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家教】无尽之梦2 下02

七夕快乐,拖到现在,还是更新一下吧~

虽然并没有什么谈恋爱的内容~

看到骸纲TAG全无动静,真是让人悲伤不已呢


无尽之梦2 下 02

 

食用指南:没想到一个分章也要写这玩意儿,咳咳,私设巨多,枯燥无聊勿怪。

 

※※※

 

「想不到那个女鬼对你的迷恋超越一切甚至包括她自己的灵魂……」

 

小骸对于沢田纲吉和女鬼凪的选择毫不意外,却在凭依时没有受到任何阻碍进入内心世界时发出了如上感慨。这并不容易,别说那些停留人间会被来自世界阴面的负面能量洗涤魂体影响心智个性多疑狡诈的鬼魂,就算是一般人类也根本没可能就这样轻易的相信别人,甚至到了对灵魂都毫不设防的地步。这是比一时托付生死更为深重的信任,等同于签署了从此后此身为君所有,生死全不由己的最严苛契约。

 

到底是什么原因,令它如此相信沢田纲吉?

 

或者说,沢田纲吉到底有什么魅力值得这个女鬼如此牺牲?

 

小骸并不明白,但他想这样的程度不仅仅只有凪能做到,自己同样能,没有沢田纲吉他就是一个没有灵智的印记而已!

 

由于凪完全开放了内心,小骸很快便掌控了她的全部。沢田纲吉惊奇的发现站在身前的那个小萝莉的神情在瞬间就变了,还是那张姣美的脸却带着一种蔑视一切的随意。她、哦现在应该是他了,他一把扯下眼罩扔到地上,有些轻蔑的哼了一声,原本是腐烂黑洞的地方变成了瞳孔里镌刻着神秘“六”的赤红眼眸。

 

“凪?”

 

“她在沉睡,现在身体由我掌控,沢田君跟好,要冲咯。”

 

转头对沢田纲吉微笑了一下,青色的雾气在他手中汇聚,化作一把闪耀寒光的长柄三叉戟,武器猛地在地上一顿,无形的气浪朝着四面八方辐射而去,原本堵塞着数不清鬼魂的地方,包括那些灵体十分凝实的鬼物一道,被瞬间清空,一声声短促之极的哀嚎尖啸代表着一个个灵魂的消亡,丝丝缕缕的黑气几乎连成一片的逸散开,那是消灭的速度太快来不及消散的死气。

 

比起凪来说,小骸的控制能力简直出神入化,没有浪费一点力量,精准的消灭了之前凪几乎要花费十倍力量才能消灭的鬼魂数量。

 

一见打开了通道,他二话不说拉着沢田纲吉就跑,这不是废话么,凭依有时间限制,加上凪虽然强大也没有碾压群鬼的能力,不跑留下等死吗?

 

正常而言,以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想要离开学校必须要越过办公楼和中庭的花园,再穿过一个相当巨大的操场才能从学校大门出去,路程较远耗时颇长。现在情况紧急,小骸在问明了路线之后,直接拖着沢田纲吉向着中庭一路狂奔。他打算不走寻常路翻墙而出,就可以省略掉穿过操场的时间。

 

两人顺着走廊前进,刚走到二楼转角二年A组的教室门口,小骸放缓了步子,最后停了下来,他狠狠咬了咬唇,说道:“不妙啊,沢田君,我们很有可能……”

 

“啊?”其实不用小骸特别指明,沢田纲吉也能感受到周围环境的越发诡异,他们一路走来,就像是在水中前进,被无处不在的力量挤压着,处处受力。这貌似祥和的宁静下面掩盖着难以言述的恐怖,并不比方才被群鬼围攻要安全多少。

 

“想不到这所学校是‘那些家伙’选择的养殖场,隐藏得还真深啊……要不是今天是‘那个日子’引发了'天轨重合',加上你——”小骸凝视沢田纲吉一会儿,叹了口气,说了一堆他听不太懂的话。“你似乎对灵类有着难以抗拒的吸引力,那特殊的灵光魂火简直比黑暗中的灯塔还要醒目,不管到哪儿它们都会追过来的。”他不是没有试过掩藏起那明亮辉煌的灵光,可自己力量不足没有办法遮蔽,只能用最笨的方法来逃跑。

 

“也不知道那些利益熏心的家伙几年来一趟,”他低下头,声音变得很轻:“如果本体在这里就好了……”

 

沢田纲吉不由自主握紧双手,心脏不受遏制地狂跳起来,现在他可以依靠的同伴也只有他了。咽了咽口水,他有些慌张的问:“小骸,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

 

小骸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什么,“你发现了吗?我们一直都在同一个地方打转,根本就没有离开刚才那个楼梯间。”

 

一直都有着不好的预感,沢田纲吉眨了眨眼睛,凝神望向四周,视野在片刻的模糊之后恢复正常,蒙蔽视线的幻象被驱除,他发现他们果然还在原地,不由倒抽一口凉气!

 

一股强烈阴冷的气息从远处某个地方发散出来,使得周围变得昏暗异常,这股寒凉的冷意一阵接一阵地涌过来,不断侵袭身体夺取热量,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头发已经湿漉漉地黏在额头上,冷的钻心,不由的打了个哆嗦。

 

沢田纲吉的脸色惨白而无血色,身体瑟瑟发抖,那是因为体质特殊对这些东西很敏感,小骸一把抓过他的手,安慰道:“别怕,静下心来,这些死气就无法影响到你。”

 

小骸操控着凪,身体还是那个萝莉的模样,她的手又小又软又没有温度,却让沢田纲吉的心突然之间平静下来,仿佛感受到了小骸通过手掌传过来的讯息:不要怕,我会保护你。

 

虽然自己遇到了很多起普通人可能一辈子都遇不到的怪奇事件,眼前又那么危机重重,甚至随时都有可能丧命,可同样的也总是能遇到可以互相扶持的伙伴,这个世界毕竟还是光明和善意比较多呢!这样想着,沢田纲吉握紧了小骸的手。

 

小骸注意到这个瘦弱的少年在发抖,似乎是很害怕的样子,但在他那双明亮的眼睛里却发现了一些一开始时没有的东西:坚定。那些原本散落在他心里的犹豫疑惑不知什么时候起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让人移不开眼的坚毅,他像是在知道全新世界的危险之后依然选择面对,而不是懵然无知下的无知无畏。

 

小骸有些吃惊地发现,自己对沢田纲吉的转变除了欣喜,还有一丝丝地郁闷,却搞不清楚原因。他很快也没心思胡思乱想了,浓厚负面能量凝成的死气在头顶郁结,压力成倍增长,使人喘不过气来,他已经可以听到阵阵凄厉地鬼叫呼号从四面八方涌来,带着无边的委屈和愤恨,难过和悲伤,以及不屈的意志!

 

声音一入耳,沢田纲吉鼻子无端发酸,眼睛很热,好像随时都要落下泪的难过情绪翻腾着,心头暗暗生出疑惑,为什么鬼叫声会有这样的效果,能够引动心情的急剧变化。

 

“是‘灵力共振’,通过不同频率的灵力调整来协调一定范围内友军的各种状态,以及给敌方施加不良状态。看来,学校内有一个很强大的鬼魂。”小骸解释道,“他已经注意到我们了,现在我们想要离开似乎更加困难了。”

 

“……”

 

小骸口中层出不穷的新名词又一次成功的让沢田纲吉一脸懵逼,内心的压力比外部环境的重压更让他窘迫,和这个六道骸留下的印记在一起使他常常都会产生一种自己是智障的感觉,相当令人不爽。

 

“现在有点时间,我就从头开始给你解惑。”不料这一次,小骸竟然认真的说明起来,“沢田君想必已经满腹疑惑了吧,其实这很正常,现在的情况是非常罕见的呢。首先,我们脚下这所学校是某些利欲熏心的异能者人为制造的养殖场……”

 

“诶,人为的?风纪委员会都没有发现吗?”沢田纲吉忍不住问道,在本地的种种传言中,那位跋扈成性的委员长是一位手腕极高并且心细如发的人,而并盛中学是他最常出没的地方,按说有什么异常早该被他发现了。

 

“哦,你别插嘴——按照时间,养殖场的开辟最少也是十年前就有了,在天轨没有变化之前是不可能与现世连接,所以你说的那个什么风纪委员会是无法察觉的,听我说下去!”

 

虽然还有很多问题,可小骸摆明了不想被岔开话题,沢田纲吉只得悻悻地闭上了嘴巴。

 

“整座城镇里面每天死去的灵魂都会不自觉的被吸引进来,在他们划下的范围内成长,但它们是不会发现自己被圈养的实情,一方面是灵魂大多都是残缺不全心智欠缺,另一方面则是归功于养殖场创建时设置的灵类蒙蔽的条件,让它们连想都不会想到这一点。之所以煞费苦心,是因为鬼魂的作用有很多,但对于异能者来说最主要作用是制造药物的原料,可以添加在绝大多数药物中,并且稳定性够强的灵魂,相对于被各大组织垄断的药草的价格而言是一种非常廉价的代用品,在里世界的中下层非常普及。哦,顺便一提,这东西是有副作用的,而且隐患不小,但对那些没有明天可言的底层人来说,燃烧潜力和寿命完全不用在意,眼前都过不去更遑论未来?其次,所谓的‘那个日子’,是每十年出现一次的自然现象,在那个周期内月亮会变成鲜血一样艳红,具有神秘的力量。当然,普通人类是看不见的。血月的力量达到巅峰的时候会让灵类有一次生命跃迁的机会,但同样也使得它们在躁动的顶点时丧失本身意识。这个日子同时也是那些贪心的家伙的一次盛宴,此时鬼魂蕴含的能量最为活泼和充足,炼制成药剂的活性最好,收割性价比最高,是业界人士动手最佳时机。最后呢,我来告诉你,我们现在的真正处境。”

 

一大串话噼里啪啦砸过来头脑马上陷入混乱,更别说消化吸收,可沢田纲吉敏锐的感觉到小骸态度的变化,转脸看去,从那双异色的眼睛里,他读懂了:也许这一次,危险程度远超想象。

 

“我们现在既不是在现实中,也不是在世界阴面那样的镜像世界里,而是在现实与虚幻的交界处,嗯,好像不太好说明(说了你也不懂),你就当成类似梦境一样的地方吧。这里属于特殊区域,在特定的时间和条件下才能打开的神秘地带。原本我们根本不可能自行进入,没有养殖场主人的许可其他人也无法发现本地时空坐标,但似乎出了某些我们不知道的原因,养殖场内诞生了一个异常强大的鬼魂,它控制了这里,并且对你、沢田君,很感兴趣,就把我们拖了进来。”

 

“啊,我?”

 

又来了,都说自己很特别,现在连小骸也这么说。

 

但可笑的是,他完全不了解自己的能力。

 

「那个不知名的鬼到底在打什么主意,这种用途不明的古怪能力只能看到听到灵类的信息,是绝大多数精神力达到一定程度的异能者都会有的通用技能有什么值得觊觎?

 

还是说,又是一个打算吃掉自己的家伙?

 

那自己算什么啊!」

 

沢田纲吉简直想要苦笑。

 

“别妄自菲薄,沢田君你的灵力魂火非常强大。”也异常美丽。

 

「如此炫目又脆弱到无法保护自己的你,只能是被强者的羽翼庇护。」

 

「然而除了招来奇怪的家伙之外,并没有什么卵用。」

 

“按照本体的记忆,拥有这种程度的强大鬼魂都是饲养者的首要目标,根本不会留在养殖场内,而十年时间也基本没可能产生出强力的鬼,它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考虑这些还不如想办法离开啊喂!

 

两人陷入各自思绪的时间,压迫性的寒意铺天盖地侵袭过来,几乎立刻就要将还是普通人身体的沢田纲吉击溃。

 

小骸伸手做了一个奇怪的手势,沢田纲吉周围出现一圈淡蓝色荧光将他笼罩,顿时感觉寒意减退,他感激的说:“谢谢你,小骸。”

 

“等我们离开这里你再好好谢我吧,クフフ。”

 

「终于要离开了吗,真是太好了。」

 

“啊,那是什么?”

 

两人正对着上下楼梯的一面,在他们身后就是连接走廊的门,忽然砰咚一声那扇门自动关上,沢田纲吉下意识转头,发现门扉以及周围的墙面上出现一层水雾。开始时极其稀薄,转眼间变成浓稠如血浆的腥红液体,顺着墙面滑落,在形成一道道古怪的血线之后于地上汇聚成一滩水洼。事情发生的极快,都是在关门声和回头那一霎。这诡异的一幕,让人感到毛骨悚然,一股寒意从背后升起。

 

小骸的讲解很大部分没有听懂,但仍可知道他们现在已经身在一处鬼魂的养殖场,鬼魂幽灵的密度肯定高的吓人,天知道他有多怕鬼,虽然最近的遭遇让他觉得自己应该已经克服了这个弱点,然而眼前的情形由不得他不害怕,牙齿不由自主打起颤来。

 

“啊啊啊!!”肩膀上忽然一沉,沢田纲吉不受控制地惊声尖叫,手臂乱挥,吓得不行。

 

“沢田君!”嘴巴被一只手紧紧捂住,身旁传来一道平静的声音,“别害怕,不要被迷惑,它在寻找你的心灵缝隙!如果不想失去自我,就努力镇定下来吧。”

 

说来奇怪,听到小骸的声音,沢田纲吉的心马上平静下来,在他松开手后愣愣转头,又是一惊。小骸的身后,也就是上下楼梯的走道上,从地面到顶端,再一次冒出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鬼,并且不断有新的加入者,将这片不算大的空间塞得如同沙丁鱼罐头,阴冷的死气以及鬼物身上的血污交织形成的气息,令人作呕。

 

“怎么办,我们被包围了。”前有群鬼,身后的门上古怪的现象也让沢田纲吉大为担忧,照这情形他们是无路可逃了。

 

小骸倒是一派镇定,甚至从容不迫的安慰了惊惧不安的同伴:“这种程度的小鬼数量再多也是炮灰,就连阻挡我们前进都没有资格,你放下心来吧。”手中亮起一团靛蓝色的幽火往前一拍,分散成无数萤火虫一样细小的光点飞向鬼群,在接触的一瞬间爆出一团团明亮的光芒,在绚烂的花火中一个个让人恐惧的鬼就这样轻轻巧巧的被消灭了,轻易得让人咂舌。

 

小骸脸上的表情没有变得轻松,甚至原本的冷笑也收敛起来,“出来吧,蚁多咬死象这种事对于一定级别的异能者来说,并无作用。”

 

古怪的声音在四下里飘荡,不知何时浅浅一滩的水洼蔓延到了脚下,带一阵阵仿佛能够催眠一样的舒缓音调,在眼下却只让人觉得恐惧。

 

空气中的血腥气味越发浓重,邪气让人心惊胆寒,不祥之意膨胀着,嘭!水洼中喷泉一样爆射起一大团液体,朝两人劈头盖脸地浇来,沢田纲吉当然是反应不过来,就算他有所防备身体也跟不上,但是小骸在瞬间挥动三叉戟挡住这一击。

 

又一道光华覆盖在沢田纲吉身上,更加严密的保护着他不被鬼魂伤害。

 

旋转起来的武器连成一片模糊的虚影,将再次扑来的液体被震成无数水滴,一声巨吼,整个空间一阵剧烈震荡,瞬间让人以为教学楼立刻就要崩塌,洒落在地上的血色液体像一条条毒蛇扭曲着自动汇聚,朝着忽然冒出的一道黑影涌去。

 

小骸拉起一旁发愣的沢田纲吉推到身后,大喊:“你不要动!”三叉戟在手中旋转轻舞,无声无息地在他身上加持了更多的防护。

 

做完这些,他毫不犹豫扑向黑影,打算在它塑型前先下手为强。

 

然而,这么一缓就已经迟了。

 

阴冷的寒意在弥漫,温度急速降低,好在小骸刚才多留个心给沢田纲吉增加了护甲,否则不甘和怨毒所凝结的怨力极度增长之下,他那脆弱的肉身根本无法承受。

 

小骸表面从容,心中却大为忌惮,只看这登场方式便可知晓,这家伙不是泛泛之辈,很可能就是那个将他们弄进养殖场的不知名的鬼。

 

三叉戟狠狠戳到黑影身上发出呛啷一声响,犹如金属交击,对方挥手反击,一股劲风疾闪而过,小骸偏转避让,嘭嘭嘭连串爆炸,地面裂开一道道巨大缝隙,霎时沙石乱飞,灰尘滚滚,周遭一切陷入昏沉。

 

一击之后,黑影站在原地没有动手,也不知是没有锁定方位,还是塑形之后力量没有马上恢复。

 

小骸眉头紧皱:“好强大的死气怨念,是一头恶鬼啊……”不论是恶鬼还是冤鬼都是极其凶戾残酷的鬼魂,是被负面能量完全污染的堕落之魂,一般人甚至碰触到它就会瞬间被吸干精气而亡。

 

恶鬼略具人形,全身层层叠叠覆盖着爬行动物鳞甲一样的厚重角质,只有脸部露出翻卷的黑红色肌肉,血水淅淅沥沥的不断淌下,腥红的眼睛里面没有瞳孔,流动着无边的怨毒和憎恨,仿佛是怨念的实质化身,散发的气势压迫得人几乎喘不上气。

 

沢田纲吉发现那个恶鬼正死死盯着自己,却没有将注意力分一点给明显威胁更大的小骸。

 

它嘴角咧了咧,像是想要给世间最珍贵的宝物一个好印象,努力摆出一张笑脸,但它那张僵硬恐怖血肉模糊的脸孔只做出一个极其扭曲可怕的表情,“你,你留下来……”

 

沢田纲吉“啊”的一声叫,给那充满压迫力的眼神吓得腿脚酸软,无力躲避。

 

“クフフ,无视我吗?”小骸冷冷一笑,“想得美,我的……沢田君,怎么可能让给你这样的鬼东西!”

 

“找死!”恶鬼勃然大怒,浑身一震,身上分出了五股浓黑如墨的雾气化作不停尖声诡笑的人头,朝小骸扑来。

 

勾住沢田纲吉的腰也不理他的惊呼尖叫,往肩膀一挂,小骸脚下急退,同时身周亮起几团靛蓝色光团迎击人头。

 

嘭嘭嘭!

 

力量的交击荡起一阵排山倒海般的气浪,强大的冲击波好似大海中的飓风一样要把两人一齐抛开,好在小骸十分敏捷,抱着个人轻轻巧巧一个后翻离开了爆炸范围,手中武器旋转着阻挡住余波。

 

大量灰尘将整个空间弄得乌烟瘴气,沢田纲吉只好捂住口鼻,心里埋怨不迭!

 

天哪噜,这么可怕的鬼怪还是交给专业人士对付,他适当围观就行,但能不能给个好位置啊……

 

“给我……给我……把他给我!”

 

恶鬼依然不肯放弃,执著地大喊,一个个恐怖的人头没有间歇地从它身体中分离,在这个狭小的空间中呼啸飞掠,尖笑嚎叫的声波震荡得墙壁一阵阵摇晃,不断有碎石崩塌落下。

 

小骸扛着沢田纲吉只是闪躲,寻找撤退的机会。

 

“小骸,我,我不行了,呕……”沢田纲吉被这一番颠来倒去的挪移折腾得头昏眼花,几乎没有力气说话,但他实在受不了,再这么下去,没有给鬼弄死就要先难受死了。

 

“啊,你没事吧?”注意到他脸色惨白,一副快要归西的可怜模样,小骸停下闪避成群人头袭击的步伐,三叉戟在地上一顿,幽蓝色的奇异花纹勾画出的神秘阵图浮现脚下,将他们暂时和群魔乱舞的外界隔离。

 

沢田纲吉没有说话,垂着头靠在小骸怀里,他怕自己一张口就要吐出来。

 

小骸叹了口气,现在的情况并不乐观,他若是只有自己脱身还是可以的,带上被恶鬼重点锁定的沢田纲吉,想要毫发无损的离开想也不可能。这种时候无比怀念实力深不可测的本体,若是他在,这种小角色挥手即灭。

 

 

 

楼梯转角处,一双异色瞳兴致盎然的注视着一切,默不作声地继续作壁上观。



评论 ( 7 )
热度 ( 12 )

© 云岸←这是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