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紫云(慕容云)
即日起开更《身沐长风》速度不保证,脑洞过多,总爱七想八想……
如有同好,请留言。

【家教】圆舞曲04

※※※

 

 

一路上相当顺利,狱寺隼人并没有过于纠缠沢田纲吉在汽车旅馆里忽然独自离开的事情,不过还是就首领不该一个人在陌生地方单独行动一事进行了反复的劝说和深入的分析远离守护者与下属的危险。

 

滔滔不绝的絮叨让沢田纲吉昏昏欲睡,还不能表现出不耐烦,因为这是狱寺君的好意,是他的一片关爱之心。

 

果然这么多年过去,狱寺君的进步不仅仅是实力和脾气的收敛啊!

 

无可奈何的首领默默吐槽着。

 

一边的中年司机大叔十分佩服意大利总部来的岚守,不愧是守护者大人,竟然能连续说上一个小时不停歇,都不会口干吗?实在太厉害太让人佩服了!原来以理服人还能这么用!也许总体部那边传达过来十代目的理念也不是完全毫无可取之处……这是不知不觉被扭曲了观点的下属单位人员。

 

车内三人各自干着自己的事,毫无预警地,汽车就抛锚熄火了。

 

“怎么回事?”感觉到车子缓缓停下,半睡半醒的沢田纲吉低声问。

 

“前方好像有什么障碍存在,汽车开不过去。”一眼过去可以看到很远的地方,前方道路平坦,两旁高大的行道树整整齐齐,哪有什么阻碍物?中年司机大叔很疑惑,他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也许是车有毛病,我下去看看。”将车停在路边上,拉开车门走了出去。

 

“嘭!”

 

前方爆发出一声巨响,地面猛烈摇晃,司机大叔稳住身体立刻掏出手枪负责警戒,车内两人反应迅速,分别打开车门冲了出去,就地寻找掩体隐藏起来。

 

“十代目?”狱寺隼人靠近沢田纲吉,岚之指环上亮起微光,对他来说最优先选项当然是确定首领的位置和安危。

 

“前方有人在战斗,而且,这种波动……”

 

沢田纲吉脸色平静,眼里却隐含锋锐,好似一把随时都可以出鞘的利刃。

 

举目观察四周的中年司机大叔轻声问:“Boss,要去探查一下吗?”

 

“居然在勃艮第地区就敢动手,他们胆子不小!”狱寺隼人有些惊讶于这些人的疯狂,这片区域的治安是由一群特警维持,这种程度的骚乱,估计不到二十分钟共和国安全连队就会赶到,身份敏感的三人可不能待在现场发傻,否则到时候乐子可就大了。

 

“骸,你究竟想做什么?”

 

目不转睛盯着某个方向,沢田纲吉近乎呢喃地轻声自语。

 

弥散于空气中的幻术波动让狱寺隼人心情变差:“让人讨厌的感觉,就像那家伙!”

 

侧前方爆炸声接二连三响起,连声枪响和人类临死前的惨叫、痛呼不绝于耳,不断有子弹从头顶从身边呼啸而过,浓烟冲天而起染黑了天幕,地面上炽烈的火舌尽情地舔舐着现场所有可燃物。原本空荡的道路瞬息间化作炼狱火海,中年司机大叔不由惊叫:“我的上帝啊,太可怕了!”

 

热浪翻卷,烟尘浮动,在这一片宛如地狱的红黑世界里,穿着黑色皮衣的男人得意狂笑,靛蓝色的长发在身后飞舞,手中尖锐的武器所指之处地面裂开,沸腾的岩浆喷出一道道熔岩之泉,带走一个个还在抵抗的黑西服武装分子。

 

沢田纲吉骤然色变。

 

狱寺隼人咬牙切齿地大叫,习惯性地掏出数根炸药:“果然是你,六道骸!”

 

“住手,狱寺君,我来吧。”拍了拍岚守肩膀,金橙色的大空之炎陡然冒出,沢田纲吉风一样窜了出去,他不知道六道骸为什么要和这些人战斗,不知道他的目的,但现在——

 

只需要速战速决。

 

沢田纲吉速度极快,拖着长长的尾焰划破弥漫的尘土,火焰带着炽烈的温度在闪烁间,擦过一个个负隅顽抗的人,这些身手矫健几乎可与特战队员比肩的精锐们,很不幸的遇到了本世纪里世界被誉为“地上最强”的男人,他们即便身手了得武器先进,在高纯度的死气之火前也不过多抵抗了一两秒,这还得算上沢田纲吉闪避子弹的时间。

 

但在场的都是精英,训练有素,为首的干部一声指令下,黑西装们虽然跌跌撞撞,却没有士气崩溃,他们慌张地四散奔逃,互相掩护着一边后撤一片拔枪回击。

 

敌人在骚动中用当地方言不断吼叫着,为突然出现的强大敌人而愤怒。

 

“那家伙来了援兵!”

 

“他抢走了指环,不能放过他!”

 

“必须夺回家族宝物!”

 

“杀掉来援者!”

 

很快,在为首的干部声嘶力竭的叱令下一部分人调转枪头,子弹呼啸着射向身形不断变换的沢田纲吉,现场到处都是烟尘,能见度实在不高,绝大部分攻击都落了空,偶尔的命中也被他借助最近升级了的大空之炎融化成铁水滴到地上。

 

见沢田纲吉控制了场面,六道骸发出怪笑,稍稍后退,三叉戟末端在地上一顿,以他为圆心,幻觉之潮混杂着尖锐刺耳的声音肆无忌惮朝着所有人击打过去,丝毫没有顾忌在场还有友方人士。

 

本打算上前帮忙的狱寺隼人不得不拉着中年司机大叔后退几步,气得破口大骂:“混蛋,六道骸你眼瞎了吗,十代目还在那边帮你,你就用幻觉污染无差别攻击!”他几乎忍不住就要朝着那个看不顺眼的家伙砸上一堆岚之火球,炸死目无首领目无同伴的混账东西。

 

幻觉靠近沢田纲吉身周就被一层无形的火焰抵消,丝毫影响不到他,他没有穿繁琐惹眼的长披风,动作比往日更加迅捷,随着一声:“零地点突破,初代版。”

 

大片冰晶封锁了这片区域,冻结了在场敌方人员。这种透明的冰棱一闪即逝,一阵阵脆响中,黑西装们纷纷倒下。力量收放自如,可见他控制力之精准已远超旁人。

 

脚尖在地上轻轻一点,沢田纲吉并不停留,身形电转来到六道骸身边,拽着他就往己方汽车奔去,边走边喊:“狱寺君,走了。”

 

狱寺隼人当即答应一声,拖着中年司机大叔也往回跑。

 

沢田纲吉这一番动作实在太快,六道骸刚好也打算离开,也就没有挣扎,顺势将自身重量全都压到对方身上,一边嬉笑:“彭格列,你是来救我的吗?”

 

“……”

 

这家伙,还有心说笑,若自己不来会不会就此丢了命?真是个混蛋啊!

 

“闭嘴!身上伤不痛?”

 

他已经看到六道骸逐渐消除的幻术下隐藏着的大量伤口,那些黑西装可不是好对付的,默契的配合下即便是最强术士正面作战也会受到巨大伤害。刚才他看起来对付得容易,其实是因为六道骸在前期已经消耗了他们的有生力量,加上他实力拔群,抓住了机会,这才看来轻而易举。

 

“若是不介意,我可以让你更舒服点躺下。”

 

他脸色很不好看,甚至有些恼火。六道骸这次惹下的麻烦看来不小,刚才那些黑西装可不是普通家族能培养出来的精锐,不知道为他擦屁股要付出多少代价?

 

“好吧,听您的,Boss。”

 

六道骸立刻从善如流,只不过支撑他身体的力气似乎随着他的话一起消失了,整个人没骨头一样软在沢田纲吉身上。

 

面对耍无赖的男人,善良的首领只好撑住他,抱着跑到汽车边,让这家伙和他一起坐车后座,狱寺隼人和中年司机大叔回到原位。然而,汽车似乎真的出了什么毛病,无法发动起来。坐在沢田纲吉的位置也能看到前边车窗冒起的浓浓白烟,一股浓烈的汽油味弥漫到整个车厢。

 

从后视镜里瞥见一脸莫名笑意靠着首领肩膀休息的六道骸,狱寺隼人非常不爽:“一定是因为六道骸你跟那些家伙的战斗震波弄坏了我们的车!!”

 

“好了好了,狱寺君,时间无多,赶紧查看一下车子能不能修,不然我们只能弃车先撤了。”沢田纲吉赶在六道骸开口前转移大家的注意力。

 

虽然很讨厌六道骸,然而念旧的十代目看重他,狱寺隼人向来以首领的意愿为第一选择,不愿见到敬爱的人为难,只得强忍住脾气。

 

车内味道太难闻,几个人都下了车,站在旁边围观司机检修。

 

“怎么样?还能走吗?”狱寺隼人皱眉看着中年司机大叔掀开车盖,在里面检查摆弄。“时间太长就不要修了。”

 

“不清楚,我也不懂维修。”中年司机大叔查看了一会儿,耸耸肩表示无能为力,“我是被丹尼斯·邦尼特先生临时派来的,司机并非我的职业。”

 

狱寺隼人对雾守没亲自接待十代目耿耿于怀,虽然首领当时表现如常,可他就是能感受到对方的沮丧和失落。也是了,那么重视家族人员关系的十代目,怎可能不会对看重的人没出现而不失望呢?

 

他不由抱怨道:“六道骸你这个分部长是怎么当的?经费都贪污了吗?竟然给十代目安排这种破车,才多少路就坏掉了!”

 

中年司机大叔只能表示遗憾,上司之间的问题他这样的小人物是完全不明真相的围观,没有插嘴的资格。

 

瞥了六道骸一眼,感觉到他身上不安定的气息,沢田纲吉连忙制止自家岚守的借题发挥,“既然这样,我们去另一条路边拦车吧,这里不能待了。”

 

狱寺隼人拿出一支香烟,点燃后深深吸了口。

 

“十代目,你们先走吧,我留下来处理现场。”

 

“好。”

 

六道骸表现的有些奇怪,沉默地可怕,但沢田纲吉现在已经没有心情计较,撤离危险地带才是首要目的。

 

拎着从车内拿出的小箱子,带着六道骸和中年司机大叔一道先行穿越过行道树走向另一侧的道路,沢田纲吉相信狱寺隼人会把现场关于彭格列的线索全都销毁,不让别人牵扯到家族上来。


评论 ( 5 )
热度 ( 13 )

© 深渊中的咸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