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骸纲】身沐长风 番外 旧梦之三

旧梦之三


“库洛姆,你在哪?”暗中幽幽传来的心灵感应唬了正在胡思乱想的库洛姆一跳,略一犹豫间,对方的声音再次传来。“狄来亚饭店附近发生了黑帮火并,你没遇到危险吧?”


“……骸大人,我、我遇到了Boss,现在正跟他在一起。”库洛姆踌躇着,还是将和沢田纲吉的意外相遇如实道来。


那一头沉默了一会,略带嘲讽的笑声传来,“这么说,彭格列就劫持了你的车,把你给绑架了?他可真有长进!”


库洛姆忙辩解道:“Boss他没有劫持我,是我自己要帮他!骸大人,你不知道Boss他打算一个人去清剿一个家族的总部,这件事太危险了,虽然他是被誉为‘地上最强的男人’也还是需要同伴的支援!我们以前毕竟是同伴……”


“你在哪?”


库洛姆大喜,知道骸大人有此一问就是有意要帮忙,若是他的话,必然比她能够做到的最大程度还要好,能够给予的帮助也更大,连忙报出地址。


“彭格列已经进去了吗?”


“刚刚进去,目前为止还没有听到枪声,也没发现孔蒂家族成员有集结现象。”


“好,我可爱的库洛姆,放松身心吧,我过来了。”


库洛姆精神一振,依言而行,淡淡的白雾包围了身材窈窕的她,雾气散去,跑车里的年轻女性已然不见。出现在座位上的是一个脑后一簇宛如凤梨叶子,却束着散发靛蓝光晕的深色调长马尾,发型怪异的年轻男人,他有着极为俊美的脸蛋,穿着一身休闲装,慵懒的表情在打开车门,手中出现一把黑柄银戟长兵刃之后骤然转变,那双红蓝异色的双瞳透出的冷漠无情令人心惊,炼狱中的恶鬼也不过如此。


“クフフ,彭格列,黑手党真是让人恶心,说好放我们离开,结果还是要和你们纠缠不清,还是会被你利用。”望着逐渐混乱起来的别墅群,六道骸冷冷的说,不知是对自己还是对某个不在场的人。


“只此一次,没有下一次。”


沢田纲吉并不知道他曾经的雾守,在黑手党中声名狼藉的六道骸在库洛姆的请求下来帮他,就算知道他也只能苦笑,他们之间的鸿沟永远无法跨越,这么做只会让他又多了一份人情债。对于如今的他来说,巴不得和他们一点关系也没有,即便、即便心脏一直都在发出撕裂般的疼痛,一直不断的流淌着鲜血。


孔蒂家族的总部是一座座连接在一起的别墅群,坐落于城郊的橘子林边,四周星散许多小建筑物拱卫着中间最大的那间别墅,那栋华贵的别墅之前有着广场般大小的花园,种植很多美丽的花卉,还有典雅的喷泉,最外围则是一排修剪整齐的灌木丛。从外表看来,更像是一座美丽的度假村,谁能想到会是一个黑手党家族的总部?


沢田纲吉来得太过突然,而狄来亚饭店那边的消息由于孔蒂家族的成员全灭,并未传回,对方本部还没出现三步一岗,七步一哨的严阵以待状态,甚至连巡逻的岗哨都没有,不过基本的暗哨还是有的。


扫视一圈,大致看出暗哨所在,没有负担、孤身一人的沢田纲吉举着手枪,加速冲进灌木丛,他枪法不能说百发百中,但速度奇快,在暗桩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他干掉两个,可还是有一个按下了警报,顿时刺耳的警报响彻别墅群。


既然悄悄潜入的计划无法实行,沢田纲吉立即改变计划。


孔蒂家族留驻本部的一些成员,在一名干部的带领下,拿着各种枪械冲出来,意图消灭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这些人都经过相当程度的训练,身手矫健,见他一人,也没有采取包围战法,而是使用分散的战术,向四周花园空地跑动散开。这也是吃了亏,一开始他们是采用最常见的围堵方式,但被沢田纲吉双手持枪,不停射击之下,一下倒下好几个人,他们又不是傻子,当即改变战法,从两边运动包抄,边打边退,保持距离,试图从各个方位射击,想要在远处击毙他。他们人数众多,加起来起码有十五六个,其中至少有五名用枪高手,只要距离与战术都得当,足以拖住沢田纲吉,等待集结好的精锐部队前来。


这些人穿着同样的制服,一眼看去几乎一模一样,无法分辨谁是普通人谁是好手,但沢田纲吉有着超卓的直觉,在他眼里,孔蒂家族的好手就像是暗夜里的明灯一样显眼。好手的威胁度更高,沢田纲吉暂时不去管十来个身手普通的人,专注心神对付五名好手,只有他们有机会威胁到他的安全。


沢田纲吉是高手,可他又不是有不死身,被子弹打中,一样会受伤,如果被打中要害,一样也会死。好在他速度极快,别人几乎抓不住他的影子,对方坚持不与他接近,只在远处射击,只要他冲上前,他们必然急速抽身后退,拉开距离,与他缠斗,拖延时间。他们认为这样,一方面可以消耗沢田纲吉的体力,另一方面也能为其他同伴获得包抄沢田纲吉后方的时间,还能拖延时间等来主力支援合围。


他们不清楚来者何人,没有情报来源之下,只能使用拖延战术,当然正在本部的孔蒂家族的首领也不是笨蛋,能够这么快作出反应派人来“捣乱”的是彭格列家族的人可能性极高。在意图刺杀教父之时,孔蒂家族首领就有过被报复的设想,现在事到临头他也不惧。可来人利落的身手还是给他深刻印象,应该说不愧是有着几百年历史的老牌家族吗?底蕴果然深厚。据说,支撑着彭格列家族持续至今的还有着神奇的力量,只是不知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是超能力吗?


孔蒂家族的首领敲了敲桌子,对坐在一边的几人说:“那边到现在还没有消息传来,却有人想要潜进来,看这情形,应该是狄来亚饭店那边的伏击失败了,接下来,我们可能就要面对教父的雷霆一怒,诸君有什么看法吗?”


“首领,你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


“按照交易,你支付了代价,我们就会帮你。”


“那么,先干掉入侵者吧。”


“是!”


“好。”


看了一眼落地窗外依旧骚动的花园,孔蒂家族的首领冷笑,心想彭格列家族还真是自大呢,一个人能做什么?你们有特殊人类,我们也有!


到目前为止,沢田纲吉都没进入超死气模式,如果使用死气炎作战,他必须在极短时间内干掉在场所有人,否则现今的体力不足以支持连续作战的需要,而孔蒂家族的本部占地颇大,要杀光孔蒂家族的成员,短时间内基本没可能清剿全部敌人,还不如先搞大点,惹来敌方的围攻,再一举消灭。


生死搏杀,有一点细微的误判,一旦被对手抓住,狂攻猛打之下,必败无疑,沢田纲吉目前只得一人更是万分小心,这么多年来的一场场战斗令他战斗经验丰富无比,有着仿佛作弊器一样的超直感帮助,捕获战机更是他的强项。


他连续数次在花园里绕着圈子,不断牵制对方的视线,来回纵横,麻痹对手,给对方造成一种他是被他们牵制到疲于奔命的心理错觉,让他们以为以他的高速行动应当已经被累得不行,很快便要被拖垮。


沢田纲吉从不小看对手,他只是在等待一个时机,这一段时间绕下来,双方之间的距离已经稳固,当他又一次以对方好手的预判速度逼近其中一人时,那人当即远远逃开,保持安全距离,而此时,沢田纲吉突然折返,速度瞬间爆增,宛如一道利剑刺向配合着逃开那人攻击自己的另一个孔蒂家族的好手。


高速运动中,除非是里包恩那种全武器精通且枪械专精的最强杀手,其他人根本无法做到击中对手,沢田纲吉做不到,对手面对他暴增的速度更加做不到。


一颗颗子弹落在空处,那人瞥见急速而来的沢田纲吉的残影,微微一怔,还没到达预定已经熟悉的距离位置,想要转身跑开,却已经来不及了!


沢田纲吉风一般掠过,手中换了武器,一把寒光闪烁的匕首横在手中,一片喷洒的血色涌泉里,那人的人头冲天而起,旋转抛飞,在他仅存的意识里,还能感知到入侵者的残影化为一道黑线般没有丝毫停顿,笔直冲向在他身后另一个家族好手。


他是沢田纲吉的第二个目标,花费了时间布局,就是为了此刻的收获!那些人没想到沢田纲吉能够在突然之间爆发更快的速度,简直超越了人类能达到的极限,更没想到他杀死一人居然速度丝毫未减,眨眼之间,便从他身边掠过,又一颗脑袋高高飞起。


沢田纲吉的身体就像是随时都能断电的电池,他不得不充分想好每一步,更要备下许多预案,否则等待他的就是无法挽回的结局。


这时,他停了一下,举起手枪,朝着另一边连续射击。他的身体需要休息,否则支持不住接下来的战斗,他的表现让孔蒂家族的人惊疑不定,碍于之前两人的惨死,对于他无以为继的样子只能无视,没有一个人敢于上前一试。


沢田纲吉冷笑一声,再次加速,追上速度最慢的一人,而另两个好手早就远远逃开。脚尖在地面上一蹬,身形晃动间,第三个人头飞起,避开血液喷洒,冲向下一个目标。第四个、第五个,凄厉惨叫之声接二连三地响起,随着好手们纷纷殒命,剩下的人再也没有任何勇气对抗眼前宛如地狱中的魔鬼一样的青年,大喊着上帝、魔鬼,疯狂后撤,拼命逃跑。


沢田纲吉没有去追击他们,反而转过身,望向来处。


“……骸君,你怎么来了?”这样说着,沢田纲吉却明白,对方会出现在此,必然是库洛姆的请求,那个可爱的女孩不愧是六道骸心目中最重要存在呢!


“クフフ,来看看教父亲自动手剿灭黑手党啊。”六道骸视线在满地尸身上扫过,接着便落在眼前身材瘦削的青年身上。相比上一次见面,他又瘦了一些,胸前解开的风纪扣可以清楚看到深深凹下去的锁骨,曾经清澈无比的眼眸里闪烁着的光彩变成了冰冷的锋芒。他忽然惆怅起来,彭格列也变了,也是呢,这世界上谁不会改变?不能适应者便会被淘汰,如果彭格列依然故我,不仅是他自己,他看重的那些蠢货想必也早已不知埋骨在哪了。


这个人不再是沢田纲吉,而是高踞王座,于黑暗中操纵光明的教父。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个人的变化,对此也没有人比他有更复杂的想法。他憎恨黑手党,从未改变,可这个人是沢田纲吉,是那个曾经说着如果彭格列不符合心意就要改变甚或毁灭的天真家伙,就像是黑暗中不肯熄灭的渺小火苗,有着照亮整片黑夜的决心,可他也变了,败在现实之下。他想杀掉他,可从没行动,想夺取他的身体,但不曾得手。他只能告诉自己:他还不是他的对手,总会有机会达成目的,在此之前不妨让对方放松紧惕。


年轻的教父往日清润的声音淡漠得毫无感情,“回去吧,这不是属于你的事情。”


“クフフ,你以为你是谁?少命令我,我是来杀黑手党的,让肮脏的黑手党少上几个的事情,我很乐意去做。”


“骸君……”沢田纲吉了解这个人,也明白自己的话对他毫无作用,强行克制住因其突然出现而激荡不已的情绪,表现出心如止水的样子。叹了口气,他不再废话,脚尖弹起,一路杀向孔蒂家族总部的住宅,远远传来一句。“随便你。”


此时,狄来亚饭店乱成一团,大量警车将这间高级饭店围得水泄不通,一道道警戒线被紧急拉起,各种警察探员来来往往,繁忙记录目击者证词,警用呼叫声响个不停。


枪击案,在整个国家都是特大新闻,饭店外早早便布满了闻讯而来行动甚至比警方更为迅捷的记者。他们围堵警方现场最高长官,追问案件背景与缘由,相互推搡拥挤,像是嗅到了肉味的狼群。


就在这种混乱的情况下,一个头上戴着古怪青蛙头套的绿发少年施施然走进了饭店,没有任何人对于他的打扮感到奇怪,甚至,没有人为其旁若无人的姿态觉出异常。


“啊,麻烦死了,Boss真是太过分了,老大也是,让Me连续奔驰几百公里赶到现场,简直是虐待童工!”说得痛心疾首,少年脸上一丝变化也没有。


“不过,Boss出手不凡,可累死属下了。Me要求涨薪,要求奖金!”


※※※


作者菌的话:居然又拖戏了,咳咳,只好再写一章。


评论 ( 20 )
热度 ( 11 )

© 云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