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骸纲】身沐长风 第三卷 骤雨 第二节 未来前篇 10

第二节 未来前篇10

 

沢田纲吉回身关上房门的时候,里包恩顿了一下,用嘲笑的语调说:“都这么大人了,还自己躲在被子里哭鼻子,真蠢啊,还不快点把肿起来的眼睛敷一下,等着让大家担心吗?”说完,头也不回的先走了。

 

“骸,我眼睛肿了吗?”沢田纲吉的第一反应是问自己恋人。

 

抬起他的下颌,六道骸左瞧右看,顺势在颊上亲了一口,戏谑道:“还真是啊,纲吉君。有点红肿,用冷水敷一下应该会好点。”

 

“真麻烦,”一边小声嘟囔,一边在恋人的嗤笑声里走进洗漱室,沢田纲吉对于现在是无形之物的六道骸有点怨念,他才不是羡慕对方就算是有点什么不妥之处也不会被他之外人的人发现呢!

 

等沢田纲吉坐到餐桌前时,大家都已经就位,只等他一人。蓝波对于迟迟不能吃到美味的早餐十分不满,跳起来大喊:“来得真迟啊,笨蛋阿纲,蓝波大人起床都比你早!”

 

“不好意思,睡过头了。”沢田纲吉搔了搔头,眼都不眨的编了谎话。“让大家久等了,抱歉。”

 

“没事,没事,最近特训很累啊,我也差点爬不起来。”山本武爽朗一笑,他和狱寺在彭格列强大的治疗系统全力运转之下很快就痊愈了,已经可以进行一些恢复性的训练了。

 

狱寺隼人像是刚回过神,“…十代目辛苦了。”

 

“蓝波大人要吃掉笨蛋阿纲的煎蛋,哇哈哈哈!”神气活现的小牛跳到沢田纲吉的座位上准备大吃特吃。

 

狱寺隼人的怒气突然爆发,一把揪起吵闹的小豆丁就要教训,“最烦的是你吧?整天除了知道吃吃吃,就是搞破坏,还有点别的作用吗?”

 

“啊哈哈哈,蓝波不是一直都这样吗,他还是个小孩子,快放开他。”山本武再次阻止了快要暴走的狱寺隼人。

 

面对扑面而来的怒意,蓝波吓了一大跳,霎时眼睛里蓄满泪水,“要、忍、耐,呜哇哇哇,忍不了了!”

 

沢田纲吉抢上前夺走友人手里拳打脚踢的孩子,一边安抚小朋友一边附和着山本武的劝慰,他也发现了最近狱寺隼人的状态很不对劲,时时发呆不说也更易怒了,却不知对方为什么而烦恼,不免有些担心。前世记忆在这时并没有什么帮助,他得知道具体情况才能针对性的做出安排。

 

好在,狱寺隼人对于敬爱的十代首领的安慰十分受用,很快平静下来。

 

一时间,餐厅里只剩下蓝波的哭嚷。

 

这时三浦春和笹川京子端了食物进来,看到餐厅里吵闹的场景,忙接过大哭起来的蓝波带到厨房里去哄。

 

“先吃饭吧,等下开会。”完全没有受到影响的里包恩不容置疑地吩咐,扫清了因为这一闹而有些凝滞的气氛,于是,众人回到各自座位开始吃早餐。

 

安静地吃完饭,在女孩子们收拾餐桌的间歇里,战斗人员移步隔壁的会议室,半路上沢田纲吉眼睛扫到安静走在一边的少女,有些欣慰的上前打起招呼。“库洛姆,早上好,你好些了没有?”前几天她昏迷不醒的状态让他一直都放不下心,想不到今天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看来这也是彭格列十代首领大力发展医疗事业的好处之一。

 

对于他亲切的态度像是有些吃惊的样子,库洛姆苍白的脸上顿时浮起红晕,呐呐的说:“啊?B、Boss……”

 

“诶,库洛姆,你放松些,这儿很安全,那个妹妹头已经被你打跑了。”少女的态度让纲吉也有些紧张,宽慰的话脱口而出。“碧洋琪说你有些营养失调,要好好吃饭,不能总是吃零食呀!”

 

“……哦,好的,谢谢您的关心,Boss。”

 

话题进展得有些不顺,看起来那个时间支流的库洛姆和自己还很生疏,沢田纲吉看着她暗暗叹息。

 

眼前的少女十分瘦弱,年纪也只有十二三岁,这样的年龄本该在安宁祥和的氛围里无忧无虑地幸福生活,库洛姆却被父母抛弃,又被卷入黑手党的战争里,经常拼杀在第一线,之前还为此受了伤。沢田纲吉清楚的记得前世时,六道骸对于库洛姆的最初定义是要将她训练成优秀的战士,虽然不知道后来他改变想法了没有,但,库洛姆确实成为除他之外彭格列另一位合格的雾守。

 

可沢田纲吉始终不愿意这样一位可爱的女孩儿掺和进血与火的争斗里,相比起来,这一世被他改变了一些生活轨迹的库洛姆活得要轻松多了,果然关键还是要将六道骸从复仇者监狱的水牢里弄出来吗?

 

“纲吉君。”湿热的呼吸扑到耳边,六道骸的声音传来,“一直盯着女孩子发呆是在想什么吗?”就算对象是库洛姆,他也是会吃醋的好吗?

 

沢田纲吉脸颊微红,知道自己一旦思考就会完全忘记眼前事的毛病又犯了,迅速转移话题,“看来不好好吃饭就是你们黑曜这些家伙的老毛病了,完全都不会照顾自己啊!库洛姆好好一个女孩子都被你们带坏了!”

 

六道骸扑哧一声笑了,“不是有你吗?”手指暧昧地在他脸颊上轻抚,“有纲吉君你在,我需要考虑这些吗?你看,你把我照顾的多好……”

 

沢田纲吉的脸霎时涨得通红,六道骸这家伙老爱乱来,仗着别人看不到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让他害羞万分的事来,简直毫无羞耻心!拍开他的手,跳到一边,恼怒道:“再这样我就生气了!”他却不知自己的口气与其说是斥责,不如说是撒娇意味更浓。

 

六道骸懂得适可而止,忙告饶:“好好好,不逗你了。纲吉君动作太大,库洛姆在看着你哦。”

 

回过头去,果见库洛姆睁着那只明丽的紫色眸子好奇地看着自己,旁人虽听不到他和六道骸之间的心灵对话,但他那些动作可瞒不了人,他人眼里他可不就是一个行为古怪的人?沢田纲吉打了个哈哈,正要找个理由解除尴尬,对面的少女忽然笑了。

 

“Boss真有趣啊。”来到这个时代之后她本就十分惶恐,遇到的第一个人就是那个变态的妹妹头,好在还能联系到骸大人,一同打败古罗后体力不支就昏了过去。醒来后听女孩子们议论Boss是从另一个时间支流来的,对京子态度十分冷淡和刻薄,她还有些担心和下意识疏远,可实际一接触发现这个人和那个“他”一样,既温柔又和善,她忐忑不安的心忽然就放松下来。

 

「我做了什么让你觉得有趣了!」

 

沢田纲吉囧着一张脸,随着众人脚步进了会议室。

 

许久不见踪影的晴守带来重要消息,确认了开战以来一直没有消息的同盟家族加百罗涅尚在其首领迪诺的带领下进行着抵抗。

 

以及,一直被密鲁菲奥雷压着打的各大家族首脑们已经互相联系上,并拟定了大规模反击计划。

 

“他们将在五天后发动攻击,破坏密鲁菲奥雷日本支部的主要设施。这是彭格列和同盟家族的首脑共同拟定的作战计划,我们也有必要统一步调,参加这次作战。”

 

“这么急……”里包恩蹙了蹙眉,不太赞同。根据风太他们的情报,这个基地就在并盛车站地下的商业街,距离相当近,五天后的作战他们根本无法回避。里包恩很清楚目前的十世家族并非经过十年历练的那群人,有不少是刚刚穿越时空来自十年前的少年,不论是经验还是实力都差上一大截,唯一的优势就是彭格列指环的存在。

 

不,或许,还有一个优势……

 

里包恩的视线转向正一眨不眨注视着十年后笹川了平的沢田纲吉,这个孩子或许会是最大的变数。

 

拉尔倒是抱持赞同态度,“我们的基地也随时有可能被敌人发现,早一点行动也不一定就是坏事。”

 

在继承先辈遗志的仪式中见到了九代首领,沢田纲吉其实已经证实了那位老人已经去世的信息,但他谁也不曾透露,这种危机时刻,还是让人们抱有点希望才能更有信心的活下去。可是,目前九、十两代首领都已经不在了,是谁在幕后主持大局?还是说,目前的情况都是拟定计划的人事先预料到的状况,这个作战计划就是他制定的,而十年后笹川了平只是个不明内情的传话人?

 

沢田纲吉咬了咬下唇,深感信息不够的情况下分析问题就是在为难自己,干脆放弃思考。

 

十年后笹川了平继续道:“目前家族内部十分混乱,残存的高层四散分离,并不信任来自十年前的你们,而巴利安最多只能作为九代首领的部队存在,所以实际上沢田你并不能以十代首领的身份指挥家族的其他部队,这个作战计划也不会因你的意念而终止。”

 

这是当然的吧!

 

没有哪个正常人会无条件的信任一群只有十来岁的小鬼,何况是交托生死,更何况是那些常年生活在黑暗中,习惯了尔虞我诈,一切利益为先的黑手党。

 

这样想着,沢田纲吉脸上露出微妙的表情。

 

“既想你们卖命,又不给你选择的权利,设局的人可真狠心啊。”

 

“……是啊,尤其想到这个人很可能是我自己,真是让人心情很复杂啊。”沢田纲吉苦笑,还真像是他能干出来的事,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前世最后一段时光里他可不就是如此行事的吗?

 

“骸,你讨厌这样的我吗?”

 

「这样满腹算计的我……」

 

从背后抱住他,六道骸笑了笑,停了一下才说:“你不是他。”

 

六道骸回避了答案,沢田纲吉心里很清楚恋人对于黑手党的厌憎,能有这种态度已经是极限了。他也不再纠缠,注意力转移到十年后笹川了平身上。

 

“……这次作战关系到彭格列的生死存亡,但是,是否要执行这个命令,由你来决定,沢田。”

 

“好,我会认真考虑的。”

 

根本就没得选择,该有的姿态还是得表现出来。

 

“听着,沢田。你现在能够指挥的只有十世家族,以及这个基地。我极限地跟高层说了,这里的事物该由这里的主人,十代首领--你来决定!”

 

沢田纲吉微微挑眉。

 

里包恩笑道:“长大了呢,了平。”

 

“高层那边由我来传话,今天就是做最后决定的期限,沢田你好好想想再给我答复。”十年后笹川了平双手按在沢田纲吉肩上,郑重的说。传达完毕正事,他也轻松下来,“好了,我要去极限地吃个饭睡个觉!!!”

 

沢田纲吉唇角弯了起来,这个时空还是有着一些让他不至于心冷的存在。

 

十年后笹川了平离开后,众人说了会话,纷纷散去,他们每个人的时间都很紧,特别是狱寺隼人和山本武,原本特训的完成度就很低,最近又受了重伤,耽搁了许多时间,现在更要抓紧。

 

里包恩告诉沢田纲吉,云雀恭弥有些事需要处理,让他过一小时再去地下八层。接着,走了出去,山本武的训练是由他负责。

 

转眼间,会议厅里只剩下小猫两三只,坐在一边的拉尔忽然脸色一变,匆匆跑出房间。沢田纲吉见她脸色很差,不由站起身追了过去,手放到门把手上时却停下了脚步。

 

六道骸问:“你担心她?”

 

“嗯,我注意到最近拉尔小姐的身体像是出了问题,我很担心,她太喜欢勉强自己了。”就算是半成品彩虹之子,受到非七的三次方射线的影响也很严重,可拉尔个性倔强,并且心怀仇恨,一点都不希望自己拖大家后腿,她对自己的要求特别严格。这种情况下,她身体的损耗也更加剧烈,作为旁观者都不免为她担忧。

 

“你若是上去关心,没准还会被她斥责。”

 

沢田纲吉苦笑了一下,“是啊,所以我没去。”如果是从前的自己,就算被骂也会上前劝慰,但现在他更害怕别人的拒绝。在这个时空,他总有一种只有自己是外人的想法,隔阂无时无刻不在。

 

“笹川了平应该还有很多事情并没有说出来……”拍了拍沢田纲吉的肩膀,六道骸说起了别的事情。

 

点了点头,沢田纲吉抹了把脸,这点他很清楚。“是顾虑到我们几个的年纪吧,大家都没有经历过这种规模的战争。不,我们连成规模的战斗都没经历过,笹川学长对我们太宽容了……我估计现在局势肯定非常糟糕,密鲁菲奥雷占据了绝对优势,敌我双方战斗力的差距是压倒性的吧……”声音越说越低,“会死很多人,也许,这里很多人都会死,包括我……”

 

冰凉的手指捂住嘴唇,六道骸脑袋搁在沢田纲吉肩窝,沉声说:“纲吉君,别忘记我们的约定,就算这里会变成地狱,我也相信你能改变,我们说好了一起回家的。”

 

“……”

 

“我现在这个样子,若你死了,我也会跟你一起的吧。”

 

“!”猛然意识到在这个时空,六道骸等同于和自己绑定了,若他真有不测,对方会如何还真没个准。

 

沢田纲吉低垂的头抬了起来,蜜褐色的眼眸里闪烁的光芒坚毅而澄澈。

 

※※※

 

意大利某处,密鲁菲奥雷基地

 

刚刚戏弄完入江正一,白兰心情十分愉悦,顿时有了工作的兴致。

 

拉开门走进办公室,传令官里奥立刻迎了上来,“欢迎回来,白兰大人。午餐还合您的口味吗?。”

 

「正想找你,就自己送上门来。」

 

“嗯,很美味。”白兰笑答,“怎么了,里奥,现在连我的生活起居也由你负责了吗?”

 

“不……不是的……”里奥吞吞吐吐的说,“我有点工作上的事需要和白兰大人商量。”

 

“要加工资的话我可不答应哦。”

 

“不、不是!我对现在的工资很满意,实际上是因为个人原因,我想要辞职……”

 

“真让人吃惊,我可是很看好你的哦。”白兰眼睛微眯,已经玩了许久互相之间默认的游戏,现在一方突然说不玩了怎么不让人恼火?若让对方不付出代价就轻松退场,心情会变得异常糟糕。

 

白兰兴致勃勃地将眼前此人近期的作为一一道来,剥除了他最后一层伪装。“彭格列的雾之守护者,六道骸,你所做的那些事我都很清楚。”

 

里奥脸上的惊慌失措全都消失,露出属于十年后六道骸特有的阴冷表情,“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的?”

 

“还蛮早的。”

 

想到白兰让他摆放在房间里的曼陀罗,十年后六道骸顿时明了。“クフフ……”一阵雾气包裹住他,散去时显露出的是他真正的姿态。颀长峻拔的身材,奇异的靛蓝色长发,侧影深刻,眉目如画,唇角含笑偏生带有嘲讽的味道。

 

“唔,长得还不错。”品头论足了一番,白兰眼神忽然凌厉起来,“你知道吗?我很讨厌你,一直都想要抹灭你的存在……为什么你这样的人总能得到‘他’的看重?”

 

“?”

 

十年后六道骸不明所以的眼神让白兰意识到,自己将另一个人的影子代入了眼前人的身上,脸上再次浮起不含丝毫温度的笑容,“啊,差点忘记,你不是他,并不是‘他’所看重的那个人。虽然你也是六道骸。”

 

“你到底在说什么?”

 

“但,我还是讨厌你!”白兰继续说着,脸上浮现一丝回忆的神色,冰冷的堇色眼眸也柔和了几分。“唾手可得的珍宝,被你放弃。却不知道,那是别人追寻无数平行世界,求而不得的稀世之宝。”

 

“クフフ,原来密鲁菲奥雷的首领是个疯子。”

 

“……呵,你这么认为也没错,为了得到那件宝物,我早就疯了啊。好不容易,这次终于有了一线希望……”

 

白兰的眼神越发缥缈,心神回到很久以前,那时他的力量刚刚觉醒没多久,还不能随意操纵,只能在梦里随机穿梭于平行世界,并且也只能旁观而不能改变分毫。

 

如同命运一般,白兰观看了名为“沢田纲吉”的黑手党教父的一生,那个人周围的人对他寄予太高的期望,以至于不知不觉中给他增添更多的负担,他毫无怨言地承受所有的负荷,从不在意自己的得失,一味掏空自己,只希望自己能够守护家族保护亲友。那样的人,是白兰从未见过的,渐渐的有什么奇异的感觉在心里膨胀。属于别人的温暖在醒来后越发渴望亲手触摸,这种心态宛如执念,随着时间越来越深。脱离控制的感觉是他最为厌恶的事情,不过是一个梦中人而已!一开始他试着忘记,然而越想忘记记忆便越强烈,越是要挣扎便越要被记忆束缚,最后,他无奈发现,名为“沢田纲吉”的人已经深深刻印在他心里,成为无法磨灭的存在。

 

“我可不是来听你这些疯言疯语的。”

 

“哼,你看来斗志满满啊,稀有度五星的地狱指环你竟然有两枚!”挣脱了回忆,堇色的眼眸染上一丝疯狂,身周充斥着震慑人心的巨大压力,让人战栗,并且不由自主想要臣服。

 

“当然了,我一直期待着打败你的这一刻!”六道骸冷笑,声音里压抑着疯狂。

 

二十多年的人生里不知人生意义、不明生存意义,他的一生原本只是为了向黑手党、向这个冷酷的世界复仇,当他认识了那个名为沢田纲吉的人之后,他的心态在不知不觉中改变,当那个向他伸出手的人死去之后,他才发现自己的人生有够匮乏,并且毫无意义。正是眼前这个名为白兰·杰索的家伙夺去了他的光、他的一切!如果不能亲手解决这一切,他往后的生命又会如同以往一般荒芜。

 

视线投向六道骸,白兰缓缓抬起右手,金橙色的玛雷指环亮起莫名的光芒。

 

※※※

 

作者菌的话:拖、拖戏了!不知不觉就写了太多纲吉的心情,但是,不写又不行,想要成长必须有所经历,这些和旁人的互动必不可少。

要准备合刊的本子,估计这篇只能月更了,不过感觉上也没人追,所以慢慢写咯~哇哈哈


评论 ( 4 )
热度 ( 20 )

© 云岸←这是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