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紫云(慕容云)
即日起开更《身沐长风》速度不保证,脑洞过多,总爱七想八想……
如有同好,请留言。

【骸纲】身沐长风 外传 破碎前世卷之碎片 6

碎片之六

 

俯首案间的人忽然停了下来,将手中价值不菲的钢笔合上笔套轻轻放在一边的笔筒内,起身来到窗边,向外望去。

 

碧空万里,偶尔几丝浮云飘过,夏日的巴勒莫,似乎空气中都蒸腾着柑橘和柠檬让人心旷神怡的清甜,视线越过郁郁葱葱花园般的庭院,落在树木掩映下另一边的走廊上。

 

在那儿一个高瘦的黑衣男人正缓步穿行其间,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洒在他靛蓝色的长发上,散发出一种神秘又诱人的气质。对于见到他满脸讶色急忙低头行礼的家族成员并不理会,他脸上毫无表情,但周身的阴霾气息浓郁得几乎肉眼可见。

 

窗边的人目光紧紧追随着他,一瞬不瞬近乎贪婪的注视令他第一时间就发现那个人的不悦。他不禁微微苦笑,在这座宅邸内他还真没见过对方有过开怀的时候,非自愿的束缚能得到好感才是坏事吧?更何况,估计这里的一切都令他深恶痛绝,尤其是自己的存在。

 

有些心情无论如何都不想被人知晓,就那样鼓胀在心底,无法表露。也因此当面对那个人时无论如何都不敢有任何逾越的表现,并非是胆怯,说起来他根本就不是怯弱的人,提起教父阁下谁敢用这个词汇套在他头上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还没说出口就知道答案的喜欢,一丝一毫也不能表露,周围都是一群人精,稍有不慎就会破坏他不想改变的现状。甚至,他内心一直都在祈求:这样有悖常理的心意还是早点熄灭,对谁都好。

 

不是没有考虑过放弃,难过的心情一直鼓噪,然而,放不下说什么都放不下,这段不知因何而起的感情,是他至今最大的牵挂。可惜的是,这是一份注定得不到回应的爱,他唯一能做的只有缄默。是啊,不如沉默。至少还能维持当下。

 

若是不曾得知自己的隐疾,若是身体不曾出现异状,也许他会放手一搏,不论结果如何求个答案让自己心安。事实却不会如人所想,他的身体越来越虚弱,而他身处的地位更不允许他的武力降低,他看起来风光的表象下是不得不用无人能及的实力震慑群小的事实,而现在的他不得已只能选择为同伴铺好后路。这一决定不知是好是坏,他早已过了帮人决定还自以为是对你好的年纪,但里世界的人总是有各种各样的无可奈何,他也不例外,仅仅能够做到最大程度的让他们恢复自由。然而这些心事无人可以倾诉,尤其不能让他那神通广大感觉敏锐的老师觉察,好在里包恩近些年来对他的作为似乎颇为满意更多的时间都花在周游世界而不是驻留本部看护着他,这也让他那些见不得光的小手段得以实施。

 

想到这里,他不由叹了口气,随着那道身影转过回廊而收回视线,转身回到桌边坐下。他掏出钥匙打开最下层的抽屉,从里面抽出一个文件夹,随意翻了翻,再次叹了口气。他所有的妄念都是被这份诊断书斩断,内容来自于雕金师塔尔波的友人,一位神秘的密医,也是一位值得敬重长者,他的诊断几乎可说是世界上最精准的判断。

 

从先祖那边得知惊人的秘密之后,他原本的计划不得不放弃,转而执行另一项任务。六道骸这样被誉为本世纪最强的术士其实一直都在彭格列家族的控制下,他是个危险分子,不论是能力还是性格都有反复无常的倾向,家族高层对他一直都没放松警惕,只除了他——家族首领,十代目沢田纲吉。

 

十代首领对六道骸有着莫名的信赖和好感,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这两人几乎可算是截然相反的类型,最后只能归结于彭格列是包容万有的大空……

 

而实际上的原因仅仅是,沢田纲吉在同伴情谊之外还对六道骸持有特殊的感觉,以一种近乎沉默的姿态。

 

他早已下了决心却迟迟不愿行动,总还怀有一丝微弱的期盼,期待奇迹的出现,但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制定的计划却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现在一切都将要尘埃落定,从六道骸开始,他和他的守护者们将要一一退隐,离开这个一开始不情不愿却最终为之奋斗的事业,这样做,起码也算是善始善终吧?

 

静静地坐了好一会,沢田纲吉收好诊断书,拿起了电话。

 

 

“彭格列,你这么急找我来有何贵干,似乎我上次任务刚结束,还没有休假呢?”

 

沢田纲吉站在窗边,听到背后的声音才转过身来,“是有点事找你。”

 

六道骸面无表情的说:“如果是让我加班,我拒绝。黑手党只会盘剥员工么?”

 

沢田纲吉看着六道骸,极力的想要再多看一会儿,可是他觉得自己已经快要无法掩饰内心的喧嚣尘上的情绪,这么多年的执念,若是露出破绽对谁都不利。

 

直到此刻,将要作出抉择之时,他终于明白,自己对他的感情其实从未想个清楚。

 

爱他吗?应该吧,他也不知道了,但是,眼前这个人的模样最初就印刻心里。唯一可惜的是,残酷的命运让这个人在他伤痕累累的灵魂外套上了一层无形的盔甲,让他拒绝一切的靠近。那是自己永远也无法打破的绝对屏障。

 

于是,他半垂着眼帘,将心情掩藏。

 

“不,当然不。”沢田纲吉摇摇头,“接下来的所有时间都属于你自己。”

 

六道骸眼神一凝,定睛看向他,发现那个人再不是他熟悉的模样。背着光的脸庞藏在阴影里,看不清表情,往日温润的眼眸被冰霜覆盖,声音淡漠得似是来自另一个空间,“彭格列和你之间的交易结束了,请将雾之指环还给我,你现在自由了,六道骸。”

 

一瞬间,六道骸竟然失语了,他发现自己已经看不清彭格列的表情,也看不透他内心隐藏的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沢田纲吉已然成为他不了解的另一个人,是教父吗?

 

手握权柄的黑手党!

 

可憎的黑手党!

 

像是又有什么珍贵的东西被夺走,一种荒谬涌上心头,可笑到让他当场笑出声来,随意地摘下雾之指环丢到桌上,对于里世界珍宝之一的彭格列指环毫不珍惜。

 

指环“当”的一声打在桌面上发出一声脆响,六道骸冷漠的声音同时响起:“クフフ,既然如此,那个约定就此结束,再也不会见面了,彭格列。”说完,身形化作一阵烟雾溃散,竟是不等沢田纲吉有所反应便已匆匆离去。

 

“等——”

 

沢田纲吉咽下了未出口的话,坐回座位,心情莫名沉重。

 

 

 

 

※※※

 

作者菌的话:前世碎片,某一时刻的再现。咸鱼的短小更新。

 

 


评论 ( 8 )
热度 ( 10 )

© 深渊中的咸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