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骸纲】Raindrop prelude(雨滴前奏曲)

【存档】

Raindrop prelude(雨滴前奏曲)

 

我谁也不爱,所以,就算谁也不爱我也没所谓。

 

我们肯定无法互相了解。

 

因为我们截然不同。

 

人类啊,无法敞开心扉展示内心想法,就是说得如何小心谨慎,也是不同的,无法全部诉说清楚。

 

——绝望

 

在此刻,语言如此匮乏,总也无法表达出真正的所思所想。

 

※※※

 

一步一步,鞋底摩擦地面的声响。

 

淅淅沥沥,雨滴洒落身上的寒意。

 

六道骸缓步走在并盛街头,天空下着雨,他却毫不在意,只深深陷入自己的思绪之中。

 

“骸,”忽然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六道骸转过身,发现不远处站着一大一小两个人。

 

“阿尔柯巴雷诺。……和,”视线落在穿着小熊雨衣的小婴儿身上,接着又缓缓转向穿着并盛中学校服、撑着伞的少年。“彭格列。”

 

少年有些局促的回应:“……啊。”瞟了六道骸两眼,像是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身体,伞面微微下压,挡住了低垂下来的脑袋。

 

里包恩问:“你在这里干什么?”

 

六道骸的脸色更冷,这个问题让他更加不快。“……没有,只是路过而已。”

 

“你刚从复仇者监狱里被释放出来,还处于被彭格列监控状态,”里包恩半是规劝半是警告:“还是别出来闲逛比较好。”

 

听到这儿,沢田纲吉握住伞柄的手不由自主攥得更紧,眼神飘向那个沉默站在雨中的瘦削身影。

 

骸也不比自己大多少,为什么总觉得他背负了太多不该这个年纪的人承受的沉重事物?

 

“阿纲,送他回去!”

 

里包恩的命令让有些发呆的沢田纲吉愣了一瞬。“呃?”

 

“你不是有伞吗?”

 

“里、里包恩!”

 

“不用了,”盯着沢田纲吉看了几秒,六道骸转身就走。“我不想跟黑手党有过多的牵扯。”

 

“啊?”这是还有些搞不清状况的沢田纲吉,看到对方打算离开连忙叫住他,虽然他并不懂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骸!”

 

“你以为彭格列是平白放你出来的?”里包恩一句话让六道骸顿住脚步,“照这样情况持续恶化下去,等到重要的时刻却无法使用,这样毫无意义的东西你以为会被允许存在?”

 

“呃?”听得云里雾里的沢田纲吉有些惊愕的望了望自己的家庭教师,又看了看回过头来脸色明显更加阴沉的六道骸,虽然不太懂,但是他也能感觉到其中蕴含的浓浓恶意和威胁。而那个印象中一直保持无所谓笑容,有着强大气场的六道骸只是沉默以对,随即转身离开。

 

瘦削的身影有着让人心惊的沉寂,不知怎地,沢田纲吉觉得心里很不舒服。

 

里包恩继续说着,“快点按照我说的去做吧。”

 

“呃?什么?”

 

飞起一脚踹向丝毫不开窍的弟子,斥责道:“蠢纲,你还愣着干啥,快去送六道骸回黑曜!”

 

将喧嚣抛在身后,六道骸迅速离开那一处街道,走了好一会才缓下步子,松懈了一些,面对里世界最强的几个怪物之一,他也不得不一直保持警惕。他能感觉到对方的视线一直都在自己的几处要害上转悠,这些随心所欲的怪物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发动攻击,他可不想一时不慎丢掉小命。

 

说到底,彼此的立场还是处于对立状态。

 

“呼……真是的,竟然受控于黑手党,我也真是堕落了……”不由叹了口气,六道骸现在处境其实相当尴尬,其本身意愿和所处地位有着严重相悖,那些所谓“同僚”也因此对他毫无信任,很多时候都会给他带来相当多的掣肘,虽然他并不在乎。并且,还有其他事情严重困扰着他。

 

头顶的雨水忽然止住,六道骸回过神来,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沢田纲吉赶了上来,高举着雨伞站在一边为他挡雨。

慌慌张张的样子十分可笑,为什么这样的一个人会是黑手党的首领呢?

 

“你……都淋湿了。”

 

“……”

 

不知为何,对方脸上的诚挚让六道骸说不出一句讽刺的话,他只能努力保持脸上的冷淡,一言不发地继续走着。

 

“我送你回去。”沢田纲吉不屈不挠地跟上前来。

 

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一片寂静之中,他们缓步而行,只有雨声淅沥。

 

一阵风吹来,沢田纲吉惊慌失措地保持高举着的雨伞的平衡,嘴里不断发出一阵阵惊呼。他也没有办法,身高的差距让他只能一直保持高举,但是这种姿势被风一吹就十分悲剧,偏来倒去根本无法好好撑伞。

 

六道骸实在看不下去了,劈手夺过他手里的雨伞,“给我,我来撑。”

 

“啊?不用了,我刚才不是撑得挺好的嘛!”

 

想要夺回雨伞控制权的过程中,沢田纲吉碰触到六道骸的手,感到一片灼热,他不禁狐疑地盯住自己的手掌。

 

“骸,你体温好高……”

 

“……只是有点感冒。”刚从水牢里出来,也不知道复仇者们对他的身体做过什么,身体素质比之从前差了很多。

 

“你是有点发烧了吧?”

 

有些凉的手抚在额头上,六道骸这下是真的怔住了,沢田纲吉这家伙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可是,自己到底是在动摇些什么?

 

他可是黑手党啊!」

 

一把打开沢田纲吉的手,不想和这个人有更多的接触,那样会使他、会让他……

 

“啊……对不起……”沢田纲吉立刻道歉,关心的话源源不绝。“但是,还是去医院看一下比较好,附近的医院有中山医院和并盛中央医院,感觉都还挺好的,不如我陪你去吧。啊、骸若是不喜欢去医院,我们去买点药也可以的!”

 

「为什么、为什么会遇到这样的人呢?」

 

搅乱他的内心,让他烦躁不安的人!

 

“……真是搞不懂你这个人。”

 

“啊?”

 

心里有什么东西鼓荡着,如远方奔袭而来的雷音,不断吐出:“明明怕我怕到不敢正视我,现在却伸出手来。”

 

“为什么?”

 

“如果只是同情的话,不需要。”

 

“我不需要,那种廉价的感情投资。”

 

「让他情难自禁的人!」

 

沢田纲吉的表情黯淡了一些,他咬了咬下唇,轻声道:“是…吗?我也不知道啊,那种事,我从来没有想过。”

 

忽然觉得疲累,身上一丝力气都没有了,“真是的,你总是让我觉得生气,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连自己的心思也无法琢磨透……搞不懂、你”

 

“……但是,我希望骸不要那么辛苦啊……”

 

话音未绝,六道骸整个人向前倾倒,沢田纲吉慌忙上前一步扶住他,无奈发现对方已经昏迷不醒。

 

「其实,我也一样啊……」

 

※※※

 

滴答、滴答

 

雨声传入耳里,一滴、两滴,仿佛永无断绝。

 

六道骸不讨厌下雨,但是听到雨声会觉得孤单,尤其是在这样静谧毫无人气的地方,简直就像全世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般,巨大的空虚和寂寥充斥四野,让人、绝望。

 

缓缓张开还有些干涩的眼睛,看到熟悉的残破天花板,心里莫名有些安心的感觉。六道骸拿开额头的毛巾,坐了起来。

 

「糟糕,我晕倒了吗?」

 

环目四顾,发现是在自己的卧室,空荡荡地一片萧瑟冷清,床边不远处的窗户半敞着,不时有雨水洒落进来,看来半睡半醒之间听到的雨声来源于此。

 

“彭格列……”回去了……?

 

仿佛泄了气的皮球,六道骸直接倒在床上。拿开搁在额前的手放到眼前凝神细看,思绪一时澎湃无边,今天和沢田纲吉的偶遇让他情绪有些复杂,不过,不管什么时候想到那个人,他的心情都是繁乱不堪,万般滋味难以言述。

 

额头、指尖,仿佛还残留着那个人的温度,六道骸不由自主亲吻碰触过沢田纲吉的那只手,可是,做完这个动作,他沉默地看着天花板,陷入自我嫌恶之中。

 

「真是愚蠢啊,我都在干什么!

 

明明还是那么憎恶黑手党,他应该是我最为憎恨的对象,只是想要夺取的目标才对,但是……为什么,我却期待着见到他,期待着他的靠近。

 

这样卑微渺小的感情,不该是我应有的东西!

 

……可,这是什么感情?

 

不明白,太愚蠢了。

 

何时产生的呢?

 

竟然支配了我。」

 

在床上翻来覆去,六道骸脸上露出了无聊的神色,那是对自己、对命运的嘲讽。现在想想,他的人生简直就是一出荒谬剧,父母将他当做货物贩卖掉,收留他的家族把他当成小白鼠,杀光满手血腥的人反被追杀,想要消灭黑手党却和憎恶的对象纠缠不清。

 

最后,就连自己的心也管不住……

 

何其可笑、何其荒唐!

 

「我绝不会对他说出自己的心意。」

 

——他们之间截然不同,无论如何小心谨慎地遣词用句,也无法传递心中所想,他们绝对无法互相了解。

 

「就算告诉他我的想法也是毫无意义的行为,说出口的都是伤害他的话……」

 

咔哒一声轻响,房门打开了,沢田纲吉走了进来。“啊,骸你醒了?”

 

“彭格列?”六道骸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支起身体坐了起来,“……你不是回去了吗……”

 

“……我去买药了。”提起手中的塑料袋示意,沢田纲吉笑了,嘴里不停碎碎念。“还有一些容易消化的食物,骸你这边完全都没有厨具,很多生活用品也没有,平时到底是怎么吃饭和生活的啊?让人担心呢……”

 

“……你别多管闲事。”这样说着,眼睛一眨不眨盯着胸口还在剧烈起伏,脸蛋红扑扑,一看就是刚刚剧烈运动过样子的沢田纲吉。

 

这家伙不会一路都是跑回来的吧?这么大的雨,黑曜乐园距离最近的商店都有相当远的路程啊……

 

“我说、”沢田纲吉似乎对他带刺的话已经有所免疫,完全没有反应。“你呢,这种时候就应该说‘谢谢’。”递给他一盒热好的速食粥,吁了口气平复还有些紊乱的呼吸,“吃吧!你知道我把你搬回来有多累吗!你这家伙看起来瘦,其实分量很足啊。”

 

一阵冷风夹着冰凉的雨丝打在脸上,沢田纲吉的注意力立刻被引走,“哇,没注意到这边的窗户没关好,雨水都落进来了。”

 

“啊,彭格列,”六道骸连忙叫住他,“就这样吧,我想多听一会雨声。”

 

“是吗?”

 

“是的。”

 

听到肯定的回答,沢田纲吉想了想还是走过去,将窗户稍微拉了一点起来,省得缝隙太大会打湿附近的地面,做完这些他又搬了一把椅子到床边坐下,看着六道骸撕开包装拿起塑料勺开始吃粥。

 

“……谢谢。”

 

“……”

 

能够听到六道骸的道谢可真不容易,沢田纲吉歪着头凝视着床上的人,回忆起对方方才那有些落寞的神情,他是误会自己一声不吭就跑掉了吧?骸这个人一向和人保持着距离,看起来也是很难相处的样子,但是他知道,骸也是会为同伴牺牲自己的人,是个好人呢……

 

沢田纲吉也不知道自己杂七杂八想了些什么,等他回过神来,发现房间里面似乎已经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只有簌簌雨声不绝于耳,不由扯了个话题想要打破这片沉闷。

 

“……我也,不讨厌下雨。那会让我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让我放心。”沢田纲吉想到了什么似的笑了起来,“骸你不知道下雨天的时候和大家一起看着雨,一起聊天吃东西感觉真的很棒啊!”

 

六道骸微微睁大眼睛,暗暗叹息:看啊,我们就是如此截然不同。

 

——源自不同的生长环境和世界观。

 

“是吗?我反而觉得一个人时会放心点。”说完,他才惊觉这种话又会伤害到那个人了吧,以前很多时候就这样让对方露出难过的神色。

 

“嗯,我明白的。”澄澈的蜜褐色眼眸里仿佛有碎金在跃动,“一个人时心情都会和缓起来呢,安安静静的也不错哦。”

 

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答案,六道骸有些怔忪。

 

沢田纲吉却有些慌张起来,局促道:“咦?我说错话了吗?”

 

“不,只是想不到你会那样说。”

 

那一瞬间,尽管只有一点儿,彼此间的心的确重合在一起。

 

“虽然大家都说我是废柴纲,不过……”不知怎地,沢田纲吉觉得脸上很热,他想肯定是因为得到了像六道骸这种难搞的家伙的认可。“你其实是在享受一个人的时间吧?”

 

“听说你都没有朋友呢。”

 

可恶!沢田纲吉觉得膝盖中了一箭,有些气恼的反驳:“你没资格说我!”

 

“不过,你好像不太在乎哦?”

 

“诶?”

 

“刚刚你还那么坚持,但是……”

 

“啊,”被看穿了吗?脸又热了起来,沢田纲吉回答得含含糊糊。“嗯,也许吧。”那是曾经,现在自己有着很多重要的同伴,只要同伴还认可他,他就不会在乎别人怎么认为自己。废柴也好无能也罢,不相干的人想法有什么重要的呢?

 

觑见六道骸面色和缓,半点平时的阴冷也无,沢田纲吉心情出奇的平静下来,心里话脱口而出。“不过比起我,骸你和平时完全不同,到底是哪里不同呢?刚才我就在想,应该是这里的气氛比平常柔和,更适合聊天吧……”

 

“……是吗?”

 

“是啊!你平时都是这样的一张脸!真是很恐怖,能吓坏小朋友哦!”沢田纲吉搓揉着自己的脸,弄出一副鬼脸造型。

 

六道骸不由轻笑起来,沢田纲吉大概不知道他这幅样子是多么可爱吧。

 

“如果,骸平时也像现在这样就好了。”沢田纲吉轻轻叹了口气,觉得自己是痴心妄想,马上改口说,“诶、我是说,骸平时也这样、会更受欢迎的……不过,这是看心情的吧?我是这么想的。”

 

六道骸有些说不出话了,生平第一次他不知道如何接话。

 

在塑料袋里翻了翻,沢田纲吉拿出感冒药递给六道骸,“来,吃完药再休息休息,很快就会好起来了。”

 

手腕忽然被人抓住,他不由疑惑望着对方。六道骸却像陷入自己的世界中,一言不发,也没有其他动作,让他迷惑不解。

 

“骸?”

 

在沢田纲吉不知道的地方,在黑暗里,有着什么浓烈的情绪在鼓动、在沸腾,在喧嚣着等待着爆发。

 

「……我想要,做出蠢事。」

 

——正因为他们是不同的人,无法敞开心扉展示内心想法,无论多么谨慎地遣词用句,也无法传达彼此思想。

 

肯定无法互相了解,明知没有意义……

 

掌中的手腕是那么纤细,看起来无比脆弱,很容易折断的样子,可又是那么坚韧,能够在绝望里为他承认的同伴撑起一片天空。

 

“……如果我们是同样的人就好了。”

 

“诶?”异色的眼瞳宛如两颗宝石浸润在清澈溪水里,闪烁着璀璨的华光,吸引着他的眼神无法移开,沢田纲吉木呆呆的看着六道骸,半天反应不过来。

 

因为我谁也不爱,所以,就算谁也不爱我也没所谓。一直以来,六道骸都是抱持着这样的想法,但是现在……

 

执起那只白皙的手凑到唇边,虔诚地在无名指指节上落下轻柔一吻,接着又亲吻其余的手指,这才放开。

 

眼前的少年脸蛋已经晕染红霞,正目瞪口呆看着他,口里结结巴巴只懂得唤他名字:“啊,骸、骸啊……”

 

可是,他没有反抗,也没有露出任何不适的反应,相反他的手正捏着自己的手指没有放开。

 

「这样,我也能稍微有所期待吗?

 

反正,不是已经打算做出愚蠢的事情了吗?」

 

——尽管明知没有意义,就算扰乱一个人的和缓心情也想要告诉对方的愚蠢想法。但是……

 

掐灭了犹豫,六道骸微微一笑,破釜沉舟:“彭格列,我喜欢你。”

 

——已经没所谓了,因为那一瞬间,我们的心重叠在一起。

 

——因为,他让我的心如此颤抖。

 

 

※※※

 

作者菌的话:绀野鸫太太的漫画《Raindrop prelude》的扩写,夹杂很多私货。主要就是想表达一下对这篇漫画的喜爱。可惜没找到电子版。嗯,练笔之作。

 

 

 

 

 


评论 ( 6 )
热度 ( 15 )

© 云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