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骸纲】身沐长风 番外 Change


走在并盛街头,六道骸一时有些茫然。

 

指环争夺战中他依照和彭格列门外顾问沢田家光的约定,帮助他的儿子十代目继承人沢田纲吉夺得雾之指环。因为很乱来的实体化战斗,耗费过多的精神力,直到今天才有足够力量再次外出。一直在复仇者监狱里发霉就算是他也会觉得很闷,难得想到外界散散心,却发现自己的实体媒介不见了踪迹。

 

这是非常奇怪的事情,但凡和他订立过契约的人,只要还活在这个世界上,都能根据精神频率被搜索到,然而这次他发现他无论如何都搜寻不到库洛姆的存在,就像、就像不存于这世上一样!

 

多么可笑!

 

他看重库洛姆,原因是利用她的身体战斗时可以用到六道轮回之力,而不是像别的契约人那样只能受限于其人自身力量,并且库洛姆和他精神同步率很高,他能凭依的时间也更长久。

 

目前,他的处境其实相当不妙,自己的身体还被禁锢在复仇者监狱的地底水牢里,需要用到特殊力量的时候很多。

 

说白了,是他需要库洛姆。

 

多么可笑,他六道骸也会有这样的时候,需要依赖一个小女孩儿。

 

在并盛町附近六道骸还有着不少契约对象,找了一个精神契合度相对较高的凭依。

 

思来想去,或许这些事就是和彭格列有关,身为黑手党头目的那个人身边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事故发生,他打算找到那家伙问个清楚。

 

一般来说,六道骸很少正大光明的出现在并盛街头,一方面是和晴之彩虹之子的约定,另一方面彭格列的几位守护者对他都很有敌意,一旦遇到就会大打出手。以他现在这种状态,打起来相当吃亏,如非必要他也不想过多的耗费精力,当然能避则避。所以,他并没有实体化,依旧保持着凭依对象的样貌悠闲地漫步街头。

 

突然,不远处的小巷里走出一个瘦小的身影,灰头土脸,步履蹒跚,可不正是他要找的人吗?

 

心脏突地一悸,六道骸不明所以地皱了皱眉,走上前去招呼,“彭格列,你怎么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

 

“咦,骸……?”沢田纲吉茫然的视线对上陌生的容颜,却像是在刹那间通过特殊的感应发现了眼前人的真实身份。

 

“哦呀,被你发现了,彭格列的超直感真是敏锐。”一阵烟雾汇聚在六道骸身上,待雾气消散之后,出现一个穿着黑曜校服的帅气男生。靛蓝色短发,奇异的发型,容颜是少见的秀美,那双似能魅惑人心的异色双瞳清冷异常。

 

“你怎么在这儿?”原本黯淡的眼神忽然亮了起来,如同夜空里的花火一般闪亮。沢田纲吉欢呼一声,疾步冲到六道骸面前,像是要确认什么似的,热切地握住他的手不停摇晃。“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六道骸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十分微妙,一直保持着的从容不迫消失了,身体不由自主僵直起来。

 

「彭格列这是怎么了?」

 

※※※

 

沢田纲吉觉得他一定是世界上最倒霉的人,没有之一。

 

废柴了14年,好歹一切还算是平静,每天过着被人欺负被妈妈斥责暗恋着校花的普通人生,这份安逸在魔鬼家庭教师驾临之后从此一去不复返。每天鸡飞狗跳的热闹生活在习惯之后也没什么不好,没有朋友的他因为彭格列家族继承人的身份认识了众多友人,一同经历了许许多多现在回想起来还会觉得害怕的战斗,生活也逐渐变得多姿多彩起来。

 

所以,他从没想过有一天这些朋友离开了他的生活,他会怎么样。

 

里包恩被十年火箭筒击中,并没有和十年后的他交换,而是消失了。

 

他和朋友们积极的寻找,然而,接下来的时间内,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大家一个个全都不见了!

 

最后,只剩下他一人,急急忙忙四下寻找,结果却被疯狗追着跑了两条街才甩脱,接着还一脚踏空摔进坑里,简直倒霉透顶!

 

他沮丧得要死,已经尝过朋友相伴的美好,再次回到从前一个朋友也没有的孤单,这种得到之后再失去的落差感简直让人无法接受!

 

垂头丧气地往家走去,沢田纲吉觉得身上疼的要命,脑子也一片昏沉,所以当一阵阵让人不适的阴冷感觉窜上心头的时候他没有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好不容易调整了焦距了,沢田纲吉生平第一次看到六道骸没有觉得惊惧,反而是一种,啊原来还是有人没有消失的惊喜。

 

虽然里包恩一直让他防备着点六道骸,可他心里却是承认了这个人是同伴的事实,对方给予他的帮助他一直都记在心里。

 

看到六道骸,沢田纲吉由衷的感到高兴,这代表着那一段多姿多彩生活并不是他凭空臆想出来的幻觉!

 

握着六道骸的手,沢田纲吉不断重复着呢喃:“骸,你还在,幸好你还在……”

 

眼前的少年睁着那双对于男孩子来说过大的漂亮眼睛,一副似要喜极而泣的模样,六道骸突然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脑子里一片混乱。

 

明明不久之前还是敌人,现在却是这幅样子,见到自己有那么高兴吗?

 

不,不对,自己到底在动摇什么?

 

明明应该要讨厌他这个黑手党的,可自己刚刚居然觉得彭格列的表情有点可爱……

 

盯着牢牢握住自己手的那双明显要小上一号的手,一股热力顺着交握的地方传来,似将他冰冷的身体也温暖起来。

 

不知是六道骸的表情太过奇怪,还是沢田纲吉终于意识到一直抓住别人手不放的不妥之处,松开他的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抱歉,我有点过于兴奋了。”

 

六道骸清了清嗓子,才矜持地问道:“到底是怎么了,彭格列?”

 

正想回答,身体却忽然晃了晃,为了不跌倒沢田纲吉慌忙揪住眼前唯一的支撑物——六道骸的迷彩汗衫,才站稳了脚步。生命的热力透过他揪住他汗衫的指尖,顺着两人互相接触的肢体扑向六道骸,就像阳光爬满身体,让他一直冰冷的身体恢复了热度。

 

沢田纲吉眼前一阵阵发黑,可能是刚刚又是惊吓又是满身汗的吹了凉风,身体有些不舒服。想到眼前人是那个曾经是敌人,直到现在都接触极少还比较陌生的六道骸,他退后一步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呐呐解释:“呃,不好意思,头突然有点晕,没站稳。”

 

骤然失去怀里的温度,六道骸忽略了心底泛起的一丝失落,注意到沢田纲吉脏兮兮的小脸有点过于红润。伸出手在他额上测了测,觉得不放心,双手捧起对方的脸,嘴唇贴上额头,滚烫的温度顿时传来。“有点发烧了呢。”

 

“噫,你在做什么!”沢田纲吉一个激灵,整个人一时呆愣住,对方的行为实在让他吃惊不已。“脸、脸靠这么近,变态啊!!”

 

气氛顿时凝滞下来,脸色一下变得黑如锅底,六道骸冷笑:“变态?真是抱歉啊,我只是想测一下你的体温而已!”

 

「呜呜,好可怕,谁来救救我!」

 

沢田纲吉捂住额头,像个小动物一样恐惧地缩起身体,欲哭无泪地强辩:“测体温也没必要,亲、亲额头吧?”

 

“你不知道用嘴唇来测试额头温度比较准确吗?”

 

“……呃,还真不清楚。”虽然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沢田纲吉一时也想不出不对劲的地方,“难怪我觉得头昏脑涨,原来是发烧了。”

 

“你还是快回去休息吧,阿尔柯巴雷诺居然能容忍你这样子乱跑吗?”

 

说到这个,沢田纲吉顿时眼泪汪汪,如同被遗弃的小狗一样,并且再次紧握住六道骸的手。“骸、里包恩不见了,大家都不见了!”接着颠三倒四地将事情经过慢慢说出。

 

六道骸眉头微皱,他想起库洛姆消失的事情。

 

按照彭格列的述说,他身边的人一一失了踪迹,很明显就是一件针对他的布局,然而事情发展到最后,作为首领的彭格列本人居然被留下来了,事情的发展总觉得仿佛哪里出了差错,就像是游戏到了一个重要关卡却少了一些要素无法触发一样,以至于最终结果偏离了方向。

 

“骸,不怕你笑话,刚刚就剩下我一个人,我都在怀疑从前那段日子只是自己幻想出来的美梦……我那么废柴,哪有人愿意和我做朋友呢……”说着,沢田纲吉垂下头,轻轻叹了口气。

 

“彭格列。”手像是有着自我意识一样,在沢田纲吉蓬乱的短发上揉了揉,触感意外的很是舒服,六道骸哼笑。“现在不会了吧,我可是就在你面前哦。”想不到他这样的存在也能作为一种参照物,彭格列大概完全没意识到他面前的人不过是一个幻觉产物。

 

“……嗯!”沢田纲吉抬起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谢谢你,骸。”

 

有些不适地侧开视线,六道骸下意识就开始劝导他:“关于彭格列你说的事情现在情报不足一时也没办法解决,况且你又发烧了,还是先回去休息吧,身体好了才能去找彩虹之子和你那些朋友。我也会帮忙,毕竟现在我可爱的库洛姆也在失踪之列……”

 

“嗯,我知道了,再见。”说完,沢田纲吉踏着太空漫步一样的步伐向着自家飘去。没觉察还好,一旦意识到生病他觉得脚步开始虚浮,视线也模糊起来,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撞到墙壁,好在他浑身无力并未伤到哪里,也没觉得痛,若无其事地爬起身继续前进。

 

另一边的六道骸看得十分纠结,接二连三撞到墙壁、电线杆的彭格列这样子真能平安回到家吗?

 

“我说、真是败给你了……”

 

好吧,为了属于自己的身体不至于变得破破烂烂,六道骸果断走上前抄起沢田纲吉,以公·主·抱的方式带着病人回家。

 

“呜哇哇!”沢田纲吉却十分不合作,“快、快放下我啊!”

 

“クフフ,”六道骸脸色也很不好,周围偶然路过的大妈们纷纷停下脚步,以亮闪闪的眼神盯着他俩,这令他非常不适应。为了能够在外边待上更长时间,他不打算使用幻化本体之外的任何幻术,只得忍耐围观人士奇怪的眼神以及彭格列没有一时停下的吵嚷。他从前怎么没发现彭格列有那么叽叽歪歪?“吵死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让彭格列你没办法自行回家。”

 

“你这样抱、抱着我,我以后哪有脸出现在这儿……”沢田纲吉捂着脸不敢见人,被一个同性以抱着小婴儿的姿势搂抱对他而言简直太过羞耻,他觉得自己以后是绝对不敢在这附近行走了!“不是还有别的法子吗,就算是背着也行啊……”

 

六道骸不怀好意的嘲笑他,“我记得彭格列你不是经常只穿着胖次在附近活动吗?应该已经很习惯被人围观了吧!”

 

“这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不都是被人围观吗?”

 

周围适时传来窃窃私语:“看呐,那不是沢田家的儿子吗?”

 

“你说那小子啊,最近经常直穿着裤衩大吼着满街跑,很有元气的样子。”

 

“哈哈,沢田太太的儿子以前很内向,最近变得很有朝气,年轻人就该活泼一点。”

 

听到时不时传来的议论,沢田纲吉越发没有底气,又往六道骸怀里缩了缩,被揭穿了黑历史,他觉得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于是,在路人奇怪的眼神注视下,六道骸把沢田纲吉送回了家。

 

※※※

 

躺在床上,沢田纲吉揪着被子一脸晕迷,觉得事情发展简直太过考验他的小心脏。让人难以置信的事就这么发生了,他从没想过,有一天能够和那个满身阴霾气质的六道骸心平气和的相处。好吧,他现在完全无法心平气和,相反一颗心砰砰跳个不停,随时都有从嗓子眼逃脱而出的可能性。

 

他觉得一定是发烧的缘故,事情的展开完全和说好的不一样啊!不自觉地喃喃自语,“呜呜,简直就是噩梦啊,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嘛……”

 

今天沢田家一个人也没有,借用了厨房熬了粥,六道骸端着热气腾腾的食物走进门恰好听到这句话,“想不到彭格列是这么薄情寡义的人啊,对着恩人居然说话这么狠毒。”

 

“你是绝对不能会这样的好吗,我到现在还无法置信!!”

 

“只限于今天啊,彭格列你是病人。”轻轻将粥放在床头柜上,六道骸表示不和病人计较,坐到床边削起苹果,水果刀在修长的手指间舞动,很快一个个散发清香的果肉整齐的摆放到盘子里。

 

沢田纲吉还没来得及感动一下,六道骸接着说:“属于我的身体要是弄坏掉了,我可是会很困扰的。”

 

“……咳咳!”沢田纲吉觉得头更痛了,身边的这个家伙只会说这些让人生气的话吗?“听到这种话,我的体温又开始上升了!”

 

“彭格列你真是太弱了,”冰凉的手指贴在烫热的额头上,六道骸皱了皱眉,已经服过药了,怎么一点效果也没有?想了想,放下装满果肉的盘子,端起粥碗,六道骸试了一下温度,递给沢田纲吉,“药效还要一会才能发挥作用,吃点东西再休息吧。”

 

起身接过,看了看熬得金黄小米粥,又瞟了一眼盘子里削得很漂亮的苹果,沢田纲吉不由赞叹,“骸,完全看不出来你也很会照顾人呢!”

 

哼了一声,六道骸嘴角弯起一抹讥讽的笑意,却没再说什么,视线落在沢田纲吉身上,心里涌起一阵奇怪的感觉。在他十几年的人生里,几乎没有悠闲的时间,不论是他的野心和对于黑手党的仇恨都迫使他不得不一直处于忙绿之中,直到现在,他才第一次感到何谓宁静。当然他现在还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什么,只觉得眼前的氛围很让人舒服,想要呆得更久一点。

 

吃完粥,沢田纲吉再次躺下,见到六道骸收拾完碗筷又再次坐到床边,手里还拿着一本书,不由问道:“骸,你怎么还在这?”

 

“哦呀,彭格列是要赶我走了?”

 

“当然不,我的意思是,指环争夺战的时候,你附身在库洛姆身上,也只出现了一小会儿,今天,她也消失了吧?我记得里包恩说过,附体是有限制的,你凭依在别人身上可以持续这么长时间?这个样子对那个人的身体有没有妨碍,你会不会消耗太大啊?”想起六道骸的身体还在那个黑暗密闭的水牢里,沢田纲吉心里好像空了一块,莫名的难受。

 

“クフフ,”对方慌慌张张解释的样子让六道骸有点想笑,“彭格列是在担心我吗?”

 

“那是当然的吧!”

 

眉头高高挑起,六道骸有一阵子没有说话。

 

药效渐渐发挥,沢田纲吉意识逐渐朦胧,这时他听到六道骸说了一句什么,声音低沉,语调温柔,有着一种让人迷醉的吸引力,可惜他听不懂。

 

不过,他隐隐明白也许他们的关系会因此而改变。

 

※※※

 

作者菌的话:感觉上非常少女的一篇,原著纲吉和原著骸关系的稍微改变。

 

这里有私设,因为长风里面纲吉的介入,未来战原著十年前时间线的众人会在一天后回来,而不是原著里面的半小时不到哟~


评论 ( 8 )
热度 ( 25 )

© 云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