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骸纲】身沐长风 第三卷 骤雨 第三节 巨变的未来战02

第三节 巨变的未来战02


沢田纲吉醒来的时候室内光线暗淡,他打了个哈欠,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简直给人目不暇接之感,也不知道到底睡了几小时,总觉得身体似乎并没有得到很好的休息还是很困乏。内心呼唤了一声六道骸的名字,可对方并无反应,便知道他还在沉睡中。引导自己为库洛姆治疗看来确实消耗非同小可,不过感觉了一下意识深处沉稳有力的脉动,他舒了口气,略略放下心来。


隔扇的纸门上投射出一道黑影,接着就有声音传进来:“沢田,时间不早了,你也该起来了,半小时后召开会议。”


“哦好的,谢谢你,草壁先生。”掀开被子拉开门,果见门外站着的是草壁哲矢,沢田纲吉点点头招呼一声,朝着彭格列基地的方向行去。


草壁哲矢默默跟随其后,暗暗观察着这个兀自揉着眼睛,一脸困倦的少年,这还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却要担起那么多成人也无法承担的重任,他真的能够承受比山还重的巨大压力吗?


不是他瞧不起沢田纲吉,认识这么多年,虽然并无深交,草壁哲矢还是相当清楚这位教父年少时是怎样一个人,经常因迟到而被委员长咬杀,大家口中的废柴,总是一开口就说不行的孩子,他能否做到大家所期望的好结果吗?


对了,这个人来自另一个时间支流,行事稳妥也得到了里包恩先生的认可,或许……


草壁哲矢的念头同样是绝大多数彭格列家族高层成员的想法,他们不知道十代首领的计划,也不了解其中内幕,对年轻的十世家族并无太多期待,放纵少年们种种行动只是全无选择之下的孤注一掷罢了。不管愿意与否,在强大敌人的威胁下,各自所处立场迫使他们不得不将身家性命交托给这些孩子。


——终究只是无可奈何之下的妥协而已。


※※※


会议室内,与会人员除了拉尔和碧洋琪,女孩子们基本都是非战斗人员并不参与作战会议,而会来参加会议的库洛姆目前还在治疗室的重症看护之下静静养伤。男生们倒是都来了。


每个人面前的屏幕上都显示出一幅极其复杂的建筑平面图,主持会议的十年后笹川了平介绍说:“大家看一下,这是我们将要进攻的密鲁菲奥雷基地的平面图以及相关内部设置。”


目不转睛盯着屏幕,里包恩称赞道:“哦?这么详细的情报,搜集者的能力真是了不得,是谁做的呢?”确实,在这种外界一团乱的情况下还能潜入戒备森严的敌对家族盗取重要情报,这种谍报能力简直不同凡响。


“我也不清楚是谁,这份情报是在云雀基地的服务器上截取而来,不过,传输在几小时前就断掉了……”十年后笹川了平将自己所知一一说出并附上看法,“这种不需配合,单独行动的做法很像是……”


“是骸吗?”沢田纲吉深深吸了口气,接过话头。“几小时之前,库洛姆和骸之间的能量全面中断,应该是他那边出了什么问题。”


看了一眼进入会议室后就默不作声的十年后云雀恭弥,草壁哲矢代为解说:“六道骸一般都是单独行动,我们并不清楚他的行踪和目的,从前这些都是十代目直接负责……”


里包恩说:“不管怎样,我们都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沢田纲吉面露忧色,细心的狱寺隼人正打算安慰一下自家首领,一边十年后笹川了平摸着下巴自言自语:“这样一来,战力方面有些够呛啊。”


这话一出,拉尔突然大声宣布。“五天后的战斗库洛姆是没法参加了,这个空缺就由我来填补!”


这位半彩虹之子一直对于战局十分关注,有这种反应丝毫不出里包恩所料,他立刻反对,“这不可能,你现在就连坐着都很困难吧。”


众人都是一惊,拉尔一脸惊怒,“你在说什么?”


沢田纲吉心下了然,只听里包恩接着说了下去,“别勉强了,看你的脸色就知道,你现在的状态很不好,你的身体受到了过多的非七的三次方射线的辐射,已经千疮百孔了吧?”


拉尔怒喝:“闭嘴!”


“我是彩虹之子,也切身感受过地面上的非七的三次方射线,所以知道你刚刚的决定有多么鲁莽。”里包恩的声音十分平静,可在场众人都能感到他话里不容置疑的坚决。“以你现在的状态,就是参与战斗也是拖累大家,你非要我这样说才能认清事实吗?对一位女士说出这种冷酷的话,真是让我为难。”


长久的执念并不会因为几句话而放弃,拉尔霍然起身,大声喊道:“就算你这样说!不打倒释放非七的三次方射线的密鲁菲奥雷,这个世界是没法恢复正常的!”


“那个……关于这件事……”强尼二弱弱的发表意见:“经检测,地面上的确出现了大量的非七的三次方射线,虽然确实有可能是密鲁菲奥雷释放的,但也不排除其他可能……”


草壁哲矢也表达了相同意见:“我们也这么认为……”


对于拉尔忽然表现出的激动,来自十年前的少年们都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不会错,一定是密鲁菲奥雷干的好事!”拉尔终于将埋藏于心底的仇恨宣泄出来,但很快愤慨的声音逐渐哽咽,“可乐尼洛、玛蒙、史鲁卡……彩虹之子们,都是被他们害死的!”


沢田纲吉心里一阵难过,失去同伴这种事确实让人难以接受,换做自己也不见得会比拉尔表现得更冷静一些,张了张嘴正想劝慰,她痛呼一声,倒地不起。


距离最近的碧洋琪连忙上前搀扶,却被其厉声呵斥:“不要碰我!我能自己站起来!”


十年后笹川了平走到沢田纲吉身边,小声问:“沢田,关于五天后的协同作战,你做出决定了吗?”


另一边,拉尔再次挥开碧洋琪伸出的援手,“我只不过是有点贫血而已!”


一向大大咧咧的晴守都看不下去她的故作坚强,劝慰道:“别逞强了,拉尔。”


一切看在眼底,沢田纲吉直视着十年后笹川了平的眼睛慢慢的说:“我决定,参加这次战斗。”


早在上一次作战会议时,其实已经有所决定,他很清楚自己这些人身在局中,压根就没有选择余地,而短短的一段时间内发生的众多事情也让他深深感觉到一次大会战的必要性。并且,本次会议的召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不也是为了坚定自己的决心吗?


——大家都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可笑自己才刚刚意识到这点,没有骸的提点,自己对一些事情很容易就忽略过去了。


“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因为很多事情已经迫在眉睫,亟需解决。进攻敌方基地以获得他们的情报,不仅能够找到回去的方法,也能找到一些和骸相关的线索,应该还能获得非七的三次方的线索,而且,也是向其他家族表明我们彭格列虽然总部被毁,总体实力却没受损严重,还有着首领带领大家战斗,还有一战之力!”少年稚嫩柔和的嗓音回响在突然变得安静的会议室内,众人的眼光一下子都落在他身上,这个只有14岁的少年,是他们年轻的首领。那双漂亮的蜜褐色眼睛宛如黑暗中指引方向的明灯,煜煜生辉,一往无前的坚定让沢田纲吉整个人就像满身灵光的神祇,使他们都相信只要跟随着他,没人任何困难能够难倒他们,一切终会好转。


拉尔也有些动摇起来,家族的种种传闻里,每一代的首领都有着神奇的力量,可以带领大家走出绝境,眼前年轻的彭格列或许也是如此?


“说得好,沢田,你是条汉子!”十年后笹川了平拍了拍少年的肩膀,连声称赞,“你的意思,我会转告给上面。”


“所以,大家,不能再浪费时间了。”拉开门走了出去,沢田纲吉打算再去熟悉一下新武器Ver·V·R的使用,毕竟上辈子的战斗方式和现在有些不同,一般程度的战斗还没什么,遇到高手这种差异足以颠覆战局。尤其,那个梦里的事情如果是真的,白兰的实力……他当然不能留下这么大的破绽。


身后,传来少年们元气满满的应和,“是,十代目!”


“没错,阿纲。”


以及,里包恩淡淡的微笑。


※※※


之后几天,大家都在努力训练,抓紧每一分一秒提高实力。


这天沢田纲吉在和十年后云雀恭弥对战完,带着一身伤前往治疗室看望库洛姆。这是他最近的习惯,那个可怜的少女仍旧处于重症看护之下,即便以彭格列多年大力发展的医疗项目对于她伤势的好转也没有明显起色,只能依靠其自身被激发出的幻觉勉强维持生命。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情况并没有恶化。


“真痛。”看着红肿的双手,沢田纲吉不禁咋舌,云雀恭弥真不愧是当代彭格列家族最强守护者,见识过一次X-Burner,之后的训练中再难用这一招打败他。毕竟作为大招需要蓄力时间,而敏捷型近战人士云雀恭弥经常能够在他发大招之前轻易突破防线,逼得他不得不和对方近身搏斗,近战他当然不如最强守护者,又不能用Lv3觉醒之火去烧自己人,于是受伤成为家常便饭。好在云雀恭弥出手还有分寸,让他不至于躺倒不能动弹,然而皮肉之苦也不是那么轻松。


转过一处拐角,碧洋琪迎面而来,看到沢田纲吉便问:“见到隼人了吗?”


“诶?”沢田纲吉下意识反问,“狱寺君不是和你在进行特训吗?”


“那个软弱的家伙逃走了!”碧洋琪一脸恨铁不成钢。


狱寺君逃避了和碧洋琪的特训?最近狱寺隼人确实状态不佳,表现也很异常,只是自己遇到的事情太多一时半刻没顾上他,想起指环战时友人也是故作镇定的在那儿硬撑的往事,沢田纲吉不由焦急起来,“特训进行的不顺利吗?”


碧洋琪叹着气:“嗯……一分钟最多只能应付两只……其实这些都没关系,最重要的是,我实在看不出来他究竟有没有干劲。”


“放心吧,碧洋琪,狱寺君知道分寸的,我去帮你找他。”当下,沢田纲吉决定先去寻找友人,他隐约回忆起前世年少时狱寺隼人和姐姐碧洋琪之间有着很大隔阂,会不会就是这个原因造成了这个特训组合之间的不可调和呢?


走出很远,他听到身后有很轻的声音传来,“那就拜托了,你的话那家伙或许会听进去。”


沢田纲吉能够感觉到碧洋琪对狱寺隼人的关心,也想起前世后来这两人之间互相取得了谅解,虽然具体原因和内情不很清楚,他还是愿意为此付出努力加速这个过程。


一路狂奔,接连找了好几层,先后问了正在努力做着力所能及事情的笹川京子和三浦春等人,均是一无所获。


顺着阶梯下去,来到一处从未来过的地方,正四下张望,忽然瞅见远处一扇虚掩的门前山本武和里包恩正蹲在那儿不知在做什么。


“咦?”


走廊上很安静,因而沢田纲吉发出的轻微声响立刻被那两人察觉,一起转过头,山本武一见是他马上摆手示意不要过去。


正怔愣间,山本武已经向着沢田纲吉跑过来,里包恩身形敏捷,紧随而至。下一瞬,眼前景色宛如信号不良的电视画面一样扭曲变形,伴随急奔之人的大吼,“阿纲,快点逃!”一个闪避不及,被猛扑在地。剧烈的爆炸直接将三人掀翻出去,整耳欲聋的轰鸣声里,地下基地猛地抖动起来,坚固无比据说经过雷守多次加固的坚实墙壁被炸塌一个巨大的窟窿,烟雾和火光从中膨胀开来,各种警报声回荡在这一层基地,现场一片混乱。


朦胧烟尘里,瘦高的少年身影从墙壁的窟窿中走出,腰带上悬挂的数十个匣子咔咔作响,纷纷闭合停止了运作,“很好,完成SISTEMAC.A.I.指日可待,接下来就是要怎么和十代目解释这个玩意儿了……”


“咳咳咳,”沢田纲吉推开山本武爬了起来,赫然看到眼镜坏掉半边摇摇晃晃挂在鼻子上随时都能掉下来,一身伤痕的狱寺隼人头顶趴着一只黄色皮毛头上有红色斑纹的猫一边张牙舞爪的咆哮着,一边死命挠着自己的友人。


应该说,不愧是自己所知的那个狱寺隼人吗?一到这种时候就自己一个人过分拼命,让人担心。沢田纲吉叹了口气,还没来及的说话,狱寺隼人看到他连忙跑了过来,拼命鞠躬道歉,“十代目对不起!我破坏了资料室的墙壁……”


“快起来,不要这样。”慌忙制止友人,沢田纲吉觉得有点头痛,破坏哪里不好,为什么是资料室,就算是还没完成的地下基地,应该也存放不少重要的文件。看了一眼探测到烟雾,在自动洒水系统自主喷洒下仍旧冒着浓烟的地方,他逃避似的想,反正这个未来是另一个沢田纲吉的,自己就不要考虑那么多了。“狱寺君怎么会在资料室修行呢?”


“我的修行需要查阅很多资料,在别的地方太麻烦了,干脆就带着纸笔到资料室来……这家伙是我不小心放出来的,想收回却遭到它抓挠反抗……”


“诶?这也是匣武器?”沢田纲吉惊奇了,他上辈子从未接触过这种仿生武器,那只猫一直趴在狱寺隼人头上,颜色鲜艳的红眼睛瞪着众人,嘴里发出威吓声,表现十分狂躁,他想了想还是没敢伸手去抚摸。“看起来就像是真正的动物啊。”与拉尔放出来的昆虫类匣武器不同,狱寺隼人这只属于哺乳类动物,给人观感上的冲击力更直观也更加强烈。之前虽也见识过十年后六道骸所附身的猫头鹰,却几乎没有意识到这是一种匣武器,直到现在。


山本武走了过来,笑着说:“狱寺很厉害啊,我们都没激活匣动物呢。”这段时间的训练大家都很努力,也只能勉强应对现今时代的战斗方式,激活专属的匣动物却还没人做到。


“啰嗦,你这棒球笨蛋当然不行!”狱寺隼人吼完对着沢田纲吉急忙解释,“我不是说十代目,您是特殊情况……”


跳到沢田纲吉肩头坐下,里包恩接着说,“虽然大空之炎能够打开所有属性的匣子,但是却无法完整发挥出其他属性的力量,目前我们没有适合阿纲的大空属性的匣武器,与其用其他的匣子凑合从而影响你的实力,不如不用。”


对此并无异议,沢田纲吉点点头,碧洋琪冷冷的声音忽然响起,“你还真是乐观啊,隼人。逃掉我的特训,就是为了跑来这里搞破坏?”


紧盯着自家大姐,狱寺隼人眉头紧皱:“不用你多管闲事!我已经理解SISTEMAC.A.I.了。”


碧洋琪吃惊地瞪大眼睛。


挑衅接踵而至,“要试试看吗?”


很快,碧洋琪恢复往日表情,轻笑,“走吧,去训练室。”


狱寺隼人看了一眼沢田纲吉,“十代目,我先去训练了。”


“等等,狱寺君,我有话对你说。”拉住他的手臂,沢田纲吉说,“一直以来你是为了什么而战斗的事情请一定要想起来啊。我希望狱寺君能够在今后的岁月里我们一起经历开心的事,面对困难的问题,创造无数美好的回忆,这是每一个我都会有的想法。对我来说,狱寺君是很重要的同伴!”


定定看着他所崇敬的人一会儿,胸中无可宣泄的焦躁和愤怒忽而平静下来,狱寺隼人作出承诺,一字一句坚定无比:“请放心吧,十代目,我可是要成为你左右手的男人!”


“我期待着那一天。”


一前一后两道身影逐渐远去,沢田纲吉喃喃低语,“希望狱寺君早日和碧洋琪达成和解……”


“哦?看不出来,你对于自己属下的情况还是有所了解的吗?”如果是另一个沢田纲吉就没有这么细心了。


苦笑了一下,将自己所知的一些情况告知了老师,沢田纲吉有些惭愧,历经两世,说来是关系很好的朋友,可他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了解和关心自己的友人。


里包恩哼了一声,当即言简意赅的道出了狱寺隼人的身世,有些是沢田纲吉从前就知道的,更多的却是他初次所闻,老套而残酷的故事在寥寥几句里展现一个可怜的女人的一生。


“所以,那家伙才说家里乱七八糟的……”一直表现得有些不明所以的山本武忽然有些感叹。


“蠢纲你没必要太担心,刚刚你就做的不错,不用刻意鼓励和安慰狱寺,他毕竟也是男人,让他自己调节好,有些事情必须自己跨越,别人帮不了太多。”


山本武拍拍沢田纲吉的肩,“当情绪陷入一筹莫展的困境的时候,转换心情就是最好的方法了,别担心,我有个好主意,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办。”


“诶诶?”


“好了,山本。”里包恩打断山本武的兴奋,“目前情况来看你的特训进度已经落在最后,需要加紧了,你先跟我继续特训吧。”


“哎呀,那就没办法了。”山本武无奈耸肩,“我跟小鬼去训练啦。”虽说如此,他靠近沢田纲吉语速极快地说出自己的办法这才离开。


目送两人离去,山本武的提议还是让沢田纲吉有所意动,原地思考了一会儿,转身走向另一层的厨房。


※※※


“纲吉君在做什么?”


“骸,你醒了。”从六道骸再无声息起就拎起的心瞬间放下,却激荡起更多难以表述的情绪,从什么时候起,整个人就变得不可或缺了呢?只要他在,自己就能拥有无限勇气,可以面对一切困局而不会畏惧……


一侧头,微微发热的眼瞳里映入蓝发少年嘴角上扬的弧度,犹如春天的丝雨,带有润泽万物的柔软。


“哦呀,这是看呆了吗?”


噗嗤一声笑,沢田纲吉擂了他一锤,嗔道:“哪有!”


六道骸视线迅速扫过恋人身上的伤痕,眉头就蹙了起来,按住他的肩,郑重其事的说:“纲吉君,训练很重要我知道,但你也要……”顿了顿才继续,“多少也要关心一下我嘛。”


“啊哈?”还以为六道骸会说什么严肃的话,沢田纲吉差点转不过弯,神转折的发展让他呆滞住了。


好在很快六道骸就解开了他的疑惑,然而他宁愿没有听到这种让他酸到倒牙的情话,“纲吉君受伤我会担心,会心疼啊……喂,你那是什么表情!”


沢田纲吉一脸被雷劈到的神情,敷衍道:“没有,我才没有被酸倒!”


“真没情调,”嘟囔一句,六道骸直接在他唇上轻轻一啄,揉了揉蓬乱的头发,凝视那双荡漾着笑意的眼睛,认真说:“我们只有彼此,请务必好好爱惜自己,你的身体是属于我的。”


“嗯!”


曾经六道骸面对他时只会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甚或只有冷若冰霜的态度,沢田纲吉从未想过,会有这样相处融洽的一天,甚至、得到了六道骸的珍视。


曾几何时,那是他渴望而不可及的,是他用无数个不眠之夜咬牙苦苦压抑,少年时代就在心底生根发芽,最终被埋藏在岁月洪荒中,以为再也没有机会说出口的爱恋。这一世,上天眷顾之下,宛如奇迹一样,他们有了更深的牵扯,也让他明了六道骸的心情,正因如此,他才在那时情难自禁,忍不住回应了感情。就算明知道自己的结局,明知活不长久……


他是那样自私,可是,控制不了,把握不住。


至于,自己死亡之后的事情,他从不敢设想。


稍微触及到内心最大的隐忧,沢田纲吉就觉得眼前一片绝望的黑,这时转角处传来笹川京子的惊呼,打断了他飘出老远的思绪。


“呀啊!”


连忙跑过去,发现女孩儿正在拾取身边散落下来的一大堆刚收下来的干净衣物,一副苦恼的样子。


“笹川同学,我来帮你。”


“……”


笹川京子沉默了一会儿,看着急急忙忙捡起衣服的少年,之前他那种对自己过分态度的怨气突然就消失了,毕竟他不是自己认识的纲君,而且总觉得对方是出自于好意。


“纲君,谢谢你。”


“诶?这点小事谢什么啊……”


笹川京子摇摇头,“不是说这件事,是刚来这个时代的时候被你所救,还有后来在花家里,也是多亏你去接我,我到现在还没有跟你道谢。”


想到上次自作主张将自己的想法强加在别人身上,沢田纲吉的脸色顿时不太好,强笑着打了个哈哈,“不用在意这种事。”


“那个时候我都吓呆住了,一时想不起来道谢,后来在花家里,觉得纲君变得好陌生,有点不敢接近你了呢!”女孩儿吐了吐舌头,笑容娇俏。“不过,现在想想,纲君就是纲君啊,有什么可怕的呢。”


坦率的话让沢田纲吉心里极不是滋味,这个女孩儿怎么那么傻呢,自己哪有她想的那么好,相比之下抱着自私想法的自己,真是太难看了。


他的沉默没有让笹川京子泄气,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护身符,塞到沢田纲吉手上,“纲君要好好加油哦!相扑大赛要取得好成绩,当然最重要的是,一定要注意安全。”


这下,沢田纲吉彻底呆愣,手中那个绣着小鱼和安全两字的护身符深深刺痛他的眼,更多的则是,前世的记忆呼啸而至。


那些过往,那个年少时憧憬过的女孩……


深陷回忆中的他没有注意到笹川京子在送出护身符后脸色微红迅快地捡起衣物一溜烟跑了个没影,也没有注意到身边的六道骸脸色越来越阴沉。


“纲吉君。”大片阴影笼罩在他的头顶,抬头望去,嘴唇恰好蹭上一片温暖的柔嫩肌肤,正要退开,紧挨着的人却不打算放过他,下巴被猛力掐住,温热附上唇瓣。


异色的眼眸近在咫尺,绵长的睫毛掩映下,炽烈的红和森幽的蓝闪闪烁烁,沢田纲吉看不清对方表情,也琢磨不透六道骸突如其来举动的背后原因,他的心思大部分还沉浸在前一件事上。


六道骸不紧不慢地反复摩挲舔舐,仔细描摹沢田纲吉嘴唇的形状,直到他下意识张开嘴,舌头顺势滑入,对方独有的气息当即闯入他的地盘,似带着不甘和怨气纠缠住他的舌头,吸吮搅拧,倾注心情。


这一刻,他的心情能否传达到对方心里?


倾他所有,献于沢田纲吉,同样的,沢田纲吉的一切也属于他六道骸。


这才是他和沢田纲吉签订的契约。


※※※


作者菌的话:六道阿飘吃醋中……


稍微解释一下我理解中十年后彭格列高层对于年轻的十世家族的看法,说起来都是白兰太狠,居然下达了干掉彭格列所有人的绝杀令。黑手党若不是迫不得已的绝境没了活路,也不会将一切压在那些孩子身上孤注一掷了。这里的黑手党并不是原著中看起来的积极向上和一切为了守护的光明坦荡,没有什么冠冕堂皇,有的只有利益至上。


本章写这些同伴,也是为了纲吉的成长,我希望他能够改变,走上和前世有所不同的道路,和伙伴们互相激励,一同前进,而不是独自一人一路绝尘。


前世,纲吉确实非常厉害,处于里世界金字塔顶端,被称为“地上最强的男人”,一方面源自彭格列的势力,另一方面则是他本身的实力。那个世界的力量体系和未来战世界是不同的,走的是纯粹自我的道路,并不太依赖外在的道具,也没有匣兵器,应该说匣兵器那个世界有,却没有发展起来,就和莫斯卡那种人形兵器一样,没有得到广泛使用。高手的力量全都是源自自身,本身的强大才是他们站在巅峰的原因,纲吉他对匣兵器什么的没有了解,所以他对动物匣很有兴趣。


本月的更新完成了,不负责任遁走。


评论 ( 6 )
热度 ( 17 )

© 云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