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骸纲】身沐长风 第三卷 骤雨 第二节 未来前篇 09

第二节 未来前篇 09


沢田纲吉一睁眼,看到重重暗影笼罩着的天花板,外间的光线无法透入密闭的房间,不过门缝里依旧透出一点走廊上的灯光,给光线暗淡的室内带来些微亮度。当然房间内也并非没有其他发光物,总的来说,目前室内的能见度属于不会完全看不见但又不会很亮的程度。


沢田纲吉正侧着身子躺在床上,六道骸的手搭在他腰上,从背后抱着他,修长的双腿夹着他的,脑袋就靠在他颈后,拉远点镜头就能看到他整个人都窝在身后人的怀抱中。


温热的气息包围着他,莫名地令人心安。


微微侧过头,就着微光可以看到六道骸俊美的脸孔近在咫尺,但是太近了,现在可不是关系尚未更进一步之前的懵懂,虽然骸近来的举动越来越亲昵,可他还是会害臊啊。沢田纲吉缩着身体想往内侧移动,无奈身体被恋人禁锢得丝毫不能动弹,如果强行挣脱对方肯定会被吵醒。而骸的睡眠向来不好,他也不想搅了他难得的沉眠。


不过,现在的情况是他稍微动作大点都会惊醒六道骸吧?沢田纲吉将脑袋向一边偏了偏,身后的少年下意识的贴近了几分,感受着身后传来的有力的心跳,他叹了口气继续保持这种躺姿,开始神游,直到眼神无意间扫过床头柜上的夜光钟。


05:43


沢田纲吉登时一个激灵,都这个时间了,再不起床,自家的家庭教师保准会来踹门,他可不会管他是不是来自时间支流的另一个沢田纲吉,在大魔王眼里不管是哪个沢田纲吉都要遵守他定下的规矩!忆起前世今生两辈子在大魔王手下遭受的种种苦逼往事,完全可以预见接下来的惨事。


内心激烈斗争了一会,最终还是对大魔王的敬畏占据上风,想着只要动作轻柔一点应该没问题的沢田纲吉试着缓缓将搭在腰部的手抬起,他时刻注意着对方的反应,发现没有惊醒他,才动作轻缓的将那条胳膊放在身侧,接着他略等待一会,见六道骸毫无反应,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伸手抬起他的大腿便要往外侧放下。


眼见就要成功之际,那人含含糊糊的嘟囔了两声,跟着那条好不容易移开的修长大腿毫不迟疑的横跨到了他的腰际处,不仅如此,原先挪开的条胳膊也环了上来,沢田纲吉整个人再次陷入温暖的怀抱之中,并且比刚刚的姿势更加紧密。对此他本人欲哭无泪,半天的辛苦算是白费了。


脑子里不禁闪过一个疑问,为什么自己会落入现在的状态呢?


稍早一些时候(也就是昨晚)他和六道骸陷入莫名的激情之中,躺在床上耳鬓厮磨一会之后,一起陷入梦乡,说来好像是不可思议,其实想想很正常。现在的六道骸可是灵魂体,想做一些什么那是妄想!并且他俩只要腻在一起似乎彼此警觉心就会大幅降低,很容易就会在安逸的气氛中睡在了一起。


最近六道骸确实对他越来越温柔,时不时便有亲密举动,可昨晚的激情太过莫名,出现的太过突兀,异样之感现在想来让人十分不舒服。


难道六道骸是看到了什么吗?


这么一想,沢田纲吉心里就有点不对劲了。如今的他对于六道骸的感情比起前世那种得不到丝毫回应、也无法与任何人诉说的苦涩单恋而生的感情无疑要深厚得多,这辈子他们一起创造的美好回忆有那么多,点点滴滴积攒的肥沃土地,使得那棵弱小的爱情之花得以茁壮成长,但他其实心里非常不安,总觉得彼此间的信任度其实不高,他们的关系也异常脆弱,稍不注意就会无法维系。当然他也很清楚,因为自己瞒着对方的事情有很多,可这些都是不能说的秘密。


这一刻,沢田纲吉心里无疑是迷惘的,可他毫无办法。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距离晨练的时间越来越近,沢田纲吉觉得全身都僵硬了,心情逐渐焦灼起来,思及里包恩的恐怖,顿时下定决心,直接拨开六道骸的手脚桎梏,就要起身。


刚刚撑起身体,温热的吐息迅速接近,清朗的少年声线在耳后响起,“你要去哪儿?”


“得赶紧起床,再不走里包恩不会放过我……骸,唔、”话未说完,身体猛然往下一沉,陷进柔软的床褥,双手被钳制住高举头顶,却是六道骸一个翻身将他压在身上,居高临下俯视着他,吻不由分说落了下来。


这个吻并不温柔,甚至可以说是粗暴,沢田纲吉可以感觉到嘴唇已经被咬出血,浓浓的铁锈味在口腔中晃动,顺着唾液四处流动。在双手被控制的情况下,他只能侧开头摆脱,对方分出一只手死死掐住他的下颌固定住位置,使他无法逃离。


眉头已经拧成结,沢田纲吉很不喜欢现在的状态,他也是男性,没有男人喜欢屈居人下,因为他对六道骸的爱使得他多半时候都在包容对方,却不能容忍踏过底线的践踏。他启唇刚想说话,湿滑的舌头钻了进来,带着似要夺尽呼吸的炽烈。


这是一个令人头晕目眩的吻,且都是血气方刚的少年,所以六道骸很快撩拨起恋人的兴致,伴随吻的深入两人呼吸渐粗,桎梏不知不觉放松,沢田纲吉脑热地忘记刚刚的羞恼,反搂住他便回应起来。


直到六道骸的嘴唇离开,沢田纲吉才略恢复理智,眼神复杂地看着他,一时不知说些什么。他想捂脸,自己的自制力遇到六道骸时就如同泡沫一样一戳就破,亏他还是做过相当程度的防范情色诱惑的培训,若被里包恩知道估计下场很惨。


不过,六道骸的状态很不对劲,这点从昨晚就能感觉到,只是现在可以更直观的感受。


“骸,你怎么了?”沢田纲吉凝神仔细端详,六道骸半透明的身体,比起实体化的有形幻觉,更像是幽灵的虚幻存在。他的右眼腥红如血,燃烧着靛蓝色的火焰,在一片暗淡光线里犹如幽魂之火,让他的整张面孔宛如幽夜君王一般庄严肃穆,更多的则透露出冷酷与无情。


异色双瞳凝视蜜褐色的眼瞳却像是透过它看向不知名的所在,“你是我的,纲吉君,我的……”他喃喃着说,眼神中逐渐透出浓烈的侵占意味。


这样的执着与痴狂,六道骸的异常非常明显,但沢田纲吉判断不出是哪里出了问题。毕竟对方目前不是实体,还是说轮回眼的侵蚀已经由身体转向灵魂?他还没有忘记不久之前为六道骸净化过一次轮回眼的戾气,这么快又再次爆发,不免使他担忧更甚。


不由自主,眼里就透出浓浓的担忧,在这种目光下,六道骸倏然松开他,翻身躺倒一边,一条胳膊搁在眼前,仿佛这样就能挡住那眼神。


这种情况下他怎么可能毫无心理障碍去做什么训练,再说他自觉自己目前状态相当不错,少一天训练完全不算什么,还是六道骸的事情比较重要。当然他完全没有去想大魔王对于他的缺席的想法,不敢也不愿。


“骸,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我感觉你……”


后者迅速打断他的话,“并没什么,时间不早了,纲吉君还是快些去晨练吧,不然阿尔克巴雷诺可不会放过你。”


“哈啊?你在说什么,你这样我怎么可能安心!”


来到六道骸身边,拉开他挡住眼睛的胳膊,沢田纲吉难得态度强硬,逼视对方:“我的直觉告诉我,肯定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


嘴唇动了动,六道骸定定望着沢田纲吉,“……没什么。”


“你这家伙!”沢田纲吉怒了,揪起六道骸的衣领,愤怒使他全身颤抖。“有什么事你就直说,你知道我脑子笨,你那些弯弯曲曲的心思如果你不说出来我完全不会明白!”


六道骸沈默不语。


心在长久的沉默中渐渐冷了下去,沢田纲吉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忽然松开衣襟,转身背对,低声说,“我们现在应该算是恋人吧?”


--可是,为什么并没有亲密无间的感觉,有的只有冷,从心底透出的冷与疲惫。


身后没有声息,那个人就像是消失一般,过了一会肩膀上忽然传来重压感,接着身体被紧紧搂住,如同抱着一块浮木,六道骸低语:“……我看见了。”声音里像是努力的压抑着什么,需要极力克制才不会泄露出来。


“哈啊?什么?”沢田纲吉不明所以。


“你的记忆,我看见了。”


过了好一会,沢田纲吉才反应过来,顿时大惊失色。


他的来历是他最大的依仗,也是他最大的秘密,如今,被人知道,还是他所看重的人,一时无比心虚,完全做不到不动声色,脸上阵青阵白,额头霎时布满汗珠。


现在也不用管六道骸是怎么看到的,他只想弄明白到底被看去了多少、看到了哪些内容。同时暗地庆幸,重生在一个平行世界,加上一些细节上的改变,造成人生历程和上一大有不同。


六道骸在他身后,并没有注意到他的神情,或者说他本人的情绪也很激动,暂时无力兼顾他人。将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经过简略说了说,他直接问:“纲吉君,你是不是……”


沢田纲吉吞了吞口水,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一时想不到说辞。


“留有前世的记忆?”六道骸接下来的话让他再次目瞪口呆。“就和我这只眼睛一样,只不过你是自己觉醒的。我知道世界上是有一些人,还保留着前世的记忆,或在某些情况下突然觉醒,或是天生残留,你的是不是就是那样?”他当然知道这些话里的漏洞,只是有些事情他不愿意深思,宁可将之说成是夙世记忆。


这话如同一阵清风拂过焦虑不安的内心,沢田纲吉叹了口气,本来打算顺着对方话瞎编一套说辞的想法抛诸九霄云外,同时也在警惕自己被多年黑手党生活影响自然而然产生的某些自我保护的想法,这种时候他宁可选择最傻最笨的方式,说出最真实的话。即便这是不合时宜,即便会产生不可知的后果。他不愿意彼此间的感情里掺杂着什么虚假的东西,他想要的人是那么美好,他们的感情也不需要谎言维系,若然他的坦陈使得这段感情破碎,那么如此脆弱的东西不要也罢!


他毕竟还是个年轻人,即便有着两世的记忆,实则加起来的时间也不够多,没有岁月的积淀,他还保有很多天真的想法。整理了一下思绪,保持平缓的语速,说:“骸,有一点你说的没错,那确实是我的前世。所以才有那么多认识的人,现在看起来很像是平行世界发生过的事情,不是吗?”


六道骸挑了挑眉,“目前看来确实如此。”


“说起来很像是小说的情节一样啊,哈哈,想不到有一天我也会遇到这种情况,骸,你相信吗?这是我的第二次人生,或者说,我的人生在11岁时重启了。”


六道骸神色一动,扳过沢田纲吉的身体,两人面对面,眼神交织。


看到沢田纲吉的记忆之后,纵然他极力克制,表情也无甚变化,可内心的蠢蠢欲动却不停反复,不断骚动,而后他就看到这个时空的六道骸对他的纲吉君的轻薄,当时他就想发作,可处于时空规则的限制,他无法和‘另一个自己’面对面的交流,只能隐忍下来。心里堵着一口气的他赌气似的要给他的纲吉君消消毒,之后,情绪就有点失控。他不知自己为何会突然如此的不受控制,事情太过离奇,偏偏接踵而至,当然也可能是他被轮回眼侵蚀,幸运的是他们后来睡着了,可醒来之后理智并没有完全恢复,他还是将本打断永存心底的疑惑问了出来。


话出口后,他才知道,其实他很介意,非常非常介意。可若让他因此远离沢田纲吉,做不到,他已经无法离开他。于是,越发想要了解实情。


一颗眼泪自眼角滑落,莫名的,沢田纲吉哭了出来。漂亮的蜜褐色眼瞳波光流动,晃荡起一片水云,那些隐藏在心底的尘封往事,无处可宣泄的负面情绪,伴随着泪水,连珠儿滚落。


弯起的唇角和悲伤的眼神形成鲜明对比,六道骸顿时就慌了,无所谓的表情瞬间崩塌,思考也变得零散,慌慌张张托起少年的脸,想也不想就说:“纲吉君,别这样、你别哭了……我、我不问了!”


沢田纲吉的反应出于意料,而他自己的心已经做出了明确的选择。


在六道骸心里,沢田纲吉有很多面,心胸宽和、可爱软萌却有着一颗极其坚韧的心,面对种种困难和危机从不退缩,至少自他们相识以来,他未曾见过那个少年毫不掩饰的痛哭流涕,这还是第一次。震惊之余,虽是灵魂体,他也感到心脏一阵刺痛,锥心蚀骨。


沢田纲吉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面对恋人的安慰,也许是因为明白六道骸对自己的在意,知道眼前这人怜惜自己的伤痛,他反而哭得更厉害了。


六道骸是个面冷心硬的人,至少对于不相干的人是如此,至少从艾斯托拉涅欧实验室杀出一条血路出来时,他认为自己就是这种人。此后数年间,覆灭黑手党家族无数的战绩也从侧面印证了这一点,可此刻,面对心上人的眼泪,他终于发现这种时候他的心软的一塌糊涂,也慌张地毫无办法。本该觉得讨厌的眼泪,那种软弱的情绪,不仅不觉得厌烦和困扰,反而觉得彼此间更加靠近的喜悦。


目光缠绵地落在怀中人身上,一阵暖意从心里涌出,抚慰了从昨至今,恍然之后焦躁不安的心情。


「这个人是如此需要自己,如同自己需要他一样。」


是的,此时此刻,这叫做沢田纲吉的珍宝,彻彻底底为他袒露出一切,没有一丝遮掩。


温柔的舔去沢田纲吉眼角的泪珠,六道骸刚想说些什么安慰他,房门突然间重重打在墙壁上,发出一声巨响,随着走廊上明亮的光线瞬间涌入,一个娇小的婴儿走了进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脚踹向还躺在床上“犯懒”的弟子。


六道骸抱着沢田纲吉就势一滚,落到地板上,躲开了这一击突袭,噗噗噗,子弹从头顶掠过,到处乱飞,钻入房间的地板、墙壁,没有一发落到沢田纲吉身上。


“哟,很有胆量嘛,是不是打算凭这身手就不去参加训练了?”里包恩冷笑着,目光淡漠,眉头微蹙,手上毫不容情继续射击。


“诶诶?”刚刚回神,心神不定的沢田纲吉若不是六道骸带着他左突右冲,扭转身体,必然会被子弹击中。“里……里包恩,你在……呃啊,好险!”当然,这个时空的其他人是无法看到六道骸的身形,只会稍微觉得沢田纲吉的动作有点怪异,而不会怀疑其他。


“我也不是不通人情,昨天和云雀恭弥的对战,你辛苦了。”忽然停手,里包恩压了压帽檐,“想必你也有了一定提高,接下来的时间内,仍然由他和对战,你的任务则是尽快熟悉新武器Ver·V·R的使用和常见匣武器的应对。对了,你那一招也需要多多练习。”


一把抹去额前汗珠,沢田纲吉极其哀怨的盯着自家老师,难道这就是大魔王的目的?


这种时候六道骸异常合作地继续来到这个时空后养成的习惯,从背后环抱着他的恋人,目前为止他还没有找到帮助他的办法,不过已经有些头绪,也许不久之后就能实现这一目的。


里包恩不怀好意的笑了笑,“明天要还是这么迟,就不是为师我这么温柔的叫你起床,而是云雀恭弥来喊你……”边说着走出房间。“来吃早餐吧。”


好狠啊,里包恩!如果是云雀学长来叫自己起床,肯定是连早饭也没得吃,直接开打,直到他满意为止……


想到这里,沢田纲吉打了个寒战,跟着自家魔鬼老师走出首领卧室。


※※※


作者菌的话:最近在想一个问题,一个人想要从未拥有过的东西,是不是就要去做从未做过的事情来作为交换才能得到那样事物呢?对于本文中的六道骸来说,沢田纲吉就是那样的、非常想要,却舍不得毁坏的事物,所以,他会改变,会忍让。其实感情也是如此,需要双方都做出让步,互相磨合,才能最终成型的爱情,才会恒久。而对于纲吉君来说,也是同样如此,如果不付出、如果不能彼此坦荡,他们的感情就是空中阁楼。


叽歪了2章终于要继续剧情啦~


评论 ( 16 )
热度 ( 15 )

© 云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