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家教】无尽之梦2 下03

※※※


“我……”


沢田纲吉刚想说话,极度的恐惧与冰冷的寒意像是毒蛇一样顺着他的肌理攀爬而上,使得他不由自主浑身发抖。


小骸立刻觉出不对,一种更加阴冷和危险的感觉在悄无声息地弥漫。顾不上安慰同伴,他转头看去,恶鬼似乎从暴怒中平静下来,一种幽冷沉寂从它身上蔓延开来。无数恐怖的人头围绕在它身周的黑雾里,翻腾着、扭曲着,发出无声的咆哮,脸上表情或笑或悲或嗔或怒,每一种情绪都极为深刻,怪异而强烈,似能感染所有的人。


恶鬼的目光定格在沢田纲吉身上,他几乎不受控制地抬头注视着那双饱含怨恨和恶毒的血眸,仿佛自己的灵魂都要被吸出体外投入其中了。


那感觉难以形容,沢田纲吉脑子一晕,立刻恍恍惚惚。恐惧感盘旋不去,如同陷入了噩梦,明明知道自己该清醒过来,可眼睛怎么都无法睁开。他隐约感觉到额头一热,心底里似乎有一个熟悉的人在呼唤着自己:纲吉……纲吉……


晕眩的感觉潮水一样飞速退去,整个人缓缓清醒过来。


沢田纲吉再次睁开眼睛,发现是小骸,他收回贴在自己额上的手,一脸焦急:“好些了没有?你可不能死啊!”


大脑还很混乱,搞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正想询问,看到小骸抬起手快速做了几个奇怪的手势,脚下的阵图逐渐变化,化为另一种更加繁复的纹路,随着花纹逐一亮起,一层半透明的屏障撑起,抵御住黑雾的侵蚀。


“沢田君,你不要看它的眼睛,和它对视会被拘走灵魂!”


“啊?是、是。”越过小骸飘向恶鬼的视线倏忽收回,沢田纲吉将注意力集中到身周,防护罩在不停地抖动,像是随时都会崩坍碎裂,属于凪的小脸蛋惨白一片,神情十分痛苦,可仍旧倔强地硬撑着。


情况看来很不妙。是了,事前小骸就和他说过,凭依有限制,而且,他也明白作为印记的小骸其实早就没有可以使用的次数,虽然不知道他从哪里得到了额外的力量,但显然小骸是拼命在保护着自己。


是自己拖累了小骸,还有凪,否则他们原本没必要为此拼死一战,以他们的能力逃脱根本不是问题。沢田纲吉忽略了若是他丧生,以印记为存在形式的小骸也会失去依托,最终烟消云散。


心里的难受难以抑制,然而,面对小骸都无能为力的强大对手,弱小如他又能怎样呢?


就这样被恶鬼吞噬吗?


不,他不甘心!


莫名的狂躁和愤恨开始不断地沸腾,继而汹涌澎湃,整个人如同火山一样,忍不住爆发出来。


“退下!”


思维混乱地游走着,沢田纲吉突然发出自己都难以相信的吼叫,其中包含的威严神圣让正在主持防护罩的小骸身体一抖,不可思议地回望过来,一道似实质又虚幻的光照在他身上,如水一般柔和的气势飞扬,形成一股强势又温和的矛盾气质,直接将恶鬼以及它身周的一众鬼魂一起推拒出数十米远。


恶鬼愤怒地咆哮起来,努力挣扎,令人头皮发麻的鬼哭之声凄厉不绝,然而好似有着无形的屏障阻隔着它,使它无法靠近。


源源不断的力量从心脏一直涌到了全身各处,可是该怎么使用它呢?接下来该怎么做?


沢田纲吉求助似的看向小骸,忽然听到他很小声的嘀咕:“糟了。”紧接着觉得身体一轻,整个人就飞了出去。一阵天旋地转,重重地砸在了栏杆转角的立柱上,若不是他及时抓紧,差一点就顺着楼梯滚了下去,落到现在已经变成深不见底的黑暗深渊之中。


突如其来的行动吓到了他,脑子当即有些迷迷糊糊,连惊叫和疑问都抛诸脑后,全然搞不懂刚刚形势似有好转,怎么转眼间就急转直下?


来不及察看四周,心脏猛地一阵急跳,恐惧油然而生。这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就像是被什么外因勾动产生的情绪,思维在某一刻停止,等回过神来,大团有着液体般质感的浓稠黑雾逼近了他。


“当心--”


这时,小骸的警告方才传来,沢田纲吉已经无暇分心他顾,黑雾如潮水一般将他紧紧包裹,可怖的人头围绕四周,在阴影里嚎叫,让人恐惧的精神威压即将把他淹没。


胸口一阵阵气闷,呼吸越来越困难,沢田纲吉无法看到隐藏在黑雾中的一道黑影化作极细的几根游丝迅速从耳鼻口处钻入他体内。


刚才一瞬间,恶鬼确实被沢田纲吉突然产生的力量遏制住,但那股制止的力量属性非常柔和,根本没什么攻击力,而且使用者也并不会驾驭这种能力,分散的力道很快就被恶鬼一一驱散。老奸巨猾的它不动声色,在察觉到沢田纲吉没有后续招式控制后突然暴起发难,一边牵制住小骸,一边盘算着拘走觊觎已久的珍宝,打算等得手后再来专心将那个小鬼解决。它在一边观察了相当长一段时间,那么绚烂瑰丽的魂火简直让它移不开视线,强烈之极的贪欲翻腾不休。


若自己得到了他就能更进一步蜕变了吧,就有机会脱离那些收割者手心保住自己了吧?虽然自己还不知道到底要怎么才能使用他的力量,但本能催促着要将他占为己有!


恶鬼远没有外表看起来那样没有头脑,实际上躲过了上一次收割(虽然很大程度上是那时它太弱小且足够幸运)而且在养殖场内生存了十年,并成为实际掌控者,它可算是相当阴险狡诈。


分离出一个实力不俗的分身骗过小骸,恶鬼立刻指挥它攻击沢田纲吉,在小骸大部分精力被恶鬼本体掣肘的时刻,它果然成功了。


原本小骸也想阻止,当见到恶鬼的动作后反而笑了起来。他还记得中午时,在男厕所里沢田纲吉忽然像变了个人的表现,刚刚似乎也展现了他部分能力,也许这是一个机会,揭开他身上秘密的契机呢?即便不成,以他的特殊体质,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附体。鬼物能够造成实质性伤害的攻击一般来源于精神诱导以及附体,只要不被凭依,就不会被压榨潜力造成损耗,以沢田纲吉的特殊体质他受到伤害的可能性降低了大半。


另一边,当撞在栏杆上时沢田纲吉是又惊又痛又怕,也不知道哪里受了伤,只觉得浑身都疼,接着就被精神威压镇住了思维,不及反应就感觉到一股冰寒刺骨的东西钻入自己身体,顺着血管流向全身各处,身体在一寸寸变得麻木和冰冷,无法控制身体,似乎就要变成一具活着的尸体。可怕的预感笼罩心灵,正惶恐间,他再次感觉到梦中那股极其安心的舒适,在母亲怀里那样被无私呵护的温馨,寒彻骨髓的怨念之气则如同被沸水浇注的冰雪一般给这股柔和而坚定的力量毫不客气的消融净化。胸口不再气闷,全身上下一时间就像大冷天浸泡在温泉中一样,说不出的温暖舒适。


与此同时,与小骸缠斗的恶鬼陡然发出一声凄惨的怪叫,声波震动空间造成一阵阵剧烈震荡,虚幻的破碎声响从四处回荡,带起呼啸的阴风,仿佛能将人的血肉一层层剥离,它暴怒的吼叫:“是你逼我的!可恶!”


一瞬间,周遭一片漆黑,所有的光线都被吞噬殆尽,同时,哗啦啦一阵玻璃破碎的声音,所有的窗户玻璃齐齐裂成了碎片,弥漫的死气铺天盖地地侵袭过来!


一团团黑烟四下弥散,将视野内一切都染成黑色,恶鬼尖声厉啸召唤着养殖场内的其他鬼魂,大量的灵体蜂拥而来,如雨点般投入它体内,吸收同类后身体飞速膨胀,体积变得越来越大,恐怖的压迫感层层迫进,几乎令人窒息。


恶鬼暴走了。


稍微恢复了一些冷静的沢田纲吉忍不住嘴角抽搐,这头恶鬼到底有多难缠,为什么就像有不死之身一样,不仅打不死打不伤还总是不停的爆发出更强的潜力?


他其实很清楚,一方面是恶鬼确实实力不俗,逐渐展现真正能力,另一方则是小骸的力量在不断衰弱,此消彼长之下出现眼前被压在下风的状况非常正常。


小骸凌然不惧,迎着那巨大的恶鬼冲到近前,一手做出奇怪的手势,武器直接插入它的头颅,恶鬼浑身一震,蛇一样的黑气萦溢而出,与小骸的灵体缠绕在一起。


沢田纲吉想要帮忙牵制恶鬼,然而越是着急越无法找到那种奇妙的感觉,似乎他的能力只是随机使出一样,根本无法自控。


突然,光芒大盛,照亮了越来越昏暗的楼梯间。光亮一闪即逝,充盈身边粘稠如水的死气消弭一空,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幕,沢田纲吉木呆呆不知所措。


下一刻,一直担任保护者角色的小骸挺直的身躯直接往后倒去,在一瞬间完全丧失了战斗力,甚至,原本被补齐的那只眼睛重新恢复了原本的腐烂黑洞。


“小骸!!”


沢田纲吉楞了一瞬,猛地冲到小骸身边,及时扶住了他,像是已经脱力,他说不出一句话,仅剩下的眼睛里流露出催促的神情,示意赶紧离开。他之所以孤注一掷地榨干了女鬼凪全部的力量是因为先前低估了敌人的实力,加上已经无法保持凭依状态,只能行险一搏。


“啊啊啊,我要杀了你!!”恶鬼狂躁地嚎叫刺入耳中,声音高频刺耳,让沢田纲吉瞬间就失去了听力。


恐怖到难以描述的凶狠目光将抱着小骸的他冻结在原地,浓厚的污秽死气层层侵蚀下,冰冷僵化的身体丝毫无法动弹。


在这无声的黑暗世界里,他隐约看到一道红光朝着自己直扑而来,意识倒不好已经来不及躲闪,沢田纲吉一时慌了神,刹那间思绪凝固成一团空白。


“哦呀哦呀,真是狼狈呢,沢田君。”千钧一发之际,久违了的熟悉声音直接在脑海里响起,沢田纲吉惊喜交加,在他身前不远处,不知何时站着一个身材修长挺拔,周身萦绕着淡蓝微光的少年,侧头看向他的眼睛闪闪发光,瑰丽的红和幽暗的蓝交织而成的深邃,在暗色为底的背景中凸显出难以言述的神秘和让人怦然心动的美。


诶……?心动?


沢田纲吉的脑子被惊惧弄得僵化,一时思索不了太多,对于那一瞬间的悸动不明所以,他想可能是自己精神一直绷得太紧,见到大靠山就放松下来的缘故。


“我不在,就不行了吗?”突如其来的人,正是六道骸本尊,随着他的出现,阴寒压抑的气氛一扫而空,和沢田纲吉招呼一声,便转头望向那只已经膨胀到将整个空间塞满的恶鬼身上。


被愤怒和贪欲冲昏头脑的恶鬼毫不犹豫发动了攻击,诡异沉郁的死气怨念竟也狂暴地激荡起来,泛起一圈圈波纹,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激烈,墙壁发出吱嘎吱嘎的声响,大量砂石被刮飞,毫无规律向四面八方激射。


“クフフ,竟然敢对我的……呃,对沢田君无礼,你很有胆子啊。”轻轻松松抗住之前小骸拼尽全力才能抵挡的攻势,没有一丝劲气可以临身,同样的恶鬼周身恐怖的气势也对他无效,六道骸手中幻化出三叉戟,轻声道:“轮回吧,杂碎。”


周遭忽然映射出强烈的白光,眼前被渲染成一片茫茫的白,光芒刺眼,沢田纲吉大叫一声,连忙捂住了眼睛。


“呃,沢田君,我忘记提醒你了。”六道骸这才注意到误伤友军,同时也不禁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单独作战的时候太多,从未顾及过他人是不是有些过分。其实也不能怪他,以往协同作战的友军都是高手,没有谁会不懂判断形势影响到自我保护。


当然,六道骸也是想要速战速决,采取了对付灵类的最直接方式,--梦之力模拟出负能量的相反属性净化,谁知遇到沢田纲吉这样的菜鸟级人物,明明有着非常强大的潜力却丝毫不会应用,完完全全的普通人心态,这种人他还是第一次接触。


クフフ,真是有趣啊。


即使闭上了眼睛,视网膜上都有一个强烈的光源在灼烧,刺激得眼泪不停流出。沢田纲吉看不到战况如何,感觉中过了好一会儿,身边的小骸被人挪开,身周萦绕着一股清新好闻的气息,接着,冰冰凉凉的东西覆盖眼部,刺痛消失了。


“哭得太不像话了哟,沢田君。”


沢田纲吉睁开眼睛,茫然眨巴了几下,等到视界内的光斑消失,注意到周围恢复成学校楼梯间的原样,让人恐惧的恶鬼不见踪影,弥漫的死气黑雾毫无残留,一切超乎想象的东西都消散得干干净净,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依然是黄昏时刻。


只除了,空无一人的寂静。


自己又回到了人间吗?还是说,仍旧在那个可怕的所谓鬼魂养殖场内?


脸上挂着有些抱歉的微笑,六道骸的手刚刚移开,沢田纲吉马上就像所有被人欺负的小孩子见到家长一样靠了过去,漂亮的眼睛里涌出了委屈的眼泪。


“骸、骸,你怎么才来?我怕死了,呜呜呜!”


紧紧捏着对方衣襟的手不停发抖,似乎全身力气都随着勇气消失而松懈。作为一个普通人,虽然被食梦妖古罗追杀过,也遇见过形态各异的各类鬼魂,可在短时间内连续遭遇危险,在可怖的强大恶鬼面前无力反抗之力,当真正的死亡靠近时,就算是成年人都未必能承受这样大的压力,他一直强自忍耐的恐惧,面对六道骸终于爆发出来。似乎对于他来说,这个外表看起来只比他大一点儿的神秘少年比任何人都要可靠,能给他带来无以伦比的安全感。


“……好了好了,别怕,我在这里。”十分不习惯和他人如此接近,可沢田纲吉这幅可怜兮兮的样子实在让他不忍推开,其实他很怀疑自己要是拒绝这小孩儿会不会直接嚎啕大哭。犹豫了一下决定保持原样,六道骸叹了口气伸出僵了半天的手揉了揉抽抽噎噎的少年褐色的头发,小声安慰。


天知道,他可从未做过这种安慰人的事,真是麻烦死了!


之前没意识到普通人类的脆弱,看来得好好呵护才行,那种奇妙的能力他还没研究出个结果呢!转着这样的念头,六道骸道:“现在安全了,我已经解决了那个杂碎。”


“嗯,谢谢你,幸好你来了。”


“冷静下来了吧,到底怎么回事可以解释下吗?”其实六道骸一出里世界就直接过来了,不过抱着观察沢田纲吉能力的想法旁观了许久,而他也确实看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我、我不知道……”摇摇头,沢田纲吉在情绪稍微平复之后,顾不得和六道骸一叙久别之情担忧一直保护他的同伴,急急忙忙松开抓着对方衣服的手,跑到一动不动倒卧在地的小骸身边。


此刻,他不知道躺在那儿的到底是小骸还是凪,无法从外表上判断,感知不到对方的意识,仿佛只是一个空壳。


不敢想象失去他们的后果,一边发抖一边呼唤,沢田纲吉心里不知是悔是焦,“小骸、凪,醒醒啊。”


六道骸在他身边蹲下,看了看伤员,很随意的说:“没事,精力耗光,脱力了,放着不动自我修复一段时间就又可以活蹦乱跳。”


“凪没事就好。”


一个女鬼而已,值得你这么担心?


挑挑眉六道骸没有多说什么,打量了一下自己的研究产物,这小孩儿身上也许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一段时间不见他的灵魂又强大了一些,在没有经过任何锻炼的情况下,几乎不可能发生的转变,难怪那头恶鬼拼着烟消云散也要抢夺。


“骸,你给我的印记、我是说小骸,他没事吧?”松一口气的同时,因为无法感应到印记的存在,沢田纲吉心里很慌。


 “你给了我很大惊喜哦,沢田君。”


“诶??”


“我从没想到印记居然能拥有自我意识,你的能力……”越来越让人好奇和期待,也许可以让他看一看《梦之书》。


六道骸声音渐渐降低,近乎于呢喃,沢田纲吉心忧小骸,全然没有注意到对方不慎露出的口风,一个刚刚出现的家伙怎么可能对一切都胸有成竹,仿佛一切都在掌控中。


六道骸忽然笑起来,拉着沢田纲吉站起身,同时手一挥,凪的身影立刻消失不见。


“咿!凪呢?”


“我先把它放在我的领域中,省得等下波及到,因为……”六道骸望向一边,淡淡说道,“某些家伙不死心呢。”


又有敌人?心里哀嚎了一声,沢田纲吉扯住六道骸衣袖,有这么一条大粗腿可抱,他有什么好怕?就是觉得厌烦,任谁有这样“充实”的一天,都会觉得很累。


“对了,沢田君,回去之后你要给我好好解释一下‘小骸’这个名字哦!”六道骸忽然转过头,笑眯眯说道,一点紧张感也没有。


完全追不上六道骸天马行空的思路,沢田纲吉呆呆看着他,一时怔住了。


这个人脑子里到底都在想些什么啊?!

 

握住他的手,六道骸笑而不语。

 

须臾间,四周景象如同碎裂的镜子一般,崩塌了。

 


评论 ( 4 )
热度 ( 15 )

© 云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