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骸纲】身沐长风 番外 原著那些事-原轨轻旋律

哈哈,好久没更新长风咯,写个番外找找感觉。


原著那些事-原轨轻旋律

 

“唔哇,好舒服——”沢田纲吉一脸幸福地在草地上打滚,如同一只小动物——反正在这儿也不必担心那些虫子啊泥污啊什么的。

 

“明明现实世界是梅雨季节了,这里倒还是大晴天。”不管怎么说,阳光洒在身上的感觉真是太棒了,少年继续翻滚着,似乎打算让连续阴雨天造成的发霉味道给晒个通透。

 

“真是的……”一道人影笼罩在头顶,背着光看不清表情,只有他背后的阳光在他身体周围勾勒出一圈明亮的轮廓,十分耀眼夺目。“你在这里干什么?”

 

但是,沢田纲吉很清楚来人是谁,开开心心的打招呼:“打搅了,骸!”

 

六道骸不由挑起了眉,这家伙什么时候在自己面前变得如此随意?如果他没记错,他们也没见过几次面吧,明明不久之前看到自己还是一副怕得要死的模样。莫名地,他有些惆怅起来。“我说,你有点危机感啊!”几乎想要在那张傻乎乎的脸蛋上踩几脚,破坏掉那些刺眼的傻笑。

 

“才不要,难得这里这么舒服,天气这么好,让我偷会懒嘛!”少年继续在草地上滚来滚去。

 

撒娇一般的行为成功让六道骸说不出话来,无奈在他身边坐下,“说吧,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双手托着腮,沢田纲吉歪了歪脑袋,“啊、嗯……要说为什么啊……”他仔细回忆着失去意识前发生的事情:“是被突然飞过来的棒球砸晕了?是起床迟了吃了一记钉头锤?还是走路跌到坑里呢?还是路过别人家被楼上掉落的花盆打中脑袋……”

 

沢田纲吉,想不到你的生活如此艰辛!

 

在下一句来临前,六道骸发出这样的感慨。

 

“总之,先让我在这里休息一会,我还不想现在就直面惨淡的人生!”

 

“回去!”六道骸脸一黑,揪住沢田纲吉的脸蛋一阵大力搓揉,“还是彭格列希望我胖揍你一顿,那也能让意识清醒哦。”

 

“等、等一下,住手,住手啊啊!我错了,求放过!”沢田纲吉果断求饶,在大魔王的压迫下该项技能点早已点满,至于面子,那是什么能吃吗?

 

“噗,你这家伙。”少年脸上的肌肤被揉得通通红,像一颗红扑扑的大苹果,六道骸忽然觉得心里有点慌,忙松开了手。

 

说起来,他们也好久没有见面了,前段时间将发烧的沢田纲吉送回家后不久,他脑子里就突然多出一段记忆,让他了解到那天失踪的那些人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十年后的未来世界,居然发生了那样的巨变。未来的沢田纲吉的作为以及一系列的布局都成功了,来自十年前的那些人也顺利完成了计划,唯一的意外大概就是身为正主的那个沢田纲吉居然换成了来自另一条时间线的他。

 

对此,六道骸的感觉就是:闹剧。

 

是的,对他来说,可不就是一场闹剧,好戏开演,主角却换了人。那一个沢田纲吉表现得再出色也丝毫不能让他有所好感。毕竟,是黑手党啊。那种从骨子里透出的残酷,就算表现的再温和,也和身边这个打从心底里就是个笨蛋的天真家伙不同。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让他很在意。

 

时间机器前,众人互相挥手告别,沢田纲吉微笑着和共同战斗过的伙伴们一一道别后,静静等待回归的一刻到来。

 

这一别,他们再也不会相见,所有的交集定于此刻。所有人的眼神不由自主集中在少年身上,如果没有他,这一次战争的结局必然一败涂地。

 

忽然众人一致关注少年的身边空气水纹般荡漾,浮现出一个身材高挑俊拔的影子,从背后拥抱着他。那个影子原本只是静静抱着怀中人,神情温柔而专注,他像是突然发现了众人的眼神,眉头一挑,露出一个淘气的表情,扳过少年的脸,温柔的吻了下去。

 

众人呆若木鸡。

 

六道骸所得到的记忆中,让他无法忘怀的是,那张清纯的脸蛋上没有丝毫惊讶,似乎已经习惯了一样的温驯,以及漂亮的眼睛里流露出的深深眷恋和满足,仿佛、仿佛他们眼中只有彼此。

 

这一幕如同火红的烙铁深深烙印在脑海里,反复折磨了他很久很久。

 

那个影子的样貌分明和自己一模一样!他们的关系到底是怎样的?

 

不得不说这件事让六道骸纠结了很久,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和沢田纲吉发生点什么,虽然不是自己的事,可某种意义上,也不能说不是他和彭格列之间的纠缠。

 

总而言之,他非常纠结,这种时候他才感觉到被关在水牢中的好处,可以好好地、冷静地一个人思考。

 

不知道花费多久时间终于稳定了情绪,也因此躲过了来自守护者们的敌意。当然,现在的六道骸并不知道。

 

六道骸突然的沉默并没打击到沢田纲吉,自从上次被骸送回家,得到对方的照顾后,在他心里骸就被贴上了“好人”“温柔的好人”这样的金字标签。之后不久他也得到来自未来的记忆,知道了那些发生在十年后世界的黑手党战争,这使得他越发厌烦起自己彭格列继承人的身份来。繁杂而危险的战斗记忆让他忽略了回归时的一点小意外,并且归来后的家庭教师明显更可怕了!对他的要求忽然变得更为严苛且龟毛,日常训练量多到他回想起来就要吐的程度,找茬的时候更多了,这都是为毛啊为毛!!他到底哪里得罪了大魔王?

 

不得不说,沢田纲吉的日常生活直接从水深火热升级到濒死状态!

 

翻了个身躺在草地上,悠闲地晒着太阳,这一刻的宁静舒缓了他最近因为高强度压力和可怕的记忆带来的疲惫。

 

“骸,呃,我一直忘记向你道谢了……上次多谢你,不然我可能要昏倒在路上呢。”看着坐在身边正在玩着一根草叶的六道骸,他忽然记起一直放在心上,却找不到机会表达的谢意。没办法,他们能够遇到的时候太少了。

 

“クフフ,说起来那一次彭格列你就像被人遗弃了一样呢。”让人忍不住就要关心你。

 

“大家都突然消失了嘛,我很害怕……”越说越小声,回想起那一天的乱七八糟和自己的担惊受怕,现在还觉得心里十分难受,他不由使劲晃了晃脑袋,想要将不愉快的情绪赶走。

 

蓬松的褐发在眼前云絮一般飞扬起来,六道骸手有些痒痒,转过头去,在沢田纲吉头上揉了揉。果然不出所料,看来毛糙的蓬乱头发其实十分柔软,如同这人的个性一样。

 

被被被被摸了……天哪噜,沢田纲吉顿时觉得是不是自己太累了,出现了不可思议的幻象。慌忙闭上眼睛,碎碎念:“我是在做梦吧,我是在做梦吧!我一定是太疲倦了,才会出现六道骸在摸我头的诡异幻觉。不行,我得睡一会……”

 

“クハハハ,你这家伙!”抚摸头发的手滑到脸颊边,六道骸再次掐住沢田纲吉的脸捏了捏,“说的没错,你就是在做梦。”

 

“不、不要……”沢田纲吉口齿不清的抗议,想要挣脱出魔爪,“好疼……”

 

六道骸发现对方眼泪都飚了出来,马上松开手,有些鄙视:“这种程度就承受不了?彭格列你也太弱了,比起出现在未来的那个你差距很大啊。”

 

沢田纲吉倒是不在乎他话里的讽刺,反而庆幸道:“幸好不是我,那么危险的事遇到就太可怕了,我完全不想面对。尤其这是黑手党的战争啊!你知道的,黑手党什么的,我才不想参与呢!”

 

虽然这样说,每次遇到强敌,你还不是都顶在最前面。沢田纲吉,口是心非可不好呢。

 

“可你已经是彭格列十代目唯一的人选了。”

 

六道骸的话打破了沢田纲吉一直想要掩盖的事实和不切实际的幻想,他有些无奈的低下头,拨弄身边的小草。

 

沉默好一会,他才嗯了一声,生疏的转移话题:“说起来,这里是骸的梦境吧?”

 

“或许吧。”六道骸含糊地回答,抬起头仰望天空,暖橙色的光束穿透云层,投射出层层叠叠的蓝,流光点缀变幻不定的云絮,无暇剔透的暖。这样的纯净透明的世界哪里会是他的梦境呢?

 

沢田纲吉没有多问,拔了一根小草仔细观察,苍翠的草叶,上面还带着微微的湿气,折断处弥散着一股草香,从外形、到触感以及气味都异常真实,如果不是坚信这是梦境,很可能就会当成一个真实的世界来面对吧。

 

幻术的能力,如斯神奇。

 

这就是幻术师。

 

而幻术师六道骸就是他从未接触过的,最虚幻不真实的一个人,自己和他的相遇非常糟糕,在黑暗的破烂废墟里大打出手,最后还将对方送进了监狱。

 

此后,自己怀着什么样的心情一遍遍地追问里包恩那家伙的现状,直到雾战时无理的窜入自己脑海里的那一幕幕简直可说是悲惨的人生经历,让他对于这个人的关注莫名其妙的变多了。

 

然而,这个人简直和他的属性完全符合,实在太难以捉摸,很少的见面,暗藏机锋的言辞,实在让他伤透脑筋。

 

对了,还有那种到现在还让他觉得十分不适的阴冷感觉……

 

……诶?什么时候,那种让他如同针刺的冰寒消失无踪了?

 

沢田纲吉若有所思地看着六道骸,目光专注,不知道在想什么,许久才讷讷开口:“……骸,你变了好多。”

 

 “……咦?”完全搞不懂沢田纲吉的想法,六道骸好半天才应了一声。

 

“以前的你总是一幅冷冰冰的样子,就算是面带笑容时也能让人感觉到浓重的杀气,十分恐怖呢!”他一边想一边解释道,“现在,那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感觉消失了,应该说是变得温柔还是体贴呢,唔,我说不清楚啦。总之,跟以前相比,有所改变了吧……”

 

六道骸的表情有些变了,不知说什么好,他目不转睛看着那个像是有了重大发现而兴高采烈的人,傻乎乎的表情是如此生动,让人、让人……

 

他干咳一声,转开视线。

 

“沢田纲吉你不也是变了很多么?”以前一见到我就抖成筛子恨不得马上夺路狂奔的是谁啊!现在居然能坐下来平静的交谈,从前的他可不会对黑手党有所好奇和好感——

 

“咦……?”

 

几乎是同时,沢田纲吉欢快的声音大喇喇传入耳里,“嗯,没错呢!所以,我喜欢现在的骸啊!”

 

六道骸转过头,陷入沉默。

 

沢田纲吉眨了眨眼睛,忽有明悟:他害羞了。

 

天哪噜,这个发现立刻让他支起身体,震惊无比,将刚才的对话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他欲哭无泪的发现,自己好像说了让人误会的话了。

 

“等、等一下,骸!你听我解释……我不是说那个喜欢啦,骸我说喜欢你是……啊不对……我喜欢你啊啊啊啊……”混乱无比怎么都说不清楚的少年,猛扑过去打算继续解释。

 

“够了,沢田纲吉你到底要重复几遍啊!唔——”好在身下是柔软的草地,出于惯性倒下的两个人都没有受伤,当然垫底的那位惊吓少不了。“你、你做什么呀你!”

 

双手揪紧对方的衬衫,脑袋在他胸膛上蹭啊蹭,沢田纲吉几乎眼泪汪汪:“听我解释,骸、我……”

 

以手扶额,六道骸一脸黑线地发现他真的完全对这个人没办法了。手安抚地拍了拍沢田纲吉细瘦的背脊,无奈地说:“好了,好了,我明白,你不需要解释了。”

 

“哦……”嘴里呢喃着,沢田纲吉忽然觉得困意上涌,打了个哈欠,趴在六道骸胸口沉沉睡去,随着意识下沉,少年的身影陡然化做光点溃散。

 

天空是一切的开始,不属于任何一种颜色,却容纳了所有的色彩,也可以变幻出任何想要的色调。

 

躺在草地上的六道骸,抬起了手,手指慢慢回缩,做出一个“握”的动作。

 

“我可以期待吗?”

 

 

 

※※※

 

作者菌的话:有所剧透的番外,哈哈哈充满酸臭味。原著线Change后续。


评论 ( 4 )
热度 ( 23 )

© 云岸←这是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