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岸

本命骸纲
新欢伞修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更新随缘

【骸纲】身沐长风 第三卷 骤雨 第三节 巨变的未来战04

第三节 巨变的未来战04

 

回到房间,沢田纲吉甚至都记不清自己有没有关上房门,直接栽倒在床上昏睡过去。

 

意识沉入黑暗,然后他就听见簌簌雨声在耳边响起。睁眼之际,发现自己站在一条黑暗潮湿的巷道里,脚下是破损的水泥板,一脚踩上去发出咯吱咯吱的脆响,两旁高大的深色墙壁,在细雨中显得晦暗不明。

 

这是哪里?

 

自己又做梦了吗?

 

几乎忍不住苦笑,现在的他实在没有什么心力啊,想要好好休息一下也不行吗?

 

叹了口气,尽管觉得非常疲倦,沢田纲吉仍旧迈动沉重的步伐走出黑暗的甬道,踏过之处,水花片片。外间的天色依然阴霾灰暗,整个世界呈现一片死寂和阴沉。

 

那是一片废墟,到处残垣断壁,有些地方兀自冒着火焰熄灭时的青黑烟雾,在朦胧雨雾中显得分外凄凉,回头望去,身后是一座残破的建筑物,他方才出现的地方正是那栋建筑通向外界的一条道路。

 

举目四望,视野中一片愁云惨淡,长着黑色锈斑的红土地宛如一块块结成血痂的伤疤,静默地扭曲成令人不适的模样。

 

莫名的感觉使他明悟这是哪里,心脏顿时似开了一个大洞,冷风呼啸而过。

 

想要加快脚步,想要快点离开,这样的氛围已经让他几乎承受不了。于是,飞快向不见尽头的混沌远方奔跑起来。当他停下时,已经来到一池碧潭前。潭水清澈,水面上一丛丛粉白莲花在亭亭如盖的莲叶间绽放,本是如画的美景却让他浑身发冷,他的视线仿佛被黏住了一般,直直落在潭水中央的人身上一刻不曾移开。

 

那是六道骸。

 

蓝发的少年下半身沉在水下,但他上半身裸露出来的部分已经足够骇人,大大小小的伤口翻卷着,伤处的肌肉一片惨白,没有鲜血渗出,在那伤口上伸出一条条拇指粗细暗褐色的茎蔓盘旋着将他紧紧缠绕,在他身体周围开出一朵朵血色的妖艳花朵,美艳又凄厉,夺人心魄。

 

“骸!”

 

沉默弥漫着,好半天六道骸半垂着的脑袋才慢慢地抬起,眼神里透着茫然。

 

“骸!”那空洞如死物的眼神,让沢田纲吉无法忍受,他根本想象不出骸会有如同傀儡娃娃一样宛如空壳的一天。他抢步上前跨入水中,好在潭水不深只到腰部,无须游泳几步就来到被束缚者身边。

 

全然不去理会超直感疯狂地叫嚣,屏蔽了不妙的预感在脑子里的轰轰作响。

 

六道骸脸上忽然露出一个狡狯的笑容,“抓、住、了。”一瞬间,诡谲的气氛以他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扩张,浓厚的黑色幽火张牙舞爪地浮现,水底抽出无数根藤蔓,夹杂着湿润水汽席卷而来,缠绕住沢田纲吉的身体,直接将两人捆在了一处。

 

剧痛霎时传遍了全身,沢田纲吉紧皱着眉头,额头上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精神世界是精神的投射,各种生理反应都属于心理投射,对于精神力强大的幻术师而言,能够让自己的精神世界表现得如同现实非常容易。

 

高挑的身影完全将他笼罩其中,随之而来的强大压迫感让他有些喘不过气,但他极力控制着自己几欲挣脱对方强势掌控的动作,抬起头看着六道骸冶艳妖娆的异色双瞳,里面隐隐浮现的噬血残暴和疯狂的贪欲让他皱起了眉。“竟然没有净化成功吗?这一次暴走得很厉害呢。”

 

“你一点都不惊讶吗?”『六道骸』微微眯起眼睛,红色的瞳孔里数字闪闪烁烁,似有神秘的漩涡极速旋转,要将一切都吞噬殆尽。“想净化‘我’可没那么容易。”这个被他狠狠牵制住的少年神态太过镇定,反倒让他生出一些不好的预感:宿主怎么会认识这样一个强大到让人垂涎三尺的人呢?

 

“是吗?”他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骸啊骸,我前世一定欠你很多很多钱,现在就要累死累活帮你还债么?这样下去我……”早死的命运会不会提前啊!

 

他的身上忽然冒出火来,并非之前的金橙色,而是另一种更为灿烂的金,明亮耀眼,却也冰冷漠然。矛盾的属性在此时和谐以对,没有界限地奇妙融合在一起。这就是突破了限制而受到制约的LV3觉醒之火,如果沢田纲吉能够完美控制每一分力量的协调,他的火焰会有可能进化到从没有凡人可以达到的最高境界LV4虚无之火。

 

金焰喷涌而出,根本无视这一池潭水,落到哪里哪里就燃烧起来,虚幻又恐怖。熊熊烈火中,雨丝在半空中就被气化,蒸腾起层层雾气弥漫,片片花瓣漫天飞舞,如暴雨般倾泻下来,在火焰中化为袅袅烟尘,消散无踪。

 

眨眼间,一地狼藉,满眼荒凉。

 

“骸,这是第二次了。”当火焰涌出瞬间,沢田纲吉的双手就直接焚毁了束缚自己的藤蔓,他踮起脚尖,双臂环上『六道骸』的脖颈,嘴唇轻轻贴到对方微凉的唇上。这个动作成功制止了拼命弹动挣扎的身体。

 

——又一次被捆缚在一起,我是不是可以认为,我们是被命运的红线紧紧联结的一对呢?

 

——如果是那样,这一次我、我一定要想方设法活着!!

 

——我想活下去。和骸一起。

 

因为彭格列超直感的缘故,沢田纲吉其实能够感应到六道骸内心的波动,也曾看到一些对方的记忆碎片,最近一次更是直面了那些晦涩过往。他很轻易的就明白这个满目疮痍的地方是六道骸的心灵之地,孩提时代的伤害在这里留下不可磨灭的伤痕。但是,一切都会过去,时间会如同海水弥漫过沙滩,褪去所有的伤。而他,这一次绝对会一直陪在他身边,共同面对。

 

沢田纲吉的吻非常轻柔,带着抚慰,他的脸上还有一丝难以消除的羞赧,这是他第一次有意识地主动亲吻六道骸,而不是平时的半推半就。虽然曾经活到24岁,经历过大风大浪,但他从未谈过恋爱,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去谈,如何去关爱心上人,但是不要紧,他可以慢慢的学。

 

和六道骸一起。

 

被绚丽清澄的金焰包围的人,原本痛苦扭曲的脸孔,渐渐平静下来。此前,他一直被困在记忆深处,那个让人恶心的实验室里,一遍遍重复小时候的经历。到最后,眼前什么也看不见,让人厌恶的血腥味沾满周身,耳边一直持续传来各种凄厉地求救呼叫,他仿佛又变成小时候的自己,恐惧霸占了内心,绝望主导了精神。

 

——啊啊,好可怕,会死吗?

 

——为什么自己会遭遇着一切!

 

——为什么只能恐惧的等待着未知的来临!

 

可怕的迷宫环绕在身周,无论怎样奔跑也无法逃离,无论怎么挣扎也不能挣脱,他是陷入深渊没有未来的人……

 

就在他的眼皮耷拉下来准备接受命运的时候,一丝亮光从缝隙间透出,转瞬扯开眼前层层叠叠厚重的幕布,暖色的发丝横亘在眼前,接着是白里透红的肌肤,明亮又虚幻的火焰在缝隙间闪耀,柔和的气息将他全身包裹,刹那间,他觉得像是全世界的阳光都汇聚他身上,一种无以伦比的安心和充实占据身心。

 

他的脸上不可抑制地展露笑容,只要纲吉在他身边,他总是能回归。因为那是他的灯塔、他的未来、他的一切!

 

浅尝辄止如同羽毛刮过般轻柔的吻在下一瞬因另一人的热情回应而变成炽烈的舌吻。六道骸得到自由的双手其中一条胳膊紧紧搂着那人细瘦的腰身,另一只手托住他的后脑勺,牢牢地固定住,同时张开嘴巴吮吸那两片柔嫩的唇瓣。

 

六道骸的动作很温柔,灼烫的温度却迅速在唇齿间燃烧,不疾不徐的撬开了沢田纲吉的牙齿,让两条舌头交缠舞动,在醺然欲醉的甘甜里忘我缠绵。

 

不知过去多久,这一个甜蜜的热吻终告段落。

 

“骸……”白皙的皮肤因方才的激情而染上暧昧的红晕,他可以感觉的到舌尖还牵着和骸连结的暧昧银丝,忙把嘴闭上,泛着雾气的蜜褐色眼眸带着一丝羞意,那是为自己一不小心陷入情潮差点忘记继续净化轮回眼戾气的惭愧。好在终于是在忘我之前扯住了一线理性的蛛丝,算是没有彻底丢下正事。

 

“纲吉君,”带着疲惫的微笑,六道骸微微垂下头和沢田纲吉四目相对,异色双瞳异常清澈,“我很抱歉,这次拖累你了。”

 

摇摇头,沢田纲吉抛开那一点羞涩,认真的说:“怎么会?有你在我才拥有最大的觉悟和勇气……唔!”话未说完,六道骸在他唇上轻轻落下一吻,打断了未尽之言。

 

“纲吉君居然会说这么煽情的话呢!真让人意外。”他就那样看着沢田纲吉,周遭的火光直射进他的眼睛,还未完全恢复正常的右眼视线模糊,可他仍旧执着不舍地凝视着对方,他所怀抱的人周身环绕着一层温暖的光晕,轻柔而慵懒,以柔和的姿态他在眼底、心底荡漾起最深的涟漪。

 

只要看着他就会产生让他窒息的悸动。

 

“在你眼里我究竟是什么样子啊……”沢田纲吉当然不会知道六道骸所思所想,他忍不住吐槽后,又一次坦言道:“这是我最真实的想法,倒是你,让我觉得你在见外……骸你这样,我觉得……有些不开心。”他已经明白,对于所爱的人不仅要给予信任还要坦诚相对,这样他们才能走得更远。

 

“纲吉君……”紧紧拥抱住他的恋人,六道骸一时不知说些什么好。他实在不太称职,能为对方做的事情很少,相反还带来相当多的麻烦和困扰。轮回眼本身就是精神力的高度凝聚物,是世界阴面力量在世间的投射,发作起来才会从肉体到精神一起侵蚀,所以即便现在只剩灵魂的自己也会在远离身体的另一个时代遭到反噬,只要还在世界的范围之内,就根本无法逃离「眼」所缔结的契约的约束。他只是没有想到,这个邪物居然是有自我意识的存在……

 

这一切,沢田纲吉无法知晓,当事者六道骸也是懵懵懂懂,他便没再多说,问起了自己心里最想知道的问题:“眼睛怎么样了?”

 

闭目感受了一下,六道骸才开口:“消耗了很多精神力,最近不仅帮不到你还可能偶尔出问题,我有这样的预感,所以你一定要当心。”

 

闻言,沢田纲吉松了口气:“你没事就好。”丝毫没有在意六道骸的提醒。

 

见此,六道骸又好气又好笑:“喂,纲吉君,现在是担心我的时候吗?你这个人啊……”教我拿你怎么办呢?

 

“对了,我们扯平了哦,骸。”你看到过我前世人生的经历,我也将你重要的记忆一一翻阅,现在我们彼此间可真是无人能及的了解啊!若是被别人看到定是毛骨悚然的事情,套到你身上,为何却让自己觉得幸运呢?

 

“哦呀?”六道骸眼里透过莫名的光彩,一瞬间两人想到了一处。

 

“今天可真累呢,明天就是进攻密鲁菲奥雷日本基地的日子,我得快点去休息。”不等六道骸继续说下去,沢田纲吉打了个哈欠,有点困倦。“「轮回眼」经过两次净化应该暂时压制住了,所以骸你也可以稍微放松放松啦。”

 

“嗯,给你。”

 

“哈啊?”不明所以看着六道骸,沢田纲吉下意识接住对方塞入手中的东西。“这是什么?”

 

“护身符哦。”

 

“诶诶?”在他手中放着一枚2个成人小指指甲盖大小的吊坠银饰,做工精致,繁复的花纹带着其制作者一贯的华美风格。“是送我的吗?”

 

“纲吉君生日的时候没有送,这是补偿。”六道骸微微别过脸,他才不会说这是在前不久看到笹川京子送给沢田纲吉的护身符时才恍然自己没有送给过恋人任何一样东西。但只有灵魂来到这时代的他身无长物,只能尝试着凝聚精神力,物质化出这枚护符。“你戴着,可以防御一定程度的幻觉攻击,加上你本身超直感对于幻觉的免疫,想必大多数幻术师都会对你没辙。”

 

生日礼物啊……沢田纲吉自己都忘记了这回事,那段时间脑子里全都是指环争夺战,担心这个担心那个,将自己生日一事忘得干干净净。不过,现在收到迟来的礼物,并且……他瞟了一眼六道骸,心里十分甜蜜。

 

骸知道他的生日呢。

 

前世的时候,各家族高层对他的生日非常重视,毕竟是一个巴结教父的好时机,各种珍贵的礼物层出不穷,他并不在乎,只有友人们的礼物才会博得他一些欣慰。然而,他的雾守六道骸送来的从来都是支票、支票、支票,例行公事般敷衍着,一直都让他心情难过。

 

这一次竟然收到了恋人亲手制作的生日礼物!怎么办,他好像快要飘起来了。

 

“谢谢你,骸,我很喜欢!”喜孜孜地举到眼前端详,发现栩栩如生的莲花纹路间竟有一条隐隐发光的暗纹小鱼在嬉戏游玩。“咦,这是……?”

 

“纲吉君不是要去休息么,我送你出去吧!”六道骸有些慌乱的一把夺了过去,凝聚了一条银链,穿上吊坠挂在沢田纲吉的脖子上。他的动作快速无比,以至于完成后另一个人还有些呆愣愣的反应不过来。

 

“诶??”

 

“出去了。”六道骸握住沢田纲吉的手,四周的颜色开始剥离、泛白,所有的景物渐渐模糊不清,只有交握的双手间似有温暖的感觉互相传递,带来从未有过的安全感和幸福感。

 

最后,世界化为无数雪色光片彻底崩散。

 

 

※※※

 

与此同时,云雀恭弥的基地中,轩敞的和室内一群人对面而坐。

 

“终于要开始了。”十年后笹川了平有些激动当先开口。“云雀!明天我们成人组一定要好好表现!!”

 

然而,十年后云雀恭弥丝毫不给面子的即答:“我不要。”

 

这一下立刻引爆了十年后笹川了平的怒火,若非草壁哲矢眼疾手快从其身后架住他,彭格列十世家族又将开始内讧。

 

“放开我!!你这个从中学开始就没有成长的混蛋!!”

 

“冷静点,笹川!”

 

十年后云雀恭弥神态自若地喝了口茶,冷淡的说:“我的目的不是和你们群聚,等小婴儿来了,有件事需要提醒他注意一下。”

 

“唔……”顿时,十年后笹川了平放弃了原本的打算,再次落座。

 

草壁哲矢松了口气,问起拉尔明天的打算,这位半彩虹之子的回答斩钉截铁:“当然是要出战,虽然现在还没法保证战斗力。”

 

十年后笹川了平闻言皱起眉,劝阻道:“小鬼都没打算离开基地,以你的身体状况就不要勉强了!”

 

连十年后云雀恭弥也赞同:“想死就去死吧。”

 

毒辣的言辞没有惹怒拉尔,反倒是十年后笹川了平愤怒了,再一次被草壁哲矢架住,两人一边拉扯一边吵嚷。

 

“云雀!!你这家伙难道就没有一点为人着想的心吗?要尊重女性啊!”

 

“笹川!”

 

向来安静的和室一时喧嚣无比,另两位当事人却没事一般继续悠闲地喝着茶。

 

“真是好热闹啊。”稚嫩的婴儿声传来,众人的视线立刻落到他身上,为了配合和室的气氛一向喜爱COS的大魔王也和在场众人一样换上了浴衣。里包恩的出现立刻改变了室内的吵闹。“情况如何?草壁,明天突袭作战的模拟结果出来了吗?你叫我来是为了这个吧?”

 

“是我让哲请你来的。”十年后云雀恭弥开口道。

 

“哦?”里包恩略有些意外。

 

“不知小婴儿你注意到没有,近两天来沢田纲吉的表现很异常,发挥不稳定,这对明天的作战很不利,我不希望临时又出现什么变数,现在的情况本身就对我方不利。”

 

“这件事,我知道的。”

 

“那你也应该感觉到了他身上那种程度的幻术波幅。”

 

“阿纲曾说过他和他的雾守关系很好,上次救治库洛姆·髑髅已经向我们充分展示了他在幻术方面的造诣。”很显然,里包恩也思考过。“对了,从他所说的经历可知,他的雾守也是六道骸。”

 

“哇哦。”

 

十年后笹川了平插口道:“极限地让人惊讶!难道他们是失散多年的兄弟?”

 

一句话登时让和室陷入一片诡异的沉默,直到十年后云雀恭弥打破寂静:“笨蛋。”

 

不出所料,十年后笹川了平又一次被激怒,可怜的草壁哲矢不得不继续与其纠缠,以免打搅到自家恭先生和里包恩的谈话。

 

拉尔提出另一种意见:“也许沢田和那个六道骸是朋友?”说完她自己摇摇头,显然觉得难以想象。

 

不仅是她,在场的人都无法将沢田纲吉和六道骸的联系代入朋友关系,没办法,一旦想起这两人大家都会不由自主代入本时空的人给予他们的认知。

 

“也许他们是关系很好的上下级关系?那个六道骸被沢田的人格魅力所折服了也不一定?”

 

草壁哲矢的说法还有些靠谱,但不管怎么想觉得其中有哪里怪怪的,可无论如何都没法找到违和的地方。

 

想不透就先将这件事放在一边,最后里包恩做出决断,明天一早先确定沢田纲吉的状态,再决定是否让他参与此次作战,接着他们又开始了新的议题。

 

 

※※※

 

作者菌的话:补完了一些细节,让骸纲继续甜蜜一下吧~醋缸阿骸总是会在奇怪地方害羞呢hhhhh

 

成人组对于骸纲关系的猜测真有趣啊~

 

关于更新慢的问题,没办法,最近不是忙就是工作之余太累,一天写不了多少,而且脑洞这东西不一定就有长风的灵感。

 

如有意见,请留言。


评论(8)
热度(36)
©云岸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