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骸纲】身沐长风 第三卷 骤雨 第三节 巨变的未来战03

第三节 巨变的未来战03


在基地里的女孩们的帮助下,沢田纲吉的提议得到了很好的实行,那一天的晚餐非常丰盛,大家都用自己的方式在不同方面鼓励了其实情绪已经自我调整好的狱寺隼人。当然,这样的一场欢快而丰盛的晚餐对大伙儿的总体士气提升也起到了重要作用,包括一直情绪不高的拉尔都在事后恢复些许生气。沢田纲吉觉得山本武的这个方法实在太好了,打算以后多多举行。


接下来几天,特训继续进行,众人每天都有着巨大进步,他们未必真的明白外边世界发生的战争有多么凶险和残酷,但按照以往所遇到的考验来拼命训练增加自己实力总是没错的。


这些人中,以沢田纲吉近两天的表现最为奇怪,他本身的实力已经得到了里包恩和十年后云雀恭弥等指导者的认可,只不过对于当今世界的战斗方式不太熟悉,只要能够熟练应对匣武器的各种作战方式,战力的提升绝对稳定。然而,就是这样的沢田纲吉,最近两天大失水准,原本可以和十年后云雀恭弥战个平手,现在至多十分钟就会败落,并且他的大空火焰波动非常奇怪,忽高忽低,简直就像是来到这个时代之初那时候一样,被什么干扰着。


今天的训练,依旧以沢田纲吉被揍翻在地为终止。


这一次,十年后云雀恭弥没有如同前几次一样拂袖而去,而是皱着眉头问:“你是怎么了?如果这样漫不经心,我很怀疑你能否担负起接下来进攻密鲁菲奥雷日本基地的重任。”


躺在地上的人没有回答。他正承受着难以想象的痛苦,肉眼不可见的幽火顺着连接的诅咒之锁攀爬到他的意识中,无数暴烈疯狂、红黑相间,炽烈和阴冷交织的意念随之冲击进来,蜂拥着席卷一切,利刃一般四下里肆无忌惮地切割。


眼前一片腥红血色,整个世界在血与火里呻吟哀嚎。他的意识从一开始就被挤压到了最内层,带着惊惧面对瞬息间的巨变几乎不知所措。但他终究经历过无数风浪,很快便定下心神,这便是骸曾经提及过的濒死状态会遇到的异状吗?他所见过的情况果然与自己见识过的截然不同呢。


他还有心情比较了一下,这才转念想到事情发生前,其实是有些预兆的,但太过轻微和琐碎以至于他没有放在心上,直到此时才有些后悔。


回忆起种种异常,沢田纲吉敏锐地把握住重点:六道骸的轮回眼又开始新一轮的反噬。


据他所知,轮回眼的侵蚀几乎可说是无时无刻不在进行,他只是没想到,在这个时代六道骸没有身体,反噬居然还是产生了,难道这邪物已经开始侵蚀骸的灵魂了吗?还是说自己身上的诅咒带累了骸?不,不,他决不允许发生这种事情!


反噬直接作用在精神层面,并且通过诅咒之锁不断传到自己身上,干扰着他的大空波动,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从前的治疗净化都是从外而内,这一次遭遇的情况却是由内而外的污染,净化之炎不知道对于灵魂上的诅咒有没有效果?


直到踏上铺满靛色、橙色火光的诅咒之锁形成的道路前,他的思考都没有停止,虽然畏惧着身边的火焰,出于对六道骸的状态的忧虑,他仍旧坚持着走了上去。


千万不要有事啊,骸!


自从自己身上的诅咒之锁贯穿了他和六道骸的心脏将他们连接在一起后,他就一直害怕自己会连累对方,而此后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从另一方面证明了他们之间确实有着神秘联系,而自己也的确害了骸!


这一次,只怕也是自己身上诅咒的缘故……


道路上的幽火更甚,威力惊人,一脚下去,灵魂中传来一阵阵灼痛,提示着他必须尽快,不然他未必能够坚持很久。


他不停地往前走,寻找六道骸的意识主体,只有找到了才能进行净化,否则结局未必是他想要看到的。


不知走了多久,地上火焰慢慢淡化消失,灰涩诡谲的迷雾逐渐弥漫遮蔽视线,他仿佛进入一个时间停滞的荒原,周围的景色是一成不变的灰色,不论他走过多远距离总有一种原地踏步的错觉。


毫无生气的环境让他心情越发忐忑和焦虑,不由自主按住心脏部位,喃喃自语:“骸,你在哪里呢?”他是真的恐惧,如果他失去了六道骸……


哦不,他拒绝思考难以接受的后果。


胸口一阵突突直跳,像是有什么就要脱出一样,很快一团柔和的橙色从鼓胀的地方浮现出来,飘到他头顶半米处,悬浮着散发出柔软温暖的光,破开了荒原的死寂。


光团在他身前盘旋,像是在等待他一起走。迟疑着迈出一步,光团果然晃悠悠飞起,看起来速度不快,却一下子跟他之间拉远了距离,他急忙小跑上前,但无论如何都追不上,永远保持着一段距离,却也跟不丢。


果然是在为自己引路。


沢田纲吉无心细究原因,他现在只想尽快找到六道骸。


又过了一会,眼前忽然一黑,光团消失,黑暗从不知名的地方涌了出来,恍惚间仿佛坠入了梦魇之中,潮湿阴冷的气息丝丝缕缕渗透进灵魂深处几乎要将他吞噬,沢田纲吉不惊反喜。果不其然,很快笼罩四周的黑色潮水般退却,他发现自己站在一处光线昏暗的曲折回廊前,只在尽头的拐角透出了一丝光亮。


骸会在那里吗?


迟疑了一下,随即坚定地迈步上前。


推开沉重的门扉,令人作呕的浓郁血腥气味扑鼻而来,一幅只存于想象中触目惊心的场面以猝不及防之势霎时间冲入他的视野之中。幽暗的光线里,混杂着暗红色的粘稠液体滴滴答答从半空中落下,浇了他满脸满身,犹带着温度。


这是一间几乎变成废墟的实验室,到处是破碎的实验器材,数不清还保持着生前最后扭曲表情的残破尸体横七竖八堆叠着浸泡在血浆里,墙壁和物品家具上溅满了喷射出来的腥红颜色。如此惨厉的场景就算是身经百战的沢田纲吉也很少见到,冷静的心态差点被粉碎,不得不在原地深呼吸好几次才强忍住呕吐的欲望。


眼神掠过一具具浑身上下开满了迸裂翻卷伤口倒卧在地的尸体,落在远处唯一一个站立着的细小身影身上。在周遭成年人尸体的衬托下,他显得格外弱小,瘦骨嶙峋,年纪大约只有五六岁,近乎墨色的短发散发出幽幽蓝光,自然垂在身侧的小手中握着一把闪烁寒芒的短柄三叉戟,上面正有一缕血色慢慢滑落,在血水里怒放出一朵朵凄厉的花。对身上的血污毫不在意,他稚嫩的脸上带着冰凉的微笑,以一种俯视的姿态注视着四周,就像是王者在巡视自己的领地。


沢田纲吉浑身一颤,仿佛大冬天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冰水,冰寒刺骨。


他知道那是骸。


但,同时也不是他所认识的六道骸。


前世黑曜战后,从柿本千种和城岛犬口中得知,只属于他们血淋淋的往事就这样彻底暴露在沢田纲吉眼前。


男孩扯下了包扎右眼的纱布,眼眶上缝痕宛然,血色虹膜上墨色汉字绽放出妖异的光。他脸上的笑意忽敛,周身散发诡异杀气,挥舞着锐利的武器迅疾无比地投掷向沢田纲吉所在的方向。


正待闪躲,他忽然发现自己没办法挪动脚步,这时金属穿透肉体的闷响从身后传来,沢田纲吉有些僵硬地转头望去,那把短柄三叉戟狠狠扎在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心脏部位,伤口处鲜血泊泊流出,身体不自然的抽搐着,眼看就没了气息。


如同做了件什么微不足道的小事,男孩嘴角咧起,露出一个天真稚气的笑容:“这个世界果然一无是处。让我来改造它吧……”


这是……艾斯托拉涅欧家族的实验室。


一丝明悟涌上心头。


那么,自己是在骸的记忆之中吗?


有什么无形无质的东西在扯动自己的心,仿佛想要将之拽入黑暗织就的罗网之中,然后慢慢蚕食干净……


“骸……”沢田纲吉忧虑地望着男孩,一时不知该如何行动。


鲜丽的虹膜忽然一亮,诡异地在眼眶内转动了一圈,像是终于穿透了迷障注意到站在一边的他:“哦呀,这是……?”


不,方才的想法似乎并不正确,若是处于六道骸的记忆中,是无法进行对话的。


还在对当前形势作出进一步判断,男孩已经来到他身前,虽然仰着脸神情却如同俯视苍生的高贵君主,“你是谁?也是黑手党吗?”


伸出的小手猛然攥住沢田纲吉的大手,轰然的爆鸣在他思维中炸开,视野里的一切都开始一点一滴扭曲变形,带着可怕高温的火柱冲破地表喷涌而出,地面上龟裂出一道道巨大裂缝,每一道裂口里都攀爬出无数条张着血盆大嘴的巨蟒,向着他站立的地方游弋而来,倒在血浆里的尸体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残缺不全的肢体掉落的到处都是,黏稠的血液顺着他们变得铁青的肌肤滴落,一双双眼睛散发出艳红的光芒一步一步围拢进逼。一声声野兽般的低吼夹杂在狂躁地、充满绝望的强烈噪声里,混合着混乱的画面与铺天盖地的幻觉强行挤入意识中,企图污染并瘫痪他的正常思维。


六道轮回的力量交错使用对于身体的负荷极大,尤其现在六道骸的身体并不在这个时空里,他能够获得补充精神力的方式几乎可说是只有自然恢复,谁也不知道胡乱的使用究竟会对他的灵魂造成多大的伤害!


那将会是自己生命无法承受之重,沢田纲吉知道自己必须阻止六道骸的失控,让他恢复到正常状态。


“骸!”


男孩忽然睁大眼睛,露出惊诧的表情。理应被幻觉杀死的人额头和双手上忽然冒出清澈的火焰,那双看上去就暖意融融的蜜褐色眼睛如同两颗金色水晶折射出璀璨的华彩,随着那一声呼唤,想撤离的小手被紧紧反握住,同时他所发动的幻觉侵袭也被瞬间激荡出去的绚烂明光所粉碎。


地狱一样的假象退却如潮,四周恢复成原本的实验室废墟,男孩冷哼一声,攥在手里的短柄三叉戟化作烟雾溃散,空出的手转而深深刺入自己右边眼眶内,顿时涌出的鲜血覆盖住大半张脸,他抬起头,舔了舔嘴唇诡异的笑了起来。


“如此强大而纯净的灵魂,比这小家伙更适合作为承载‘我’的容器,那么就稍微认真一些吧,嘻嘻嘻。”陌生的声音从男孩嘴里传出,带着贪婪的冷意直接通过思维传进意识中心,沢田纲吉立刻反感地盯着他。


血红的右眼不正常地在眼眶内快速转动,在一片血污中欢腾,一丝一毫也感受不到六道骸本人的意志所在,在他眼前的只是一个被邪物控制的傀儡。


怎么可以?


怎么可以!


“谁也别想夺走我的……”


大片大片的灿金火焰从沢田纲吉身上冒出,瞬间就让他整个人成为一个人形的火炬,他半蹲下身体,在男孩陡然拔高的惊叫声里紧紧抱住了对方,金焰跃动着攀爬到孩子身上,不停地灼烧着他体表浮现出的黑色戾气。


陌生的声音刚开始只是不断愤怒的咒骂,渐渐地转变成惨嚎,最后变成断断续续的哀求,沢田纲吉最想听到的声音却一直没有出现,他咬紧牙关死死搂着持续挣扎的男孩,任凭自己的心悬在半空飘飘荡荡无处可依。


黑暗中,有着谁的视线无视了明亮的火光,着迷般投注进他隐藏在半阖眼帘下的眼眸,细小而透明,比剔透的琉璃还要细微的辉光在其中闪烁,像萤火一样微弱,却慢慢地将他从地狱引领回人间。


沢田纲吉。


缠绕在六道骸心头的不是被轮回眼操控身体的愤怒和不甘,而是善意柔软的浪漫温情和愉悦,他恍惚看到他所爱的那人对自己的感情透过那双漂亮的眼睛直接传递到自己心里,让他直观地感受到沉浸在关爱中的甜蜜。


被溺爱的美妙使得困境亦如同天堂般美好。


脑袋缓缓靠在少年身上,男孩的小手环住他的身躯,慢慢闭上眼。


啊,沢田纲吉。


--你是我一生所求,最美的梦。



抱着小小男孩的沢田纲吉努力维持着净化之炎的输出,仿佛永无止境涌现的戾气让他心惊肉跳,同时六道骸一生的经历以极快的速度随着净化工作的持续反馈似的流淌进他的思维中,给他本就有些混乱的思绪更增负担。


有些事情是他早已知道的,更多的却是在不可见处悄然发生的记忆。


最开始时仿佛是其主人早已舍弃,那些记忆模糊不清,转瞬流逝。第一张清晰的画面便是艾斯托拉涅欧的血腥实验,一群群的小孩子被大人强迫进行种种惨无人道的人体试验,每天都有熟悉的脸孔消失,惶恐不安的情绪一直蔓延。那一段记忆中萦绕的一直都是痛苦、恐惧、愤恨等种种负面情绪,沉甸甸的压迫心灵。


随后便是移植轮回眼后的复仇行动,奇怪的是,这段记忆同样仿佛隔雾看花,似乎六道骸本人也不是非常清楚当时情况,只模模糊糊觉得自己将艾斯托拉涅欧的成年人全部杀光。逃出实验室后的遭遇倒是非常清晰,被兰奇亚家族首领收养,利用兰奇亚屠戮黑手党家族。此后,他的生活一直颠沛流离,在杀戮和围追堵截中徘徊。


这便是六道骸十几年人生背负的沉重,比他认为自己了解的的更深重,无数的情感错杂在一起,他不知道是要为他的不幸而难过,还是为他的作为而痛心,好在后来的骸将目标定在他身上,似乎转移了生活重心,以前都勾当基本没有再做过。


记忆流转,沢田纲吉忽然觉得羞窘,他在六道骸的记忆中发现自己的身影出现得越来越频繁,不论是现实还是梦境,不论是白天还是黑夜,骸的视线一直专注地投在自己身上……


他如何不明白呢!


他忽然憎恨起命运,给予他梦寐以求的美好事物,却只让他拥有一瞬间。


骸会恨他吧?


一定会的。



※※※


地下八层的训练室内,一道无形冲击波激荡出去,在地面上刮出大量灰尘,不断翻腾着遮蔽了在场者的视线。


十年后云雀恭弥瞪着慢慢爬起身,一脸惨白的沢田纲吉,冷声道:“你是怎么回事?”


“抱歉,学长。”使用了超过界限的力量,加上净化之炎的控制本身就非常消耗心力,现在沢田纲吉没有精力解释什么,何况他也无法说明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让你担心了,我今天不太舒服,可能是新得到的力量还不能很好适应,请你相信我很快就会调整好状态,绝不会影响这一次的计划。”


十年后云雀恭弥的眉头渐渐皱起,他能看出对方的隐瞒。


自从黑曜战在幻术上吃了大亏,遭遇前所未见的惨败,这么多年来他对幻术苦心研究,成就远远超过一般幻术师,虽然无法使用大威力的技能,一些小技巧却十分精通。他一直都能感到沢田纲吉身上有着一股让他非常讨厌的感觉,就像那个他一直都很反感的家伙附在草食动物身上一样,而今天这个人身上膨胀的幻术波幅简直让人心惊肉跳。


若非六道骸现在生死不明,他几乎都要认为那家伙正在夺取沢田纲吉的身体,但显然这个猜测非常不合理。而且,大空属性虽然可以使用其他任何属性的匣武器,可威力泛善可陈,基本没可能有眼前这样强烈的波动。


他的直觉告诉他,一定发生了什么不在掌握中的事情,就是不知道对于计划会有什么变数?但是,反正现在整个计划都已经出现了最大的变量,其余的也不算什么。


他对这个来自另一条时间支流的沢田纲吉虽然很有兴趣,也做过相当程度的试探,但都在不触及底线的范围内,对方若是不愿意说,那他也不想勉强。


冷傲的男人哼了一声,转身离开。


沢田纲吉也没有再出声,紧跟其后摇摇晃晃地回去了自己的房间。





※※※



作者菌的话:即日起没有意外会一直更新长风。


继上一次阿骸经历纲吉的人生,让纲吉看到了阿骸的过往记忆,这两位对于彼此的了解更深啦O(∩_∩)O


评论
热度 ( 30 )

© 云岸←这是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