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紫云(慕容云)
即日起开更《身沐长风》速度不保证,脑洞过多,总爱七想八想……
如有同好,请留言。

【家教】无尽之梦2下 04

※※※

 

沢田纲吉面无表情的跟在六道骸身后,他实在不知道要摆出什么表情才好。这不怪他,任何一个人在眼前一花后,发现自己站在一个悬在半空的地方都不会比他镇定多少。

 

事实上,他觉得自己经过最近一系列撞鬼事件的磨练,见识过众多妖魔鬼怪,胆气大大增长,没有当场吓得不行,甚至都没尖叫出来,已经很了不得了,可见他这段时间确实已经成长了许多。

 

暗暗庆幸自己没有恐高症,同时环目四顾,发现他们站在一个很高的地方。也许是一座山的半山腰,也许是某个巨大建筑的高处,总之无法判断高度,目所及处的绝大部分都被笼罩在一片浓雾之中,隐隐绰绰的看不真切。近处雾气稍淡,不过能见度也不高,稍远一点的地方就模模糊糊只见轮廓。视野内没有一株植物,光秃秃的毫无生机,到处都是碎裂的石块,崩坍的岩壁上偶尔冒出丝丝缕缕的黑烟,十分吓人。

 

向下望去,山下的雾云更加浓郁,几米之外就看不清了,不过也幸好如此,没有直观的感受就不会过于害怕。

 

在一片缭绕雾气里两人沿着一条环绕着山体的残破山道一路向下,路面坑坑洼洼,凹凸不平,每一脚踏下地面就会发出挤压的声响,好似下一刻就会撑不住崩裂。沢田纲吉战战兢兢地走着,一边害怕不小心就会从这个没有围栏的狭窄破路上摔下去,一边后悔开始时出于男孩子的自尊心婉拒了六道骸牵手的提议(其实是搀扶)。好在大粗腿还在身边,多少给了他一些心理安慰,若只有自己一个人的话,即便他现在胆识提升不少不会、更不敢走这条路。

 

慢慢前行着,沢田纲吉只觉得周围越来越冷,丝丝缕缕的寒气不断从脚底渗入,让他不住地哆嗦。一阵冷风拂过,他下意识紧了紧衣服,觉得这根本就是通往黄泉的鬼路。

 

『天哪,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不是说有敌人吗,在哪里?世界阴面作为镜像世界也不该是这种诡异莫名得好像异世界的地方吧!为什么骸都不解释一下,和他说说话也好啊!』

 

脑子里胡思乱想,突然感到脚下一空,地面在他一踩之下直接碎裂开来。

 

『终、终于……』

 

意料中的事情果然发生了,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松了口气,就像是等待的靴子终于落下,下一秒又惊慌失措的惨叫出来:“啊——”

 

“小心。”六道骸转过身眼疾手快拉住他,有点无奈的提醒:“我都忘了,这里对你来说很危险。”又一次意识到身边的这个人只是个极为脆弱的新手,才刚刚觉醒异能,比普通人强不到哪里去,得更多的去关注,否则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因为自己的疏忽而死掉。六道骸没有照顾人的经验,他想也许把这个人当成小孩儿一样看待就可以了吧?小时候师父不就是那么看护新手的自己的吗?

 

心脏差点从喉咙里蹦出来,男孩子的自尊心被抛到九霄云外,沢田纲吉吓得双臂紧紧环抱住六道骸的腰,直接挤进对方怀里,一瞬间的失重感让他几乎认为自己会摔个稀巴烂。

 

六道骸觉得自己有点习惯这孩子不见外的举动了,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别怕,小心点就行了。”

 

一边答应着,一边死不放手,六道骸要挣脱当然很容易,可沢田纲吉的样子却让他微微一愣。被风吹乱的褐发凌乱地支棱在脑袋上,脸色苍白眼眶发红,紧咬着下唇,仿佛下一秒就会哭出来,明明是个男生露出这种软弱的表情却不会让人觉得讨厌,反而像只小动物一样可怜兮兮的让人同情,六道骸又怎么能粗暴地推开这个可怜人呢?

 

他想了想,右手轻轻摆了摆,一股无形气流如同水纹一样荡漾开来,吹拂出去,将笼罩整座山的浓厚阴云随手挥散。

 

稍稍镇定了些的沢田纲吉惊讶地瞪大眼睛,他一直都觉得六道骸非常厉害,却不曾想对方的能力简直远超意料的强大。

 

满天雾气消散后,遮蔽世界的帘幕揭开,他可以很清楚地观察周围环境,不过他情愿不要看得那么清晰才好。

 

紫黑色的天幕,一轮猩红的圆月高挂,云和光纠缠暧昧地编织出压抑的氛围。他和六道骸站立的地方比预想中更高,几乎可说是悬于半空,山道路面早已风化腐朽,身后是一座如同传说中古巴比伦通天塔般高耸入云的巨山,抬头看了半天也没看到顶峰。视线朝下望去,脚下陌生的土地是一片不见边际的广阔平原,地面沟壑纵横,好似浸泡过鲜血一样暗红,间或陈杂着一些形状怪异的岩石和枯死的树木。

 

没有活物存在,荒寂的旷野上,凛冽的寒风穿过奇形怪状的岩石发出呜咽般的声响,如同亡灵的哭嚎,充满令人不适的痛苦和悲凉,令人不禁怀疑那些阴暗的角落里潜藏着无数哭泣的幽灵。

 

本想解决能见度问题让沢田纲吉自己松手,结果适得其反,他反而搂得更紧,背部的衣料都被扯得变形了,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问题的六道骸都有些不知所措。

 

试着转移对方注意力,六道骸轻咳一声,说:“沢田君,你知道吗,这条山路被人设置了一些限制,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只会陷入无穷无尽的迷宫,根本走不到尽头。若是强行打破,也许会被投进什么莫名其妙的危险地带呢。”他并不是故意慢慢走造成现在这样吓到对方的状况,但事不得已,他需要沿途观察研究才能得到最佳解决方案。

 

温热的鼻息透过衬衫渗入胸口,六道骸不自在的动了动,环住他的胳膊更用力地收紧了,闷闷的声音传来:“那要怎么办?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东西存在啊,又不是游戏!”

 

“这儿原本可能是个重要据点,有些防御设施很正常。”六道骸无奈的说,“若是完整的设施破解起来可能会有点麻烦,现在这种残缺不全的东西随随便便就能解决了。”

 

“诶?”

 

“我已经确定这是一片被撕裂出来的空间,它本来是一个完整世界的一部分,所以规则相对齐全,可能也正因如此才会被人拿来制成密境空间,依附在主世界一直存在到现在,若是条件充足,没准还可以逐渐演化成一个一个完整位面……”

 

六道骸还没有和小骸的意识进行对接,对于最近发生过的事情很多并不了解,但目前的情况没有超出预计,唯一的意外是他没料到落脚地竟还残存着古老的防御设施。不过以他的见识一段路走下来已经成竹在胸。

 

“啊??”

 

撕裂……?世界……?规则……?密境??位面??

 

骸到底在说些什么啊,为什么每个字都能听懂,连起来就完全不明所以呢?

 

“开辟者相当有创意,能力也不差,利用天轨变化,在特定时间特定条件下开启通道,其余时候只有灵体可以进入,不用担心被人误闯,而且这片空间在世界被打碎之前死去过无数生命,死气怨念足够,作为灵体的养殖场再好不过。完成后只需要添加一些简单防御就不用担心弱小的灵体离开这里了,若是再加上点蒙蔽灵体意识的法阵,这里等同于一只养育灵体的母巢呢。”

 

“呃……”

 

愣了好一会,沢田纲吉懵懵懂懂的意识到:哦,这里是鬼魂养殖场。

 

鬼魂养殖场!

 

这这这,说好的战斗就会被拉到世界阴面的规则怎么变了?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地方,听起来很难离开的样子,他们会不会出不去啊?

 

“能回去的吧?”

 

抬起脸惊慌地看着六道骸,期盼得到肯定的回答,混乱充斥大脑,浑然没留意到对方在最开始就已经给予他答案。

 

“沢田君,吃个苹果吧。”

 

六道骸没有回答,不着痕迹地脱出了沢田纲吉的搂抱,这对他来说非常容易,刚刚不过是担心那么做会让对方本就恐惧的心更加混乱。他退开半步,手掌上翻,掌心忽然出现一个红苹果。

 

忽然转变的话题让沢田纲吉愣了愣才反应过来,注意力马上被引开,发出惊叹的声音:“骸是在变魔术吗?”

 

东西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瞄了一眼六道骸骚包的打扮,——怎么看都没有可以塞下一个大苹果的口袋。今天他穿着一身黑色皮装,戴着皮制手套,更加显出神秘的魅惑,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成熟了几分,互相一比较沢田纲吉顿时觉得自己受到了伤害。差不多的年纪,自己看起来还是个孩子,对方已经是个人模人样的大人了。

 

六道骸好生泄气,解释这么多,那家伙一点都不捧场嘛。不过念在对方是个没见识的菜鸟,权当科普了,他也就不再纠结。指尖轻触果皮,手腕一转,把一根从头到尾可以拼成完整苹果的长长果皮丢掉,一个形状近乎完美的苹果果肉就呈现在沢田纲吉面前。

 

拿着果肉啃了一口,清甜甘冽的滋味顺着食道流向胃部,水果的香味萦绕鼻腔,味美的食物一下子就安抚了沢田纲吉惶惑不安的心。

 

“沢田君,你知道吗,这个苹果实际上并不存在哦。”

 

“啊,怎么会?”

 

难以置信地捏了捏手里啃了一半的果实,汁水顺着手心往下淌,空气中弥散着果香,嘴里残留的甜味,不论是质量、气味还是滋味无一不在表明这是一个真实存在的物品。

 

指了指脑袋,六道骸轻笑道:“只要适当刺激你的大脑,传输给它错误的信息,欺骗人类的观感是件很容易的事情。”

 

“一般异能者都很难做到吧,”沢田纲吉低头想了想,其实心里相当郁闷,这叫什么事,六道骸是在戏弄自己吗?为什么让他做出啃空气的丢人行为啊!最憋屈的是他压根不敢置疑对方。“这是因为骸的能力强大或者织梦人的力量特殊的原因?”

 

“哦呀,”六道骸挑挑眉,这孩子相当敏锐啊。“没你想象的难,沢田君你也能做得到。”

 

“真的吗?”

 

沢田纲吉兴奋起来,立刻抛开了内心的小纠结。大大的眼睛专注地看着六道骸。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却无法顺利的使用,前几次都是误打误撞,若是能知道操控方式,他就能够保护自己了吧,起码再也不会像这次一样狼狈,连累朋友的事情不想再发生了。

 

“非常简单的小技巧,教你也没什么。不过一般来说异能觉醒的时候会有传承,你没有吗?”

 

只有极少数特殊情况才会出现传承缺失,好奇的目光落到沢田纲吉身上,这个人会是那种潜力不足的倒霉蛋吗?怎么看都不像,强大的灵魂表示他的精神力只要适当激化加上合理的学习就可以成为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高手了。

 

那么,会是什么原因呢?

 

“没有。”

 

他摇摇头,很是困扰。在手术台上醒来后的一个多月里,他偶尔能感觉到异能的存在,却丝毫没有得到任何传承的迹象,所以他一度都以为自己的异能是自我臆想。

 

奇怪的现象让六道骸兴趣渐浓,他有预感和这人待在一起肯定很有意思。

 

“其实没有传承也没什么,本能的力量运用太过粗糙了,还不如从头开始学,毕竟合理运用技巧才是王道。”

 

尤其对于我们这些织梦人来说。

 

“哈啊?”

 

沢田纲吉听得似懂非懂,不过他觉得自己得到了一些安慰。六道骸果然是个温柔的人呢。

 

“首先,你要懂得分辨织梦人和其他精神系异能者的区别,虽然两者都是利用强大的精神力去影响和改变,并且都能通过混淆、蒙蔽官感来施展幻术,但还是有着明显区别,所以得先让你了解异能的主要分类才行。”

 

“这我知道!”沢田纲吉举起手,抢着回答:“异能者分为精神系和肉体系。”他还记得吉田仁美在医院时的讲解。

 

“对于普通的异能者来说,这种分法没什么太大问题。”六道骸笑了一下,接着说下去。“其实,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系别,神秘系。一切难以理解、不可知的能力都划分到这一类。”

 

沢田纲吉眉头皱了皱,他感觉到一些不对劲的地方,六道骸的能力怎么看都是让人难以理解的神秘力量,他是织梦人,可为什么吉田她们都认为织梦人是精神系,还是自己的理解有问题?

 

似乎看出他的疑问,六道骸解释道:“一般的人包括低级的织梦人都认为他们属于精神系,其实也没错,只有进阶到高级,才会接触到‘幻’和‘雾’等化虚为实的属性。也就是说,高级和中低级织梦人分属于两个系别,这也算是织梦人这类异能者的特殊性吧。”

 

沢田纲吉点点头表示明白,他便接着说:“肉体系以体质变异和强化增幅、自愈加速为主,精神系则是以元素操控、念力以及具现化为主,而神秘系的能力太多了很难归纳,出较常见的是预知、时间空间操控、异能无效化和幸运。这里我就不多说了,你大致了解下就可以,以后有的是机会慢慢学习。”

 

沢田纲吉暗暗吐槽:你已经说的够多了,我都记不住。

 

“对了,织梦人的能力你了解多少?”

 

“拥有操控梦境的能力,可以自由穿梭在别人的梦里,拥有一个自己的梦境,可以用来保护自己不被食梦妖马上吞噬掉……”想了想,沢田纲吉根据曾经的经历归纳总结道。

 

“总结的基本没错。沢田君,你知道吗,织梦人的力量主要体现于梦境,天生能够更加自由的出入自己和他人的梦境,一般的织梦人想要影响到现实只有一种方式,将现实中的人拖进梦里来通过暗示影响潜意识,进而植入对自己有利的信息,再通过现实接触得到好处。或许其他人和你说过织梦人很强大很难被杀死,但我希望你不要因此产生错误的认知,诚然织梦人在梦境中很难被杀死,因为他们使用自己的梦境隐藏真身,就算分体意识被消灭也没关系,只不过损失一部分精神力。但其实这种强大很虚妄,很多异能者你根本无法通过他们紧闭的心门把他们拖进梦境空间,而现实中躯体脆弱的织梦人是无法和别的异能者正面作战的。”他顿了顿才接着说,“其实说这么多只是想让你了解,那些人都只是依靠传承本能而粗糙的运用力量,没有真正去理解什么是『梦』,才会如此脆弱和无力。当『梦想照进现实』,织梦人将无所不能!”

 

“……”

 

逻辑呢?这是什么神转折?六道骸你注意到了自己的神展开了吗?

 

看着忽然激动起来的人,沢田纲吉一阵吐槽,他听的迷迷糊糊,完全不知所云。直到手被对方握住,他感到眼睛一热,视线一阵扭曲之后世界就变了样。不同于之前自发产生的视觉转变,也不同于灵视状态的视角,这一次感触更加明晰。眼前是五彩斑斓的光之海,到处流动着旋转的朦胧气团,其周围环绕一圈又一圈色彩各异的丝线,有的明亮有的黯淡,不知代表着什么意义。

 

“看到了吗?这是事物本质的一种表现,当你明白一些原理就可以尝试掌握它,更高一层的本源理解对于现在的你来说太难了,先不用管它,我们接着说织梦人的基本能力梦境构建,哦就是造梦……”说话间,六道骸手心又一次出现一颗圆滚滚的大橘子,递给沢田纲吉道:“吃吧。”

 

“……假的,我才不要!”

 

“クフフ,这回是真的哦。”

 

略一迟疑,还是选择相信六道骸,沢田纲吉剥开橘子皮,顿时一股浓烈的柑橘香味传出,掰开一瓣塞到嘴里,酸酸甜甜的汁水充满了嘴巴,他忍不住吃掉了剩下的。

 

直到他吃完,六道骸才笑眯眯的说:“橘子和之前的苹果一样,都是幻觉产物哦。不过,这一个已经不算是真正的幻觉了,它是由梦之力创造出的,以『梦想照进现实』的方式存在,可以给你补充精神力,现在觉得精神好点了吗?”

 

还来不及生气,就被噼里啪啦的一通话说得一愣一愣,沢田纲吉觉得有点心累,六道骸话怎么就这么多呢?!究竟是为什么自己会被灌输一堆似乎很了不得的知识的啊!明明是该赶紧打完boss回家的剧情不是吗?我们在这边磨叽真的没问题吗?吐槽完毕才后知后觉的感觉到自己原本疲累的精神恢复了,然而他是绝对不会感激这个耍了他好几次的家伙!

 

远方天际忽然传来一阵恐怖的吼声,巨山似乎都颤抖了一下。

 

沢田纲吉脸色发白,心生怯意,下意识地靠近六道骸这时也顾不得恼怒对方一再戏耍自己。

 

“怎么回事?敌人出现了吗?”

 

狂风呼啸着兜头压下,他只觉得浑身骨头咯吱作响,整个人都要被这股蛮横的力量硬生生的按进地面,可这一切都比不上那从上空传来的超高频率尖锐鸣叫。仿佛电流一般从耳朵进入,瞬间就将他打入黑暗的深渊,听不见看不到,只觉得自己被无边的黑暗和无尽恐惧包围。

 

沢田纲吉忽然间缩成一团,身体抽搐着就要跌倒,六道骸伸手扶住他,霎时所有不适感烟消云散。

 

“这是怎么了?”

 

六道骸安慰似的拍拍他的肩:“别怕,你不会有事的。”

 

沢田纲吉暗自苦笑,他有些明白这是因为自己太弱根本承受不起强大生物威压的缘故,作为一个中二少年他当然想自己能够很快成为一个拥有超强实力的高手,再也不用如同一个柔弱的女孩子一样被人保护被人安慰,但实力增长哪会一蹴而就?好在一个废柴十几年的人是不会那么容易就被一点小沮丧小失落打倒,他转移了注意力去关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地在摇晃中隆起一块长约百米左右的“小山”,石块泥土不断的掉落,一条浓黑如墨的巨型生物拱开地面钻了出来。沢田纲吉并不知道那是什么生物,看起来像是巨型蜥蜴,又像是早已灭绝的恐龙,但这生物背上竟然还生有一对庞大的肉翅,布满暗紫色纹路,看起来诡异莫名。

 

“那是什么?”

 

“哦呀,这里居然残存着幻想种的精魄?”

 

六道骸闲闲的声音传来,说不出的轻松写意,一点都没有危险降临的危机感。

 

“幻想种?精魄?”

 

这家伙又在说自己听不懂的话了,沢田纲吉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反而有点恨得牙痒痒,他现在感觉到小骸的好处来,虽然都喜欢科普都是话唠,后者却更好说话,也更加懂得体贴他的心情。

 

六道骸没有回答他,而是摸着下巴仔细观察。

 

地里的生物出现后,天空中的鸣叫声愈加宏大,一只同样体型庞大的红色巨鸟挥动着遮天蔽日的翅膀在空中盘旋,似火焰般鲜丽的红色羽毛仿佛流窜着火星,带动呼啸狂风,将那一片区域的云层搅成混沌一团。

 

生有肉翅的巨大蜥蜴抬起头颅看向天空,黑洞洞的眼眶里两朵幽暗的火苗闪烁着,看上去极为诡异。它双翅展开,上面的纹路逐一亮起,身上冒出黑色的光环绕身周,方圆千米范围内一块块碎石从地面浮起,悬在半空之中,它那巨大的身体也悬浮起来。

 

红色巨鸟往下压来,伴随它落下的还有漫天的炽白火焰,天空彻底变成红色,连那一轮血色圆月在这一刻也被它的光芒完全掩盖,狂躁的热力炙烤着一切。

 

沢田纲吉可以清楚看到地面被烧得通红,岩石开始融化,最后连空间都在燃烧,出现了一个个黑色的破洞,不断吞噬四周的物质。然而,他感觉不到丝毫热力,就连一开始那种从灵魂深处涌现的恐惧也再未出现,他很清楚这都是身边的六道骸的功劳。

 

“所谓幻想种是神话或传说中存在的物种,具有或强大或不可思议的力量,是非常罕见的幻想具现化生物——这是在世界之门被打开之前的定义。当古代术士打开了最初的世界之门,简直就如同翻开了潘多拉的盒子一样,异能者们这才发现,原来世界远不止我们最初所见所知。”

 

在六道骸淡淡的声音里,那两只恐怖又强悍的生物一见面,就像有血海深仇一般,没有任何拖沓地直接撞到了一处。巨大的冲击波辐射开来,地面顿时龟裂,出现了一道道深不见底的巨大裂缝,丝丝缕缕的黑色烟雾不断从中冒出。

 

“前面就说过,这里是一个被撕裂出来的空间,我现在更加确定了,若不是一个完整世界事不会产生出强大的幻想种,虽然现在它们都已经被毁灭了……”

 

“被毁灭?你是说它们是鬼魂吗?”

 

沢田纲吉现在已经有如同在电影院里看一部声效俱佳场面宏大的大片一样的感觉了,哦,还有一个总在说着让人听不懂的解释的不合格解说员。他甚至都忘记不久之前被告知尚有一个敌人要打败才能通关的剧情。

 

“不,沢田君,其实这都是幻觉哦。”

 

“蛤?”

 

“它们是这个世界死去之前的记忆,是世界铭刻下来的残影,真实早已留在过往的光阴里,成为历史的尘埃。”

 

沢田纲吉一幅你在逗我的表情盯着六道骸,差点让他吓死的恐怖,几乎要把天空都打穿的可怕的威势,对方居然对他说是幻觉。不过,好像……可能……想到之前让他辨不出真假的水果,他又有点将信将疑。

 

“自从你说了那些有的没的之后,我已经开始怀疑人生,分不清现实和虚幻了!”

 

六道骸笑了起来,“看来我得好好教教你,否则让别人知道我认识这么没见识的小白,我可太丢脸了。作为织梦人,怎么能够分辨不出虚幻和真实!”

 

沢田纲吉有预感,他未来的生活不太妙。

 

 

 

 

 

※※※

 

 

作者菌的话:

 

【阿骸话唠的原因】

神秘天音:我怀疑……阿骸是要把之前作为主角男朋友的存在感全都找回来,为此不惜抢走了旁白君的工作…… 

【关于纲吉的吐槽】

自阿骸抢走了旁白的科普工作后,纲吉又抢走了吐槽役的位置,旁白:我的存在意义是什么?


评论 ( 1 )
热度 ( 10 )

© 深渊中的咸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