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骸纲】身沐长风 第二卷 狂澜 第六节 指环前哨战(结尾补)

天哪噜,要不是别人提醒我根本就不知道还被吞掉了一部分!!!


补上


以下内容










正想着,六道骸突然感到沢田纲吉推了推他,不由低下头去,恰好对方也抬起头,睁开那双没有焦距的蜜褐色眸子,四目交接。

 

伸手拨了拨少年额前深亚麻色的刘海,十分惋惜看不到往日清澈眼眸中的星光云影。低下头去,附在耳边轻声问:“怎么了?”

 

憋了很久,只能在黑暗中等待消息的滋味太难受了,沢田纲吉连忙追问:“骸,发生了什么事?”

 

要不要告诉他实情?六道骸难得犹豫了。

 

“没什么事。”

 

“我只是眼睛看不到,不代表智商也下线了,骸!”有些恼怒地拨开六道骸正有一搭没一搭捋着他头发的手。骸怎么就不能明白他现在的心情呢?周遭的爆炸以及人群的恐慌让他想起了前世那些黑手党之间的战争,他急切的想要知道是不是发生了那么可怕的事情。

 

“彭格列,现在的你没有管闲事的资格,所以,请不要再问了,我不会告诉你。”

 

沢田纲吉一下子沉默下来,微微垂下头,任由长长的刘海遮住脸上那一丝苦涩。

 

突然,一丝凉意落在脸颊上,沢田纲吉茫然摸了一把,只感到一丝湿意,紧接着不断有冰冷的东西落在头上、身上,寒意渐深,不由往身前温热的怀抱缩去。

 

“骸?”

 

“啧!松山圭介出手了,好大手笔,简直疯了。”这样说着,六道骸右手倏然出现代表他意志的武器,长柄重重在地上一顿,一道青色雾火构筑而成的屏障牢牢挡住自天而降的鹅毛大雪。

 

夏秋相交之际的巴勒莫街头,不断有大团雪花纷纷扬扬落下,霎时间周遭已是白茫茫的一片。气候温暖的地中海沿岸,几乎就没降雪机会,何况是在这个季节!避难的人们被眼前玄幻的一幕吓到了,抖抖索索躲在角落,只露出一双双眼睛发呆。

 

由六道骸那一句话推断出某些不好的事情,沢田纲吉不由眉头紧皱,下唇被咬得发白。

 

他该怎么办才好?

 

梅子的死是樱井组那几个人心中最大的伤痛,然而让他们复仇杀死萨缪尔又非他所能接受的结果,这些人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又该如何解决?

 

松山圭介的身影出现在西园鹤一身边,脸上淡漠地没有一丝表情,只有那双墨色的眸子里隐约有微光闪烁,他也不说话,折扇轻扇,顿时以他为半径百米内的地面被冰封住了,白色的雪浪直直冲向不断向他射击的萨缪尔部下。

 

子弹还没射到近前,就被西园鹤一挥舞鬼切轻松挡下,炽烈的岚之火将这些普通子弹分解成肉眼不可见的粉末消散。但,萨缪尔手中枪械射出的附着大空之炎的橙色子弹却没那么容易解决,他只得一把拉开松山圭介闪躲这些威力惊人的子弹。

 

呼啸而至的子弹打在地上,爆起一团团雪雾,萨缪尔也知道现在是生死关头,不容多想,不断瞄准目标勾动扳机。他也是心塞,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

 

他是彭格列高级干部卡萨帕·托纳托雷和情妇的孩子,从小就没怎么享受过家庭的温暖,年前接到父亲的死讯,还没来得及悲伤就被父亲的手下接到他们的基地住下,之后在家族内的教师教导下学会了使用火焰。原本以为只要接手父亲的职责,以后就能过着富足的生活。谁知,过了不久,又得到父亲其实是八代首领非婚子的亲生儿子的情报,自己的身价顿时大增。他也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也有着高贵的血统,而不是什么没有身份的私生子。注重传统的彭格列家族历代首领都必须有先代首领或其家族血脉,所以他也有资格继承黑手党最强家族彭格列!之后可就热闹了,不少长老派人联络他表示支持,甚至九代首领颇为看重的杰拉德长老带给他Ganache大人和Visconti大人对他的善意。此前,与门外顾问之子沢田纲吉相比,他不认为自己有什么优势,但若是得到九代云守和雷守的些微支持那就截然不同了。信心膨胀之下,行事肆无忌惮,才会有意外发生。那真的只是一个意外,谁也没想到松山梅子那么脆弱,只是稍微大力一点,就那样死了。

 

萨缪尔也没想到松山圭介手里的势力也不小,自己的得力手下因此而死了好几个,连带自己身上也有伤!这样的人为什么会被沢田纲吉弃若敝履,他现在也不想知道原因了,今天能逃出去他一定要将让他陷入被动的这些家伙一起弄死!

 

“呵,你没那个机会了!”感觉到萨缪尔身上暴增的杀气,西园鹤一猛力丢开方才因为使用大范围招式不能移动的松山圭介,身形猛地一晃,化作虚影冲了上去。在他身后,术士手中折扇不断扇动,半空里的雪花下的越来越大,视线完全被遮蔽,森冷寒气几乎要将在场诸人的脚掌牢牢粘在已经结了一层厚厚寒冰的地面上。

 

环境变得十分恶劣,绝大多数人都被大范围幻术弄得丧失战斗能力,现在还有战斗力的人只剩下樱井组二人和萨缪尔,以及不在交战区域内的六道骸和沢田纲吉。

 

六道骸冷眼旁观,他才懒得理会这伙人的死活,反正不是黑手党就是里世界的人,死一个少一个,关他屁事。

 

对了,也不能让怀里这孩子贸贸然冲上去拉架呢!收了武器,双手紧紧环抱对方柔韧的细腰,一刻也不放松。

 

脸埋在六道骸温热的胸膛上,双手紧紧捏着对方的衬衫,沢田纲吉内心茫然,对自己的无能更是厌弃,酸涩的感觉不断冲击益发脆弱的心防。

 

“唔!”一大口污血喷了出来,萨缪尔半跪在地,胸口插着一把氤氲红光的武士刀,刀柄握在西园鹤一手中。

 

“梅子,我给你报仇了。”狠狠搅动几下,西园鹤一将鬼切拔了出来,茫茫白雪之中,一身黑色皮衣的碧眼青年,半垂着头,望着兀自滴血的长刀,背影寥落。

 

松山圭介走上前,掏出手枪对着歪倒在地上抽搐的萨缪尔脑袋上就是几枪,接着又一一射杀了萨缪尔的手下,做完这一切才收了幻术。以他实力,这种程度的幻术也让他消耗甚剧,喘息几声,拍了拍友人的肩膀,苦笑:“就是这种货色,让我的妹妹失去了性命,天意弄人啊!鹤一,以后有什么打算呢?”

 

抖落长刀上的鲜血,回刀入鞘,西园鹤一摇摇头,一脸茫然。“不知道,盟约失败,我也不能回村子了。以后会怎么样,我不知道……”

 

“那就来帮我吧,鹤一,以后也许我们要亡命天涯也说不定哦!”

 

“怎么说?”

 

“虽然我们是报仇雪恨,然而对于彭格列家族来说,杀掉他们的继承人之一,也是赤裸裸的打脸,你说他们会放过我们吗?”

 

“哼,那就来吧,正好以他们来磨砺我的剑道!”

 

“呵呵,鹤一,对方人多势众,再说这里可是他们的主场,你就是一身是铁能打得几根钉?我们快走吧,这里毕竟不是日本,黑龙会势力也很薄弱,再不走就要被堵在西西里岛回不去啦。”

 

“好。不过,圭介,你真的能够放弃彭格列指环吗?”

 

“不然还能怎样?”

 

“我师父曾经提过,世界上还有很多种其他类型的指环,拥有的力量也很强大……”

 

两个人的身影越走越远,对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小,他们身后则是幻术散去后恢复行动能力的浅井裕子派来的黑龙会精英暗杀组的成员,他们背起自己同伴的尸体急急跟上,现场只留下一地狼藉和萨缪尔一系的尸体。

 

逃难的人们终于获得自由,不由纷纷致电警察局,请警察来解决眼前的惨剧。

 

看完一场火拼,六道骸施施然解除身周的幻术屏障,搂着沢田纲吉的肩膀就往回走。

 

不想,那个少年低着头,一动不动站在原地。

 

六道骸停下脚步,低头望着他,问:“怎么了?”

 

沢田纲吉猛然抬起头,蜜褐色的眼眸里波光隐隐,神情痛苦的喊道:“骸,我是不是真的很没用!”不待他回答,捂住脸自言自语,“我还以为自己不再是废柴了,谁知道我什么也做不到,一直都无能为力!”沢田纲吉对待六道骸一直和颜悦色,从未表现过这一面,以至于六道骸一时愣住,才让他轻易甩开,自己梦游一样朝着一个方向飘去。

 

阳光照在沢田纲吉柔和的脸庞上,眼里有光芒在闪烁,越来越强。

 

一丝光线从黑暗的裂隙中透入,他眨了眨眼,眼前黑幕忽然间碎裂,无数光影蜂拥而至,一时间视网膜上色彩斑斓,混杂无比。

 

他不由捂住眼睛,停住步伐。

 

寒凉如薄雾的气息环绕身周,沢田纲吉知道这是六道骸,此时他只觉得心很累,便顺势倒在对方怀里。放下手,从他的角度望去能够看到六道骸精致立体的轮廓,泛着珠光的嘴唇、笔挺的鼻梁,充满魅惑的异色双眸……

 

啊,他不能够再颓丧下去了,没有资格、没有时间!

 

“骸,回去吧、我能看见了,视力刚刚恢复。”

 

沢田纲吉的心里一定隐藏着很多秘密,不知为什么六道骸突然有所明悟,也许这是来源于上次意识世界那根诅咒锁链的串联,使得他们的灵魂之间有了神秘的联系,也许是因为他更了解对方了一些,不管怎样,对他来说都是好事。

 

“好。”

 

这时,六道骸并不打算揭穿对方,牵起他的手,慢悠悠走回医院。

 

路还长,他并不着急。

 

※※※

 

松山事件并没有因萨缪尔的死亡而简单结束,XanXus操纵杰拉德长老,对九代首领提出因沢田纲吉的雾守杀死了同一家族的成员,管教不力的他应该被剥夺候选人资格。

 

这件事遭到门外顾问以及众多实权派的反对,最后不了了之。

 

不过,松山圭介的雾守资格被开革,樱井组联盟家族也被取消,同时,彭格列颁发对松山圭介和西园鹤一的通缉令。

 

得知这一切的沢田纲吉默默收拾行李,和自己的守护者回了并盛町。

 

※※※

 

作者菌的话:冗长的前哨战到此结束!




评论
热度 ( 8 )

© 云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