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紫云(慕容云)
即日起开更《身沐长风》速度不保证,脑洞过多,总爱七想八想……
如有同好,请留言。

【家教】圆舞曲06

※※※

    

    

正当沢田纲吉打算再开话题之时,汽车前方忽然传来一声闷响。


嘭!


车内一阵骚动,人们不禁面面相觑,疑问频起。


“怎么回事?”


“十……田中君没事吧?”狱寺隼人关切问道。


“我很好。”


“我感觉车子晃动了一下。”朱莉娇气的喊着,一边躲入青梅竹马的金发男友怀里,他立刻搂紧了她。


艾丽萨面色微变,但只有一瞬间,随即恢复正常。


“保罗,外边出了什么事吗?”


“没什么,有只小动物忽然从车前面窜过去了,吓了我一跳。”老司机的声音从前面驾驶室传来。


“小心一点,有客人呢。”


“好的,小姐。”


沢田纲吉的眼神和六道骸投来的视线在空中交汇,伪装者有着一双蓝眼睛,那种蓝正是他原本眼珠的颜色,现在这双深蓝的眼睛里浮动着诡谲的波光,首领能明显感到其中的玩味,不由猜测这家伙又想打什么坏主意?隐蔽地摇摇头表示他不同意,同时警告性的瞪了对方一眼,不料六道骸眼底忽然浮现一丝笑意,率先移开了目光。


沢田纲吉一愣,忽然惊觉他们的对视竟然超过了五秒,简直是无法想象的长久,就觉得车厢里有些燥热起来。好在这时其他人的注意力都被刚才的意外吸引,没有人注意到他俩之间的小动作。


为了转移情绪,沢田纲吉思索起方才的事,以他敏锐的五感,很清楚的听到了车厢外短暂沉闷的交手声,对手显然是在一瞬间就被解决,两者根本不在一个层次,这点瞒不过在座几人,除了那对小情侣。


这时,他感觉有些不对,胸口的位置在发热。


他疑惑的按了按,那里佩戴着两枚指环,出门在外为了不那么容易暴露身份,他把代表彭格列首领的大空指环和另一枚不知名字的指环串一起挂在衣服里面。不过,发热的却不是长期使用的大空指环,而是那枚无名之戒,来源于多年前兰奇亚先生赠予,是其首领家族传下来的古老戒指,据说具有神秘的力量。


当年他也好奇过,试图研究出其中秘密,然而不论怎么做最多也只能发挥出一般指环的力量,并没有出现什么特殊之处,只不过他自我感觉佩戴着似乎有些镇静心神的作用,他也就一直随身携带,久而久之,都差点忘记它的存在。


而现在,无名之戒居然出现异常变化。


六道骸微微靠近他,疑惑的问:“怎么了?”


艾丽萨也转过头看着沢田纲吉,眼里透着好奇。


狱寺隼人关注的目光同样投了过来。


“没什么,只是有点走神。”摇摇头,沢田纲吉隐约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却又无法明确感知到是哪里有问题。超直感并不能告诉他明确的答案,更多的时候只是一种模糊感应。


「或许是我多心了。」


想不到偶然拦车遇到的人也不是简单人物,刚才外边交手的动静不大,但声音传出的瞬间,这个艾丽萨身体立刻紧绷,那是她潜意识的本能,可以随时爆发出和体型全不相符的巨大力量。


六道骸意有所指的说:“好好休息下吧,田中君,过一会儿我们就要到了。”


沢田纲吉不禁苦笑,自己还有一大堆工作需要处理,可没那么多闲心思管这些不相干的事情,只要别惹到他就行了。至于骸,这个混蛋搞事的本领一流,进城后再细问他具体吧。唉,自己看来真是劳碌命。


“失陪一下。”


艾丽萨起身走向驾驶室,拉开半封闭的格栅钻了进去,坐到副驾驶位置上。


她皱眉看着老司机,沉吟一会才用极小的声音问:“哪边的?”


“白夜。”


“哼,情报很到位啊。”


老司机懒洋洋的回了一句:“毕竟是白夜。”


“这些死要钱的家伙,看来是不想我们过去。”艾丽萨冷笑。“但是,他们也无法预料到我方的部署,根本不知道主力在哪边,就是想拦也没办法,最多只能阻击到一些不明真相的外围组织。”


“他们也不怕闹大,太猖狂了。”


“哼,白夜向来嚣张,上次随意撕毁合约的事我可还记着,这次定要加倍返还!”


老司机保罗眼睛一眯,“那你打算怎么做?”他同样记得白夜的突然反水让己方蒙受的巨大损失,丧命的人中可是有些他的部属。


艾丽萨一手托腮看着窗外飞逝的景象,语气颇有几分漫不经心的自得:“兵力已经全部部署完毕,就等着他们的主力出动了,我倒要看看那些吸血鬼怎么应付,这一次可不止我们一家呢。”


保罗泼了盆冷水:“刚得到的情报,彭格列也会来。”


老司机话音刚落,艾丽萨猛地把头扭过来,陷在驾驶座里的身体瞬间坐直。“彭格列?!”她瞪圆了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之后才意识到自己音调过高,忙压低嗓音:“他不是对这些毫无兴趣吗?”彭格列十世虽然是里世界顶尖的强者,个性却十分温和内敛,基本就属于那种只要你不触怒他就不会被攻击的类型。


“这位的打算我怎么可能知道。”保罗耸耸肩,无论是神态还是对待艾丽萨的态度都不似一个普通司机和大小姐的关系,“你应该考虑是白夜首领和他直属的杀手团,他们不动手,其他都好解决。”


“哦,你放心,到时候自然有人出手对付他们,最差也能牵制一段时间。”


“既然你有安排我就放心了,关键还是看谁能得手‘真实之镜’了。”


车厢内沢田纲吉和六道骸对视了一眼,狱寺隼人手捏成拳却没有爆发,对于这些人的计划只要不牵扯到己方他也不会站出去揭破。


这一次杜兰展会比预想的更复杂,越来越多心怀叵测的人汇聚过来,那一面“真实之镜”有这么大吸引力吗?


又过了半小时左右,终于抵达了位于第戎市老城区的巴黎酒店。


这儿夜晚的街道熙熙攘攘,如同白天一样热闹,悠闲逛街的人不少,看起来本地治安相当不错。


艾丽萨在附近有一栋私宅,会直接过去入住,这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真假的女孩参加杜兰展会明显是别有目的,不过沢田纲吉也不在意,因为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各路心思和其大同小异的组织势力将会陆续挤入这个繁荣的城市。


和艾丽萨等人告别后,彭格列一行人在酒店附近站定。


看着六道骸,沢田纲吉问他:“骸,你有预定房间吗?”


勾起邪魅的笑容,刚刚散去伪装的男人懒洋洋的说:“当然……”


“十代目,我就说六道骸这家伙是早就计划好了,等着您给他处理后面难题!!”狱寺隼人一路上忍着现在终于要爆发了。


“……没有。”六道骸压根当他不存在,眼睛紧盯着首领,慢慢说出最后一个音节。


沢田纲吉有些为难,这个时节是旅游旺季,第戎这样的著名旅游城市的酒店基本都是爆满状态,他们的房间是提前预定的,现在临时订房多半会失望而归。尽管如此,他仍旧吩咐中年司机大叔去前台询问,接着对身边两人温言道:“好了,一路上都辛苦了,有力气吵架不如进去里面喝一杯吧,怎么样,狱寺君?”


后面的话是对着狱寺隼人说的,就算有天大的火气,面对敬爱的首领的温言软语,岚守也没办法发火,狠狠瞪了六道骸一眼,气哼哼的妥协了:“既然十代目都这么说的话,今天就放过这家伙。”他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不成熟的少年,脾气固然还是比较暴躁,却学会了忍耐。


见此,沢田纲吉拍了拍同伴的肩膀,感谢他的体谅,没注意到六道骸不屑的撇撇嘴,移开视线。


这时,中年司机大叔急匆匆过来,带着他们事先预定好的房间钥匙,并告诉了首领等人酒店已经客满,完全没有多余房间这个早有预料的坏消息。


斜睨着六道骸,狱寺隼人语气里有些幸灾乐祸:“听到没,既然没有空房间了,还是请分部长你自己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猛然眯了下眼,六道骸对沢田纲吉耸耸肩:“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告辞了。”转身的动作很大,黑色皮衣的下摆在空气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度,鞋跟接触地面发出清脆的声响,他走得十分潇洒,没走几步却顿了一下,接着又若无其事地继续前行。


骸他身上有伤。


沢田纲吉眼里闪过一丝忧虑,追了上去。


“骸,你等等!”


六道骸却似没听到一样,眼看着那高瘦的身影就要没入人流之中,沢田纲吉不顾身后狱寺隼人的叫喊,步伐更快,终于在对方快要走到街道转角处时一把揪住他的衣角。


“六道骸,你跑那么快干嘛?”


沢田纲吉有些无奈,在六道骸看来却更像是在责备。他冷笑一声,凉凉地说道:“既然你的‘部下’不欢迎我,为了不讨人厌还是早点离开去找个对方休息一晚比较好,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六道骸语带嘲讽,“部下”一词更是被他咬字咬得极重。


沢田纲吉听出他的呛声,知道这人是在赌气,只得叹口气耐心安抚:“我的房间是套房,你就去我那边休息,狱寺那边就交给我来说。而且,你还有伤现在也不方便行动,正好我帮你处理一下。”


六道骸看着他,比自己矮上半个头的年轻首领正仰着脸,温润的眼睛在灯光下煜煜生辉,如同整个星空倒映其中,满天的光华璀璨汇聚。这样期盼的表情,和真挚的态度,还带着点隐约的讨好和示弱,任凭谁都免不了内心动摇。可惜,六道骸不吃这一套,反而觉得这个人已经变得越来越像黑手党,察言观色同时更是善于利用自己的优势来攻击别人弱点。


见他不为所动,沢田纲吉改变策略继续着说服工作:“这种旅游旺季找到一间符合你喜好的旅馆也不容易,有现成的房间何必辛苦呢?何况,骸你不是有话要对我说吗?”


轻轻哼了一声,扯开被沢田纲吉拽住的衣角,六道骸脸上露出惯常的谑笑:“彭格列的安排倒全是为我考虑啊,我不答应反而显得不近人情呢。不过话说在前面,你的忠犬你自己摆平。”


想到自家岚守得知消息后的反应,沢田纲吉微微苦笑,“没关系,狱寺君的话肯定能理解的。”……大概。


嗤笑一声,六道骸摆明一副“天塌下来你顶着”的态度,事不关己地说:“那走吧,彭格列。”


沢田纲吉的态度虽然讨厌,但有一句话他说对了,自己确实有一些事情要和他密谈,原本打算瞒住的私人行动,不料凑巧在路上偶遇,而现在彼此目的相同,战力强大的天然盟友他当然得争取一下。


两人往回走,很快遇上找过来的狱寺隼人和中年司机大叔。当得知六道骸要和沢田纲吉住一间,他果然气炸了,满眼凶光就像只得了狂犬病的疯狗,幸亏有彭格列牵着安抚了半天才没扑过来。


不过看向他的表情依旧不怎么好就是了,嘁,就好像他家主人有多好欺负似的,明明就是个虚情假意爱戳人软肋的黑手党。


六道骸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之后,一行人回到巴黎酒店,入住各自房间休息。 



※※※


与此同时,艾丽萨的别墅内,几个人正在商谈。


主人家艾丽萨,还有另两位五六十岁的老人家,一男一女,各自落座。他们彼此十分熟稔,寒暄过后就直奔主题。


老妇人首先开口传达上峰意向:“根据情报,杜兰家族收藏的‘真实之镜’是真品,并且是其中佼佼者,属于重宝。教主指定要到手,所以这次行动一定要成功,最坏的情况也不能让它落白夜的手中。”


老头儿皱了皱眉,“‘真实之镜’是古代术士的传承之物,咱们这边术士那么多总有人能够和传承锁共鸣得到哪些失落的知识,但白夜那些死要钱的家伙要来有什么用?”


“白夜打什么主意谁知道,他们首领是随心所欲惯了。”老妇人摇摇头,“情报说,他们这次派了主力成员过来,如果是我们熟悉的那几个还好,就怕万一遇到其他人就麻烦了。你是本地主持人,有什么计划吗?”


“当然。已经完全探查好了展会会场的地形,安保布置,人员全部动员完毕,随时都能行动。”


老妇人失笑:“这就是你的计划?”


“不然还能怎样?”老头儿很不以为然。


“局势要往复杂考虑啊,”老妇人叹了口气,“除了白夜,还有其他组织和势力到场,可能彭格列也会出现。”


艾丽萨也开口确认:“我从保罗那便得到了最新情报,彭格列也受到邀请。”


老头儿很是震惊,楞了一下才说:“伯努瓦·杜兰居然能邀请到彭格列?!杜兰家族有这么大面子?”


老妇人也很头疼:“不管怎么说,那个男人如果出现的话,局面会变成什么样子谁也不知道了。”


艾丽萨迟疑的说:“听闻彭格列个性温和,如果我们不主动与他为敌,应该是没什么问题吧?”


“你太天真了,洛佩兹小姐!”老头儿教训道,“彭格列可是教父,如果展会现场陷入混乱,而伯努瓦·杜兰请他主持公道,你说他会怎么做?到时候所有来捣乱的,觊觎‘真实之镜’的人都会被他收拾了吧!”


“彭格列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人……”


老妇人制止了这个无解的话题,“彭格列会不会给杜兰家族这个面子还两说,我忧虑的是白夜那几个棘手的家伙,如果这次来的是福克斯,我们的人手就远远不够了。”


“那个疯子吗?他搞不好会因为无法与传承锁形成共鸣而引爆传承意志,一旦如此,会造成毁灭性的大爆炸。”


“这么危险的疯子,白夜把他放出来是玩火自焚!”老妇人下定决心,“距离展会开幕还有几天,我尽力召集人手,多做准备。你按原计划行事,我们在暗中等白夜的人出现再行动。”


“那好吧。”


老妪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到时候注意尽量少波及周围的普通人,动静太大事后不好收拾。”


评论 ( 11 )
热度 ( 18 )

© 深渊中的咸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