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岸

本命骸纲
新欢伞修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更新随缘

【家教】圆舞曲01

纲吉生日快乐


 

食用指南:2016纲吉生贺,身沐长风前传,处于人生巅峰的270(22岁)刷时髦值的故事,人物OOC不喜慎入

 

 

 

※※※

 

当九代雾守Croquant·Bouche出现在办公室的时候,彭格列现任首领沢田纲吉内心是茫然的,他弄不清这位自从继承式后就没再见过的前代守护者,现任长老院长老之一的老头呃不,中年人的来意。

 

一般而言,前后两代首领和其麾下家族成员在交接后少有这样正式的拜访,他不由暗自揣测。难道是九代爷爷有什么要事,不过那样的话事先会通知自己,而不是如现在这样直接上门,究竟对方来意是什么?

 

“在彭格列,老头个个是麻烦!”

 

由不得沢田纲吉不多想,家庭教师的忠告仍在耳,他心下警惕,实际上他在听到那句话不久就明白了老师的拳拳之意。眼睛不由睃向书柜上摆放的一个大型置物盒,里面满满当当的账单让他头疼,金额倒是无所谓,关键是收拾残局以及事后赔礼道歉和协调各方关系让他忙碌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并且,那还仅仅是今年份的账单。

 

他觉得他算是明白了自己老爸为什么在年轻时候就没有任何接任家族掌舵人的打算,果断成为门外顾问的原因了!!

 

首领不好当啊!如果有得选,他也想早点退位,省得整天面对除了手下还要给前代搞事的家伙兜着的悲惨人生!然而,现实却是他还得承担这份责任不知多久。某方面来说,彭格列首领其实是个悲剧人物。

 

沢田纲吉请九代雾守入座,互相问候之后,温和问道:“Bouche先生,此来有什么指教?”他和对方几乎没有交集,也不了解这位先生的性格,只能婉转询问。

 

外表是个黑人大叔的Croquant·Bouche微笑不语,轻轻拍拍手,很快便有部下捧着一个木盒进来,小心地放在会客沙发中间的茶几上,然后向两人鞠躬离开。

 

那是一个只有巴掌大的木盒,沢田纲吉分辨不出是什么材质的棕红色木头,上面雕刻着繁复的花纹,锁眼是一枚彩色扇贝,整体精致典雅,光看雕工便知道价值不菲。

 

“这是?”

 

“请您打开看看。”

 

沢田纲吉起身上前,手指对着贝壳锁眼轻轻一拨,咔擦一声轻响,便掀开了盒盖,内里居然又是一个小一号的木盒。他再度打开,其中铺着厚厚的软垫,最上层黄色丝绸上放着一小片指甲盖大小的银白色的金属碎片,其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绿色烟气。

 

“咦……?”

 

没有用灵视探查就能看到异状,这东西很不一般。

 

Croquant·Bouche却以为他没注意到特异而当成了普通物品,这在之前和同好的交流中被人误会很多次,开口提示:“请您用灵视观察。”所谓灵视,是他们这些经过特殊训练觉醒了火焰的人才有的特殊能力,可以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超自然现象存在。

 

九代雾守的话让沢田纲吉意识到,自己能够在普通状态下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很显然这和自己身体上的异样有关联。这是他心里一直以来的顾虑,眼下却没时间多想。他拿起碎片放到眼前观察,在灵视的特别视角下,淡绿色烟雾依旧保持原本状态,看来那就是它的本质。

 

当手指碰到碎片的瞬间,原本平静的雾气忽然从接触的部位快速渗入一缕到体内,他的手抖了一下,脸上闪过一丝怪异的神色,很快装作放下东西掩饰过去。

 

“这就是Bouche先生来总部的原因吗?”

 

“是的,十代首领。按理说我不该来麻烦您的,不过这件事我需要得到您的首肯与帮助。”Croquant·Bouche解释来意,“您知道我这样的退休人员生活相当无聊,所以我给自己找到一种散心的方法,我从以前就对古代文物的研究有兴趣,现在拾起来也不算困难。不久前,我得到了这块碎片……”

 

闲到蛋疼的退休生活我也好想要啊!强行按下内心想要吐槽的欲望,沢田纲吉点点头,示意对方说下去。

 

“您听说过‘真实之镜’吗?”

 

“略有耳闻。”

 

据说是古代术士的杰作,具有神秘的力量,可以凭此看透一切虚妄,但早已失落于历史中。

 

沢田纲吉不知道它有什么具体作用,甚至不知道这一片是否真品,但就是那瞬间的接触,他感受到一种充沛活泼的能量进入了他的身体,缓解了他疲乏的精神,似乎日益衰弱的身体重新焕发了神采。于是,他便知道,这块碎片必然是一种对自己有着难以言述好处的宝物,他必须要得到。

 

“那您可知道‘真实之镜’有关术士传承?”

 

沢田纲吉摇摇头,虽然他有两位雾守,也在这些年的黑手党生涯中直接或间接触及里世界一些隐秘,得到不少关于古代术士的秘闻,可有些信息只有术士才能获知,外人根本没有资格接触到内情。

 

Croquant·Bouche笑了笑,继续道:“现代术士的传承有断层一事想必您有一定的了解吧,失去传承的后果就是达到前人高度的难度极大增加,多走弯路还有巨大风险一不小心就失去了生命,只要是有识之士无不对此痛心疾首……后来,有人偶然发现古代术士有将传承封印在器物中的习惯,并因此继承到某些失传已久的能力,我们这些后辈才知道可由此弥补失落的知识。先辈们的能力千奇百怪,几乎每个人都有不同,但封印传承的器物选择最多的却是镜子,封存的术士之力会让镜子本身破幻能力大大提升,不了解情况的人把所有拥有神秘之力的镜子都称为‘真实之镜’……”

    

“原来如此,多谢Bouche先生为我解惑。”

 

想到彭格列之血的能力获取就分为血脉相传和指环激活,必须身心相合才能达到最大程度的继承,沢田纲吉对于古代术士听来匪夷所思的传承也没什么惊愕了。

 

“哈哈,我也是为了说服您才详细解说的。十代首领,这就是‘真实之镜’的一块碎片,您能感受到其中蕴含的力量吧?不过残存太少了,无法分析这位前辈到底留下了什么传承……想获知更多,我需要家族情报系统一定程度的倾斜,尽量帮我收集相关讯息,以便帮助我得到类似的镜子。”爽朗地笑起来,Croquant·Bouche强调道:“我必须得到它!”

 

即便是长老,动用家族力量也需要得到首领的首肯,尤其是Croquant·Bouche的需求占用情报部门的人力资源相当多,必须有首领的指令相关人员才会进行深入调查。

 

“好,Bouche先生你已经成功说服我了,”沢田纲吉调整了一下坐姿,微笑问道:“那么,你需要什么程度的帮助?”

 

Croquant·Bouche眼睛一亮,兴奋的说:“您的慷慨大方令人钦佩。B级左右就可以了,我也不能过于占用大家的资源啊。”

 

不得不说九代雾守是一个人精,从各方面考虑到了首领的顾虑,所以提出一个沢田纲吉没法拒绝的要求,B级在家族情报级别中属于第三等级,搜集起来花费不了情报部门多少精力,但由于彭格列广阔的情报网,却可能得到别处无法得到的隐秘消息。

 

“可以,不过我对你的计划各方面都不了解,请将你手头的详细资料送一份过来。”沢田纲吉道顿了一下接着说,“包括这块碎片在内的所有信息,我需要通盘了解。”

 

“没问题,资料都在这里。”

 

过于爽快的答应似乎让九代雾守有些惊异,不过目的达到他也不想过多占用这位年轻首领的时间,递上在已准备好的资料夹便告辞离开。

 

沢田纲吉看完资料后非常遗憾的发现九代雾守也不知道手上“真实之镜”残片的来历,他是在旧货市场淘宝的时候发现的,而店家甚至不知道一大堆杂货中夹杂了这样的宝物。

 

纵然暂无头绪,出于对神秘能量的渴望,沢田纲吉仍然很快下达了“真实之镜”相关调查命令,不过即使有Croquant·Bouche提供的资料(偏向于术士历史)线索还是太少,进展并不顺利。工作繁忙的首领不久便无奈放开此事上的关注,全身心投入家族事务的处理。

 

 



评论
热度(25)
©云岸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