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家教】圆舞曲05

※※※

 

没走出多远就听到身后一阵阵沉闷的声响,沢田纲吉知道,那是狱寺君开始行动了。

 

他信任自己伙伴的能力,当下脚步更快,六道骸伤势虽重不过一般的运动并不能使他强悍的身体疲累,在一步之外紧紧跟随,反而是看起来健壮的司机大叔跟不上首领和雾守的步伐,落后十来步,不过倒也没有跟丢。

 

很快,他们便来到相隔两公里之外的另一条公路边。

 

中年司机大叔自告奋勇去拦车。他身材高壮,接近两米的身高,一身肌肉鼓鼓囊囊,面色严肃,站在路边一辆接一辆的车子路过时非但没停,反而油门一踩,速度更快了。

 

吃了一阵灰,沢田纲吉叹了口气,正要自己拦车,这时刚刚从后面赶过来的狱寺隼人挤开中年司机大叔站到了路边。

 

“十代目,让我来。”

 

狱寺隼人相貌英俊,气质不凡,只是总喜欢皱着眉头,加上眼神犀利,使得他一脸凶相,而今天刚处理完那伙黑西装精英的“脏活”,即便勉强挤出的笑容,在此时看来也更像是狞笑,充满了杀气。

 

一辆车刚刚打算停下,司机一看到他顿时胆战心惊,马上狂踩油门,车速飙升,给拦车几人留下大团汽车尾气。

 

接下来几次拦车历程几乎一样,狱寺隼人的眉毛都要打结了。

 

“十代目,我……”

 

“还是我来吧。”一直在旁看好戏的六道骸叹了口气,从三人身后走出来。“指望这两个家伙是不行的,彭格列。”

 

“你这家伙,要不是你搞事,我们会沦落到路边拦车吗?混蛋!”

 

“好了,狱寺君,骸这不是在帮忙了吗?”无奈的首领再次开始了劝解,安抚了岚守,又转头问雾守,“没问题吗?身体可支撑得了?不行还是由我来吧。”

 

六道骸脸色虽然有点白,精神还不错,他冷笑:“彭格列啊,你在小看我吗?”一层薄雾笼罩在他身上,转眼就变回金发的社会精英模样,不管怎么说他这幅形象比之中年司机和狱寺隼人要更符合普通人心理接受范围。

 

几辆车过去后,终于有一辆蓝色的旅行车缓缓停了下来。这辆车长约5~6米,车身绘有银色的繁复花纹,似乎是某个家族的族徽,沢田纲吉认不出,应该不是里世界的家族。

 

六道骸大声问一头白发的老司机:“搭个便车可以吗?”

 

司机十分豪爽,一摆手:“上车吧!”

 

沢田纲吉终于松了口气,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想使用暴力抢别人的车。另一条路上才出了爆炸案等恶性事件,这边再出抢劫案,一牵扯上来就很容易坏事。而且,他虽然是黑手党,也不会随意对无辜路人出手。

 

车厢内宽敞亮堂,车座两两相对,中间一张方桌,很显然是经过订制或改造的家庭用专车。四人刚一进入,就看到里面坐着的三个年轻男女,竟然还是有过一面之缘的人。

 

“Salut,帅哥。”白裙女孩微笑着用法语和六道骸打招呼。“在这种地方车抛锚了可不是小事呢,还好你遇到我们洛佩兹大小姐的座驾。”

 

洛佩兹?很耳熟的姓氏啊……

 

沢田纲吉正在思索,六道骸挑了挑眉,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

 

“是你啊,多谢你们的帮助了,不然我们可能还真得走着进城区。”

 

“不用谢。朱莉刚才不小心洒了您一身的食物,弄脏了您的衣物,您都没责怪她。能够帮上一些小忙,是我们的荣幸,请务必接受我们这一点赔礼吧。”坐在一侧的金发男孩笑着说,“而且,要谢也不用谢我们,这位才是车主。”他冲最后一位女孩那边努努嘴。

 

穿着深绿色格子衬衣的女孩笑了笑,很是爽朗大方:“出门在外,相互帮助是应该的,一点小事用不着道谢。”眼睛扫过四人,在狱寺隼人和司机大叔身上稍一停留,略过看来无害的沢田纲吉,视线落到社会精英男模样的六道骸身上,这个男人身上有着一种让人迷惑的气质,既危险又吸引人。“我叫艾丽萨·洛佩兹,几位是要去哪?我们或许同路,可以多载你们一程。”

 

六道骸礼貌的回答:“老城区的巴黎酒店,我们在那儿预订了房间。”

 

狱寺隼人忍不住怒视六道骸,这家伙果然是看准了十代目的行程计划好了的吧!

 

沢田纲吉忙冲他摇摇头,忠诚的岚守没有当场发作,忍着怒意坐到白裙女孩朱莉和她男友对面的座位,脸上表情越发凶神恶煞,而司机大叔早就自己找了一个距离这些人相当远的空位坐下,他是真心不想参合上司们的事情,越来越觉得这趟原本轻松简单的任务一不小心就会尸骨无存。

 

作为领头人,又担心六道骸的伤势,沢田纲吉不好另找座位,便和伪装中的雾守对着车主人洛佩兹小姐坐下。

 

“巴黎酒店?冒昧问一句,你们是去参观杜兰展会吗?”艾丽萨神色一动。

 

六道骸点点头:“不错,我们是专程来看展会的,听说主办方这一次拿出了很多珍藏已久的宝物,甚至有传世之物,身为收藏爱好者,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盛会。”

 

看来骸对杜兰家族的展会也有所有了解呢,不知道他有什么目的?加上之前和那些黑西装精锐的战斗,是为了对方的指环吗?到底是什么指环值得『六道骸』亲自出手?

 

一连串的问题在脑海里翻腾,耳边传来艾丽萨甜美的声音,她兴致勃勃的说着自己感兴趣的话题。

 

“据说这次杜兰家族举办的展会,不仅仅他们拿出来很多珍贵藏品,还有很多参与者带着自己的珍藏前来交流,已经不仅仅是一般意义上的展览会,所以主办人伯努瓦·杜兰先生干脆把这次活动办成了交流会。”

 

“说起来这条去第戎市路上的车辆,估计有一半以上是冲着杜兰展会而来。据说世界上最大的红宝石卡门·露西亚红宝石也会在展会上出现,还有传说中的厄运之星和黑色奥洛夫……听说最为著名的几件厄运珍宝都会出现呢。”

 

“厄运之星?黑色奥洛夫?这次展会不会变成厄运珍宝的展会吧?会不会招来什么不幸的事情?这些可都不是一般的宝物,带来的悲惨事件和诅咒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了,伯努瓦·杜兰先生勇气可嘉。”听着听着。沢田纲吉终于也忍不住加入了谈话。

 

“嘻嘻,这位先生说的真有趣呢,不过这些据说缠绕着诅咒的珍宝不都是只会给他的主人带来不幸吗?我们这些参观者应该不会受到伤害啦。”

 

六道骸看了沢田纲吉一眼,这几年彭格列长进很大,知识面也开始变广,这都是他那位恐怖的家庭教师的功劳吧,这样一个经常拿到个位数分数废材的转变简直可称作是奇迹。

 

一时间,车厢内分成了三派,沢田纲吉、六道骸和艾丽萨三人互相聊得开心,算作一派,似乎没兴趣聊这些而在喁喁私语的朱莉以及其男友是一派,最后一派则是沉默中的狱寺隼人以及对话题没兴趣也不敢随便插嘴的司机大叔。

 

不过,狱寺隼人虽然没有开口,听得却很认真,有些信息关系到很多不可思议的神秘事件,正是他的兴趣所在。

 

聊了会儿,沢田纲吉倒是从艾丽萨和六道骸口中得知不少隐秘的厄运珍宝的资料和拥有者,很多都是他搜集的术士传承情报里所没有的珍贵信息。

 

悄无声息瞄了一眼身边的男人,这家伙的情报网并不隶属于彭格列,有着自己单独的网络和人脉,加上他们术士在某方面还是非常排外的,知道一些隐秘消息无可厚非,可这个叫艾丽萨的年轻女孩呢?又是什么身份?洛佩兹这个姓氏到底在哪听过,怎么就想不起来?

 

“我啊,在全世界都有同好!”说到兴奋处,艾丽萨一脸自豪,“其中有一部分是我父亲的关系,我只是得到长辈们的认可,另外一部分是我自己结交的同道中人。说起来,即使是来自艺术的摇篮意大利,有这样的见识也不多见呢,田中先生,桦根先生,想必都知道金蔷薇拍卖公司吧?”

 

萍水相逢的人,可能背景还不一般,沢田纲吉等人当然不可能袒露真实身份,便以彭格列的皮包公司“彭新社”的高层名义行事,这也是他们一直以来常用的对外身份之一。

 

“金蔷薇拍卖?”首领感觉名字有点熟悉。

 

六道骸似笑非笑提醒道:“玫瑰夫人旗下的产业呢。”

 

艾丽萨豪气的说:“对,是我朋友希思黎开的公司。里面经常可以淘到一些相当不错的货,有空你们也可以去看看,到时候报我艾丽萨·洛佩兹的名字,他们老板会给你们优惠的。”她之所以这么热情,一方面是因为难得遇到这样知识面极广的聊友,另一方面也是从谈话中得知了这几人的身份:彭新社的董事和大股东,是意大利实力雄厚的企业之一,很有结交潜力。

 

“希思黎?”想起那个共度过不少美好时光的美丽女孩,沢田纲吉心里忍不住浮上浓厚的歉疚,旋即压下难过的情绪,他想起了金蔷薇这个拍卖公司的来历。“是卡罗拉·希思黎吗?”

 

“你也认识她?”艾丽萨顿时一愣。

 

“还行吧,不过好久没联络了。”

 

顿时,艾丽萨看向沢田纲吉的目光变得有些诡异,她很了解自己好友的性格,从小接受玫瑰夫人的教育,能被希思黎当成朋友的可不是一般人。

 

“她现在情况有点不好哦。听说她被黑手党纠缠,损失了相当一部分资产,甚至被夺走了重要的宝物,本人也在前段时间受了重伤,搞不好会破相呢。唉,那些黑手党,太无法无天了,官员根本毫无作为嘛!”

 

六道骸轻笑:“难道洛佩兹小姐会不清楚,官员很多都是受到黑手党家族暗中支持才上位的,还会反过来破坏自己的重要支柱?”

 

艾丽萨叹了口气,似乎有些意兴阑珊,大企业大家族谁不是表里世界都要有一定势力和人脉,然而这些暗中交易都不能放在明面上说,更不能让普通民众了解内情。

 

沢田纲吉眉头微皱,暗想难道卡罗拉在上次被他牵连到之后又受到其他组织的威逼胁迫?明明他已经公布了幻梦配方已经被彭格列收购,受到垄断,难道还有人想要对卡罗拉不利?若果是这样,他刻意远离卡罗拉的行为反而是害了她。不过,他并没有收到这方面的消息,不知道是艾丽萨消息灵通还是自己太久没关注卡罗拉了。希望她平安无事……

 

见他这副模样,六道骸轻哼一声似乎不太高兴,扯开话题再次和艾丽萨聊了起来。他先是询问了艾丽萨关于第戎市以及杜兰展会的相关情况,然后忽然问起展会上一些稀有展品。

 

“听说这次展会有一件铭刻着奇怪花纹的古镜,异常珍贵,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艾丽萨眨了眨眼,迟疑了一瞬,点头道:“是真的,据说是杜兰家族秘藏的绝品,伯努瓦·杜兰先生为了这次展会而特地从家族宝库里取出的稀世珍宝。我这次过来也是为了欣赏鉴定这样东西。如果是传说中的‘真实之镜’其中一面,那杜兰家族的家族底蕴评价和财富值会提升一大截呢。”说着,她兴奋地开始讲解‘真实之镜’的来历和相关传闻,一时滔滔不绝,显然是难得遇到聊得投机的人,一时难以自持。

 

沢田纲吉保持沉默坐在一边,细细聆听身边人的谈话。

 

其实,与其说他是对‘真实之镜’的渴求,不如说他是对九代雾守上次带来的那块碎片中神秘力量的需求。他目前已经站在里世界巅峰,并且突破了数代以来彭格列首领都没有达到的程度,火焰升华为传说中的Lv3觉醒之火,最重要的是他还年轻,本不该是本末倒置地去追求外物刺激,可是他没有办法,突破限制后已经能够感受到世界的深深恶意。身体在一天天的衰弱,虽然现在还看不出什么端倪,利用家族科研机构多方暗中检查没有任何异状,可他知道多年锻炼的力量在逐步下滑……

 

那块‘真实之镜’带来的神秘能量让他的状况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他看到了一线希望,事后通过一些渠道接触过几面据闻是‘真实之镜’的古镜,结果令人失望,不是无法解开术士的传承锁与之共鸣,就时早已力量流失殆尽成为空壳,而且,他的直觉告诉他那些都不是他需要的。

 

这次杜兰展会,他唯一的目的,就是他之前和狱寺隼人所说的来看看而已,任何能够接触到这些现世极少的宝物的机会他都要试一试。

 

“……传闻上一次就是因为拿出了秘藏的厄运珍宝‘真实之镜’杜兰家族才会突遭大难,差点家族毁灭,这次为了爱子席尔瓦·杜兰和高瑟家族联姻,伯努瓦·杜兰先生不知道顶住多大的压力,真是一位好父亲。”

 

沢田纲吉回过神来的时候,艾丽萨依然口若悬河,只不过话题已经转到八卦新闻上,而他身边的男人,果不其然已经眼神涣散,当然外表上看还是那么认真的在听。以他对六道骸的了解这家伙在得到有用信息后,怕是已经感到十分无趣了,只不过在女性面前还勉强表现出几分绅士风度,于是便特意询问了一些其他方面的古代文物知识岔开话题。

 

聊了一会儿,艾丽萨突然想起一事,问道:“对了,你们的车怎么处理?”

 

岚守到底怎么处理的沢田纲吉还真不知道,这时狱寺隼人接口道:“我事先已经打电话给朋友,他会带人来拖走,只不过他距离比较远需要一些时间,我们总不能在这里等他几个小时。”

 

艾丽萨点点头,“其实你们这样若是不方便,车子我可以让人给你们拖去巴黎酒店。田中先生你是希思黎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一点小忙我还是能帮上的。”

 

“多谢。”沢田纲吉笑了一下,狱寺君虽然那么说,看动静估计已经炸毁了汽车,他到哪里变出一辆汽车让人拖走?遂婉拒道:“但是不用了,朋友估计已经出发很久了,他不是喜欢半途而废的人。”


评论 ( 5 )
热度 ( 13 )

© 云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