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紫云(慕容云)
即日起开更《身沐长风》速度不保证,脑洞过多,总爱七想八想……
如有同好,请留言。

【家教】圆舞曲03

私设如山,人物OOC,不喜慎入。 

    

※※※


在天快黑时,汽车抵达了路边一间小型4星级汽车旅馆,侧边的停车场上稀稀落落的停了几十辆车。


沢田纲吉三人下了车,让殷勤迎过来的门童把车子开去停车场停好,穿过被花园所包围的前庭,走进旅馆一楼。


里面空间和一般的酒吧差不多大小,设施也没什么区别,气氛倒是相当的热闹。一桌一桌的客人将整个一楼的位置都占据了,有的在聊天谈笑,有的在喝酒吹牛,每个人都在做自己的事,没有谁去关注中间的半圆高台上,正在卖力地吹奏着不知名曲调的萨克斯手。


在一楼转了圈,三人都没有找到可以坐的位置。


中年司机大叔大手一挥,很随意的说:“直接赶走一桌不就行了?”他并不是跟随沢田纲吉从巴勒莫总部过来的随员,而是法国分部临时配备的专属司机,代替事务繁忙的分部长六道骸和次长丹尼斯·邦尼特全程陪同行程。显然他功课做得不够,对于首领等人的性格和行事作风不很了解,否则也不会说出这种话。


这家伙根本就没意识到自己的态度有多蛮横,估计他平时也是差不多的处事作风,六道骸就是这样管理属下的吗?!


狱寺隼人眉毛立刻竖了起来,却没有直接大声叱责,而是耐着性子解释起原因:“我们已经进入勃艮第地区的治安管理范围,你这家伙……自己国家的一些势力划分都没弄清楚吗?这里的治安出了名的严格,如果你不想我们被本地警察盯上,最好不要做出过激举动。”


十代目的理念家族里不是所有人都认同,尤其是远离本部的下属单位,说再多对于这些人也没用,还不如从其他方面说通他们。当然不是不能直接下命令,可他不愿意在十代目面前使用暴力和强权,当年那个刚接掌家族的十五岁少年面对黑暗世界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压迫时的痛苦和无奈他至今依然记忆深刻,所以即便只能减少分毫狱寺隼人都会毫不犹豫去做。


原本因中年司机大叔的态度而有些皱眉的沢田纲吉,在听到自家岚守的话后表情放松下来,等他说完接着说:“安全起见,我们保持现在的状态去参加展会就行了,轻车简从的行动可不要弄出大动静提前暴露行踪,意料之外事情出现的几率越小越好。”


黑手党第一家族彭格列的敌人不在少数,虽然未必个个敢直接动手,可暗地里使绊子,卖出教父的实时情报给愿意展开行动的家伙买凶杀人还是常有人铤而走险的,至少沢田纲吉就不止一次的因为露出行藏被人刺杀。当然,那都是前几年经验不足的时候,现在这种事已经少之又少。


环顾四周的热闹场景,沢田纲吉作出决定:“随便吃点东西就继续赶路吧,如果累了我们几个换着开车,早点到第戎市,没必要在路上耽搁。这里实在找不到位置就买食物回车上吃算了。”


狱寺隼人点点头,附和道:“这样也好。”


两位上司都这么说,中年司机大叔当然不会傻到提出异议,很自然的接过差事,留下他俩自己先去找空位。


“啊!”


一个女孩的惊叫声忽然从不远处几盆高大的室内盆栽后面传了过来。


正和十代目在一边聊天等候的狱寺隼人猛地一怔,戛然而止的话题让他注意力集中到对方脸上,发现了那一闪而逝有些微妙的神情,如果不是熟悉的人根本无法看出来那一丝恍惚、惊讶——和喜悦。


“怎么了,十代目?”


“你在这等我一下。”不等他答应,沢田纲吉转身快步走向那几株绿巨人繁茂枝叶掩映下的角落,刚才一瞬间,他感觉到了六道骸稍纵即逝的气息。


角落里,穿着白色连衣裙的漂亮女孩一手捂着嘴,另一只手上拿着的盘子空荡荡的,只留下一些还没滴完的汤汁,里面的食物因为撞击全都洒在身前年轻男人的衣服上。


“对不起、对不起!”那女孩一脸歉意,连连弯腰鞠躬道歉。


看了她一眼,出于习惯下意识判断起对方身份来历,从她衣裙质料随身饰品价值以及行为谈吐沢田纲吉很快得出女孩的出身应该相当不错,随即他就醒悟过来,暗骂自己简直有职业病,忙把全部注意力都投到那个年轻男人身上。


那人看穿着打扮似乎是个社会精英,二十五六岁的年纪,身材挺拔,有着一张温文尔雅的脸,金色的头发用发胶一丝不苟地固定起来。他皱着眉,似乎有些不高兴,停了一下才开口:“算了,没关系。”声音有些偏冷,意外地有着让人心颤的魅力。接着,他转过头,面向沢田纲吉,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


或许是因为精神频率相近,契合度比较高,沢田纲吉和六道骸之间有些特殊的联系,而且有着超直感的加成,前者对后者的感应范围极广,若六道骸不加掩饰,沢田纲吉甚至在十几公里之外就能模糊感应到他的大概位置。反过来因为没有宛如作弊器的超直感的特殊加持,六道骸自然不会有对方那种近乎神奇的能力,可距离这么近,沢田纲吉也没有经过特殊伪装,他自然能感觉得到。实际上在沢田纲吉还没靠近前,他就发现了,正是因为忽如其来的不期而遇造成的瞬间失神,他才会在明明已经让开的情况下,没有躲开那女孩失手洒在他衣服上的食物,弄得一身狼藉。对方只是普通人而已,这可是他平时压根不会犯的错误。


六道骸知道沢田纲吉的行程,身为法国分部的负责人他当然马上应该放下自己的事去陪同莅临的首领,不过地狱指环的获取出现重大突破令他不愿中途放弃。原本的打算是让得力下属犬和千种去迎接,然而他们同样肩负重责分身乏术,至于库洛姆,这个女孩一般都在总部为他打理属于雾守的书面工作,所以最终只能让副手分部次长出面招待。


反正,彭格列不会对他怎样的,不是吗?


只不过,在干私活的时候遇到顶头上司,尤其是他等同于翘班,被抓了个现行总是有些尴尬。当然,六道骸不会表现出来,反而光明正大打起招呼:“彭、Boss,好久不见,没想到居然在这里见到了你。”


这些内情沢田纲吉都不曾知晓,他感觉到陌生的外表下熟悉的灵魂气息,心跳便有些加速,脸上不由自主绽开灿烂笑容:“骸、你……”


“请稍等一下。”六道骸止住他的话头,对那个女孩说:“走路时请多注意点吧。”如果不是漫不经心怎会路都走不稳?


“是、是的。”女孩红着脸连连点头,从钱包里抽出几张大钞就要强塞给六道骸。“您的衣服的清洗费用我来出,请务必收下。”


“不用了。”回绝了女孩,六道骸拉着沢田纲吉往一边走去,他可不想和互相看不顺眼的忠犬君会面。


“衣服不换一下吗?”


“不用麻烦。”六道骸脱下外套轻轻一抖,便将黏在衣服上面的食物和各种汤水全部抖落,再用沢田纲吉递过来的手绢擦拭几下,就恢复如初。


“威尔第的新产品?”沢田纲吉挑了挑眉,特殊质料看上去伪装性很强,受众面大概会很不错,按照威尔第博士的一贯风格,或许还有一定的防御性。只是不知道成本多少,有没有市场价值,利润如何……啊,不对,他都在想些什么啊!这职业病也太严重了吧!


“嗯。”六道骸点点头,没有再多做解释。


两人在一根立柱后站定,旁边摆放着盛开的鲜花和一些大型盆栽,是一个适于观察四周并能隐藏自身的好地方。


一系列的举动出于下意识,六道骸在做完后才觉得自己的做法似乎有些不对劲,但他也没有继续想下去,毕竟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不想看到那只总跟在彭格列身后的银毛恶犬,好像全世界的人都要对他的主人不利似的狂吠个不停,实在烦人。尤其那家伙似乎对他异常反感,每次都针对他吵闹不休,把场面弄得一团糟,多次破坏了他原本打算和彭格列好好聊一聊的计划。不过今天事不凑巧,只能打个招呼而已。


“骸,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你。”


从见到六道骸的那一刻起,沢田纲吉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消减过,虽然看起来只是恰到好处的礼仪用微笑,但只有他自己才清楚他到底有多么高兴。


“彼此彼此。”


六道骸半分没有翘班被老板发现后的尴尬,他的心思明显不在无意义的寒暄上。


沢田纲吉察觉到了他的心不在焉,随口问道:“怎么,是有什么事吗?”


今天抵达雷恩市的家族分部时,六道骸并没有前去迎接,而是派遣他的副手分部次长安排接待相关事宜。作为家族首领,沢田纲吉其实并不注重这些西西里黑手党传统上的繁文缛节,但出于个人感情,他没有办法不介意六道骸这样做的原因。对于许久未见的会面,他私下里抱有很大期待,所以当见到分部次长丹尼斯·邦尼特先生的时候,差点绷不住直接表现出失望。


“只是被一些个人的私事绊住了脚,抽不出时间前去迎接,相信boss是可以理解的吧。”


可看他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怎么看也不像是没有时间,这样的话分明就是临时胡诌来糊弄人的!


六道骸毫无遮掩的意图,在彭格列手下做事已经是他所能容忍的底线,除了重要任务以外,他对这些所谓的规章制度连半点耐心都欠奉。


沢田纲吉的笑容瞬间黯淡,却没有出言指责,六道骸这身伪装很明显在做些隐秘的事情,只是不知道有没有危险?


随意聊了两句,见对方无意多说,沢田纲吉也只能就此揭过打算再重新找个话题,这时盆栽和立柱另一侧的通道里似乎有人走了过来。


那是三个有点小资情调的年轻男女,其中一人正是之前弄脏六道骸衣服的白裙女孩,他们正兴高采烈的聊天,话题的中心赫然就是六道骸,或者说,六道骸现在伪装的社会精英男。


这几个年轻人以为自己的声音在周围吵杂的旅馆里很不起眼,却没想到六道骸和沢田纲吉都非常人,五感异常灵敏,听得清清楚楚。


白裙女孩略微得意的笑声传来:“那个帅哥气质真好,涵养也好,我洒了他一身污渍,他居然也没对我说什么,甚至还关心了我一下。看他的穿着打扮,应该是某些行业的精英人士吧。对啦,他的眼神真是说不出的迷人,就像是月光下的海面一样……”说着说着,她一副春心荡漾的模样,完全破坏了她原本的清纯气质。


三人中唯一的男青年忍不住吐槽道:“别花痴了,从你的转述里我没听出那个男的对你说的几句话有一点关心的意味,你是不是脑补太多了!像你这样的笨蛋也就只有我才肯要,其他人你再怎么花样百出的推销也卖不出去。”


“喂,有你这样寒碜人的吗!”


“能别在我面前秀恩爱吗?好歹关爱一下单身狗啊!”另一名女孩穿着深绿色格子衬衣,搭配经典蓝牛仔裤,气质清新,让人看到她就会心情舒畅,但显然这个看起来就像邻家女孩的姑娘才是三人中的领头人,说话十分有分量。“别闹了,赶紧走吧,还有几个小时的车程呢。”


两人苦着脸异口同声地抱怨:“知道了、知道了,艾丽萨你真啰嗦。”


“我这都是为了谁啊,可恶!”


沢田纲吉瞥了六道骸一眼,似笑非笑:“原来那个女孩是故意的,骸真是有魅力啊。”


六道骸扫了眼越走越远的三个年轻人,不屑道:“沉湎于表象的俗人,她所见的不过是虚伪的假象。”


“世界上绝大多数的人都是这样,况且我觉得这也是骸的魅力太大了吧,再怎么乔装也无法遮掩。”沢田纲吉半开玩笑地说,不过事实上他也确实是这么认为的,因为那是他内心最美的梦。


六道骸嗤一声笑了:“彭格列,你真是……不过看来我的装扮似乎不太成功,以后会注意这方面。”说完,他掏出手机看了看,脸色虽然没有变化,但沢田纲吉可以清晰感觉到他的激动。


“骸你有事就先去忙吧,我很快也要离开。”他顿了顿,“请务必珍重。”


“Arrivederci,彭格列。”六道骸也不客气转身就走,看起来行色匆匆。


在原地站了一会,沢田纲吉才回到来处,狱寺隼人还在那儿等待,他已经十分焦躁,在原地走来走去的转着圈,一脸凶神恶煞,让没有找到空位的中年司机大叔惴惴不安,看到沢田纲吉时一幅得救了的表情。


安抚了两人,带着买好的食物和饮料,他们走出汽车旅馆,重新坐进车内,启动后拐上前往第戎市的车道。


评论 ( 18 )
热度 ( 15 )

© 深渊中的咸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