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紫云(慕容云)
即日起开更《身沐长风》速度不保证,脑洞过多,总爱七想八想……
如有同好,请留言。

【家教】圆舞曲09

※※※

 

在保镖保护下的富豪们听到外边传来的爆炸声和接踵而至的警报,顿时开始躁动,而随着他们的不安,前来参观的普通民众更是惊慌失措。

 

靠近展厅大门处的几个保镖不及反应,第一时间就被撞得倒飞出去,几道人影极速冲入,朝着一个方向直扑过去。

 

这时,不知从哪里跑出来几个黑西装壮汉截住闯入者,双方捉对厮杀,很快追打到视线不及的地方。

 

混乱持续升级,伴随第一声枪响,接连不断的枪声从稀疏逐渐密集,直至尖锐的轰鸣响彻整座建筑。

 

到处乱成一团,尖叫、哭嚎,富豪们被各自的保镖护卫着躲到了角落,一些还保持点冷静的普通参观者聚集到他们周围,希望能够得到保护,但更多人慌不择路抱头鼠窜,不断有人在枪林弹雨中倒下。

 

不过很快展厅里渐趋安静,原本熙熙攘攘人流密集的地方变得空空荡荡,除了地上躺着的数十个倒霉蛋外,所有参观的客人都找到了隐蔽的地方躲藏起来。

 

沢田纲吉和六道骸凭依的女孩跟着老人家躲在一处角落,他的保镖们面色凝重地持枪守在周围。在他们不远的地方蹲着一群年轻人,个个脸色惨白,有几个女孩儿正低声抽泣着,看起来可怜极了。

 

这个角落作为掩体相当不错,只有一处出入口,但也因此几乎探查不到展厅外的情况,沢田纲吉没有看到狱寺隼人,不过他也不太担心对方,相信岚守能够很好的保证自身安全。他现在更多的心思放到了本次展会之后到底要如何收场之上,这种程度的大规模枪战,即便以洛佩兹家族的官方背景想要压下也不容易,而里世界会因为践踏了表世界的规则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遭到国家打压,为了那面不知道有着什么传承的“真实之镜”真的值得吗?

 

或者,他缺失了部分杜兰家族这面古镜具体作用的信息?

 

身为一方大家族的首领,沢田纲吉不得不更多的考虑里世界整体局势,保持各方平衡,将一切维持在一个相对平静的状态下。可并不是所有人都如他一样想要安定的生活,总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难题困扰着他。

 

展厅外不断传来沉闷的撞击声和机枪枪扫射的声响,间或墙壁摇撼的剧烈震动,似乎外边的战斗异常激烈。

 

沢田纲吉拉了拉六道骸的袖子,轻声问道:“还能看到外边吗?”警报拉响之后,脑海里的画面就中断了,这令他有些担心。

 

两个人站得很近,近乎耳语般的对谈不虞他人听见,六道骸摇摇头,微微蹙眉:“我在外边的身体昏过去了,一时半会派不上用场,所以别指望了。”

 

“……对你没影响吧?”

 

“哦呀,彭格列你是在关心我吗?”

 

“是啊,骸你总是爱胡来,又喜欢逞强,很让人担心呢。”

 

仰头看到沢田纲吉眼里的关切,六道骸咽下了即将出口的嘲讽,即便感到自己似乎被小觑了,仍旧莫名其妙地觉得心情不错,不过期待他会说出什么好话那是做梦:“クフフ,彭格列你的老妈子属性觉醒了吗?”

 

“喂!”

 

「这混蛋只会说这种让人生气的话吗?」

 

一声愤怒的咆哮打断了两人的对话,在噼里啪啦一连串玻璃碎裂的声响里有人大叫:“东西被他抢走了!快截住他!”

 

沉闷的震颤,会场侧面的墙壁一阵晃荡,天花板随之摇了摇,洒下大团灰尘,外界的响动陡然间增强数倍,密集的冲锋枪射击声,不时夹杂着火箭炮的轰鸣,齐刷刷涌进展厅内部,碾碎了惊恐的人们绝望的心——似乎外边发生了大规模枪战。

 

“彭格列,等我一下。”

 

话音刚落,六道骸凭依的女孩忽然扑到沢田纲吉怀里,娇软的身体无力的倒在他身上。

 

“……”

 

沢田纲吉不及追问去向,无语的抱住昏迷的女孩,六道骸那个家伙就这样毫不负责地丢下这具身体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

 

广场附近,某人睁开了眼睛。

 

两伙人正在疯狂火拼,争夺着一个密封的金属箱。双方除了大量训练有素的精锐战斗人员,为首的几人都是高手,不过实力基本持平,互相牵制着,保持了诡异的平衡。金属箱在两边人的手里被争来夺去,不断易主。

 

六道骸看向其中一方,他们的主力是一个健美的女郎,手持双枪,在高速移动中仍旧能精准命中敌方,并且威力不俗,每一发都能造成不小伤害。

 

“银枪玛姬。”

 

他轻声呢喃,认出了此人正是白夜的高级杀手之一,枪械精通,任务完成率极高,在某方面堪比阿尔克巴雷诺的可怕怪物。看来这次任务白夜相当重视,出动了不少精英。

 

另一方,主力是一个身材壮硕的黑人,防御力十分惊人,挥手之间一层交织雷光的淡绿色火焰,挡住任何攻击他的招式,并将靠近他的敌人轻松砸出很远。

 

“铁壁克瑞斯。”

 

勃艮第地区的高手,估计是杜兰家族这次请来的帮手,虽然不是很出名,但专精防御,用于防守是再好不过的人选。再一次认出对方身份,六道骸操纵着凭依的身体躲在一个不容易受到攻击的角落,继续观察现场动向。

 

“放弃吧,玛姬!”克瑞斯挡住玛姬几枪连发,整个人被狠狠撞退数十步,嘴角溢出鲜血。“就算你们拿到东西,也带不出第戎!”

 

“这种事你说了不算。”玛姬冷笑,一手继续射击,另一只手飞速换掉弹夹。“你以为就凭你能挡住我?”

 

“哼,你还不明白吗?杜兰家族敢拿出来展览,就肯定有万全的准备!”

 

玛姬不屑一顾的嗤笑:“你认为只有你们有所准备?”她不进反退猛然闪身,随行人员见机投掷出的数个手雷轰然爆炸开来,烟雾升腾扩散,血肉骨渣飞溅,装着“真实之镜”的金属箱被震得脱手抛起。

 

两人丝毫不受影响,果断再次朝着对方发动攻势,都打着同样的主意,想趁对方被引走注意力的瞬间干掉对手。

 

巨大声响中,克瑞斯前冲的势头止住,身周的雷光防御网破开一个窟窿,好在他本人并没有受到严重伤害。

 

在半空中的金属箱这时才刚刚往下掉落,风声乍起,一道人影自玛姬身后跃起,瞬间冲向箱子。同一时间,克瑞斯身后也跳出两条黑影,双方几乎同时接近箱子。两边反应类似,都是不假思索直接攻击敌方,于是,无人接手的金属箱便哐当一声落到了地上。

 

交手的三人分别后撤,互相对峙起来。

 

“黑猫夫妇?”克瑞斯不敢置信地惊呼一声:“你们怎么会在这儿?”

 

站在玛姬附近的是一对二十八九岁年纪,穿着黑色紧身皮衣的俊男美女,两人腰部系着一条猫形的金属皮带扣,上面插着整排的弹匣和各种枪械,显然是和银枪玛姬一样的精通枪械。

 

克瑞斯非常惊讶,他得到的情报是黑猫夫妇最近应该在哥伦比亚西北部活动,也不曾得到他们入境的消息,此时却看到这一对凶悍的杀手夫妻,他本来就对拦截玛姬有力未逮,现在面对三人自然更难招架。

 

不过好在杜兰家族也并没打算让克瑞斯孤军奋战,虽然请来的帮手分散四处被人牵制着,无人有空来援,可伯努瓦·杜兰的儿子,杜兰家族的下任继承人席尔瓦·杜兰同样是一位身手矫健的高手。

 

那是一个相貌并不出众的青年,金褐色的短发,一双眼睛却是橙红色,如同燃烧着火焰。他平静的望着对面的两人,对于白夜出动了精锐杀手毫不动容:“想要抢我杜兰家族的东西,你们白夜的胆子不小啊。”说完,身体微微让开,斜侧方地面上顿时多出两个冒着青烟的弹孔。

 

“就凭你也想阻止我们?”黑猫夫妇中的黑衣美女冷笑,挥手指挥手下:“动手。”

 

余音未绝,白夜这一方陡然间冒出大队手持冲锋枪的武装分子,疯狂的朝着杜兰家族守备力量倾泻子弹,广场上立刻陷入了枪林弹雨之中。克瑞斯退后一步,扩大雷网笼罩己方,当然大多数人都被命令着退守到各种掩体之后,他需要防御的部分并不多,因而不很吃力。不过,在黑猫夫妇和玛姬彼此配合下,杜兰家族一时间被彻底压制,无法反击。

 

所有人中,只有席尔瓦·杜兰最为轻松写意,一派悠然的随意走动便避开了机枪的扫射,在众目睽睽之下不断靠近金属箱。

 

黑猫夫妇对视一眼,丢下微型冲锋枪直接冲过去拦截席尔瓦·杜兰,三人动作极快,常人几乎无法看清他们的动作,只能看到几团黑影不断碰撞造成一阵阵小范围的爆炸。

 

当然,这不包括窥视在侧的六道骸。

 

时间过去不到十秒,黑衣美女猛然倒飞出去砸到一座雕塑上,鲜血狂喷,她的丈夫也在下一秒被逼得退开几步,席尔瓦·杜兰的手几乎就要触及到金属箱的提手上。

 

嘭!

 

一颗子弹擦过眼看得手的席尔瓦·杜兰,打在他面前的地板上,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子弹没有穿透地表的石砖,而是反弹起来,加速射向他的头部。席尔瓦·杜兰正要躲避,子弹直接炸裂,化作一团炽烈的岚之火将他整个人吞没

 

黑衣美女收回手枪,咳出一口鲜血,但神情轻松:“这么多年来,我还是第一次受这么重的伤,小子,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干得好!”她的丈夫大声称赞,属下人员见此欢声雷动,只要再干掉克瑞斯他们就可以带着宝物撤离这个危险的地方了。

 

席尔瓦·杜兰一时大意,虽然瞬间反应过来及时作出防御,仍旧受到一些伤害,岚之火分解着他身周不断腾起的橙红死气炎,持续消耗着他的体力。伤势不重但他感觉很恼火,也很愤怒,感觉在下属面前丢了面子,这对一向骄傲的他来说是个很大打击。

 

“混蛋,你找死!”

 

蕴含愤怒之炎的一拳砸出去,巨大的气浪将金属箱掀得老高,落向远处,他居然不管自家的宝物,直接冲向黑猫夫妇。

 

双方都是极其自负的人,竟然因为方才的交手而打出真火,不顾原本目的亡命厮杀起来。

 

六道骸摸了摸下巴,暗自估计着现场形势。

 

他对杜兰家族的藏宝没有兴趣,这次的目标是白夜的元老首领火鸟福克斯。白夜是一个名声不太好,出了名的有钱什么都干的杀手组织,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个组织能力超卓,任务完成度也是业界超一流水准。福克斯作为元老,他的能力无疑是世界顶尖,虽比不过声名显赫的晴之阿尔柯巴雷诺,那也不是谁都能留下的顶尖人物。相比起来击败对方都比想要获取地狱指环难度低一些,不仅仅是对方的实力强大还有着难以追踪的困难,不过这次有了杜兰家族的“真实之镜”为钓饵,不怕福克斯不上钩。

 

可以看得出白夜很重视这面“真实之镜”,目前为止看到的几位杀手都是白夜精英杀手团的精锐,但杜兰家族也不可小看,虽处于下风但还是基本抵挡住了白夜的第一轮攻势。他对这个刚刚复兴的中型家族期望并不高,只希望他们能够坚持多一点时间,最好拖到福克斯出现。

 

「对了,魇的人在什么地方?」

 

除了一开始艾丽萨·洛佩兹出现了一下,后来就不见他们。六道骸突然想起被忽略已久的魇,据他观察以及相关情报的分析结果可知,魇绝不会善罢甘休。

 

一道灵光闪现——

 

「难道,杜兰家族和魇有着攻守协议?」

 

所以洛佩兹才没有第一时间动手,并在那个警官出现后离开广场。

 

在六道骸陷入沉思的时候,不管是黑猫夫妇和席尔瓦·杜兰,还是玛姬与克瑞斯之间的战斗都已经陷入僵持状态,大招频出却奈何不了对方,倒是把现场实力不足的双方手下消耗了相当大一部分,只有一些身手矫健脑子灵活的人还能保住性命,可也一身是伤,不敢再靠近他们了。

 

广场上一片狼藉,到处都是爆炸的残骸,并在接下来的战斗中被碾成更加细小的碎片,消散于空气中。

 

激斗中的三人忽然同时向后退开,他们原本站立的地方冒出一团一人高的火焰,炽烈燃烧。与此同时,一道人影激射向远处的金属箱。

 

几个领头人同时爆粗口,用不同的语言咒骂突如其来的狂妄家伙,竟敢在他们面前抢东西,这是极其严重的挑衅行为。

 

沉闷的枪声与狂暴的火焰之力在他们没有丝毫考虑和顾忌的心态下被同时释放到后来者身上。

 

回过神的六道骸瞳孔骤然收缩,往角落更深处躲避,将身体紧紧蜷缩成一团,并立即解除凭依状态,在他离开广场之前的最后意识中看见一团团绚烂的火焰炸裂,火光四射,被强烈的气浪卷起飞旋到半空,形成一条闪闪发光的火焰之河。

 

以及,最后的最后,一道血色寒芒闪过,斩开这一切。

 

※※※

 

“回来了啊,骸。”

 

沢田纲吉的声音落入耳里,六道骸睁开眼睛时不出意料的看到这具不属于自己的异性身体仍旧被他牢牢抱在怀里,忍不住就想讽刺两句:“彭格列对女孩子还真是温柔啊。”

 

“外边情况怎么样?”

 

这种程度的嘲讽对沢田纲吉来说不痛不痒,松开手退开两步,他更关心对方亲自去探查的情况。

 

“……很糟,乱成一团。”停了一下,六道骸抛开繁杂无用的情绪,斟字酌句的说。“白夜出手了,杜兰家族拼命抵抗,双方动用精英,把外边打的一片破败,并且我还发现了……”

 

六道骸的话还没说完,沢田纲吉心中一动,心神瞬间被外界发生的情况吸引。他的视线仿佛能够穿透墙壁,看到旁人无法探查的景象。

 

特殊的视角内,荧红色的光点,血红色的光点,各种深浅不同的光点凭空出现,如同盛夏夜晚的萤火虫般,在这片宛如被轰炸机来回犁了许多回的废墟上飞舞,从远处望去就能发现那些光点形成了一只巨大无比的赤色火鸟,庞大的羽翅在空中缓缓扇动,不时有星星点点的光芒飘飘而落。

 

虚幻的美景之下却是巨大恐怖的精神威压笼罩,将那儿原本还能活动的人压倒在地,动弹不得。

 

即便相隔很远,还有数道防御层,他仍旧能够感受到同样的沉重压迫感。

 

“是他吗?”

 

“嗯,他来了。”

 

和六道骸进行着外人感觉莫名其妙的对话,沢田纲吉明白目标已经出现,他们需要尽快动手。

 

眼神四下搜索,沢田纲吉打算先和自家岚守通个气,省得他瞎操心。

 

比起外边的动荡不安,展厅内的情况要好得多,起码到目前为止幸存下来的人们还没有陷入绝望,虽然不时传进来爆炸声和枪声,还有轻微的震颤令人恐惧,但这些人中有着不少各行各业的精英、各地富豪,有些更是牵涉到官方,身份十分复杂。不过正因如此他们出于对自我身份认知更加自信,加上杜兰家族干部的不断安抚,都耐着性子等待着外边的混乱平息下来,至于事后怎么看待此次事件,怎样苛责疏忽大意的举办者那也得等事情完结之后了。

 

沢田纲吉仔细观察了周围,却没有发现狱寺隼人的身影,不知道他在之前混乱里去到什么地方,目前展会现场相当危险,即便清楚他的实力,心里仍旧有些担心。

 

“你那只忠犬的实力你还不信任吗?他只是一时没感应到你,等下打起来他一看到你保准直接扑过去帮你撕掉敌人脑袋!”六道骸哼了一声,有些尖酸的说。

 

“……好吧。”其实能够感觉到对方冷嘲热讽下隐约的一丝关切,不过刻薄的话谁都不爱听,沢田纲吉无可奈何的应了一句,打算就此揭过。

 

“嗨,你们年轻人不要总是吵吵闹闹。小姑娘你的男朋友还是很关心你的,而你在危险关头不也寻求他的保护吗?双方多互相理解一些,毕竟彼此钦慕的人能够在一起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哦,放下那些无谓的争吵用更多的时间去享受温馨不是更好吗?”老人家忽然凑过来巴拉巴拉说了一大串,把沢田纲吉和六道骸听得一愣一愣,浑然没注意到他依旧误会着两人的关系,仍当他俩是一对有点小那矛盾的情侣。“你们别害怕,相信官方吧,勃艮第地区的共和国安全卫队很快就能反应过来,到时这里的局面就会被平息下来。”

 

“呃……”

 

对他们这些黑手党来说官方的快速反应可不是什么好事,现在的情况也不是老人家想的那么简单,特警究竟代表着哪一方的力量还很难说。

 

忽然,在沢田纲吉强大的感应里外边再一次出现了几股强大的气势威压。

 

“福克斯,你果然来了。”

 

一个苍老的女声传了进来。

 

同时,六道骸双臂伸过来环住他的胳膊,直接用精神传音:“刚才没说完,其实我发现了一些疑点,不过现在已经可以确定了。杜兰家族和洛佩兹那些人有勾结,而魇应该是控制了相当多的官方人士,会出现在这里的警察都是他们的人,这次事情会怎样收场真让人期待啊。”

 

沢田纲吉冷淡的瞥了他一眼,却没有挣开,“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所以说,”六道骸嗤之以鼻,“沢田纲吉,你真是一个没趣的人。”

 

各方形势越复杂越容易浑水摸鱼,看准机会捞好处才是他们应该做的,不是吗?

 

 

※※※

 

 

作者菌的话:

 

久违了的废话,这次想说的是【教父的责任就是解决难题,纲吉君需要承担的不仅仅是彭格列家族,当他被黑手党尊崇为教父之后需要考量的事情和权衡的利弊就更加多了,维持里世界的大体平静和解决一些共有难题就是他的职责了。(里世界的爱与和平就靠纲吉君啦=v=

 

情节似乎变得有点复杂了,其实我很不擅长这种描写,太过幼稚了。


评论 ( 2 )
热度 ( 18 )

© 深渊中的咸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