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岸

本命骸纲
新欢伞修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更新随缘

【骸→纲】摸鱼的段子x2

不务正业的我,不好好写合刊,居然摸鱼


脑中的片段

 

1.

 

六道骸在原地站了一会,他抬头看了眼天幕上的一弯新月,再次迈开脚步。

 

事已至此,怎么样也无所谓了。剩下的,只要继续计划,想必沢田纲吉终能达成他的目标,实现愿望……

 

那个人的光芒多么耀目,却不属于自己。

 

迄今为止,他对那个人所怀抱着的这种情感……

 

真是可笑、又可悲,从未想过自己也会有这样的情绪。然而,以自己的性格,已然确定了目标,就没有任何转圜余地,成功或者失败,单一的选择。

 

不愧是黑手党。

 

使他改变,使他看见黑暗和血腥炼狱之外的景色,使他体味到很久以前就已经舍弃的……属于人类的痛苦。

 

或许一开始就不该接受家光的建议,或者和他保持距离,视线不集中在他身上……如今一想,哪一种都无法避免现在的后果。

 

作茧自缚,莫过于此。

 

无法否认,和那个人的相处导致连他也变得软弱。在黑暗世界行走多年的保命准则比不上和他之间短暂相处的时间对自己产生的影响。

 

你是如此可笑,六道骸。

 

你该知道你们之间沟壑,远比天堑。

 

‘欢迎回来,骸。’只是一句对谁都有的客套话而已,只是那一瞬,他差点以为里面有着牵挂。

 

脸上挂起无所谓的笑容,六道骸心中流淌过某种涩味。

 

真是了不得的错觉。

 

 

 

 

 

2.

 

六道骸享受着每一次和沢田纲吉的相处,那个人一直都让他觉得有趣,一点也不无聊,简直、简直让他感到久违的快活。

 

不过同时,他也清楚在这些轻松表像之下,某种不容乐观的未来。

 

沢田纲吉的理想,以及将会面对的、黑暗。

 

黑暗的里世界,可容不下他那可笑的天真的理想。

 

他不会明白,周遭一切、连同空气都林立成丛丛荆棘,遍地都是陷阱泥泽,一不小心连彭格列这样的庞然大物都会和他一同跌入无底深渊的可怖。

 

那样的世界,天真的你,将会在未来一一感受。

 

原本这些都是自己早已习惯的游戏规则,缘何……

 

哼。

 

在他跟沢田纲吉之间终究是隔着重重看不见的沟壑,宛如天堑,凭借一己之力决无可能飞渡,只会中途坠落。

 

而,这一点沢田纲吉从无感觉,令他憎恶的光明世界的人永远不会感受到这道通透的屏障。

 

生于黑暗,终将腐烂于此,自己的归宿。

 

彼此间的天然界线,并不会妨碍光芒照耀大地,只会令隐于黑暗中的他永远碰触不到眼中映出的颜色。

 

他分不清自己此刻的心情,也无意刨根究底。

 

就让一切,熄灭在灰烬里吧。





评论(8)
热度(12)
©云岸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