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紫云(慕容云)
即日起开更《身沐长风》速度不保证,脑洞过多,总爱七想八想……
如有同好,请留言。

【家教】圆舞曲10

※※※


六道骸将广场上的所见没有隐瞒的一一告诉沢田纲吉,两人再次商讨了接下来计划的一些细节。任何计划越是复杂执行时遇到的变数就越多,所以他们的计划几乎可说是简单粗暴到了极点,但这样也大大减少了变量的存在,他们的商讨更多的在于事后的处理和撤退…


其实沢田纲吉心里还是挺担心随行的司机大叔的人身安全,但他不能在眼下情况不明的时候去找他。


在这段时间内,外界的声响渐渐平息,杜兰家族的干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并没有再出去打探情况,只是在展厅内来回巡逻,防备有人趁乱偷盗。


老人家低声发出疑问:“咦,外边都没声音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沢田纲吉摇摇头,接口道:“也许是他们分出胜负了?不过,我们先不要急着出去,到底结果如何,等下会有人进来通知我们。”


本该关心福克斯动向的六道骸也不着急,竟仿佛已经对地狱之眼的归属毫不在意,眼波流转间,似有暗云浮动。


老人家赞许的看着沢田纲吉,“年轻人你还蛮镇定的嘛,老成的个性在面临这种危险关头有相当大优势,但在平时就很无趣了。哈哈,等会事情结束后我请你喝酒,昨天才从Romanee-Conti弄到的两瓶好酒。”看了一眼紧挨在他身边女学生模样的六道骸,笑着添了一句。“带上你的女朋友一起。”说完还挤挤眼,显得很通情达理的样子,让沢田纲吉一阵无语。


Romanee-Conti是世界上最顶级的酒园之一,里面的葡萄酒融合多家特级葡萄园的特点,提炼出更完美的风味,具有十分变化莫测的香气,甚至在放下酒杯数分钟后依然齿颊留香。唯一令人头痛的问题就是价格,并且经常供不应求,有价无市,就算是富豪对于那些稀世珍酿也要花些手段才能买到。


沢田纲吉还没来得及婉拒老人家的慷慨邀请,展厅的大门连同周边的一整面墙壁轰然炸开,巨大的震荡性力量造成整座建筑剧烈摇撼了一阵,好歹天花板没有垮塌下来,幸存者们大声尖叫着埋下头躲避四射飞溅的碎石,等到烟尘散去,外边的情况彻底展露在人们眼前。


一个身材高瘦的黑西装男人,留着一头长可及腰的银色长发,右手紧握一把通体流动如水波光的红色细剑,正不疾不徐一步步朝着展厅这边走过来,而在他前进的方向上,一位气质清新宛如邻家姑娘的女孩挣扎着想要从碎石砖块里站起身。


很显然,墙壁和大门就是被这个女孩撞开的,让人难以置信这样一个柔弱的女孩竟然能在遭受严重撞击后还能起身。最令人惊诧的是,整片广场上已经没有一个站立的人,重伤或昏迷的人分布各处,间或夹杂着不在少数的尸体残肢。其中大部分是杜兰家族安排的守备力量,也有一些不知来历的人,白夜的人则是撤退到很远的地方观望着。


就像是被轰炸机轮番轰炸过一般,广场已经彻底变成废墟,地面上到处都是爆炸造成的坑洞和弹孔,石板之下的泥土被炸得四处翻飞,精美的雕塑坑坑洼洼再不复原本模样,空气里充斥着浓郁的硝烟味道。


这一幕使得会场内的人震恐不已,眼前还是和平世界吗?自己等人真的不是突然就被邪恶的魔鬼弄到了战火纷飞的中东?什么时候恐怖分子如此猖狂,官方到底在做什么?!


人群骚乱不已,有人想要从破损的墙壁缺口边悄悄逃离,却在刚起身时就被狙击枪命中倒在地上抽搐。


“我的上帝啊!”老人家倒吸一口凉气,喃喃自语:“看来晚上的酒要改天再喝了……”


这种时候还能想到对自己的邀请,沢田纲吉不由有些好笑,问道:“您不是说的要相信官方吗?”


“现在可不能依靠那些总是在事件结束后才会姗姗来迟的家伙!年轻人等会注意点,你们跟紧我,我们得找个机会逃出去。”老人家一脸无语,白了他一眼,有些愤愤不平的抱怨。“上帝啊,这地方太危险!难得一次休假居然也能遇到这种事,啊,我的运气实在太糟了!”


旁边保护他们的保镖们心下无奈,自家老大也就罢了,一向有些脱线,没想到偶遇的人竟也差不多德行,这种情况下还能说笑,只能说是物以类聚吗?


沢田纲吉忽然感到身边的人扯了扯他的衣袖,低头看去,发现六道骸对他笑了一下,然后身体周围弥漫上一层薄雾,待薄雾散去,高挺峻拔的男人显出身形,周围的人都对女变男的骤然变化毫无所觉。


沢田纲吉暗暗骂了一句,脖子在短时间内快速运作让他觉得脑袋有一瞬间晕眩,他才不会承认那是因为对方的姿容过于帅气造成的。


过了好几秒他才在男人似笑非笑的表情中清醒过来,立刻发现了不对的地方:“骸,你是怎么做到的?”这个女孩的身体应该不是库洛姆那样的特殊体质能让六道骸实体化,并且在他的感应里面前的人并不是幻觉。他俩靠的很近,可以闻到对方身上特有的淡雅香味,那是与之前女孩的香气截然不同的味道,只属于这个男人特有的缥缈气息。


“哦呀,彭格列你感觉到了吗?”六道骸抬起右手,在他面前晃了晃,皮质的手套上食指和中指分别戴着两枚指环,正是彭格列雾环和地狱指环「失乐之霹雳」。“是这枚地狱指环的能力,看起来连超直感都被蒙蔽了,你没发现其实女孩才是幻觉呢,クフフフ。”说完他很是开心的笑了。


沢田纲吉的脸色却变得很难看,想到刚才他抱着六道骸的身体那么长时间,担心着对方在外边的安危,却很多事情都被蒙在鼓里,心里一阵难言的羞怒。


他深深吸了口气,让自己保持冷静,不要被私人感情左右。


现场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屏气凝神地注视着缓缓走近的银发男子,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引起他的注意而遭到攻击。


就在沢田纲吉和六道骸说话的那一小会儿,眼见形势不秒,魇的部署也毫不犹豫发动了,然而,那个男人如同地狱中的魔鬼般瞬间击杀了从背后偷袭他的数名精英暗杀者,而同时倾泻过来的密集子弹流也被他舞动手中细剑全数挡下,迅捷的动作和强大到简直非人类的恐怖实力震惊了所有人。


不管周围如何狂风骤雨,都对银发男人毫无影响,每一步的距离相同,踏着神秘的韵律,不疾不徐地缓步朝着已经坐起身半靠在一块残垣断壁边的女孩走去。


艾丽萨心里一片冰凉,福克斯的实力远超预计,刚才的交锋中一出手就把己方人手全部重伤,实力不够的甚至已经变成尸体躺在那儿。部署在附近的主力现在就剩下她一个,本地主持人以及其他几位领队不是被杀,就是已经逃遁。席尔瓦·杜兰和克瑞斯同样倒地不起,实际上若不是这两人施以援手,她的伤势还要重上几分。


面对越来越近的福克斯,艾丽萨眼里透着惊惧和惶惑,以及难以置信。


教她如何相信!


那些可都是魇的精锐,每一个都有独当一面的实力,现在数十人联手围攻,居然被人像是砍瓜切菜一样随手一剑就此倒地再起不能,那细若游丝的一剑居然有着极为恐怖的杀伤力。


无论是枪械的远程攻击还是火焰的近战攻击,福克斯只是一挥剑,所有的攻击便被化解。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对于剑术和本身死气炎属性的理解达到这等不可思议的程度!


并且,除此之外,这个男人的精神攻击也不同凡响,在他身周的一定范围内凡是看到他的人,除非本人意志坚定可以豁免,其余人都是浑身或僵硬或麻痹,行动起来异常艰难。


魇的众多术士基本专精于精神攻击,很少修炼体术,似福克斯这样明明有着强大精神力却不务正业的歪门邪道,偏偏实力超强,作为敌人简直痛苦。


艾丽萨已经在痛苦里沉沦,要不是刚刚在最后关头,己方作为后备力量安排的防爆警察到来,他们这些人大概已经全军覆没。即便如此,现在和彻底失败有什么区别?


福克斯神色漠然,俯视在场所有人。


广场边缘停靠着数十辆辆警车,下车的警察却完全不敢靠近,纷纷持枪和不远处的另一批白夜的人员对峙。没有一个人敢于接近以福克斯为中心的百米范围内,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力量约束,也没有一个人能离开这片区域。


目光落到艾丽萨胸口佩戴着的一枚雕刻繁复花纹的银色徽章上,福克斯眉头一皱,似乎联想起什么不好的回忆。


“魇的家伙,敢出现在我面前是做好死亡的准备了吗?”


艾丽萨挣扎着站起身,嘴里不停溢血,神态狼狈无比:“「命运之轮」可不是你该染指的东西。”


“上一次在遗迹突然出手的人果然是你们那个老不死的,不然还有谁会知道「命运女巫」传承的线索?”他说话毫无遮拦,像是并不在乎被别人知道这个秘密。在他眼里在场所有人早已和死人无异,而死人,是无法说出秘密的。


“废话真多。”


“老东西就派遣你这样的小女孩来抢夺,到底是有多自负?”


“说到自大,谁能比得上阁下?”艾丽萨乐得拖延时间,洛佩兹家族控制了本地官方势力,多耽搁一段时间就会有援兵到来。


“为什么度个假也会遇到后辈啊……被看到我这张老脸往哪搁?怎么办,怎么办,我不想被认出来啊!”老人家脸色发苦,嘴里不停轻声念叨,连带身边的保镖队长也脸色怪异,似乎在强忍着笑。


“老板,在福克斯大人眼皮底下溜走可不太容易啊,您不要为难我们……”保镖队长轻咳一声,开始劝阻老大。


老人家脸上的皱纹都要皱成一朵菊花,有些恼怒的咒骂起来:“就没指望你这群没用的家伙!现在走不了,先找个对方躲起来吧,反正我不会见他的!”


“福克斯大人听到会哭的哦……”


不知道谁嘀咕了一句,顿时引爆了老人家脆弱的心理,他差点就要从躲藏的地方跳出去,好在保镖队长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两个人拉拉扯扯起来。顾忌着后辈在场,老人家到底没大声嚷嚷。


他们的对话如何能瞒过感知敏锐的沢田纲吉二人,和六道骸对视一眼,前者摇摇头表示他并不打算利用这个明显和福克斯有牵扯的老人,后者也不为已甚,挑挑眉直接走向展厅大门外。幻觉在他身边持续发挥作用,没有任何人对于他的存在有异常反应。


沢田纲吉却没有六道骸的本事,只能对老人家笑着告辞:“对不起,我有点事要先走了。”


老人家诧异地看着他,神色忽然有所变化,想要说些什么。


正在此时,远处传来一阵金铁交鸣声,沢田纲吉直接在原处消失,身化虚影,急冲出去。


在他身后,老人家眉头皱起,自言自语道:“竟然看走眼了,想不到这个年轻人居然是个高手,福克斯搞不好要吃亏,要不要帮忙呢?……还是算了,福克斯这小子傲气得很,出手帮忙没准还会被喷一脸口水……”


剧烈的火光从福克斯身上炸开,如同璀璨的烟火,爆炸声里传出他惊怒交加的吼叫:“你们!”


展厅某处,狱寺隼人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特别的波动,绕开了杜兰家族残存的守卫,和暗处埋伏的阻击手,同样奔跑到了外界的广场上,赫然看到他敬爱的十代目和那个该死的凤梨头正在和一个持剑的银发男人对峙。


“十代目!”


面对强敌,沢田纲吉无暇分心,轻轻应了一声,狱寺隼人立刻冲锋上前,与首领一同迎敌。对他而言,十代目的敌人就是他的敌人,没什么好说的,直接干!三人围绕福克斯,将其包围在中心。


 “哎呀,可惜没有一下废掉你的手臂。”


“你!”视线落到六道骸右手上,福克斯瞳孔骤然一缩,显然从对手佩戴的那枚地狱指环猜出了一些内情,知道情况有些不妙,毕竟地狱指环在众多提升战力的道具中是属于稀有度五星的高级货,会有人觊觎非常正常。此时,他的状态并不好,刚才一瞬间他遭到两名高手的同时突袭,勉强挡下攻击可左臂遭受重创,被利器洞穿,稍一动弹就血流不止,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几乎不能发挥作用,还好是左臂而不是持剑的右手,否则他的战力就不会只是锐减三成。但眼前几个人明显不好对付,任何一个都需要认真应对,现在又出现一个新的敌人,虽然他自负实力却并不想进行明知必输的战斗。“我想走,就没人能拦得了!”他二话不说,向后急退,直接朝着沢田纲吉所在的方位撞去。


沢田纲吉不闪不避,双手往前平推,X手套上的火焰璀璨明亮。福克斯迅疾扭腰转身,红色细剑呼啸着刺向他选择的对手。剑刃和手掌相接,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却有无形的波纹震荡开来,明亮的大空之炎凝结成透明的冰晶,沿着接触点迅速蔓延,眼看就要爬上他的身体,福克斯见势不妙立刻撒手,向后撤退数十步。


在场所有人的关注点都集中到这几人的战斗上,根本没人理会地上装载着名为「命运之轮」的厄运珍宝的金属箱。


“这种力量……”福克斯的脸色变得极为精彩。“你是……”


话未说完,就被打断:“你们别插手,这个人交给我。”六道骸忽然开口,竟然要和福克斯单挑。


沢田纲吉只当他是一时兴起,这个家伙向来随心所欲惯了,劝阻是基本没用的,不由无奈叮咛:“注意时间,别玩太久了。”往旁边站开一些,隐隐封锁住福克斯可能逃离的路线。


见自家首领没有意见,狱寺隼人哼了一声也没多说什么,同样站到一边,为六道骸掠阵。


福克斯脸气得通红顿时忘了刚刚想说的话,如他这样的顶尖高手,在哪里都受到重视,什么时候受到过这样的轻蔑,根本不问他就自作主张!但他同样明白现在的形势不由人,敌方有三位不逊色自己的强者,以一敌三实在不明智。于是,他冷笑着说:“你会为自己的言行付出代价。”已将下定决心全力以赴,要狠狠重创对方,以慰自己被狠狠挫伤的自尊心。


他没有想过当场击杀敌人,因为到了他们这样的高度,已经很难被杀死,就算能力要高出一线,可别人又不是没有底牌。能击败和能杀死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即便有完备的布局,一不小心照样会被人逃脱。就像上次他不幸中了魇的圈套,在那个老不死的教主和魇的长老联手抓捕猎杀下,仍旧突出重围。


艾丽萨呆呆张大嘴巴忘记合拢,刚才把她打得半死不活的福克斯,转眼就陷入重围,似乎那些人一开始的猎杀目标就是他,而不是杜兰家族的真实之镜。她忽然有些弄不清楚情况了,强横霸道的白夜,居然有人针对他们的元老进行围杀行动!


那些人没有一个搭理她,就像没看见一样。更让她惊讶的是,这几人除了那个蓝色长发的男人,其余两个都是她路上偶遇的人!她究竟是什么运气,一次偶然的好心就遇到难得一见的高手!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呢?


下意识的朝被打飞到她不远处的老妇人方向望去,但往日见多识广的前辈同样一脸茫然,显然对他们毫无了解。不过,能够有人帮忙截杀福克斯,她们也轻松了许多。


魇的成员在一次遗迹探索中得到了「命运之轮」的线索,那是古代术士中的传奇人物「命运女巫」的传承之宝,其中蕴含她全部的力量,最重要的是里面还有她对命运之力的全部研究成果。谁不想掌控自己的命运,就算为此付出巨大代价也在所不惜,然而这个线索并不只是魇得到了,白夜那一次同样抢走部分信息。


根据有限的情报经过多方调查,最后将目标圈定到了杜兰家族的厄运珍宝上,通过谈判和一些手段,终于得到对方同意,在展会之后将疑似「命运之轮」的古镜卖给她们。这么大的动静,白夜不会毫无反应,魇事先做了很多备案,并配合杜兰家族的力量,可不想她们仍旧小看了福克斯,小看了世界上最顶尖的杀手组织。


看了看己方的伤者,艾丽萨觉得还是留在原地观战比较好,别参合进高手对决。


趴在某处被打坏墙壁的破洞边,老人家一脸苦闷,就像是便秘了很久的样子。


“哎,怎么办、怎么办,福克斯平时那么嚣张,今天遇到大高手这次要遭,我到底是帮还是不帮呢?帮的话,我看那个年轻人也很顺眼啊,不想动手怎么破?哎呀,好纠结。”


保镖队长道:“老板你这么烦恼不如别管福克斯大人,我们先撤吧?”


“撤什么撤,没看杜兰家那些小老鼠在暗中盯着吗,谁走就打爆谁脑袋,你想死不成?我是没关系,想走随时都行,你那些没用的手下能走掉?”老人家没好气的说:“哎哟,烦死我了,福克斯真不是东西,让我烦到快疯了!”


保镖队长撇撇嘴,暗想他才要疯了呢,老大又陷入话唠模式了。


评论 ( 7 )
热度 ( 16 )

© 深渊中的咸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