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骸纲】身沐长风 第三卷 骤雨 第三节 巨变的未来战01

第三节 巨变的未来战01


“那么就用你的匣武器来和我一决高下吧!”十年后笹川了平大声喝道,明亮的眼睛里燃起熊熊战意。


“我是无所谓。”十年后云雀恭弥的回答却是兴趣缺缺。


宽敞和室的一边,沢田纲吉看来正襟危坐,其实他觉得自己随时随地都能睡着。毕竟为库洛姆的治疗耗去他太多精力,加上一直忧心忡忡,巨大的压力令他有些不堪重负,身心早已疲惫不堪。被十年后云雀恭弥拖着一路疾走,出了地下基地,径直来到位于对面他的地盘,还没明白这人的用意,十年后笹川了平就闯了进来,接着他们两人就有了动手的趋势。


“极限是没有人能够阻止得了的!”


“不,从刚刚开始我一直都在阻止……”云雀恭弥的忠实属下草壁哲矢在一边吐槽,“作为同僚,请不要以无聊的理由对战!”


一听这话,十年后笹川了平差点炸了,“哪里是无聊的理由!为什么我能来这边的基地,小不点们却不可以!”


「诶?笹川学长是为了我们这些人争取更多的便利吗?」


十年后云雀恭弥马上接了一句:“坦白说,我也不想让你进来,是你自己擅自跑来的。一看到你,我就什么斗志都没有了。”


“你说什么?”十年后笹川了平怒气冲天,“你这家伙,极限的让人火大!”


这样的对话,就算情绪不高,沢田纲吉也差点笑出声。


这就是自己的同伴们,在另一个世界的时间线上同样在十年间经历了很多试炼,成长的程度让人无法想象,彼此间互相磨合,虽然脾性有所差异,其实他们相处得相当不错,这一点不会因为世界的差异而变得面目全非。只是有时候他们会因为相当幼稚的原因而争吵不休,现在还是别让他们打起来吧。


这一笑,让他振奋起几分精神,站起身来走到成年后的守护者中间试图调解。


“笹川学长,云雀学长并不是你认为的那样,请不要误会,你看他不就是带我过来了吗?”


「我也是十年前的人,是你口中的小不点儿。」


见到沢田纲吉,十年后笹川了平像是才注意到这个小小的少年竟也在场,他马上改变了态度,“没办法,那就来一回合吧。”说罢,摆出拳击的攻击姿态。


十年后云雀恭弥无所谓的表示:“我是没关系。”


「所以,说来说去还是要打么?」


草壁哲矢这个外表成熟具有大叔风范的年轻人被上司们的幼稚逼得又想吐槽了:“究竟是有多执着啊!好好的商量吧,两位大人!”


沢田纲吉继续打圆场,“唔,笹川学长你们能不能改日再切磋,今天云雀学长找我有事。”


“既然这样,我就先走了。”十年后笹川了平异常雷厉风行,说走转身就离开了和室。


“那么,学长,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抬起头望向十年后云雀恭弥,发现对方一直在观察自己,漆黑如墨的瞳孔里有着难以名状的东西,那是他分析不出的情绪,沢田纲吉有些疑惑地歪了歪脑袋。“怎么了呢?”


沉默了一会,十年后云雀恭弥转头对自己副手说:“哲,带他去休息。”


“……”沢田纲吉不知该摆出什么表情,是该吐槽呢还是吐槽呢还是吐槽呢。


「学长你究竟是为了什么把我拽来你的基地啊喂!还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结果只是让我换个地方休息吗?有必要这样么!」


由于吐槽的情绪太过强烈,沢田纲吉并没有注意到草壁哲矢脸上一闪而逝的讶异,他也是历练多年的人,随即若无其事的做了个请的手势,“沢田,跟我来吧。”


点了点头,沢田纲吉招呼一声,不出意料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便跟着草壁哲矢走出和室,出门前回头望去,十年后云雀恭弥半垂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


被草壁哲矢带到一间同样具有浓郁和风装饰的房间,这位跟随云雀恭弥多年的副手一边从橱柜里拿出床垫被褥开始铺床叠被,一边对正好奇四下打量的沢田纲吉介绍说:“我们这边的基地建立的时间还要早于彭格列基地,最初是作为风纪财团的根据地而存在。基本按照委员长的喜好装修布局,不过这一间……”


“嗯?怎么?”拉开房间隔扇的纸门,沢田纲吉回过头,一股清风夹着花香和湿润水汽飘进房间,他又转过脸,惊奇的发现门外竟是一座院落。他本以为云雀恭弥的基地也是全部位于地下,想不到也有一部分位于地表。这是一座占地宽广的大型院落,具体多大一时他也目测不出,其中2/3被一座荷塘占据。此时晨间雾气尚未散尽,绿色的荷叶、粉白的花瓣上漂浮着一层乳白色的薄雾,一阵风吹过,花叶翩翩起舞,撩开了给这幅美景蒙上一层朦胧轻纱的一角。


“……很漂亮。”一瞬间,沢田纲吉觉得自己像是明白了一些什么,却又抓不住一闪而逝的思绪。“不过现在还在荷花的花期吗?”就算生物学的不好,一般的常识他还是懂的,已经快进入深秋,居然还有荷花绽放吗?


“沢田你说的是一般的荷花,这里种植的都是千瓣莲,属于睡莲,花期长达三个月,不过现在也是到了快要凋谢的时节。”草壁哲矢解释道,“千瓣莲花瓣初期呈墨紫红色,颜色会逐渐变淡,当花开到粉红色时,便开始凋谢。”荷塘中莲花花色粉白,显然是花期将尽。


说到莲花,沢田纲吉立刻就想到了六道骸的幻觉之莲,带着一种远离尘世的高洁却又是伤人的利器。


「那个人为什么会喜欢莲呢?


本国的民俗中莲的地位并不高,反倒是和死亡以及黄泉联系在一起,不过,他是意大利人,应该不会是自己所想的知晓东方的民俗传说吧……」


“这座院落的布局全都按照十代首领的喜好装饰,想必沢田你也会喜欢的,好好休息吧,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去决断。”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依旧倚在门边看着荷塘景色的少年,铺好地铺的草壁哲矢说完便走了出去。


「原来,这里是那一个沢田纲吉的房间……」


听到身后拉门关上的声音,沢田纲吉叹了口气,决定不再想那些有的没的,他现在最重要的是休息好精神,才能面对接下来的挑战。


※※※


人的一生能够做到多少梦谁也不知道,但有些梦是人深藏心底的那些强烈情绪的残留,在睡眠状态精神松懈时,在理智的管辖之外,才会显露出来。


沢田纲吉做了梦,他知道自己在做梦。


这是只有梦中才会出现的奇诡景致。


头顶是不见丝毫光影的墨色天穹,他站在一条一眼看不到尽头的狭窄小路上,路面之外是无底的黑暗深渊,大片大片金色的火焰铺陈开来,虚浮半空熊熊燃烧着。他有些瑟缩地抱紧自己的双臂,这种色泽的火焰总是让他不由自主的感到恐惧。他当然会害怕,曾经被炽烈的高温生生烧死的人怎么可能会忘掉那深入骨髓、烙进灵魂的痛楚。


脚下的地面在一点点坍塌,火海不断逼近,他仿佛听到了油脂在高温下滋滋作响的声音闻到了毛发焦糊的味道,下意识地,他就开始奔跑,想要远离这个可怕的地方。


不知目的、不知前方何处,就这样一路狂奔,将一切都甩在身后。


单调的景色不知道持续了多久,脚下逐渐延展开的路面从干裂土地变成凹凸不平残破的水泥路面,周遭的环境在不知不觉间变成了一座荒凉静谧的废墟。


走在破败的废墟内部,前方拐角一道白影闪过,他悚然一惊,加紧脚步追了上去。


前方的人是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库洛姆,他招呼了一声,那个女孩儿似乎并未听到一样,在某种他无法获知的信息带领下梦游般走向远处。


踌躇了一下,他快步上前,一把拉住库洛姆。对方毫无反应,就像完全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下一瞬,眼前一团漆黑,继而星星点点的光晕出现,光团由指甲盖大小逐渐膨胀变成大大小小形态各异的齿轮,齿轮互相组合,最终组成一个巨大而繁复,深具超科技气息的白色圆形装置。


白色圆形装置的中心忽地张开,发出强大的吸力,他拉住库洛姆的手忽然一空,少女被拉扯着向前栽倒。


“不要靠近!”一个带着宽边眼睛的少年突然出现在白色圆形装置前,挥手间就将库洛姆扫到一边。


“谁……?”


少年抬起右手,有着翅膀的玛雷指环闪烁光芒,他在瞬间变成成年人模样,正是此前刚到这个时间节点时十年后狱寺隼人给他看到的照片中人,也就是入江正一。


一股奇怪的压迫感扑面而来,带着无匹的巨力将两人的意识各自抛飞,精神一阵恍惚,意识被拉成极细极长的一条丝线,一切都不再那么清晰,紧接着一阵阵异常凶猛的刺痛穿透整条思维之线。一时间只听得风声呼啸,胀痛和麻木充斥神经,当沢田纲吉稍微恢复清醒时,已经身在一处墓园。


正当他举目四望,讶异的发现这是彭格列家族墓地,紧接着他的眼神紧紧盯在不远处标志着“X”和彭格列家徽的墓碑上再不能动弹。


「这是哪个时间段?他又来到了哪里?这个时间节点的自己也死了吗?」


思维正混乱间,两把陌生又熟悉的声音传来。


其中一人说:“……出来吧,想见十代目又何必躲躲藏藏。”


——这是他的左右手,狱寺隼人的声音。


另一人并未理会前一人,径直说着:“到死你都要背负着这个可恨的身份,活着的时候被束缚,死了也要被禁锢,可悲的彭格列。”


——是他!


沢田纲吉的眼睛忽然瞪得极大,头脑一片空白。


狱寺隼人意兴萧索,“事到如今你来还有什么事?十代目的葬礼早已结束……”


“……与你无关,十世岚守。”


茫然的看着那个用银色发圈在脑后束着靛蓝色长发的瘦高身影,沢田纲吉从未想过,还有再见的一天,那个他曾经爱了一辈子的男人。视线落到他身上,就再也无法移开。


首领专属陵园内,彭格列十代目的墓碑前,沢田纲吉愣愣看着自己的守护者在自己墓前缅怀自己,还有比这更讽刺的事情么?然而,当他下意识踏出一步想要接近他们,却发现他们眼里并没有自己的存在,仿佛有着一层无形的屏障阻隔彼此。


沢田纲吉并不清楚现在的自己是以什么形式来到这里,也不清楚自己处于什么状态,或许眼前宛如现实的世界不过是一个梦而已,又或许他只是这个世界里多余的存在,所以别人无法感知到他的存在。


「这就是生与死的界限吧?对于他们来说,自己已是往世之人。」


他叹了口气,眼神眷念的凝视着六道骸,过往的那些年如此短暂,那些欢乐、悲伤、欣喜、痛苦都还刻印在脑中,不愿忘却,也不是那么容易放下。


那个男人比记忆中瘦了一些,苍白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异色双眸里的绮丽色彩和其身上一直存在的傲然坚持都已随着一些东西的溃灭而烟消云散,眼神涣散地看着墓碑,整个人恍恍惚惚,仿佛心思已不在世上。


他还活着,却也死了,这个认知让心脏揪痛得厉害。眼前的景象如同曾经的际遇一般,永远无法传递到对方的心里,沢田纲吉所能做的也只有沉默。


另一边狱寺隼人和六道骸交谈了几句,转述了一些官方语言,就各自发起呆。他们两人虽然曾为同僚但到底个性差异太大,往日相处得并不融洽,狱寺隼人能有那番交代还是看在他尊敬的十代目对雾守多年来的另眼相看,可终究他本人的情绪同样一直处于糟糕状态,能够转述一些内情已是极限。


而六道骸脸上浮起似嘲似讽的笑,对那个将一切埋没在沉寂中到死也缄默不语的人不知道是该怨恨还是思念,一时百般滋味涌上心头。


在场三人隔着两个世界却都各怀心思。


忽然,一处空间如水波纹路般一圈圈荡漾开来,一个全身散发出淡淡白光,背生双翼的白发青年从中走了出来。这人二十来岁,身材修长,一身白衣不染纤尘,容貌俊美,一头白色短发,堇色瞳孔,左边眼眸下有着紫色倒皇冠刺青,看来别有一番凌人气势。


奇特的登场方式稍微转移了沢田纲吉的注意力,当他一眼望去,不知为何,一个曾经听闻过的名字忽然浮上心头:白兰·杰索。


几乎是立刻,他下意识就觉得白发青年是那个他即将面对的大敌,密鲁菲奥雷的首领,白兰·杰索。


「只是,如果这里是自己上辈子的世界,那么这个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这里到底是哪个世界、哪个时间节点?」


确切的时间成为一切疑问解开的关键,但他找不到参照物无法确定,于是更多的疑问再次蜂拥而至,沢田纲吉的眉头深深皱起。


在他思索的时候,来人四下一张望,眼神凝定在黑色墓碑上,脸色渐沉:“我来迟了吗?这个世界的你居然已经死了,简直太不可思议了,你不该是与我对抗,最终死于我手中的吗?沢田纲吉,你这样的男人……”


「这个世界……?」


不论是死后的梦中轮回,还是重生的经历,亦或是十年火箭筒的时间旅行,沢田纲吉对于平行世界的存在已经遇到太多,有了相当程度的理解,是以他立刻就抓住突如其来的人话里的重点,然而,这种太过不可思议的事情让他一时难以接受。


不速之客自言自语的话语同样惊扰了一边的两人,正待有所反应,白兰突然癫狂起来,手一指,一条白龙陡然出现,猛然袭向彭格列十代首领的坟墓!


“既然你都不在了,这个世界也没必要存在!”


“住手!”


狱寺隼人大喝一声,岚之指环猛然冒出红色火焰,形成巨大炮弹冲向白龙,意图阻止。今天来看望十代首领,他没有携带炸弹,不过这么多年来他也学会指环的其他攻击方式,并不会比炸弹威力逊色多少,而且更加灵活多变。


同一时刻,无数炽烈的火柱冲天而起,粉白的莲花,翠绿的藤蔓围绕着飞舞,六道骸的攻击随之而来,并且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两人的攻势互相配合得天衣无缝,威能更增一筹。


雾之指环归还了彭格列,他平时所用的是地狱指环,威力稍逊于彭格列指环,却也是不可多得的宝物。地狱指环具有强烈侵蚀宿主的副作用,但对于精神力强韧不容易被诱惑的术士来说,属性相合更加适用,所以拥有两枚地狱指环的六道骸,战力并不比担任雾守时低。


然而,他们的抵抗对于白兰来说微乎其微,根本奈何不了他分毫,白龙没有丝毫停顿地继续轰击下来!


坟墓里不过是自己的尸骨罢了,沢田纲吉哪会在乎,可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同伴被人伤害!


但他现在属于无形之物,能否干涉到这个世界呢?


闭上眼睛,复又睁开,不论如何他都要试试!身体周围燃起熟悉的火焰,沢田纲吉身形一动来到墓碑之前,忽然之间,身后传来强大吸力,迟滞住他的脚步,紧接着他就感到一直带在身边那枚兰奇亚所赠指环微微发热。阻隔着自己的透明屏障轰然崩碎,不真实的感觉一扫而空。纯金色的火焰不断从身上喷涌而出,迅速蔓延开来瞬间铺满整座墓园,这一幕和他死前的状态何其相似,沢田纲吉来不及害怕,指挥着火焰形成一道火墙挡住白龙间不容发的攻击。


狱寺隼人激动地呼唤,“十代目!”


六道骸嘴唇动了动终究没有开口,在他眼里,突然出现的人是一道朦胧的影子,有着记忆中最深刻印象的形象,头发却是流动的金炎。这个人是彭格列吗?往日温柔的眼睛里只有一片纯净到极致的淡漠,让人心惊,千言万语阻塞心间,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火焰在沢田纲吉控制下并没有伤害到六道骸和狱寺隼人,他不敢去看他们,否则他不确定自己会有什么反应。


而他的出现,令白兰神情缓和下来,停下攻势:“纲吉君,你没死吗?”


对于白兰全无好感,沢田纲吉冷淡的喝道:“回去,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堇色的眼眸似有流光闪过,白兰笑了笑,手中指环冒出淡淡火光,又是一指点来。


招式看来简单,却威压迫空,劲风四溢,沢田纲吉神色一凛,挥拳格挡。拳指相接,一阵地动山摇,雷鸣般的轰响阵阵,满天都是爆开的云气,一时气浪翻涌,火焰摇曳。


漫天烟尘里,沢田纲吉身后两人被火墙牢牢保护着,丝毫没有受到拳风劲气的伤害,不过他们也看不到灰尘遮蔽的现场里的情况。


“…纲吉君,真狠呢。”


“……”


“我很想你啊,知道吗,纲吉君。”


“……”


“即便是这样的战斗,也让人高兴,终于能够见到你,出现在你面前。”


“……我并不认识你。”直到现场烟尘渐渐消散,战斗暂时告一段落,沢田纲吉才回了一句。这个人对他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并且还是敌人,在未来的世界里给自己、和自己的同伴带来无数磨难,不可能会有好感。刚刚的交手短短一瞬他无法探出对方的底,可他却明白白兰的实力有多么深不可测,是他前所未见的大敌,对上此人胜负难料。


战斗对于白兰毫无影响,衣衫依旧光鲜,他像是看出一些端倪,轻笑起来:“原来如此,纲吉君你即便死了也还在守护着这个世界吗?好吧,看在你的份上,今天就到此为止。”说完,双手一合,消失不见。


沢田纲吉只觉得随着发热的指环逐渐冰寒,身体的感觉越来越飘忽,视线也越来越朦胧,他恍惚的想,或许是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了。不由自主转过头去看了一眼六道骸,那个男人眼中依稀显露讶异,紧接着一切都陷入黑暗。


在六道骸和狱寺隼人眼里,挡在他们身前的影子扭曲了一下,随即溃散消弭,咚一声一枚指环跌落到地上,六道骸走上前捡了起来递给旁边神色焦虑的狱寺隼人。


有着沢田纲吉形象的影子最后回望的一眼依旧在六道骸心里回放,漠然中显出的些微温暖如同赶走无尽黑暗的拂晓之光,强烈的心悸让他明白,那个影子确实是那个人,到死都在守护着彭格列的,蠢货。


“今天的事可能只是个开始,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呢?”


耳边传来狱寺隼人的絮叨,然而六道骸只觉得一切都索然无味,“……与我无关了,这一切。”


是的,他的一生,已经结束,剩下来的日子……

 

回头看了一眼彭格列十世的墓碑,他的嘴唇扬起,带着一丝柔软的光彩。

 

让我守着你吧……

 


沢田纲吉睁开了眼睛,身体酸痛得不像是自己的,就仿佛经历了一场长途跋涉,连手也抬不起来。


之前的一幕幕,荒唐的好似幻梦,无论是追寻库洛姆而去的所见,还是彭格列墓园的一场毫无由来的战斗,全都是没头没脑,全无来由的开始和结束,然而,沢田纲吉并不认为那是幻想或者梦境。


可是,这些究竟预示着什么?又代表着什么?


“呵……”他轻轻笑了一声,慢慢闭上眼睛。无论如何,养足精神才能面对一切。


在骸沉睡的时候,他只能自己一个人面对,说起来,他都要被骸惯坏了有些忘记从前只有自己一肩担负重任的时候呢。


※※※


作者菌的话:前世今生的对接,纲吉君总算和白兰有所接触啦~

    

说好元月份双更补上12月的那一更,结果还是拖到2月了……咳咳,本月尽量再更一次吧。不过,其实完全没有人期待啦~我可以愉快的玩耍去了



评论 ( 14 )
热度 ( 20 )

© 云岸←这是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