的无线耳麦的效果其实相差无几,各有优劣。缺点是作为人形信号塔的骸不能远离团队太远,而优势在于精神联络的隐蔽性远高于电子产品,并且几乎没有通讯延迟。

 

『也只有自己才能明白两个世界发展的不同了吧。』

 

除了强尼二,里包恩也拿出了列恩出品的高强度作战服,出战的几个人都得到同样的装备。这种衣物具有一定防御能力,又非常轻盈,并且弹性十足,适用于任何身高和体型的人。有了它,大家再也不用担心一开打就把衣服打烂落个裸奔的下场。

 

有着充分准备的沢田纲吉等人通过一重重危险的陷阱,终于进入密鲁菲奥雷日本基地,但敌人也不是吃素的,他们很快就被第二收藏室的守卫发现。

 

好在对方相当轻敌,把他们当成普通闯入者对待。第一回合,狱寺隼人出手挡住守卫者有「第一枪」之名的前锋重装兵电德洛·奇拉姆的攻击。接下来,急于获得各种线索正在赶时间的沢田纲吉以压倒性的优势击败了骄横的敌人,在伙伴们面前展露自己的实力,众人纷纷赞叹,对前景预估更加乐观。

 

摧枯拉朽的战斗只持续极短时间,密鲁菲奥雷基地里监控人员感到有些不太对劲,查看以后却没有异常发现,但还是有些人敏感地觉察到潜入者。

 

密鲁菲奥雷第八队副队长,有着魔法师的人偶之称的琴杰·布雷德同样小觑了沢田纲吉等看起来毫不起眼的人,没有马上通知上面,而是做出自己一个人迎敌的错误选择。当然,对他来说只是一次打发时间的消遣,不料疏忽大意的之下阴沟里翻船,最终不得不脱离附身的人偶狼狈逃走。

 

被打得丢盔卸甲的琴杰的报复来的很快,他将彭格列一行人的行踪汇报给上司,刺耳的警报声将他们暴露在基地最高负责人入江正一眼前。

 

入江正一马上开始调兵遣将,围堵入侵者,不过由于突袭彭格列基地抽调走大量人手,目前本部里只剩下少量精锐和一些高层,可供他选择的并不多。经过一番考量,派出黑魔咒的斯帕纳。

 

入江正一的应对沢田纲吉等人不可能知道,他们在破坏掉基地警备系统后,遇到了一些小麻烦。在原本的计划中,接下来应该由拉尔担任诱饵引开敌人注意力,不过与琴杰一战让她耗费太多力量,加上非七的三次方射线无处不在的侵蚀,她已经无力按原计划行事。顾虑同伴身体,沢田纲吉主动要求充当诱饵。一开始大家都很不情愿,十年后笹川了平甚至表示可以由他代劳,毕竟他觉得这件事对于一个中学生来说太过凶险,不过经过沢田纲吉的劝说,加上之前展现出来的实力,最终大家还是同意了他的提议。

 

和众人分开后,穿行在陌生的环境里,忽然冰冷的刺痛感伴随凄厉的哭喊鬼魅般出现,一闪即逝。

 

『那是——?』

 

原本走向通往地下十层主通道的脚步一顿,沢田纲吉神使鬼差地转身走向旁边的一条通道。

 

刚刚一种感觉让人很不舒服的强烈恶意和巨量的负面感情冲击过来,几乎可以使人瞬间精神崩溃,若不是他有着强韧的意志的和心灵护壁也许他也会中招。那是在前世曾直面过,属于地狱指环独有的气息。不知道为什么,他直觉那东西和自己有关,虽然完全不明白依据何在。并且,从他的感受分析,刚才不是有人要攻击他的心灵,仅仅只是地狱指环些许气息的泄露。没准其主人都不知道有这回事。

 

“骸。”

 

走了一会,沢田纲吉停下脚步,轻声唤道。

 

“嗯,我在。”

 

“你也感觉到了吗?”

 

“正想问你呢,把我吵醒的奇怪冲击是什么东西?”六道骸打了个哈欠,有些郁闷的问,沉浸在梦境中却被打扰,这么一小会时间他根本就没休息好。“没有见识过这种类型的精神攻击呢。”

 

“应该不是吧,不过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啊!”

 

同伴们还在等待他的行动,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执行作战计划而不是任性的去解开心中疑惑,沢田纲吉为自己下意识遵循本能的冲动行为羞窘不已,顾不上多说什么连忙朝着原本路线跑了过去。

 

『希望没有节外生枝。』

 

但有时候,怕什么来什么。

 

刚转过一道弯,迎面慢悠悠走来一个穿着十分夸张战斗服的青年,肩甲腿甲闪烁金属冷硬的光泽,腰悬两把长刀,弥散着强烈的戾气。此人相貌也很有特色,气势凌厉若出鞘之剑,却留了一头半长的黑色妹妹头发型,蛾翅眉下双目狭长,阔鼻薄唇,一副薄情寡义之相。

 

看到沢田纲吉,这人也有些吃惊,显然没有料到会在基地碰见陌生的外来者。他之前在和γ谈事情,对于基地的现状并不明确,但来人的照片他还是见过,马上判断出其身份,不由心下大喜。若是能抓到这个孩子不仅是大功一件,自己在密鲁菲奥雷的地位会大幅度提升,还能得到极大名望,让那些表面恭恭敬敬实则私底下看不起自己的人真正认识到自己的实力。此外,最重要的原因是彭格列的首领在手可以瓦解掉所有反抗势力,使他们再也掀不起风浪。

 

“……年轻的彭格列。”

 

六道骸小声提醒:“……这个人身上有种讨厌的感觉,纲吉君你小心点。”

 

放心吧,我不会输。”大家还在等我,得尽快通过这里。

 

对手的话让青年十分不爽,姿态高傲的说:“哼,小子,是什么给了你自信,在幻骑士大人面前口出狂言。”

 

『幻骑士?就是那个情报中使用幻术的剑士吗?』

 

没有回应幻骑士,沢田纲吉却悄悄打趣了六道骸一句:“说起来,这位幻术师和你一样喜欢近战哦,骸。”

 

都是不务正业,喜欢歪门邪道。

 

“果然很讨厌这家伙啊。”六道骸听了很不高兴,所有怨念都投到幻骑士身上,越发看此人不顺眼,恨不得自己能亲手将他打趴在地。“白兰哪里找来这些品味诡异造型差劲的家伙!”

 

古罗如此,幻骑士同样如此!

 

“噗。”同样想到古罗·齐西尼亚的发型,沢田纲吉深有同感,忍不住笑出声。

 

他俩的心灵交流幻骑士当然不可能知道,他打量着十年前彭格列那张充满稚气的脸,清澄不知世事的蜜褐色眼瞳,瘦瘦小小的身形,轻视之念油然而生。

 

无视了对方忽然不合时宜涌现的笑意,只觉得自己太过走运:“把你弄过来也不能解决彭格列的危机,反过来还要感谢你们送来了大礼,彭格列大空指环我就却之不恭地收下了。”

 

说完,骇人的杀气陡然迸现,利刃一般刺来,似乎打算在气势上压倒对手,沢田纲吉眼睛一眯,身体一个后跃,退开十数步。

 

幻骑士的眼神随着明亮大空之炎燃起收敛了漫不经意,站在原地没有其他动作,两人遥遥相望。

 

“动作很灵活啊,小子。”

 

“你不拔刀?”

 

“这是我对你的敬意,彭格列是地下世界的无冕之王,就算现在落魄了,曾经那些名声还在。”幻骑士举起一只手淡淡说道,“从猎物到值得动手的对手,你应该骄傲了。当然,赤手空拳是我给自己加上的枷锁,免得把你这样的孩子一刀杀死,那可就太扫兴了。”

 

沢田纲吉好脾气的笑了笑,毫不在意敌人的轻视,他看得出幻骑士从一开始就从各方面挑弄自己的情绪,如果缺乏战斗经验会很容易就被愤怒遮蔽了理智而上当,但他可不是真正的孩子。前世经历的血腥搏杀凶险危局不在少数,遇到过的阴险狡诈之辈数不胜数,怎么可能被这点小手段蒙蔽,反而打算在接下来充分利用对手的心态来让自己处于最有利形势。

 

六道骸没有选择继续沉睡,双臂环在恋人肩头,身如幽灵半飘,他知道纲吉君不需要自己帮忙,他只是想要与他一同面对。

 

这个举动触动了沢田纲吉让他心里暖流涌动,只觉从未有过的快活,勇气激情澎湃于胸。

 

自见面以来彭格列的一举一动都有些出乎意料,完全没有血气方刚少年的冲动,相反有些地方让幻骑士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面对的并不是一个未成年的小孩子,而是一个心思缜密的成年人。不过,沢田纲吉过于稚嫩的外表再次发挥作用,很好的迷惑了幻骑士。

 

挑了挑他那对奇怪的蛾翅眉,幻骑士爆发出比之前更加狂暴凶戾的杀气,四周的空间在这股犹如实质的气势影响下,隐隐约约浮现出一副诡异的场景。阴沉的灰白色天空下,死寂的寒冷大地上,冷风吹拂枯木荒草,发出一阵阵宛如哭泣的呜咽声,幽暗阴影之中似乎潜伏着无数窥视的眼睛,令人脊梁骨发寒。

 

这家伙幻术用得很溜啊,与自身气势结合完美,嗯嗯这么用好像也挺有趣的。六道骸即便不喜欢幻骑士,但分析起对方的能力,看到新奇的创意也不由赞叹。他不担心沢田纲吉,能够打败自己的人哪里会被别的幻术师得逞?

 

如电如光的迅猛身影直刺沢田纲吉,幻骑士这一次并非试探而是打算一举擒下彭格列。

 

砰!

 

双手一接触,一声脆响乍起,沢田纲吉脸色一变,面前被零地点突破初代版冻结的人瞬间化为完全冰晶崩碎开来,雾气在不远处凝聚成形。

 

“不错,我得认真些了。”

 

右手握住的刀已经抽出一半,刚才说出话不得不收回,幻骑士脸色相当难看。

 

 

※※※

 

作者菌的话:久违的长风正文更新,哈哈!为什么断在这里呢,因为接下来的打斗还要写很久的样子,那样字数就爆了,先这样吧。(我会说提纲的内容一点都没写到吗?)


评论 ( 11 )
热度 ( 27 )

© 云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