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紫云(慕容云)
即日起开更《身沐长风》速度不保证,脑洞过多,总爱七想八想……
如有同好,请留言。

【家教】圆舞曲02

※※※

 

 

漫山遍野的紫色小花,织就出鲜花的地毯,将整座丘陵的地面染成一片深深浅浅的蓝紫色的海洋。花海之间,一条车道延伸至远方,偶尔会有汽车或行人经过,给这片梦幻的天地带来几许热闹气息。

 

下午时分,天空的云层似也被地上花海镀上色彩,与深蓝的天空以及夕阳渲染的颜色,在不断行进中形成一幅惊心动魄的美丽画面。

 

坐在车中的沢田纲吉此时正出神的看着窗外,车速并不快,风中飘扬着淡淡清香,从微微落下的车窗涌入,让人心情不由的放松。

 

车内总共三人,开车的黑西服中年男人身材健壮,气质彪悍,是首领的专属司机,坐在副驾驶位置上银灰发色翠绿眼眸的年轻人则是当代岚之守护者。

 

看了一会手中资料,狱寺隼人微微侧头望向自家首领,发现原本在看风景的人靠在座位上,双手静静的放于膝盖,眼睛微合像是睡着了,本打算说的话自然而然吞回腹中。

 

反正距离此行要办事情的开始还有一段时间,就让十代目休息会儿,好不容易北部那伙不安分的家伙被打怂了,就算梅雅丝家族在其中撺掇最近也应该闹不起来……

 

身为左右手,狱寺隼人相当清楚坐在车后座的那个年轻人究竟承担了多少压力,稍有不慎就会引起什么样的风波,所以一直以来他总是愿意对方能有更多的时间休息和放松。

 

想了想,他小声对司机说:“稳一点,慢慢开没关系,我们不赶时间。”

 

司机没说话,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继续专心开车。

 

狱寺隼人低头继续研究资料,心神有些不宁,表面上看这次只是参加一个新晋家族的展会,但他明了内情可能并非如此。一开始十代目的表现同自己等人一样都认为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邀请,还笑着说除非空闲才去,然而等他接到情报部门新送进来的情报后却改变了态度。

 

接着,对于自己的强烈要求沢田纲吉当即答应,压根没有丝毫勉强的样子,这让原本打定主意死缠烂打以为又要纠缠一番拟定的大量说词完全没有派上用场,以至于当时张口结舌一副呆样。

 

不过,狱寺隼人很清楚十代目根本就没打算带他一同前往,使他改变主意的原因到底是什么让人十分在意,总觉得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然而十代目却在他提问之后没有任何解释。

 

他所熟悉的十代目早就不是曾经那个有些软弱的少年,很多时候出任务都是独自一人,完成度非常高,在他人眼里已经是一个成功可靠的首领,可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个值得高兴的事,这只说明了他们这些下属的无能而已!身为左右手,当然是要能给十代目分忧解难的人,而不是躲在他身后受其庇护的废物!他不想和十代目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却不知道怎么拉近距离。

 

狱寺隼人叹了口气,将纷繁的心思收拢,一边翻看资料一边考虑即将进行的任务。此行目的地是勃艮第地区第戎市的杜兰家族(Durand),一个曾经衰落最近重新兴起的家族,和彭格列的联系还是在九代首领在位的时代,随着杜兰家族上一代高层差点全部覆灭势力衰落而断了双方贸易往来,在里世界司空见惯的更迭,不曾想几十年过去杜兰家族竟然东山再起。

 

本次当代杜兰家族首领伯努瓦·杜兰将在第戎市举行一次个人收藏展会,展览部分杜兰家族的藏品。

 

“狱寺君不必忧心,伯努瓦·杜兰的目的很单纯,无非就是为了显示一下杜兰家族的财富和实力……”沢田纲吉清润温和的声音响起,他并未睡着,只是在闭目养神。“杜兰家族最近有意向和贝桑松的高瑟家族(Gauthier)联姻,不过毕竟衰落过,需要一个机会向各大势力和组织适当表现一下他们的底蕴和人脉,所以我们才会被邀请。”

 

“原来如此。”狱寺隼人挑了挑眉,他对中小家族的衰落或崛起,尤其还是他国境内的,对本身影响微小的事情并不是很感兴趣,关注的重点很快就跑到了其他地方:“打扰到您休息了吗,十代目?要不要再休息一会儿?” 

 

沢田纲吉笑着摇摇头表示无妨,接着说道:“狱寺君一直都在翻看资料,是有哪里不明白?”

 

“呃,杜兰家族的邀请十代目完全没必要自己亲自前来,他们和家族生意的市场份额早就被别的组织替代了,他们没有推陈出新没有开辟新的产业,在这方面没有优势,并不值得我们合作。”

 

沢田纲吉没有直接回答,垂眸想了想,问他:“狱寺君听说过‘真实之镜’吗?”

 

提到感兴趣的话题狱寺隼人眼睛开始发光,语气不知不觉地变得轻快,一改之前沉着稳重的模样:“十代目您说的是那个具有神秘力量的古代宝物?我在月刊《世界之谜与不可思议》中看到过,据说是某国的传国宝物,随着那个王国的灭亡消失了一段时间,后来的历史中偶然出现过几次,每一次都伴随着悲惨与厄运的离奇经历,是非常有名的‘厄运珍宝’之一。”他顿了顿,头脑里兴奋的热度刚刚有些消下,突然灵光一闪:“十代目您对‘真实之镜’有兴趣?”

 

沢田纲吉笑笑,不置可否:“第戎市的展会,杜兰家族此次拿出的展品中有一件铭刻着奇怪花纹的古镜,我怀疑那是流传于古代的‘真实之镜’之一。”

 

注意到狱寺隼人已经完全转过身严肃地看着自己,沢田纲吉迟疑了一下,继续道:“那镜子可能会对我有用,对于提高身体素质和火焰效能活性化都有帮助,但是,”他加重语气,“‘真实之镜’是古代术士封存传承的东西,每一个都不一样,未必那一个就是我需要的,我打算先去看一看。

 

狱寺隼人仿佛有些感叹,“能够提高火焰的活性?如同梦幻天国香水一样的东西吗?想不到引起轩然大波的香水也有类似的东西啊。”

 

“嗯,跟卡罗拉的幻梦配方有些相似,但效果更加优异。”

 

“说起来,很久没有见到希思黎小姐了,十代目您难得来一趟法国不顺道去看看她吗?”狱寺隼人的的关注点再次跑偏。

 

“还是别去打扰了,上次连累到她……”话没说完,沢田纲吉脸上就显出歉疚的神情。

 

狱寺隼人也叹了口气,不再提这件事。虽然他觉得十代目其实和那位继承了“玫瑰夫人”之名的卡罗拉·希思黎小姐是互相在意的,明明曾经有段时间出双入对如胶似漆,为什么后来渐渐地就有些疏远了呢?

 

忽然想起另一件在意的事情,狱寺隼人嗓门立刻提高了八度:“太过分了,六道骸这家伙居然不在分部等候十代目!法国分部交给他实在让人担心啊!!”

 

沢田纲吉心头猛地一跳,但很快压抑住,摆了摆手安抚激动的岚守,“这两年让骸担任分部长其实是我在勉强他,他肩头的负担很重,没空来迎接也是正常的,何况咱们只是路过而已。狱寺君,我们还是来讨论一下展会的事情。”

 

“好吧。”本想说些什么,谴责一下那个丝毫没有家族责任感的混蛋,可看到首领眼神中的无可奈何,想到十代目一直以来对于那人的宽容和厚待,花费极大心力极大代价才将他从复仇者监狱弄出来,狱寺隼人不由地妥协了。“展会还有什么问题?”

 

感激地笑了笑,沢田纲吉沉吟了一下才缓缓说道:“杜兰家族那边没什么问题,其实是我的担忧。虽然比努瓦·杜兰本身实力不错,势力在中型家族中也算强盛,派出看守藏品的是当地最出名的五名高手,实力没有接触过,但最少也应该有特战队员的层次。另外,外围还安排有武装人员,重型武器运用得当对高手也有威胁。不过,我到了一些消息,很多势力都对这次展会很有兴趣,尤其值得重视是‘魇’和‘白夜’。”

 

狱寺隼人的眉头拧了起来,“很麻烦啊……”一个是著名邪教另一个是出了名的给钱啥都干的杀手组织,他们一旦参合进去,搞不好最后事情很难收拾,而且这次他们跟出来的随员很少,他得顾虑十代目的人身安全。

 

“放心吧,狱寺君,西欧这边‘魇’和‘白夜’的势力薄弱,不大可能调集太多人手,而且,我会以自身安全为最优先注意。”很显然沢田纲吉没有打算半道而回,从一开始他就有参与进去的打算。“至于到时候会不会出现意料外的高手,那是谁都无法预料的事情,就别过于钻牛角尖啦。”

 

最终,他做出总结:“只是去看看而已。”


评论
热度 ( 17 )

© 深渊中的咸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