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骸纲】三千昼夜 第二十日

三千昼夜 第二十日

 


食用指南:大写的污,污破苍穹。人物OOC,女装PLAY ,小道具使用。




 

※※※

 

 

某种程度来说,六道骸和游乐园本质上很相似。

 

一样的复杂、梦幻、多变,让人弄不清他的真心实意。不过,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沢田纲吉想。他爱玩,配合就是了,这不就是他们之间无言的约定吗?

 

他跟六道骸正站在铺满七彩石砖的游乐园入口处,挂在半空的旗帜五彩六色,迎风招展,身边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不时传来欢声笑语,一股股甜腻腻的零食香味,随风飘散,稍微分辨就能闻出是爆米花、棉花糖、冰淇淋等广受欢迎的甜食。

 

今天,沢田纲吉穿着一身LO服,清爽的淡蓝色高腰半长裙,上面结着可爱的蝴蝶结,白色吊带袜,银色平底皮鞋,没有戴假发。刘海从中间挑起几缕用水晶发卡夹好,怎么看都是一个可爱的少女。顺便一说,以上服饰均由六道骸友情提供。

 

至于他为什么会这样打扮,以及和六道骸出现在这里,原因很简单:六道骸要给他来一次难忘的游乐园之行,庆祝他即将到来的国中毕业。

 

呵呵,谁信!

 

这货的目的沢田纲吉清楚得很,不过是觉得总是在屋里做太没意思了,打算在公共场合来一发刺激的。

 

可悲的是,他无法拒绝。

 

更可悲的是,他也很期待。

 

哦,忘记说他女装打扮的原因,当然是六道骸这货以非工作时间彭格列你不能压榨员工为由果断拒绝了幻术加持,让他只能自行变装,并在他烦恼的时候提供了援助。

 

哦,该死的恶趣味!

 

不过。

 

转头看了一眼身侧正在吃甜筒的人,靛蓝色的奇怪发型,一红一蓝的金银妖瞳给本就优质的外表更增几分魅惑,明明只穿着普通的短袖衬衫,下面是风骚的黑色皮裤和同样骚包的黑皮鞋,脖子上缠着几条项链,耳骨上一溜儿耳钉闪闪发光,这样一个不良气息浓郁的家伙却被很多异性偷偷关注着,沢田纲吉甚至发现居然有不少同性也在偷看这货!

 

这该死的看脸的世界!

 

他翻了个白眼,正想躲开冲上来要销售气球的小丑,却被六道骸一把拉住带入怀里。

 

“咿!你做什么?”

 

“彭格列——”

 

他粗鲁的打断他:“现在不要叫我彭格列。”

 

“好吧。”六道骸松开他,耸耸肩。“那么叫你什么呢,亲爱的女孩?”戏谑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完全看不出性别的彭格列,身量不太高,骨架很细小,柔和的脸部轮廓,加上那对晶莹澄澈的蜜褐色大眼睛,怎么看都是一个萌妹纸,说是男孩谁信?

 

沢田纲吉皱起了眉头,可他一时也想不到合适的。

 

食指点了点下巴,六道骸提议道:“纲姬如何呢?”

 

完全没所谓的沢田纲吉点点头,同意了。

 

六道骸指向一边,“纲姬,我有东西想送给你,陪我过去吧。”

 

“哈啊?”怀疑的眼神不停扫射六道骸周身,这货不会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附身了吧?

 

“你在想什么呢,小·丫·头。”六道骸将没吃完的甜筒堵到沢田纲吉嘴边,并迅速抽回手,“你竟然不想吃,有点可惜哦,味道不错,你也来一口吧。”

 

眼看着甜筒就要掉到漂亮的裙子上,不管怎么说,今天他还得穿着这一身整天,可不想浑身脏兮兮的被人围观。措手不及的沢田纲吉来不及为对方强加给自己的称呼反唇相讥,凭着直觉抄手接住了那腻滑的甜食,唇边沾染着巧克力和牛奶混合的甜香,还没入口就已经融化在嘴边,慢慢划过下巴滴滴答答地流向锁骨。这种黏腻的感觉让人厌恶,他不明白六道骸搞什么鬼,不由抬起头看向始作俑者。

 

六道骸专注地盯着他,像是在观察什么有趣的东西,那眼神,让他觉得有些古怪。

 

“那边的奖品中有一只深棕色的兔子,跟你很像哦。”六道骸的目光移向远处,“我把它射下来送给你,你会喜欢的。”

 

他猛地凑近沢田纲吉,伸出舌头舔掉他唇边那些液体,接着快速抽身,笑着眨眨眼,转身跑向远处。

 

沢田纲吉瞪大了眼睛,越发觉得今天的六道骸是被脏东西附了身,诡异的过分!

 

他从随身的小包里抽出湿巾抹掉那些黏糊糊的东西,并将剩下的甜筒一并扔进垃圾桶,站在树荫下,看着六道骸专注地射出一枪又一枪。人们朝他四周聚拢过来,发出一声声赞叹,沢田纲吉忽然觉得有些欣慰。

 

那个阴暗的六道骸啊,也能在阳光下生活,也能露出那样的笑容了。

 

若能长久……

 

他摇了摇头,自己都无法摆脱的命运,何必寄托别人身上。

 

“纲姬。”远远的,六道骸抱着一人高的兔子玩偶快速朝他跑过来,背光的身影恍惚得不真实。

 

※※※

 

当然不真实,六道骸那货会有什么好心思?他所做的一切都有目的,今天这般纯良,好似一个普通的男朋友,也只是为了满足他的某些恶趣味,比如,角色扮演游戏。

 

是的,他们事先就说好扮演一对来游乐园玩情趣的情侣。说到这里,沢田纲吉又想吐槽了,其实不用扮演不也是来玩情趣的嘛?只不过不是情侣而是炮友罢了。

 

自从和六道骸发生关系之后,沢田纲吉就找到一种排揎内心烦闷的方法,虽然一开始都很痛到最后却非常舒服,又很新奇,比他最初所求更让他欲罢不能,所以明知跟一个同性搅在一起非常不合常理,他还是决定长期保持和六道骸的关系。那个人可以满足他那些隐秘的渴求,所处的位置也适合,以其骄傲的性格又不会泄露,不纠缠不会影响平日生活,除了偶尔有些过头的玩性没有任何缺点,真是再适合不过。

 

“纲姬也来玩玩吧。”

 

沢田纲吉刚想说不用他对这些游戏没兴趣,好吧,其实是不擅长,他就是一废材。


接下来一连串的OOC 01【并没有请从2开始看】

接下来一连串的OOC 02

接下来一连串的OOC 03

接下来一连串的OOC 04

接下来一连串的OOC 05

接下来一连串的OOC 06

接下来一连串的OOC 07


※※※

 

 

六道骸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揽住沢田纲吉,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然后帮他拉好内裤和吊带袜。他们亲昵的坐在一起,狭小的空间内淫靡温热的气息很快被吹进来的风带走,彼此沉默地喘着气。

 

摩天轮依旧在上升,靠在六道骸肩头休息的沢田纲吉,忽然开口:“骸,你不是说在非工作时间不使用幻术吗?”如果不是用了幻术,为什么他们还在摩天轮上,时间早就超过摩天轮旋转一周的时间,却没有人发现异样。

 

“happy的时候除外。”

 

“……”

 

这家伙!

 

沢田纲吉不说话了,瞪着身边人。六道骸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秀丽的眉微微蹙起,好像在思索什么。有些西沉的阳光印在他异色的眼瞳里,反射出瑰丽的色泽。这个人不言不笑的时候,给人的感觉依旧是绮丽,他的风情似乎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这样的人注定不会为某个人所有。幸好,他们并不是真正的恋人。

 

他把视线转向窗外,他们身在高处,白云仿佛触手可及。

 

这时,六道骸低沉的声线响起:“多看看吧,这样的风景。”

 

他转头望着他,不解其意。

 

“再看看这座城市吧,毕竟,你即将离去。”

 

这将是你最后的青春,从此以后,你将与正常的世界绝缘,步入黑暗的里世界,日夜游走在生与死的边缘,每走一步足下踩着的都是荆棘和血肉,直到你坐在堆砌着累累尸骨的黑手党首领位置上。也许你会成为教父,也许会死于仇杀。

 

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沢田纲吉?

 

六道骸的声音收敛了往日的轻佻随意,显得无比肃穆,就像在葬礼上为死者佩上一朵雪白的绢花。

 

他在祭奠,也是在缅怀。

 

他在用他充满自我的离奇方式替他献上离别的挽歌,以此悼念那一去不复返的光阴。

 

沢田纲吉的脑内闪过许多零零碎碎的片段,那一刻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亦或是什么都没想。但是,奇异的,他明了了六道骸的未尽之意。

 

最终他坐直了身体,用同样沉重而抵死不悔的声音回应:“……嗯。”

 

这样的觉悟,他早已有了。

 

“クフフ,真是奇怪,我竟然说了这么无聊的话,真不像我啊。”六道骸的一声轻笑打破了这沉默到甚至说得上是沉闷的气氛。

 

沢田纲吉也很快向六道骸回以微笑,并主动搂住他,“那并不重要,我会记得你在此时陪我在这座城市里留下的回忆。”

 

这并不完美,但已经足够。

 

他们依偎拥抱了很久很久,共看这橙红的天空渐渐褪去明丽的色彩,如墨一般的暗蓝从另一边层层晕染,露出了黑夜的本来面目。

 

 

※※※

 

 

作者菌的话:洪荒之力暂时耗光,下一次更新看魔力。本篇距离第一夜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年,沢田纲吉16岁,即将正式继承彭格列。

 

 

PS。图片什么的简直要命……凑合看吧累死



评论 ( 16 )
热度 ( 24 )

© 云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