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骸纲】永夜 番外3 暗灯

番外三暗灯2

 

☆     万万没想到居然还有后续的番外

 ☆    圣诞贺文

※※※

 

天气非常寒冷,空气中的寒意让人不由自主裹紧了身上衣服,纲吉关掉了空调,打开阳台的窗户,霎时带着湿意的冷风冲进了温暖的室内。

 

点起一根烟,纲吉只穿着一件单薄衬衫,就这么趴在窗边望着远方暮色里都市五光十色的夜景。

 

这是一座文艺复兴时期的名城,在世界上都享有盛名,然而并不是他在圣诞节还留在里昂的原因。滞留在此的原因相当操蛋,不过更多地却是他自己的选择,想到这儿,纲吉低低的笑了起来。

 

今年,和法国的贝尔纳家族之间的几次交易都相当愉快,双方都有加深关系进一步合作的想法,于是,本杰明·贝尔纳邀请他来参加“里昂灯光节”时他便欣然同意。一开始十分顺利,他是带着观光散心的心情来参加这个原本的宗教节日,现在的世界著名节日。虽然是教父,他也很少有这样悠闲的时候,在巴勒莫是完全不可能不带一个守护者就出门,毕竟在他的位置上想要他命的人实在太多,而在里昂这个陌生的城市,并且还是国际刑警总部,他倒是可以稍微放松放松。最近一段时间过的相当压抑,他实在很想出来解解闷。

 

度假般的日子没过上几天,就被催着回西西里,让他不禁哀怨为毛一个黑手党还要比政府人员勤恳那么多是闹哪样,又没人给他颁发劳模奖!

 

明明属下都比他清闲,还逼着老大勤勉,简直太过分了有木有!

 

相比起师兄迪诺的逍遥,他简直是苦逼到了极点,明明没有那么多工作,还让他回去坐镇,参加无聊的酒会和不认识的人攀交情,还不如就在里昂多待几天。

 

也许是上天听见了他的呐喊,贝尔纳家族卷入了一件十分麻烦的黑帮利益争夺事件,他被当成本杰明·贝尔纳的密友牵扯进去,因而遭到绑架。不过由于这样的事情发生太多次,他都已经习惯,并且对方相当轻视东方人外表的他,很快被他找到机会逃了出来,之后就是各种追杀,似乎他被误认为是贝尔纳家族相当重要的朋友而遭遇重重阻截。脱出重围后,他这时才发现自己的手机、签证护照等物都在围追阻截里丢失,而他的身份并不适合去大使馆求助,如果他想被国际刑警盯上的话。这次陪他前来的随行人员并不是专职战斗人员,也一早便已失去联络,但愿上帝保佑他们平安回去雷恩市的家族分部。

 

前往寻求贝尔纳家族帮助的时候,纲吉敏锐的感觉到其内部似乎出现不和谐声音,一些人认为他和他的家族的合作带来了利益更带来难以想象的麻烦和风险,不适合贝尔纳家族一直以来的发展风格,对他并不友好,很有可能趁他现在势单力薄对他不利,他并不想冒这个风险。与其将希望寄托在一个关系并不牢靠的合作伙伴身上,还不如自己想办法。遗憾的是,失去了手机他不记得那些有用的手机号码,因而无法直接联系上家族获得帮助,其实他也不是没有别的方法,起码彭格列在法国雷恩市有分部,具体位置和联络方式他相当清楚,如果前往就能立刻获得帮助,可他还想自由一段时间。

 

啊,就让他再放放风吧,就算是囚徒也有着每天的放风时间,可是身为首领的他比终生囚禁的犯人更凄惨几乎没有自我时间。且容他再享受一点自由,待心情恢复之后,他就能够再次回到笼子里去。

 

这样想着,纲吉用他身上的一些现金,在一家小旅馆暂时落脚,一边等待着家族人员发现他的失踪前来寻找,这需要一些时间。而这段时间,他可以用来散心。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他沢田纲吉,彭格列家族十代首领孤身一人漂泊在异国他乡。

 

时间就在他的自我放纵下耽搁,圣诞节近在眼前,眼看着他就要错过参加家族本年度的新年舞会了。虽然他就是不参加也没人会说什么,不过大约总部那边已经为教父的失联而乱成一团。

 

想到这儿,纲吉抽了一口烟,在袅袅青烟里视线投向远方。

 

陌生的城市,浓厚的新年气氛,孤身一人。

 

他应该要觉得孤单才对,然而实际上自从十几岁离开了故土,这十年来他基本都是远在他乡,即便身边有着亲友相伴,可心底的黑洞从未填满。那个可怕的黑洞,将他所有感情都吞噬殆尽,而孤单寂寞也是一种感情,所以他不寂寞。

 

只是,偶尔,也会觉得惶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年少时他从未有过哪一种对未来的设想与现状稍微接近,为什么自己会变得这样陌生而让人恶心?

 

所有的答案都指向十年前的那个夏天。

 

纲吉闭了闭眼,强迫自己收回思绪,他知道自己不能再想下去了。

 

丢下烟蒂,纲吉打算离开阳台去吃点什么,里昂的美食相当有名,这段时间他品尝了不少老城区餐厅的美味佳肴,有几家店他很喜欢并且这个点也没歇业,是个消磨漫漫长夜的好去处。

 

忽然,他的表情一滞,眼神不可思议的望着对面楼下的阴影处。

 

夜色浸染,冷风寂寂,这一片区域并不太繁华,在白天就很安静,当然纲吉正是看中它这一点,时近新年的寒冷夜晚附近街道上一个行人也没有,然而他感觉到了一丝异常的波动。

 

眼睛扫视了几遍,视野内并无特殊变化,可天生的敏锐感觉,以及和那个人之间的特殊感应都在告诉他:六道骸来了。

 

抓住窗户扶栏,纲吉认真的考虑了一下要不要直接从三楼跳下去探查一番,阴影里的墨色块突兀地浮现出人体的轮廓,接着一个瘦高的身影就走了出来。

 

暗淡光线下,依旧散发着幽幽光泽的长发,黑色的长风衣,明明看不清面目却有着风骚入骨的风姿。

 

男人一步步走到楼下,仰起脸来与纲吉对视。

 

廊道上的灯光照明下,纲吉清楚地看到一张苍白而憔悴的脸,眼睛里都出现了血丝,整个人显得十分疲劳的样子,可即便这样,还有着一种让人心动的风情。

 

纲吉的心脏一阵疼痛,呼吸也要停顿。

 

已经多久没和这个人见面了呢?

 

那天之后,纲吉用首领的权利把六道骸派去进行一项相当繁琐的长期任务,随即就将此人抛诸脑后,只要不是关乎性命的大事,关于他的所有问题都交给机要秘书汉弗莱处理而不必报备给他知道。

 

他不想见到六道骸,不想知道有关他的任何消息,只要看到这个人,纲吉就会觉得痛苦和恐惧。痛苦来自心灵的分裂,他的心一半无时无刻不在哀鸣着自尊的沦落和年少时品尝的惊惧和耻辱,另一半则是翻腾不息的渴求,想要拥抱、想要靠近、想要,拥有「六道骸」。

 

这样的心情让他无比恐惧。

 

恐惧着从身体到灵魂,都在激烈渴望被这个人充满的感觉。

 

仿佛恶魔的诱惑,让人分不清痛苦和欢乐的界限,令人无法自拔的、甘美的沉沦。

 

--让他无比惊惧的、丧失自我的彻底沉沦。

 

“真是任性啊,Boss。”清清淡淡,不含一丝情绪的声音打破夜的寂静。和纲吉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六道骸却很了解他,一眼就看穿了纲吉失联的真正原因。

 

忽然就镇定下来,抛开了繁杂的思绪,纲吉似笑非笑:“任性不是首领的特权吗?”

 

“哦呀,看来你已经成长为真正的黑手党了……”

 

“承蒙夸奖,我以为你一早就知道。”

 

沉默了一会,六道骸才说:“总部那边已经乱成一团了哦,你忠心的属下们都非常愤怒和担心Boss的安危。”

 

“唔,翘了新年舞会而已。”

 

“阿尔柯巴雷诺已经暴怒,据说等找到你会有‘惊喜’等待你接收。”

 

“喔噢,真可怕。”

 

话题告一段落,场面就冷了下来,令人焦躁不安的静默里两人相对无言,眼神在六道骸脸上逡巡了一阵,纲吉叹了口气,“外边很冷,上来吧。”说完,关上窗,走回卧室。

 

※※※

 

吹了一阵冷风脑子是清楚多了,身体却快要冻僵,洗个澡恢复热度是个好主意。纲吉从浴室走出的时候,六道骸已经半侧着身体躺在床上陷入半梦半醒之间了。

 

他今天精神并不好,前段时间都在以工作排遣萧索的心情,加上那个任务确实也十分繁琐和复杂,他准备了相当长时间,每天都忙碌十几个小时直到最近才有所进展,当得知纲吉失踪的消息,他就没再好好休息过,放下工作通过各种渠道也没得到有用的线索,最后还是通过彼此间的灵魂联系才最终确定了位置,匆匆忙忙从波哥大赶到里昂,见到纲吉本人确认安然无恙他才终于放下心来。

 

这样失衡的心态连他自己都觉得可笑,实际上因为灵魂契约的原因他和纲吉之间就算隔着半个地球都能确定对方是否还活在这个世界上,意识中明明能够确定对方的生死,却一定要用眼睛来证实纲吉没有受到一丝伤害。

 

他本来打算确认之后就立刻离开,不和纲吉打照面,谁料到上一次不欢而散竟像是没有给对方带来丝毫影响,态度自然地如同没有发生任何事,让他更是失落和烦躁,不过连续积累的疲劳加上时差让他觉得身体有点不舒服,躺下没一会就迷迷糊糊了。

 

纲吉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到床边,见到躺着不动的人,不由挑高了眉头,这人到底是来干嘛的?也是来找他的吗?

 

上次分派给六道骸的任务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是关于一些签订不再涉及毒品交易的家族私下继续这项业务的调查,由于牵涉很广,并且相当隐秘,需要执行任务的人耐心足够且收集情报的能力高超,同时隐蔽性要求也极高。善于搜集情报且心思缜密的雾守正是最适合的人选,正好借机将他打发去南美,远远离开自己视线范围。当时就已经吩咐任务结束后报告书直接交给汉弗莱即可,也就是说,实际上自己将很长一段时间不必看到六道骸,而现在……

 

纲吉侧过头看了看睡梦中的六道骸,陷入柔软被褥里的男人长长的靛蓝色头发随意披散在洁白的床单上,异色的双眸被长长的睫毛所掩盖,秀丽的眉在睡梦中也深深皱起,像是有着难以排解的心事。那样的神情却很是漂亮,失去了清醒时的尖锐,卸下了脸上的面具,没有防备的脆弱吸引了纲吉的视线,鬼使神差地,他靠近了六道骸。


===

以下看这里:他们干♂了♂个爽

评论
热度 ( 18 )

© 云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