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紫云(慕容云)
即日起开更《身沐长风》速度不保证,脑洞过多,总爱七想八想……
如有同好,请留言。

【家教】无尽之梦2 下01

“醒醒、沢田君快醒醒。”隐约间耳边一阵急促的呼唤,沢田纲吉眼皮动了动,慢慢睁开,视野里一片璀璨的金,刺得眼睛模糊一片,他不得不再次闭上,好一会感觉恢复了些才又睁开。


夕阳暖橘色的光透过窗玻璃洒进房间,照在凪半透明的身体上,反射出影影绰绰的金黄,就像是披上一层金纱。这个女鬼正一脸焦急地站在他身边。她的脸比早晨见到时更趋于完好,已经看不到血肉模糊的部分,除了右眼。那里现在用一条单边眼罩遮住,不知是修复完毕还是依旧维持老样子。


“咦?凪,怎么了?”早起时的精神焕发早没了影子,遭遇厕所里的鬼物袭击之后沢田纲吉就觉得异常疲倦,向老师说明情况,看他脸色不好老师建议他在保健室休息会再回家,他便正大光明补觉。这一躺下眼皮子顿时黏到一块儿,睡个人事不省,现在醒转也没觉得体力有恢复多少,反倒是感觉身体有些沉重,睡意浓厚得恨不能躺下继续呼呼大睡。


“沢田君,别多问了,赶紧起来跟我走。”凪神态急迫,不管不顾一把掀开他身上的薄被,拉着人就往外拖。


“诶诶?”还沉浸在梦中情形的沢田纲吉一脸茫然任由小萝莉拖着出了保健室门,突然反应过来,关注点却有些偏差。“等等、凪,鞋子……我还没穿鞋!”


“啊?”注意到沢田纲吉确实脚上只穿着一双袜子,凪不由尴尬的说:“抱歉,我太急了,不过请你快点吧。”


虽然有点奇怪对方的急切,但沢田纲吉的心思更多的还集中在梦里,也没太在意。他刚才做了一个梦,不知算是好梦还是噩梦,即便醒来那些太过真实的感觉依旧缠绕在心头。


他躺在黑暗中,四周一丝光也没有,意识朦朦胧胧,分不清远近高低,不知时间流速快慢,只有一片旷古的冷与寂寞。是的,那是他从未感受过的孤寂,以他的年纪和阅历也无法理解,只觉得那是一种让他异常难受的悲伤情绪。他脆弱的心灵被突如其来的伤感所充满,霎时间眼泪模糊了视线。


一声叹息幽幽传来,随着这一声,他感到压迫在心头沉甸甸的哀痛瞬间烟消云散,接着便是一阵温暖包裹住了他,仿佛是回到母亲怀抱里一样被爱和安全感包围着。在那样安逸祥和的怀抱里,似有轻灵婉约的歌声飘荡,身心极其舒畅。那种舒服简直令他不愿醒来。


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沢田纲吉不知道,他隐约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预示,然而自己却无论如何也不知道这种确信来自何方,更不知晓梦预示了什么。


他猛地摇摇头,努力抛开杂乱思绪,转到眼前事上,一边套上室内鞋一边问凪:“发生了什么事?”


凪脸上满是焦虑,一等沢田纲吉穿好,立刻攥住他的手腕就往门外去。“事态紧急,边走边说吧。”


“好的。”


“沢田君,你有感受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了吗?”


“咦?”沢田纲吉这才注意到他那一觉竟然睡了整个下午,现在竟然已经到了黄昏,太阳西垂晚霞满天,四周安静到诡异,放学后本该有的喧闹人声半点不闻。


不由将视线移到凪身上,喃喃自语:“我睡了那么久吗?”接着又疑惑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好像太安静了一些,大家都去哪里了?”脑子里忽然灵光一现,想起小骸对他的科普,“我们又进入了世界阴面吗?但那不是只有非常规战斗才会被拉扯进去的吗?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啊啊!”


“说实话,我并不清楚具体情况,”并不太明白沢田纲吉话中内情,凪叹了口气,摇摇头说:“只是有一种强烈预感,并盛中学很危险,所以我就来找你。”对于鬼物来说,世界就是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除了那些星星点点的灵光魂火。而沢田纲吉则是她短短鬼生中所见过最为辉煌的魂火,对,是辉煌,无比明亮且温暖恢弘,在他周围的灵魂之光都显得特别黯淡,所以,他之外的活人她压根没有留意过。


早上和沢田纲吉告别之后她一直在黑暗中徘徊,她一点都不想离开他身边,可她还是太弱小了,为了她愿意保护的人,她要先离开一会儿去进行从前不愿意的战斗,以增强保护他的能力。但不知为何,今天她心里很慌,思考了许久终于还是决定来找沢田纲吉。


这所学校非常古怪,在外界一点都没感觉到里面的异样,甚至在此之前连踏入的想法都未曾产生过,但当进入后她立刻产生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心里有所明悟:这里不是久留之地!


“沢田君可以看到吧,这里的真实状况。”


沢田纲吉看向窗外,视野在瞬间模糊之后,恢复清晰,他看到操场上空诡异地悬挂着一团粘稠如墨汁的黑气,无视阻隔翻腾着向四周辐射,似要将整间学校全都笼罩其中,光是眼睛看到就能感受到一股难以形容的恐怖压迫过来,不由心下一紧。


“那是什么?”


凪却不明白,顺着对方指着的方向看去,愣了愣才回答:“抱歉,沢田君,我的视野和你的不太一样,只能感觉到那边似乎酝酿着一股强大的力量,具体的却看不见呢。”


“啊,这样啊……”这才想起凪的身份,沢田纲吉有些歉意,当前情况已经超过了他能应付的程度,只好将所见描述一番,接着问起女鬼:“凪,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现在只能先离开这里了,再迟一会就会很麻烦。虽然你说过你家也不安全,但有着结界保护的地方不管怎么说都比这诡异的学校安全得多。事不宜迟,快走。”凪没再多解释,拉着沢田纲吉就出了保健室,向着学校大门奔去。


他们在走廊上狂奔,反正现在也没有风纪委员会出来阻拦,跑了一会凪忽然说:“沢田君你先等一下,我去前面探查一下。”


 “诶?”


不等他反对,凪已经去得远了,她的速度远非只是普通人的沢田纲吉所能比拟。


站在原地,他盯着已经空无一人的走廊,又一次为自己的无力而烦躁。吉田仁美也好,豆丁骸也好都说自己有着特殊能力,可他的悲哀就在这里,一点都感觉不到异能的存在,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激发力量呢?


对了,豆丁骸呢?怎么一觉醒来就不见他,他去哪里了?


一道黑影闪过,凪旋风般奔了回来,在他面前站定,姣好的脸上没有表情。沢田纲吉回过神来,关切地看着她问道:“怎么了,凪?”


凪站在距离他两三步远的地方,依旧穿着那条白裙子,右眼用眼罩遮掩着,半长发披散肩头,从外表看就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可爱小萝莉。她盯着他,突然咧开嘴,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浑身气质陡然一变,原本的清纯气质变得妩媚妖艳,就像瞬间长大十来岁,她的神情非常奇怪,带着陌生的压迫感。随后,她拽下了右眼眼罩,黑洞洞的眼眶闪烁着鲜红的幽火,亮的吓人。一紫一红,幽火和瞳孔互相呼应着,仿佛有什么东西就要从这个女鬼的身体中破壳而出。那种感觉在被黑影强行侵占灵体的那个鬼身上也出现过!


沢田纲吉被吓到了,不由自主后退几步,这时他想起豆丁骸的警告,不禁怀疑起来,可马上又为自己的想法而羞愧。凪帮了他一次又一次,难道还不值得信任吗?


但是,他说服不了自己,双腿一直在发抖,于是他知道,自己心里其实更多的信赖着小小的豆丁,以及那个杳无踪迹的六道骸。


凪没有再靠近他,而是静静地站在原地,她的整个身体突然像气球充气一般迅速膨胀起来,特别是肚子,原本扁平的地方变得异常鼓胀,就像是怀胎十月的妇人。她张开嘴巴想要说什么,一股黑血忽然冒出,随着一声如同敲击心脏般的闷响,漫天的血雨飘洒。


沢田纲吉紧紧捂住了嘴巴,惊恐地看到那个对他一直很友好的女鬼腹部破开,肠子内脏流了一地,满身血污的样子远比他第一次见到她的本相时还要恐怖十倍!


爆散开来的血雨有一些落在他身上,现实中并不存在的能量化物质竟好似带着惊人的温度,使他呼吸一瞬间停滞,沢田纲吉脑袋嗡嗡作响,完全反应不能。


“沢田君、沢田君……”


一阵呼唤传来,沢田纲吉一愣,眨了眨眼,凪站在他身侧,眼罩戴着好好的,身上也没那种让人讨厌的气息,还是那个让他觉得很可爱的小萝莉。没有血,没有任何异变。


刚刚是怎么回事?


沢田纲吉说不出话了:凪好好地在这里,看起来没有任何问题,刚才那一个,又是谁?


而且,方才那呼唤的声音,分明是小骸,他又在哪里?


眼前一切究竟是虚幻,还是现实?


他分不清。


不等他问出来,忽然出声的小骸就巴拉巴拉说了一大串:“我现在不方便现身,好在我们之间的特殊联系是可以通过心灵传讯来进行对话。长话短说吧,你得尽快离开学校,你的疑惑我可以在到达安全区域时给你解释,明白了吗?”


我难道还有反对的机会吗?什么都让你说完了。沢田纲吉不由腹诽。


太多的疑惑留在心中,只等着一个解答,但什么时候会得到答案,他不知道。


凪伸出手在沢田纲吉眼前晃了两晃,他才从发呆的状态中醒了过来,但好像更加困惑了。他反复在凪身上打量,却没有开口询问,凪心里焦急,也没有在意,拉着他就走:“跟我走这边。”


他们沿着走廊往楼梯跑去,刚到楼梯口,凪忽然停住,“不对劲,。”


沢田纲吉也有所觉,气氛越来越压抑,心脏就像被攥住一般,胸闷不已。


黄昏时分,光线还很明亮,宽敞的楼梯间十分整洁,除此之外空空荡荡,没有任何人,周遭静悄悄的,只有自己的呼吸声。学校的人都哪里去了?


“不能走这边。”


沢田纲吉还没来得及深思,再次被凪拉着跑,他们七拐八弯,绕到了这层楼另一边的楼梯,又一次停下脚步,她脸色一下变得很糟糕。


“危险!”


同时,小骸的警告随之响起:“赶紧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不用他们提醒,沢田纲吉已经先一步发现到不知什么时候起,一双双泛着鲜血色泽的无神眼睛星星点点的出现,它们像发现了食物的饥饿狼群一样汇聚到他们周围,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鬼物里三层外三层堆叠着几乎塞满了走廊通道,每双眼睛里都透出无比的贪婪,甚至有看上去粘腻的类似口水的东西不断滴在地上。


“我们被包围了。”凪的声音里有着苦涩,但她很快振作起来。“只能杀出去了,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前进的道路被阻隔,凪站到前方开路,她双手一挥一道无形气流射出,前列的鬼惨叫着倒下,有些化为黑灰,有些淌下大量血水,余者见状纷纷畏惧地向后退去,留出一道仅容一人通过的缝隙。凪拽着沢田纲吉边走边攻击,现场出现了一种奇怪的局面,一个小萝莉手一挥挡在前面的鬼就消失几只,将一大群鬼赶着向后推挤出去。很快他们就向前推进很长一段距离,但这种攻击似乎消耗巨大,没一会凪的脸色就越来越白,原本凝实的躯体也有转为透明的趋势。


沢田纲吉在旁看着,不由得心里一阵紧缩,自己为什么那么没用呢?


这时,小骸说:“沢田君,我可以帮你。”


“要怎么做?”沢田纲吉自然大喜。


“那个女鬼实在太笨了,完全不会应用她的力量,真是暴殄天物!”小骸似乎很愤慨,他当然有理由愤怒,为何他自己就没有那么多的能量可以挥霍,若非沢田纲吉为他提供了一些,他甚至都无法维持清醒意识。而拥有那么多的凪,却只会胡乱使用蛮力,事倍功半平白消耗。况且,最重要的是,再这样下去,沢田纲吉的安全得不到保障。


当然,还有一个不能说的原因,是小骸刚刚想起的一些信息。每隔十年就会出现的血月,正是深深印刻在每一个灵类生命体内的本能,那会是提高它们力量的时机,但同时也会使它们最大程度的狂暴化,作为鬼物的凪也不例外。这个世界弱肉强食是众生本能,凪可以吞噬从印记上产生的弱小灵智,已经严重威胁到小骸的生存,即便对方没有这个意识,他也不愿意在她面前露出行迹,所以他才想要先下手为强。


“啊?”然而,沢田纲吉并不懂他的用意。


“我可以凭依到那个女鬼……凪身上去战斗,以她现在这么乱搞法,很快就会没有力量,到时候你俩都会被群鬼分食。”小骸耐心解释。“放心吧,凭依并不会伤害到她,只是利用我的知识最大程度的使用她的力量,好让我们一起安全离开。”


“凭依?是附身吗?”


“嗯。”小骸给予肯定答案。“她很相信你,却未必会相信我,也许还会认为我不怀好意,沢田君,你要怎么做呢?”


“我、我……”因为并不是自己的事,沢田纲吉反而不好做出选择,但看到挡在身前的凪瘦小的身体颤抖的越来越厉害,他暗下决定。“凭依到我身上可以吗?”


“……抱歉,沢田君,使用你身体的权限我并没有得到本体的授权。”而且,沢田纲吉的身体很特殊,对凭依有很强抗性,依存于他特殊能力生出来的一丝灵智无法越过他本人去操控他的身体,在这一点上,小骸永远无法做到凭依沢田纲吉。也就是说,如果沢田纲吉本人意识陷入昏迷,小骸也不能直接操控他的身体行动,而只能别寻它法。


“我本人同意都不行吗?”


“很遗憾……”


六道骸到底在搞什么鬼!!


沢田纲吉暗暗咬牙,可情势危急,他只好问凪:“还能支撑下去吗?”


百忙中,凪苦笑摇头:“对不起,我太弱小了,还说了要保护你那样的大话呢……”


正说着,忽然熙熙攘攘的鬼物里跳出几个周身泛着红光的黑影,朝他们猛扑过来。凪感觉危险临身,不闪不避地扭身便挥手抓去,纤细的手指夹着尖锐劲风割裂了空气,在黑影上留下一道道深刻的抓痕,顿时一大股恶臭弥漫开来。


沢田纲吉捂着鼻子看了过去,这才发现那黑影并不是普通鬼物的虚幻身形,而是更加凝实,几乎达到了凪那样几近于肉体的程度,但是它们的形象也更加恐怖,脸上全都是斑驳的黑红色腐肉,眼珠子一大半掉出眼眶,没有嘴唇的嘴巴里牙齿如同锯齿一般,一股股灰黑色的烟雾从中冒出。


然而,凪的攻势也被它们挡住,再不能如同之前一般的摧枯拉朽,而是被纠缠着战作一团。


原本打开的一道缝隙被锲而不舍围追上来的鬼魂们再次堵住,地板上长出各式各样的手,或白骨森森,或血肉模糊,如同风中小草般摇曳着,却没有丝毫美感;逐渐靠近的鬼脸,不是破裂得不成样子,就是因中毒而变成酱紫色,还有被水泡得变了形的,一张接一张,挨挨挤挤地堆叠在附近,将通道塞得满满当当,一双双浸润血色光芒的眼睛,贪婪地盯紧了沢田纲吉,它们骚动着,呢喃着人类不明的语言,随时准备扑上来将他撕碎。


沢田纲吉闭上了眼睛:没有人愿意毫无意义的死亡,他也不例外。尤其是在还有生存希望的时候,他相信小骸不会害他。


“凪,你相信我吗?”


女鬼的回答斩钉截铁:“当然!”


小骸虽不喜欢她,也不由为她的表现而赞叹:“有决断。告诉她放松身心,不要抵抗,等我去附体。”


“放松一下吧,凪,接下来就交给我。”



※※※

    

作者菌的话:很喜欢迷妹库洛姆哦~本文中的库洛姆就是这样的设定嘿嘿嘿 

    

关于更新,最近实在咸鱼,整天懒得动弹,很抱歉啦~

    

然后话痨如我不出意外的将下变成了01……02……咳咳,03也有可能会出现,掩面逃走 


评论 ( 4 )
热度 ( 10 )

© 深渊中的咸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