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家教】无尽之梦 1 上

阅读指南:
一:异能解释一切的架空世界,觉得是灵异,肯定是错觉。
二:all27,主6927(……阿骸已经是路人了)
三:纲吉是个小甜心
四:长篇
五:不定期更新
六:后期各种OOC,崩坏


如果不介意,请往下看吧




简介:手术台上醒来的沢田纲吉,发现世界变成完全不认识的奇境。

 

食用指南:架空、人物可能ooc、并非灵异、私设成山

 

摸鱼产物

 

 

明亮的手术室内。

 

沢田纲吉一脸茫然的坐起身,四下里一片寂静,充满消毒水味道的房间里空无一人,只有仪器不断发出轻微的嗡鸣声。

 

“我不是在做手术么?”沢田纲吉疑惑的伸出手,发现手背上原有的针眼消失了。看了看身上穿戴整齐的病号服,他更困惑了,按理说这个手术是必须要褪下裤子才能进行。

 

“有人在么?”医生和护士都哪里去了?这种时候怎么会让病人一个人待着?

 

沢田纲吉轻声喊了起来,他的声音很微弱,但在寂静的手术室内还是十分清晰。没有任何回应,周围安静得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他忽然有些害怕起来,这种诡异的情景他只从鬼片里看到过。

 

他清楚记得不久前,还在一群医生护士的包围下躺在手术台上准备手术,可等他从麻醉效果中苏醒,四周却没有一个人。

 

越来越害怕,沢田纲吉一咕噜下了手术台,赤足踩在地上,只感到一阵阵冰寒从脚底爬上整个身体,不由打了个哆嗦,忙从门边的橱柜里找到一双消毒鞋穿上。

 

啪嗒啪嗒

 

一阵轻微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已经对这诡异的状态有些受不了了,沢田纲吉冲到手术室大门前,一把拉开,向外张望。

 

幽暗的走廊,空空荡荡,脚步声从远处的黑暗中慢慢接近。

 

啪嗒啪嗒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走廊上没有半个人影出现。

 

背脊一阵阵发凉,沢田纲吉扶在门边的手猛捏成拳,心里惶惑不安。

 

“有人吗?”人都到哪里去了?他分明记得自己的手术时间安排在白天,为什么手术室外的走廊光线是如此黯淡,直如深夜?

 

脚步声随着沢田纲吉的声音停了下来,一半的身体隐藏在一团漆黑里,只露出穿着灰色休闲裤的下半身,以及一双擦得雪亮的皮鞋。

 

莫名的恐惧突然降临,将沢田纲吉想要呼喊出的声音卡在了嗓子眼,沉默地看着灰色休闲裤站立一会,像是什么也没发现,再次退入深邃的黑暗中。

 

沢田纲吉只觉背后猛地窜上一股凉气,恍惚间有凄厉的叫喊嘶鸣,再一细听却无反应。转过头看了一眼手术室,室内光线明亮,纤毫毕现,但仅限于室内,走廊笼罩在重重暗影中,影影绰绰,似有无穷怪物藏匿其间。房间内外就像处于两个不同的空间,没有丝毫光线扩散出去。

 

“到底是怎么回事?”沢田纲吉眉头锁起,凝神思索,“唔,去找妈妈吧,她不在走廊上的话,应该回去病房了吧。”诡秘的环境,莫测的气氛无一不让他强烈想念亲人,毕竟他还是个只有14岁的少年人,而且平时的胆子就不大,这时身边没人依靠只得强打精神,振作起来。

 

然而,望了望黑漆漆的诡异走廊,心里一阵犹豫。

 

“有人在吗?”一个又尖又哑,听来就让人十分不舒服的声音忽然传来,隐隐约约,似乎隔得很远。

 

沢田纲吉心里一喜,下意识地想要回应。

 

“别出声!”一个年轻男生的声音陡然从背后响起,沢田纲吉悚然一惊,就要惊呼出声,却马上被一只大手紧紧捂住嘴巴。

 

“别叫!叫了我们都得死!”

 

沢田纲吉惊恐的睁大双眼,脑子里一片空白。

 

“有人在吗?”尖哑的声音再次传来,在空旷静谧的廊道中不断回荡,有一种说不出的诡秘气息。

 

“答应我别大叫出来,我就放开你。”身后的男生声音压得极低,“我没有恶意。”

 

沢田纲吉迟疑了一下,点头同意,捂住嘴巴的手慢慢松开,他猛然回身望去,身后的男生脸色苍白,相貌俊朗,十五六岁的样子,穿着剑道服,很有点眼熟。盯着仔细打量一会,他突然醒悟,这人不就是学校剑道部的学长持田剑介吗?

 

沢田纲吉深呼一口气,努力平复砰砰乱跳的心脏,也压低声音问:“持田学长,你怎么会在这儿?”

 

“咦?”持田剑介明显愣了愣,“你是……?”

 

“你当然不会认识我,我也是并中学生,认识一下,二年A组,沢田纲吉。”相对于在学校里颇受欢迎的持田剑介,沢田纲吉就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透明,当然在某方面来说他也相当显眼。

 

“沢田,我想你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吧?”想了一会还是没有印象,持田剑介有些尴尬,岔开话题:“我们的情况估计差不多,午休时间我正在剑道部练习,突然就进入这个奇怪的地方了,要知道我身边还有好几个同学也在练习,他们莫名其妙全都消失了。”

 

 

沢田纲吉眨巴着大眼睛,一脸茫然。

 

见他不明所以,持田剑介脸上的苦涩和无奈之色更加浓郁,好容易遇到个人,却看起来十分不中用。身材矮小,体型瘦弱,脑子似乎也不甚灵光,估计在学校也是极其不起眼,不然自己怎会毫无印象?要不是没办法,多个人多份力量,谁耐烦解释这些。

 

沢田纲吉还是有些懵懵懂懂,持田剑介不再解释,扭头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你是在做手术?”

 

“嗯。”

 

“只用说的,我想你也无法理解,跟我来。”他一把拉住沢田纲吉的手,后者虽有些别扭,但更想了解内情,便没抽出手,任由他拉着来到另一扇门前。

 

这扇门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手术室另一边,沢田纲吉记得先前自己刚醒来时并没有看到,因为这扇门实在太有特色,只要看到过就不会忘记,不知由什么金属材质铸成,门扉双开,青黑色泽,其上镂刻数不尽的暗红花纹,给人以厚重和神秘的感觉。

 

两人合力将金属门推开一道缝隙,门外是另一条走廊,同样的阴暗,不知道有多长,廊道上的灯光不时闪烁,光线明明灭灭。

 

这种场面在大多数的鬼片中经常出现,沢田纲吉心里一沉,接着视线落到走廊左边一扇房门敞开的病房前,那儿站着一个瘦高的男人,穿着一身蓝白条纹的病号服,左顾右盼,神色慌张。

 

尖哑的声音幽幽传来:“有谁在吗?”

 

“嘘……”持田剑介竖起手指放在唇边示意沢田纲吉不要出声,后者会意,他们就站在金属门内,看着走廊里的情景。

 

“谁?谁在那儿?”瘦高男人大声喊道。

 

“有谁来帮帮我……”尖哑的声音忽然变得娇柔,转变之速让人乍舌。

 

瘦高男人像是受到某种诱惑,没有发现其中怪异,慢慢走出病房,朝着走廊深处而去,转眼便没入黑暗。

 

“哇啊——”一声惨叫陡然响起。

 

沢田纲吉浑身一抖,惊叫声还没发出就被持田剑介一把捂住嘴,拖着退回了手术室。

 

“我们救不了他,只要一踏出房间,就会落入他的领域。”

 

眼里满是惊悸和惶惑,沢田纲吉反问:“领域?”

 

“对,领域,那里是他的地盘,只要进到里面基本上就跑不掉了。”持田剑介语气沉重的解释,“领域是比我们的梦境更高等,或者说质量更高的梦之类的东西,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我来到这里的时间没有多久。不过,有些知识似乎就在脑子里,属于传承,自然而然就会明白,你只要自己理一理思绪,很快就能把握状况。”

 

他叹了口气,接着说:“这些经验也是受到教训才得到的,代价就是我的梦境已经没有了,现在那家伙正在蚕食你的梦境,我们得马上想办法,不然刚才那个男人的下场就是我们的未来!”

 

沢田纲吉呐呐的说:“你说的很多地方我都没想明白。你是说我们现在是在梦里吗?这是谁的梦?只要醒过来就没事了吧?”

 

“如果事情真的这么简单就好了,”持田剑介耸耸肩,无奈的说,“很可惜,这里并非只有一个人的梦境,而是整座城市的人共有的梦境世界,在这里大家的梦境都有着联系,你我的能力觉醒后就直接出现在公共梦境之中。现实中,我们也并非睡着了,而是……”

 

“这是一种异能哦。”手术室另一边的白墙上,突然浮现出一扇金属门,自动向两边打开,一个穿着校服,束着马尾的娇俏少女蹦跳着走了进来。“我们是精神系的异能者呢,能力多半与梦境有关,所以我们这一系的异能者都被称为‘织梦人’,表示着我们操控梦境的力量。”

 

沢田纲吉发现少女穿的是附近相当有名的高升学率学校绿中的制服,难道这位还是一个优等生吗?

 

“她说的不错。”持田剑介补充道,“不过,我们这些刚觉醒的织梦人能力很弱,能控制的也只有自己的梦境,我们的梦境环境一般是由觉醒地点所决定,以自己为中心辐射出一定范围。比如说我,是在学校剑道部,我的梦境就是学校,而你的,应该就是这间手术室了吧。”

 

沢田纲吉睁大双眼呆呆盯着突然出现的金属门,默不作声。今日所见让他怀疑身在梦中,哦不,根据这些人所说,现在可不就是在梦里。

 

“不用奇怪,在梦境的世界里我们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拥有很多奇妙的能力哦,也不要害怕,这是你的梦境,没有你的允许,我们这些外来者是无法对你造成任何伤害。”少女嘻嘻笑着,“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吉田仁美,也是被古罗追杀的织梦人。”

 

三人互相认识了一下,接着两个男生纷纷表示疑惑。“古罗?”

 

持田剑介马上主动追问:“你看上去知道很多内情的样子,能给我们解释一下吗?”

 

吉田仁美点点头,爽快回答:“我会来到这里也是为了这个目的呢!”她一挥手,墙壁上的几扇门同时自动关闭。

 

沢田纲吉顿时被这一手给震住了。

 

“还是先关上心门比较好,古罗可不是闹着玩的。”看到周围的门一一关上,吉田仁美这才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大家一起坐下慢慢说吧,暂时我们还是安全的。”

 

持田剑介和沢田纲吉互相看了眼,都点头同意,于是三人围着手术台坐定。

 

吉田仁美先是叹了口气,脸上挂着的笑容慢慢收敛,“看你们的样子,都是刚觉醒异能没多久吧?我就简单说一下,我们都是一群拥有梦境操控能力的人,大家的梦境能够相互联系,在异能者中属于精神系……”

 

“请等一下,这些我们都已经从传承中了解了。”持田剑介开口截断,指了指脑袋。“重点介绍一下现在的情况吧,我们的情况很不秒,我的梦境已经被古罗吃掉了,要不是我见机快,命都保不住。”

 

“嗯。”吉田仁美点点头,“我明白了,现在我们三人都已经成为了古罗的狩猎目标,古罗全名古罗·齐西尼亚是食梦妖,一年前从国外来到本地,专门以吞噬织梦人的梦境为目的提高能力,被他盯上一般很难逃脱。”

 

一直静静听着的沢田纲吉忽然问:“梦境被吞噬了,会怎样?”

 

吉田仁美看了他一眼,苦笑:“会死哦。”

 

沢田纲吉悚然一惊,脑子里好像有什么闪过,他再次追问,“不对吧,持田学长说他的梦境被吃掉了,他不是还好好的吗?”

 

“这不一样,”吉田仁美忙解释,“我们织梦人的梦境只要还存在一星半点就能慢慢恢复过来,他的梦境可能没有被完全吞掉,应该还剩下一丝,否则他的意识都不会存在。在梦境里死掉,现实里也活不过来了。”

 

“看到了没?这两道伤疤就是古罗留给我的,就算在现实里也存在着!”吉田仁美眼里忧惧之色翻滚如潮,拉开袖子显示出双手臂弯处的两道如同蜈蚣般扭曲的狰狞疤痕。“食梦妖说白了,一开始也是织梦人,只是这些人为了追寻强大,走上了邪路,不惜以吞噬同类增加力量,他们已经不是人类,而是怪物!”

 

持田剑介的脸色同样不好看,点头赞同:“古罗的名头我也听说过,我无意中发现自己拥有进入周围其他人梦境的能力,却在探索途中被他吞掉大部分梦境,只好狼狈逃走。”

 

看了他一眼,沢田纲吉低下头,原来持田学长也不是外表看起来那么简单,之前和他说的那些都是真话,可也隐瞒更多,他能够理解,却觉得有些难过。

 

吉田仁美挥了挥手,说:“我来总结一下,现在的情况是,我们三个都被古罗盯上了,只有集合众人之力抵抗他才能活下去,不然我们这样初级织梦人的下场只可能是变成他的养料。”

 

“初级织梦人?”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人所说的那种存于脑海的知识,也就是所谓的传承并未出现,沢田纲吉只好请教他们。

 

“精神系异能者现在分为两类,织梦人和食梦妖。织梦人又按照能力强弱划分为新手、初级、中级、高级和王级,食梦妖的能力衡定我就不清楚了,一般而言实力都很可怕。”

 

沢田纲吉点点头,表示已经理解。

 

吉田仁美继续说了下去:“古罗肯定还在附近,他每次都要狩猎好几个猎物才会满足。既然一个人抵挡不住,那么多聚集几个人应该能够抵抗古罗的侵袭,我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过来的。”她顿了顿对沢田纲吉说,“不要认为是我们引来了古罗,你要知道,这座城镇本来就是他的狩猎场,自从他来了之后,织梦人已经死掉了很多。”

 

纲吉有些不好意思,有一瞬间其他确实有这样的想法。

 

吉田仁美也没在意,“沢田你是否能感到一种莫名的丧失感,就像有什么东西在慢慢的流失?”

 

沢田纲吉一愣,闭上眼仔细感受,确实能够感到身体周围的气流似乎在被什么所牵引,很轻微,只有一丝,若不是她提起还真没注意到。“嗯,非常微弱的感觉,差点就忽略了。”

 

吉田仁美和持田剑介同时眼睛一亮,少女欣喜的说:“好好好,看来你的力量很强,梦境格外坚固,那么我们的时间就相当充足,联合其他一些织梦人,拉进来一起加固沢田你的梦境,就不用惧怕古罗了,甚至,还能反击!”

 

持田剑介有些疑惑,他也不怎么了解这个与现实有别的世界。“是这样吗?”

 

“前面我也说过了,食梦妖原本也是织梦人,只是他们走上了邪道,吞噬同类的梦境,以此强大自身,本质上来说我们的差别只是力量的强度,只要我们集合的力量足够,就完全不用害怕,甚至可以反侵袭!”

 

沢田纲吉问:“其他的织梦人要去哪里寻找呢?”

 

“不久前有一个非常强大的织梦人来到并盛,听说当时有好些中级织梦人对他不敬,被他狠狠修理了一通,从此不敢再横行霸道了。只要能拉来他,古罗不足为惧。”

 

沢田纲吉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好像有哪里没想周全,可看到吉田仁美自信满满,他明白自己就是一个菜鸟,先不论知道的内情很少,就算他说出不同想法又有谁会听呢?就连他自己都没有这个自信说这样的感觉一定正确。

 

“纲君、纲君……”

 

隐约间,妈妈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沢田纲吉一愣,妈妈在哪里?

 

啪!

 

室内灯光瞬间全部熄灭,一切陷入黑暗,看不到任何东西,四周一片寂静,没有任何声音,只有他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持田学长?”

 

没有人回答。

 

“吉田?”

 

还是没人回答。沢田纲吉心里十分害怕,明明前一秒还在自己身边的两人,居然眨眼间便无影无踪。犹豫了一下,他伸手向着先前持田剑介和吉田仁美所坐的位置慢慢摸过去。忽然,指尖传来冰凉的触感,带着柔软,就像人类的皮肤。

 

沢田纲吉轻声问:“吉田?是你么?”话音刚落,触感瞬间消失,他感到有一阵风缓缓从脖子后边滑过,不是那种阴冷的风,而是带着一丝湿湿的热气,就好像有人正站在背后很近的地方,往颈子上吹气!

 

沢田纲吉心里一阵发毛,那种无以言表的恐怖感立即表现为迅速布满全身的鸡皮疙瘩,颤抖着声音呼唤:“吉……吉田……”

 

啪!

 

灯光亮起,沢田纲吉眼前一花,那两人正坐在自己面前。

 

“怎么了,你刚才叫我做什么?”吉田仁美一脸奇怪,持田剑介也莫名其妙地看着沢田纲吉。

 

沢田纲吉惊慌失措的说:“我、我刚才突然什么都看不到,灯一下子就灭了,周围一片黑暗,喊你们竟然一个都不答应我,身后还有什么东西在吹气……吓死我了!”

 

吉田仁美脸色突变,慌忙警告:“不好,别睡……”

 

不料,话没说完,环境瞬间转变。

 

这是一间病房,雪白的墙壁,淡蓝色的窗帘,床边坐着一个年轻的妇人,正是沢田奈奈。

 

“纲君,你醒了呀,想吃什么呢?”

 

沢田纲吉顿时满脸惊恐。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之前的事情是在做梦吗?

 

 

※※※

 

一行三人漫步在街道上,为首是一个身材修长俊拔的少年人,不过十五六岁,相貌出众,有着奇特宛如凤梨的发型和奇异的靛蓝发色,十分特立独行。在他身后则是一个戴着绒线帽,面无表情的眼镜男和拿着一袋零食吃个不停,鼻梁上有着一道触目惊心疤痕的黄发少年。

 

忽然,为首的少年抬起头,望向并盛医院的方向,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两鬓发丝随着这个动作滑开,露出红蓝异色的瞳孔。

 

“骸大人?”绒线帽少年疑惑的问。

 

“没什么。”他笑了笑,“看到一些有趣的事。”

 

“哦?”绒线帽少年正想细问,黄发少年有些不满的大声叫喊:“柿P你快点儿,我都饿死了!”

 

“就知道吃,你是猪吗?”

 

“想打架?”

 

为首少年微笑着说:“好了,走吧。”

 

 

※※※

 

沢田纲吉强压下心头的恐惧,慢慢恢复平静。

 

怜爱地摸了摸他柔软的褐色发丝,沢田奈奈轻声安慰:“做恶梦了吗,还是伤口痛呢?纲君,妈妈会一直陪着你,不要怕,有哪里难受就说出来吧。”

 

并未注意到母亲的关怀,沢田纲吉胸口剧烈起伏,大口呼吸,耳边依旧回荡着吉田仁美最后的叫声。他不知道那个刚认识的陌生女孩最后想要告诉他什么,别睡?别睡觉么?

 

逐渐恢复思考能力,他的心里泛起一连串疑问,难道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所以她让我别睡着了?然而,他了解的内情实在太少,而事情发展到现在,他也一直处于懵懂状态,在茫然的脑海里搜寻答案其结果可想而知。

 

抬起头,看到妈妈关切中夹杂担忧的表情,他心里涌起一阵歉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一定不能告诉她,否则牵连到了他于心何安?!

 

既然这里十分不安全,还是离开为上。“妈妈,我想回家。”

 

“啊?怎么可以,你才刚动完手术,需要留院观察呢,再说你也必须休养一段时间。”沢田奈奈并不赞同,看到儿子一脸不情愿,握住他的手,柔声安慰:“别担心,纲君,妈妈就在你身边。”

 

母亲温柔中不容拒绝的态度让沢田纲吉知道暂时是不大可能出院了,而自己的身体确实经不起折腾,只好点头同意。

 

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他记得吉田仁美的警告,坚持着没有睡觉。一直熬到半夜,头脑越来越昏沉,好几次他都快要睡过去,但都撑了下来。

 

深夜的医院相比白天时冷清许多,护士小姐查完房后,沢田奈奈见沢田纲吉没有什么需要,就在单人病房临时搭起的看护床上休息,忙完这一天她也很累了。

 

朦胧中,忽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越来越近,在病房门口停住。沢田纲吉一个机灵顿时惊醒,左右看了看,看护床上空空荡荡,原本躺在上边的妈妈不见踪影。

 

周围一片寂静,他一阵心慌,紧张盯着房门,他不知道妈妈什么时候不见了,也不知道周围何时变得这么安静,此时,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扇白色的房门上。

 

脚步声消失了,但沢田纲吉可以感觉到有什么正停在门口处,出于他不知道的原因暂时没有动静。沉闷而压抑的环境里,只剩下他自己的呼吸声。

 

“那儿肯定有着什么!”沢田纲吉想将全身都藏进被窝,却又害怕看不到外边,无法第一时间取得主动。他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就在门口处停下来没有采取行动,或许是在听病房里面的声音,或是有着别的打算?

 

他越来越害怕,连呼吸也变得微弱。可他同时也知道不可能一直这样下去,鼓起勇气问:“是谁?”

 

没有回应。

 

“妈、妈妈?”声音颤抖起来,他死命止住不由自主发抖的身体。

 

还是没有任何回应。

 

沢田纲吉咬咬牙,明白这样下去他会丧失全部勇气,连抵抗都做不到,一眼瞥到床头柜上的水果篮边有把削水果的水果刀,一把拿在手里用力攥住。

 

嘭!房门被猛地推开。

 

“啊——”沢田纲吉放声尖叫,手里的水果刀就要往前掷去。

 

“是我们,别害怕!”有些耳熟的女孩声音传进沢田纲吉耳中,定睛一看,是吉田仁美。这个娇俏的少女气喘吁吁,迅速关上房门,并反锁起来。在她身边,持田剑介脸色惨白,一脸惊惧地靠着墙壁也是一副上气不接下气的狼狈样子。

 

持田剑介双手扶住膝盖,弯下腰剧烈地喘气,“天哪,终于……呼、逃出来了。”

 

“你们这是怎么了?”沢田纲吉这才恢复冷静,收起水果刀,下了床跑到两人身前。

 

吉田仁美这才像是松了口气,一下子坐到地面,额头前的发丝被汗水打湿了,凌乱交错的黏在皮肤上,她却毫不在意的开始解释,:“随着你苏醒,你的梦境自然隐去,我们就没了躲藏的地方,只能到处跑,古罗发现了我们,一直追在后面。刚才一感到你的梦境出现,我们就赶紧过来了。”苦笑了一下,“先前我打算叫你别睡在原地,就是怕你还在手术室睡过去,古罗完全可以直接在那儿守株待兔,幸好你转移位置了。”

 

“现在情况危急,别说这么多了,首先要考虑的是接下来怎么办。”持田剑介在一边问,他粗重的呼吸终于平息下来。

 

“放心吧,食梦妖也是有着限制的,在沢田的梦境被吃掉大部分,破开梦境护壁之前我们都不用过于担心安全。”吉田仁美低下头,想了想:“沢田你试着估算一下还可以坚持多久吧。”

 

仔细估算了一下流失感,发现实在很难具体去量化这种感觉,沢田纲吉皱了皱眉,“我计算不出来,不过能够感觉到应该会很久……两小时……不、或者更久。”

 

“你的资质真让人惊叹呢,”吉田仁美很惊讶,沢田纲吉的这种表现说明了他的潜力巨大,如果能够成长起来没准会成为一个高级织梦人,当下她决定对其施以善意,没准来日还能用到。示意另两人都坐下来,“现在有时间,我给你们说一些关于织梦人的常识。虽然都有传承,不过有些方面也并没有传下来。”

 

三人围圈而坐,她深吸一口气,郑重其事的说:“在精神系异能者里我们织梦人比较特殊,一向都是出入于梦境,擅长隐匿,十分低调,自成一个圈子,并不为外人所知。我们的力量基本集中于梦境,”她忽然古怪一笑,“每个人都有梦境,织梦人可以完全操纵自己在梦境中的一切言行,也可以用以影响他人,并由此引申到现实,当然低级的织梦人影响力限制在梦境中。”

 

持田剑介提出疑问:“古罗的力量可以直接反应在现实,他有多强?”

 

“它是掌控并盛的食梦妖。”吉田仁美声音低沉。“世界上每一块区域都有食梦妖出没,狩猎织梦人或者以普通人类的梦境为食,对他们而言仅仅只是食物味道和营养成分高低的区别。他们可以随意进入任何一个比他们弱小的人的梦境,吃掉对方的一切。古罗是外来者,到来后吃掉了本地的食梦妖,让这儿成为他的狩猎场。”

 

“应该会有限制吧。”沢田纲吉相当惊愕,他从来不知道还有这样人命如草芥的动荡世界,现实的安稳在其反衬之下竟像是梦幻般不真实。“否则他们岂不是可以随意杀掉任何人?而且,也没听说过有这样忽然死掉的新闻报道呢。”

 

吉田仁美笑了起来,拍拍他的肩膀:“当然有限制啦,具体什么原因我也不清楚,只是听说过食梦妖不能在人多的地方行动,而且,不管是食梦妖还是我们织梦人在现实世界的本体都还只是普通人类,和其他系别的异能者可以通过异能强化身体不同,我们的强大和脆弱同样突出。”叹了口气,继续说,“不过,在古罗的狩猎中反而是呆在现实中更安全,不会遇到致命危险,只要我们不进入睡梦中的话。”

 

持田剑介忽然站起身,快步走到门前,耳朵贴在门上倾听,脸色一变,马上回到两人身边,轻声说:“有情况。”

 

吉田仁美先是一愣,脸色也变得苍白。

 

“这里只有我们三个人,为什么我听到了四个人的呼吸声!”

 

沢田纲吉心里一沉。

 

 

※※※

 

“醒醒,快醒醒啊。”焦急的喊声一直在耳边嗡鸣,沢田纲吉不胜其扰,猛地睁开双眼,床边站着一个穿着绿中校服,束着长马尾的娇俏少女。

 

“是我,终于找到你了。”

 

沢田纲吉注意到她身后还有个相貌俊朗穿着剑道服的男生,正是持田剑介。

 

这两人面色都很不好,吉田仁美语音急速,显然非常焦急:“我们是顺着梦境气息的道标找过来的,现在起我们三个必须一起行动,一个人的话太危险,古罗是绝对不会放过我们的!”

 

沢田纲吉看向一侧的看护床,妈妈沢田奈奈睡得正香,对于两人的到来毫无所觉。

 

吉田仁美注意到后解释:“这是古罗的能力,可以让他指定的任何范围内的人们陷入沉眠,除非他主动解除,或者达到术式极限时间才能苏醒,这个时间一般是一到三天。”

 

略略放下心,沢田纲吉心里很清楚,自己是异能者中的新人,若不是这两人引来了古罗,自己未必需要跟着一起逃。当然,在最初若不是持田学长帮他一把,或许他早就和医院走廊上的男人一样失去生命,现在计较这些毫无意义,既然已经成为一个小团队,就必须体现自己的价值。

 

这可是异能啊!从来默默无闻,被人欺负的废柴纲,居然也能拥有异能,哪个人心里没有一个想要成为特别存在的想法,他也不例外,就算有着危险,那也是成为强者之前的磨练,这就是中二少年沢田纲吉的想法。

 

“那现在该怎么办?”

 

“我们现在只能利用食梦妖的限制了,去人多或者入睡人少的地方待着。”吉田仁美想了想,作出决定。

 

 

※※※

 

街心公园内,吉田仁美和持田剑介扶着沢田纲吉坐到公园长条椅上。

 

持田剑介左右看了看,“这里临近大街,行人大多都是路过,也没有流浪汉,基本没人在这儿睡觉,应该很安全。

 

此时,天刚蒙蒙亮,天色晦暗,周围雾气缭绕,令人有一种脱离现实的虚幻感。路上行人稀少,只有一些清洁工人打扫街道,偶尔路过一两个下夜班的人。

 

“你刚动了手术,身体还比较虚弱,我们暂时安全了,先休息一下吧。”吉田仁美长长吐了口气,她和持田剑介都是双眼通红,眼下有着深深青瘀,一看就知道是严重睡眠不足。

 

持田剑介来回走了几圈,他脸色微红,有些难以启齿,迟疑着说:“我……我想去厕所,已经忍耐很久了。”

 

吉田仁美环顾四周,点点头说:“正好我也想去,一起吧,我记得这个公园左侧有公厕。只要我们不在睡眠状态应该没什么问题,而且这里入睡的人少,古罗也没办法发挥。”

 

沢田纲吉不太想去,不过他并不想落单,只好同意。

 

吉田仁美扶着沢田纲吉缓慢而行,持田剑介走在最前边,三人很快就走到位于街心公园左侧角落里的公共厕所。

 

持田剑介几乎是急不可耐地跑到男厕前,回头看了看吉田仁美两人,匆匆交代一句:“我很快就出来。”便大步走了进去。

 

“等我一下。”吉田仁美先扶着沢田纲吉到一边的长条椅上坐下,也打算去解决一下生理需求。

 

“不对!”沢田纲吉皱起眉,一阵阵心悸让他坐立难安,“持田学长进去怎么没声音了?”

 

按理说走进去应该会有脚步声和其他一些细碎声响,但持田剑介一进去就再无声息,只留下一片让人窒息的安静。

 

“持田?”吉田仁美试着叫了声。

 

没有回应。

 

“我们走!”吉田仁美立即扶起沢田纲吉,就要离开这里。

 

“持田学长呢,不管他吗?”沢田纲吉想要回去,却被吉田仁美拉住。

 

“不能等了,快走!”

 

啪嗒啪嗒

 

一阵有些耳熟的脚步声踏着一定节奏由远及近,两人不敢迟疑,加快步伐离开街心公园。没跑出五十米,沢田纲吉小腹一阵阵绞痛,他刚刚才动了手术不到一天的时间,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脚下不由一缓,身边的吉田仁美紧张的转过身,盯着身后,清晨的雾气似乎更加浓密,几乎看不清五米外的情况。

 

啪嗒啪嗒

 

脚步声停止,就在两人视野范围内,出现一个全身有一半隐藏在雾气中的人。灰色休闲裤,擦得雪亮的皮鞋,沢田纲吉知道这个人就是他之前在医院走廊上看到的那个人,也就是持田他们口中的食梦妖古罗·齐西尼亚。

 

吉田仁美脸色惨白,“持田他……”接下来的话,不忍心说下去,毕竟也是一起逃亡的伙伴,她咬了咬牙,沉默了。

 

敌我势力悬殊,这种时候的最佳方案应该是放弃行动不便的沢田纲吉,自己一个人先跑,但是,失去了他梦境的庇护,自己又能逃到几时?

 

惨然一笑,吉田仁美猛地打横抱起沢田纲吉转身就跑,危急时刻,这个女孩发挥了难以想象的潜力。

 

“啊啊啊。”猝不及防之下,少年发出一连串惊叫。

 

这种时候,她居然还能边跑边发出不可思议的惊叹和疑问:“古罗居然真身跑出来了,怎么可能?他到底想干什么!”

 

无奈之下只能先搂着她的脖颈以防止跌下去,沢田纲吉忍着痛以及被女孩儿公主抱的羞耻,问:“那我们怎么办?”

 

吉田仁美看起来娇美可爱,体力却很强悍,抱着一个不到百斤的男孩子居然显得游刃有余,“去找帮手,不然就凭我们俩根本没办法呢。”

 

“我好友的父亲从前是道场的师范,我们去找他,也许……”

 

“没用的。”吉田仁美截断他的话,“不论现实中实力多强,在梦境中除开织梦人以外,任何人都和普通人一样处于没法操控自我的程度。”

 

“啊?”

 

“所以沢田你说的人也帮不上什么忙,反而会害了他,我们现在去找前不久刚来到并盛的那个高手,他肯定能够对抗古罗,一定可以救我们!”

 

“你知道他在哪?”

 

“这样的高级织梦人肯定需要关注,不然……”吉田仁美苦笑了下,“我们的世界可不好混啊。”扭头看了看身后,已经看不到古罗的身影,街上行人渐多,迈开步伐走进人群她似乎放松了些,略放缓速度。

 

毫不在意周围人们看着一个纤细的少女抱着个男孩的异样眼神,来到路边休闲椅旁,放下了沢田纲吉,“怎么样?有没有好点,要是你实在难受,我们先去看医生。”

 

“没事,我还能忍耐,现在还是先去找你说的那个人。”

 

吉田仁美点头同意,“情报中有说他经常在并盛商业街出没,根据地则是邻镇的黑曜乐园。”

 

“诶?黑曜乐园不是废弃很久了吗?那种废墟也有人住?”

 

“高手的想法谁知道呢?”女孩耸耸肩,“休息会儿,我们就出发。”

 

“嗯。”

 

 

 


评论 ( 9 )
热度 ( 23 )

© 云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