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骸纲】身沐长风 番外 守墓人

报社产品

守墓人

 

鎏金的发色在橙色的火光里飞扬,朦胧的身影就似要融入那一片光华璀璨之中,那个人倏然回过头来,线条柔和的脸庞毫无表情,金灿灿的瞳孔里却荡漾着泠泠水光,百转千回的心绪随着一句呼喊喷薄而出:“骸——”

 

曾经总也无法明了的情绪,在看到对方时就会产生的焦躁,见不到时更会不安,所有种种,而今他已经深刻了解。

 

现在,他只要伸出手去……

 

只要伸出手去。

 

愉悦和满足迅速蔓延,霎时占据六道骸的身心,身体却猛然一颤,自睡梦中清醒。暗影重重,宛如水底般暗沉的天花板落入眼帘,他才恍然又是幻梦一场。

 

不由自主抬起手,伸向天花板,仿佛透过虚空描绘着那个消瘦的轮廓,还能抓住一缕那个人曾存在过的空气,那种温暖依稀还在指尖。

 

一起经历的过往仍旧那么清晰,所有的心情分毫不差地铭记,不是没有试图忘记过,只是每想忘掉一次就会在脑海里重复回忆一次,直至每一个细节都历历在目,宛如诅咒一般的思念,化作最为炽烈的热度烙印在心,凸浮成伤疤。

 

那样伸出手的梦六道骸已经做过无数次,这是他无法挽回的过往,自从得知对方心意之后反反复复回荡于心,一生的遗憾。

 

翻了个身,他枕着手臂发呆,除此之外还能怎样呢?午夜梦回,惊醒之后的怅惘使他无法入眠,也已经是常有的事情。不知多少个夜里,他瞪着眼睛看着窗外的光线由暗变亮,即便眼睛疲惫不堪也不愿合眼休息,再也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填满心中苍凉的空白与寂寞。

 

再也没有温暖来慰藉心灵,在沢田纲吉还活着的时候,什么也无法传达,甚至,连那样的心情都不被自己承认,被死死地禁锢在心底,几乎永远见不到光,

 

而讽刺的是,当他承认一切时,却再也无法触及。

 

生与死的界限横亘在中间,他第一次希望这只诅咒之眼真的能够跨越生死轮回,让他能够去带回他。

 

然而……

 

如今,纵然已经决心守在沢田纲吉的安息之地,心情却并非心如止水,自从认识他之后,见识过繁盛与温暖,六道骸再也无法回归从前漠然面对世界的平静,那种近乎荒凉的寂静心情。

 

 

曾经的他拒绝想象的终结,以无可抵挡之势降临,他六道骸漫长的一生中伴随他的,最终只剩下终年不灭的凛冽寒风。

 

翻来覆去,六道骸猛地起身下床,有些摇晃的推开门走出了家门,走进了还未天明的黎明前的黑夜里。

 

说来也是怪事,沢田纲吉那样的家伙居然喜欢这些色泽艳丽的红玫瑰,真是一件出人意料的事情。在花园里采摘了一些含苞欲放、凝结着晨露的玫瑰,用丝带束好,六道骸夹着花束缓缓走在狭窄的小路上。

 

有什么可着急的呢,并没有人会在终点焦急等待。

 

每一天,太阳都会照常升起,世界仍然井然有序,不会因为少了一个人而停止运转,然而他呢?

 

唇畔勾起自嘲的笑意,他的一生,已经结束了啊。

 

“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你啊,六道骸。”

 

一步一步走到墓碑上标志着金色的“X”和彭格列家徽的坟墓前,弯腰放下鲜花,六道骸对于突然现身的黑西装男人就像好没看见一样,自顾自行动。

 

“哼,现在倒表现得像个情圣,每天都来送花,可惜蠢纲不会知道了。”前不久,狱寺隼人报告了发生在首领专属陵园的战斗过程,并专程送上那一枚突然出现的指环,里包恩对此十分关注,派人时时注意这边,发现十代首领的坟前每天都有人送上新鲜花束,没想到却是这个讨人厌的家伙。

 

“阿尔柯巴雷诺,”六道骸冷冷的说,“这是我的事。”

 

“关心弟子是老师的职责,蠢纲是我的弟子,这一点不管他是死是活都不会改变。你来看他可不就和我有关了吗?”早已解除了诅咒,常年行踪不定的里包恩在知晓了某些事情之后,一见到他所认定的“罪魁祸首”心情就异常愤怒,“再说,这里是彭格列的地盘,你这个闲杂人等没有资格入内。”

 

“クフフ,有没有资格,你说了不算。”瞥了一眼里包恩,那双漆黑的眸子里除却森冷锋芒却多了几分黯沉和莫测,六道骸视线只停了一瞬,再次凝注在墓碑上,想了想才说。“阿尔柯巴雷诺,现在彭格列内部也很混乱吧。听说你早就放权了,对于一心争夺那个位置的实权派的压制力并不够,而沢田纲吉的守护者们都因为他预先铺设的后路而得以顺利离开了彭格列……”

 

“你想说什么?”

 

“这里没有他的遗体,却有着他的灵魂,我不管外边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只有这儿我不希望有人打扰。”

 

“哦?真是让人为难的请求。”

 

“这不是请求,而是告知。”

 

——我早已决定,慬以一生相守。

 

盯着六道骸看了半晌,里包恩冷笑一声,却没有反对。

 

晨光微熙,长风拂过,黑色的人影和冰冷的墓碑静静伫立,仿若亘古不变。

 

※※※

 

不久之后,彭格列十一代终于选定,新首领处理完一切琐事,他惊奇的发现家族墓园首领专用陵园居然神秘消失,多方调查之下才在不知名人士指点下了解到原本陵园所在地已经被重重幻觉所覆盖,到底是谁有这实力有这个胆子侵占属于历代首领的陵寝?

 

新任首领勃然色变,派遣自己的雾守去解除幻觉,不仅无果还被人袭击至昏迷。更为愤怒的新首领刚准备大动干戈,却又在不知名人士劝导下最终放弃了继续调查。毕竟他还有着无数要务等他处理,刚刚即位家族里还有很多不安定因素,还有许多潜在敌手需要处置,不过是一个陵园,在他还没有躺进去之前不用考虑这种小事……

 

于是,这件事被束之高阁,直至成为彭格列家族不可思议事件之一。

 

时间悠悠而过,沢田纲吉之后,彭格列家族依然沐浴在黑手的第一家族的荣光之下。

 

※※※

 

作者菌的话:长风番外,前世六道骸彭格列守墓人结局达成!

 

终我一生,只你一人。然而从未牵手,从未心意相通,只有那一眼,望穿秋水。可你已非你,而我还是我。

 

不要问我为什么情人节写这种不知所云的意识流的一方死亡梗,哈哈!

最近懈怠到啥都不想写……

评论
热度 ( 7 )

© 云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