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岸

本命骸纲
新欢伞修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更新随缘

【骸纲】永夜之九

永夜之九


六道骸站起身,还来不及说话,攻击再次袭来,他一把抹去嘴角溢出的血丝,飞快闪避,急速的行动中只顾得上套好裤衩,也管不得长裤,幻化出三叉戟抵挡不断砸来的冒着火的拳头。每一拳的劲道都极大,他不得不全神应付。


攻击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一直被他为所欲为的纲吉。那个孱弱的少年,此时赤裸着身体,额头和双拳之间燃烧着金橙色的火焰,琉璃珠子一样的眼瞳里没有一丝感情波动,仿佛一个有着人类形体的火焰精灵。


这才是他的真正形态吗?


当真光彩夺目。


这样绚烂的死气炎他还是第一次见识。


艳丽到近乎妖娆的金橙色火焰,静默肃然的人,配上波涛般汹涌的气势,组合在一起却是大气磅礴的美。在光影斑驳的林间,有一种脱离尘世、虚幻与现实交错的虚无和崇高,并非人间之色。


这样的纲吉给人的吸引力成倍增加,如同神话传说中的女妖塞壬的歌声一样具有致命诱惑!方才的情事六道骸还没获得纾解,此时浑身气血尚未平复,受到的吸引更甚往日!脸涨得通红,全身紧绷地像一根就要拉断的弦,全力收摄心神,才能克制住整个身心汹涌而来的躁动。


几乎是下意识,六道骸使用幻术掩盖了自己的狼狈,同时转移话题:“不愧是彭格列家族的十代目继承人……”


“阿纲,”稚嫩的声音打断他的话,六道骸侧身望去,一棵大树的枝桠上站着一个一身黑西服戴着礼帽的小婴儿,手里拿着一个形状如茧的奇怪发光物体。“干得好。”


六道骸神色怪异,眼光闪烁,轻声低喃:“阿尔柯巴雷诺……”这是一个强大之极的人,里世界传闻中的怪物,面对这种级数的对手自负如他也难免心生忐忑。


看到纲吉的状态,里包恩嘴角一翘,由衷赞叹:“自行觉醒了吗……不错,不愧是……”曾经只能在死气弹的作用下超越自我极限的废柴,现在竟能不用任何外物就解除了内心的限制,某种意义上来说,六道骸也算是做了件好事,虽然不是按照他的计划循序渐进的成长,且很有偃苗助长的嫌疑,但成长就是成长!


“里包恩,”纲吉缓缓开口,明明是一样的软糯声线,却透出无比坚定的意味,还隐隐带有叹息般的温柔,充满惑人魅力。“让我来。”


“别一下子就摆其架子来啊,蠢纲。”


纲吉神色不动,重复道:“让我来,由我来对付他。”


哦,已经能够保持自我意志了吗?成长的速度远远超过想象啊,阿纲。


“按照规矩,我不会出手。”冲他点点头,视线转向六道骸,家庭教师冷笑:“害虫还是需要自己解决才能跨越挫折啊。”说完盘膝坐下,一副作壁上观的姿态。


里包恩直到这时才出现是因为之前一直都在幻境迷宫中寻找出路,六道骸不愧是黑手党中恶名昭彰的凶徒,曾经毁灭过很多家族,个人能力方面出类拔萃。他们这群人刚刚踏上这块土地,就已经落入对方事先构造好覆盖整座黑曜乐园的大型迷宫幻境里。幻境极度真实,除了里包恩其余的人从未和术士战斗过,并不知道他们的战斗方式,而里包恩也没料想到六道骸的幻术能力如此强大,行事又如此癫狂,毕竟支撑这种等级的幻术精神力消耗极其恐怖,实际的战斗中很少有人会这样做,一时也没想到这方面来,等他注意到时大家已经分散行动。幻境里面地形复杂道路多变,处处都是让人迷惑的地方,地貌可以随着施术者心意随意改变,也就说幻境里的一切都在此人的控制之中,就连他也是一时摸不清头绪,直到刚刚,幻境出现了一道裂隙,他才得以借机脱出找到正确的道路。


这样的能力,以六道骸的年纪来说,简直是骇人听闻,按照此前的情报对其实力的预估远远不足,是隐藏了实力还是有什么突然提升了他的力量?


才刚刚觉醒彭格列之血的纲吉能否对付得了这个实力恐怖的术士?


家庭教师微微有些担心。


※※※


纲吉觉得他像是在梦里,和现实世界明显有着一层隔膜,感官中整个世界都被虚无的火焰所包围,一切时空都已不复存在,只剩下他独自站在这片无色的火海中。


但他并不恐惧,也不彷徨,这世界给他的感觉比在母亲的子宫里更加安全和舒适,让他彷徨的心得到了暂时的平静。


他静静伫立,体内就像有一座火山在沸腾,不断释放出一波一波强烈的燥热,浪潮般涌向他的全身,身周的无色火焰似乎被这股热力所吸引,自然而然围拢过来,形成金橙色的火焰展露在外。新形成的火焰如同最忠诚的奴仆一般十分温驯,可以任意差遣,他试着运用火焰的力量推开身上的男人,竟然一举成功。举手投足之间拳风劲气四溢,那个往日强到不可思议的男人轻而易举就被击飞,强大的自信忽而就在胸中涌动,原来自己也可以这样厉害!


微微一怔后,纲吉立刻向前冲去,再次举起拳头,唯有将六道骸彻底击败他的心才能得到解脱。


“クフフ,看来只有将你制服才会乖乖听话,虽然现在也很有魅力,不过我更中意你从前的乖巧。”这样说着,六道骸的表情变了,神情冷酷,在他的身上一股浓郁的杀气蔓延开来,整个人就像一柄最锋锐的武器,带有割裂一切的气势。如果是往日的纲吉见到他此时的阴霾气息只怕会如同被天敌盯住的小动物一样,吓得丝毫动弹不得,从而再次陷入悲惨境地。


“这种火焰,就是传闻中彭格列家族持有的特殊力量吧?”


“……”纲吉保持沉默,即便是现在,被六道骸那种想要将人拆吃入腹的眼神盯着也让他十分不舒服。


轮回眼在靛色火焰里雀跃欢腾,飞速变换着数字,手里的三叉戟在地上一顿,无数的裂痕如同蛛网一样迅速蔓延,大地颤动,地面陡然拱起,地底之下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蠕动一般,巨大的能量波直接冲击纲吉。


纲吉弹跳起来,躲开来自地面的攻势,拳头带着惊人的热力不改方向直砸对手,三叉戟微微晃动,六道骸轻巧地将对方大力一招向侧方卸开。


纲吉迅疾变招,在身体前倾的情况拧腰回转,横向锤击六道骸。


三叉戟在地下一撑,整个人凌空跃起躲过纲吉呼啸而至的猛烈拳风,不待落地,施展出“畜生道”,无数毒蛇骤然出现,还未接近少年就被无形的烈焰化为缕缕青烟消失不见,不过这也给六道骸争取了时间,武器直扑对手面门。


破空声袭来,纲吉及时向后拱起身体,锋利的尖头从他腹部滑过,一脚撑起,飞起一脚回踹,轰轰轰!瞬时两人便已交手数招。


一边的里包恩暗暗点头,彭格列家族传承至今的血脉天赋果真惊人,对纲吉的训练其实刚刚开始,战斗技能也并未传授,能和六道骸这样身经百战的凶徒战个旗鼓相当可见他的战斗本能有多厉害。这样的天赋稍微训练一下就能成为相当重要的战力,对纲吉今后确定地位也有好处。


纲吉明白六道骸是他前所未见的劲敌,但他有信心击败对手。这份信心并非无有由来,而是冥冥中就是有这样的感觉。


一种注定的预感。


六道骸也收了轻视之心,神色复杂地凝视纲吉,明明就是他的玩具现在居然想脱离自己的掌控,并且其本身的实力居然真的与自己相差无几……


呵,怎么可以!


意识到这点,六道骸心情顿时糟糕透顶,却还保持了温柔语调:“「六道轮回」这个词,你听说过吗?”


明明是夏末的午后,周遭环境竟在眨眼间变化,血色苍穹之下,无数火柱拔地而起,地面裂开一道道巨大的口子,沸腾的岩浆火雨般从裂缝中飞溅而出。


纲吉和里包恩的身体不由自主坠向裂缝,眼看就要落入熔岩之中。纲吉瞥了一眼自家老师,脚尖在翘起的碎石块上一点,腾空而起,径直冲向另一块石头上的六道骸,两人再次缠斗起来。


他的老师完全用不着他来担心,小小的身体在空中一转,安然无恙的落在能将人消融得尸骨无存的岩浆里。


诡异无比的一幕落入百忙投来关注目光的六道骸眼里,“居然能看穿,不愧是阿尔柯巴雷诺。”


“哼,幻术而已。六道骸你完全不必使用这种计策,我说过不会出手就绝对不会中途插手!就算阿纲死在你手上,”压了压帽沿,里包恩冷冷说道,“不过没这可能。你就安心和阿纲打一场吧。”


“クフフ,真是美好的信赖关系啊。”


接着,里包恩又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如果你能赢,你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任何东西’。”


六道骸不置可否,三叉戟一摆直奔纲吉而去,各式各样的幻觉在他身周骤生骤灭,宛如黑暗中的毒蛇,让人防不胜防。


但这对纲吉仿佛全然无效,倒是六道骸的格斗技给他带来相当多的困扰,似乎有着一层无形的力量缠绕在三叉戟上,这股力量蕴含有实质的攻击力,且无形无质,配合以幻术威力倍增。纲吉全力架住六道骸角度刁钻的一刺,却没法躲过武器上突然涌出的无形之力,左边肩头血花四溅,硬生生被其穿透,戳出一个血窟窿,强大的冲击力让他踉踉跄跄地后退,退了十几步方才稳住身体。


“阿纲!”里包恩皱了皱眉头,对胶着的战况有些不满,大声问道:“你想战胜这个人吗?还是说,你打算让他继续对你为所欲为?”


平静无波的眼神泛起波澜,一幕幕让他羞耻万分的画面再次浮现在眼前,还有那么多无辜者所遭受的无妄之灾都是这个男人所为……


“不能原谅……”


“只有这个家伙,我一定要赢!”一只手捂住伤处,满身血痕的样子看起来相当狼狈,纲吉眼睛里却流露出坚毅的神色,身上逐渐浮现强大的气势。


“就算你这么说一切也不会改变,你始终会是我的东西。还在挣扎什么?”失落和不甘涌上心头,六道骸不由烦躁起来,战至如今,他越来越深刻的意识到:纲吉再非那个他能肆意玩弄的少年,他是一个战力全然不输于他的强者!


心情变得十分古怪,得知纲吉真实身份时的惊愕,看到他无力反抗的愉悦,以及现在对于实力相当对手的尊重,这个原本就非常有意思的人让六道骸更加好奇,想要、想要更多的看到他不一样的部分,不仅仅是征服的快感,还有其他的感情……


挣扎么?


纲吉侧过头,六道骸正看着他,目光幽深。他下意识避开他的视线,那样的目光,只会让他的心涌起一阵奇怪的波澜,似厌恨似眷念,绝望又悲观的心情反复回荡。


“阿纲,接住。”这时,里包恩将手里的奇怪发光物体丢向纲吉,顿时让他抛开那些奇怪的情绪。


纲吉飞身接应,六道骸猛扑上来阻止,那东西悬在半空之中,尚未入手之际,猛然暴起一团刺目的白光,伴随一声惊雷般的爆响,碎沫铺天盖地,四散飞溅,硝烟腾起,顿时场中能见度大为降低。


“唔呃!”烟雾中传来一声闷哼,谁也没有想到六道骸趁此机会再次出手击伤纲吉,不过里包恩丢过来的东西纲吉也顺利拿到手。


“你的战斗素质令人惊讶,不过,凭这点水平可打不倒我。”六道骸的视线仍旧凝注在纲吉身上,没有放过他脸上任何一丝细微的表情变化,然而很遗憾纲吉一直木无表情,观察半天未有结论,于是他缓缓迈出脚步,向他走过来。纲吉似在调整力量,对于六道骸的举动未作出任何反应,双方距离开始缩短,六道骸伸出的手,已经可以碰触到纲吉的手。“放弃吧。”


「和我一起。」


“不!”纲吉倏然退后一步,“六道骸,要是不能打败你,我死也不能瞑目!”


「和我一起,不好吗?」


一瞬间六道骸的表情凝固了,纲吉的态度让他心情越发糟糕,最强招式“人间道”自然发动。自从神交之后,和纲吉建立了灵魂契约,六道骸的能力得到很大提升,曾经用起来十分勉强的能力也可以轻松使出,由此可知,纲吉不仅身体上和他十分契合,还有更多的好处。纲吉的真实身份比起这些实际好处来说,对他而言其实并没那么重要,他现在在意的,反而是对方拒绝的态度。


攻击如同狂风暴雨倾泻而下,周遭的幻境因为六道骸的心情巨变在漆黑如墨的黑暗斗气笼罩下开始剧烈颤动,地上的东西仿佛都失去了重量,大大小小的物件漂浮在半空,上下左右四面八方传来一声声轰鸣,空间缓慢地旋转起来,撕扯出无数细小的空间裂痕。


纲吉视若无睹,面对攻势寸步不让,使用突然在手上出现的一对标志着“X”的拳套握住袭来的三叉戟,拳套和三叉戟“噼噼啪啪”连续撞击,速度之快让人目不暇接。不过,每一次接触三叉戟都会产生一些损伤,在金橙色的火焰灼烧下锋利的戟尖出现一道道裂缝。并且,纲吉就像能够提前预知他的行动一般,看破了六道骸的招式再也没有受伤。


一轮猛攻过后六道骸体力大幅度下降,而纲吉则步步紧逼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机会,手中猛然喷射大量死气火焰,灌足劲力狠狠压在他脸上。六道骸奋力挣扎,向来无往不利的黑暗斗气却如阳光下的冰雪一样快速消融,脱离了“人间道”状态的身体近乎脱力,只能任由对方将他轰击在地。


战斗接近尾声,随着烟尘逐渐消散,露出躺在地上的六道骸,身周弥漫的暗黑斗气已不复见,异色双瞳褪去了暴戾,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近乎恍惚的迷离神色。他无力的抬起手,想要触碰蹲在身边的纲吉,手到中途又收了回去,强烈的疲倦感漫上心头。


「原来,你眼里的火焰,真正绽放出来是这样美丽,我渴求的,正是这样温暖璀璨的光……


只是,我用错了方法……」


六道骸慢慢闭上眼睛,任由苦涩将他的意识淹没。


“蠢纲,不要太过心软啊……”里包恩叹了口气,转身离去,留给弟子一点空余时间处理私事。


死气的火焰从额头消失,纲吉再也撑不住,捶地大哭:“混蛋、混蛋……”


从抽抽噎噎到痛哭流涕,纲吉发泄着内心的怨愤,除了这样,他还能怎样?忘掉六道骸曾经对他所做过的那些残酷的事情吗?忘掉那些耻辱的记忆吗?


他做不到。


恨他吗?


他恨啊,可若是要因此夺取这个人的生命,他又做不到!战斗过程中他已经发现他无法真正伤害到六道骸,每当他想狠下心来动手,身体乃至灵魂都会不由自主抗拒着意识传来的命令,实在无法规避的动作也会莫名偏离要害,到底是什么原因他一时还弄不清楚。


就连转身离去,也是不能,只要想到和六道骸从此不再交集,心脏就开始撕裂般疼痛,浑身不适到几欲发狂!


这个可恨的男人,用他的方式,如同利剑一般残酷的刺入纲吉的内心,不论身心都被搅得一团乱,还留下了永不磨灭的印记。


恨不得、离不得。


年少的纲吉,第一次尝到人生之苦。


※※※


黑曜战就这样落下帷幕,六道骸以及他的几个同伙都被随后赶到的复仇者带走,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们将要在复仇者监狱里呆上很长一段时间。里包恩对纲吉说,这就是重刑犯的下场。


纲吉表面上保持了平静,心里却有些难言的情绪。


那个人……还会再见面吗?


他们之间的关系到底算什么?


他不知道。


他只明白一点,或者说新近觉醒的敏锐预感提示着他:他们之间会一直纠缠下去,至死方休。





FIN.


※※※


作者菌的话:长风里黑曜战没有好好写,这里认真的写了一次打斗,嘿嘿,感觉特别爽,虽然写的还是很渣。


永夜到这儿就结束了,这篇小黄蚊居然也写了快6W字,简直不可思议啊~


评论(14)
热度(12)
©云岸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