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岸

本命骸纲
新欢伞修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更新随缘

【骸纲】身沐长风 番外 旧梦之二

旧梦之二

 

超速滑翔飞到对面楼里,干掉了孔蒂家族的狙击手,这伙刺客为了伏击沢田纲吉已经清过场,整层楼除了他们并无其他无关人士,饭店的服务人员也一早被“请”到别处,省得他打晕目击者的事儿。沢田纲吉熄灭死气炎,他如今的体力逐渐衰弱,能省则省,毕竟等下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他行事自有原则,该杀的他会杀,不该杀的他也不会乱杀,今天这场遭遇战,他出手狠辣是有原因的,他需要震慑住当时在一边偷窥的梅雅丝家族的成员,防止他们趁机做点什么。这件事估计就是那些不安份的家伙在暗中捣鬼,但他们可能也没料想到孔蒂家族的人来得如此突然、行事如此莽撞,更没想到彭格列的反击如此毅然决然、完全没为东道主梅雅丝家族的立场考虑过。

 

这个时代早已不是黑手党横行的暴徒时代,大张旗鼓的火并,只会激怒官方,给各方都带来大麻烦。

 

好在,沢田纲吉已经做了一些防备,销毁了尸体,带走了被牵连的目击者,至于监控录像的事,到时候让巴里安的弗兰出面收尾就能解决,作为彭格列十代首领的他是不可能会因涉嫌杀人而遭到通缉和逮捕的。谁也不知道进去之后还能不能出来,毕竟他手上可不干净。

 

乘坐电梯下到地下停车场,沢田纲吉四下环视一周,发现停着不少名车。正要行动,这时,迎面驶来一辆红色高级跑车。他眼神一动,嗖地一声冲上去,车内发出一声尖叫,紧急刹车,车身堪堪擦过他的身体,在一边险险停住。

 

沢田纲吉掏出一把手枪在暗色的玻璃窗上敲了敲,甩甩枪口,示意里面的人立即打开车门。

 

地下停车场里车很多,但他一没有钥匙,二不会开锁技能,一辆车都开不走。此时距离彭格列一行人的离开不过刚过去几分钟,他若是全速飞行肯定能跟上队伍,但他本来就没打算带上他们一起去孔蒂家族的老巢,并且想在路上稍微恢复点体力,开车去是最佳选择。现在既然没有车钥匙,那就劫持一辆,他赶时间,自然是选择车速越快的越好!

 

跑车里面没有动静,也不打开车门,沢田纲吉拧了拧眉,不耐等待,直接一拳砸碎车窗玻璃,从里面打开车门,挤了进去,又将车主用枪指着推到副驾驶的位置。

 

“Boss。”正在手忙脚乱打算开走跑车的沢田纲吉,突然听到车主惊讶万分地喊了一句。

 

沢田纲吉这才抽空看了对方一眼,差点没愣住:“怎么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被枪顶住脑袋的车主从外表上看,是一个毫无威胁力的年轻女性,相貌秀美,穿着白色的小礼服,有着一头绚丽的紫色中长发,唯一不和谐的地方、或者说令人惋惜的是她的右眼用一个眼罩罩住,居然是个独眼龙。这一点令她的美丽大打折扣,不过,也正因如此气质柔弱的她多了几分难以言说的妖艳。

 

“库洛姆……”竟然是彭格列曾经的雾守之一,库洛姆·髑髅,她既然在这里,那么,他也在附近吗?沢田纲吉不由自主四下张望,旋即控制住有些失控的情绪,心底暗暗嘲笑自己,他还有什么可指望呢?现在的自己不就是他最恨的那种人吗?

 

“Boss,”库洛姆白皙的脸颊上飘起两朵红晕,结结巴巴地解释:“哦,我和骸大人约好在这附近见面……”

 

“库洛姆,你已经不是彭格列的人了,我本不该问你这些事的。”沢田纲吉打断她的话,居然劫持到熟人头上,也是一件囧事,但现在也不好再浪费时间去换车。“很抱歉,还弄坏了你的车,不过,我现在需要它去做一件事。”

 

“没关系的,Boss,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了,多谢你的好意,这是彭格列的事情,库洛姆你现在已经离开了黑手党的世界,别再管这些事了。”沢田纲吉摇摇头,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对着库洛姆轻柔的笑了笑。“你不是要和骸汇合吗?这便去吧。”好不容易和他这个黑手党教父撇清关系,当然不能再次牵连进里世界的肮脏事,自从六道骸和黑曜那几个人离开彭格列之后,他曾派人调查过,确实没有他们的消息,而黑手党的纷争也没有他们出手的迹象,想来是厌倦了争斗不休的生活,在世界上某一处平静生活了吧,每当他想到这里总会有些欣慰,觉得他所做的一切还有意义。今天,和库洛姆意外的重逢,沢田纲吉心里当然很高兴,却没空细谈近况,不能不说是个遗憾。

 

“真的不需要吗,Boss?”

 

“……倒档在哪里?”沢田纲吉车技不太好,因为他开车的时候很少,出门都有司机随行,现在轮到自己动手有些手忙脚乱。他得快些离开狄来亚饭店,距离歼灭孔蒂家族精锐部队已经过去十来分钟,虽然汉弗莱他们带走了直接目击者,但之前的枪战必然惊动了饭店的保安,估计已经通知了警察局,枪击案放在哪个国家都是引起轰动的大事,大批警察的到来大约也不远了。

 

“还是我来吧。”库洛姆白皙的手搭在方向盘上。

 

看了一眼库洛姆,沢田纲吉收起枪,两人交换了位置。他从口袋掏出一个纸条,这是汉弗莱怕他记不住孔蒂家族总部的地址特意写给他的便条,递给库洛姆,“麻烦你了,我现在很急,有没有地图?帮我按照这个地址,找到一条最近的路!”

 

好几年的黑手党生涯,让库洛姆面对紧急事件完全不同于一般女性的恐惧与不知所措,她也没有询问沢田纲吉具体原因,镇定自若的接过纸条,一手启动车辆,一手拿出手机,打开GPS,熟练地翻找地图,不一会找到地点,放在一边开始专心开车,她的技术比沢田纲吉可靠多了,跑车飞一般地冲出地下停车场,驶入大街。

 

“库洛姆,一会你在地址附近放我下来,然后你就走吧。”顿了一下,沢田纲吉接着说,“抱歉,耽搁你和骸的约会了。”

 

奇怪的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年轻教父,库洛姆辩解:“不是约会……”她和骸大人不是那种关系,为什么别人都不信呢?别的人也就罢了,她也懒得解释,Boss的话她并不想令他有所误会。

 

沢田纲吉却没注意,掏出手机打给汉弗莱:“我正在前往孔蒂家族总部的路上,2个小时后,你派人去做事后清理工作,记得动作要快。”现在守护者都不在总部,只能让机要秘书给他安排人手善后。

 

不容汉弗莱再次劝阻他的孤身犯险,迅速挂断,再拨给巴里安的雾守:“弗兰,立即动身前往狄来亚饭店,将我与孔蒂家族精锐部队的监控录像修改。注意,如果警察发现不对,可以修改记忆……”

 

最后一通电话打给自己不知在世界哪个角落度假的家庭教师:“……情况就是这样,里包恩,请帮我调查一下孔蒂家族的关系网,务必不要有遗漏,拜托了。”

 

所有电话打完后,汽车已经开过好几个路口。沢田纲吉半靠在车门边,眼睛望着窗外不断飞速后退的景色,双手却没休息,熟练的将身上的枪支取出更换弹夹,虽然他的主要作战方式是使用死气炎战斗,不过这么多年的练习下来枪法也相当不错,枪械有时候作为辅助攻击会有意外的效果。

 

库洛姆偷偷瞥了一眼身边的青年,她至今还无法忘记很多年前他们初次见面时,她亲吻对方的面颊他瞬间爆红了脸的青涩。当时的她大约永远无法相信,现在的他会成为一个谁也看不透那层完美无瑕面具下真实心情的人,谁能相信呢,当年温柔的少年会成为一个动辄灭人满门的黑手党教父!这种改变让人痛心,不过,她总觉得他有些地方完全没有改变,这种不可思议的坚信到底从何而来呢?

 

狄来亚饭店二楼的战斗非常迅速,只有几分钟就结束了,但一开始的那一轮枪战造成的响动可不小,饭店高层迅速报警。不过,警察系统做出反应需要时间,封锁现场,因为没有没有尸体,调查分析事件原因的时间需要更多,没有几个小时根本反应不过来全城拦截。

 

当狄来亚饭店警声大作时,库洛姆已经按照导航驶出了城区,来到郊外孔蒂家族总部附近。

 

见沢田纲吉还在检查枪支,库洛姆即便在黑手党中混迹多年,也曾亲身战斗过,还是感到阵阵紧张,为对方近乎鲁莽的单枪匹马的行动而担忧!通过他一连串的行为,以及落入耳中的只字片语,库洛姆完全能够想象得到他将要做些什么,即将面临什么!

 

“Boss,你一个人能行吗?其他人呢?”

 

“库洛姆,这是属于我的事,你不要多管。……走吧,骸还在等你。”塞好一支支手枪,沢田纲吉跳下车,转头对着库洛姆交代。略一沉吟,笑了一下才说:“其实,你完全不必称呼我Boss,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再见。”以他现在虚弱的身体,虽然有着一路上的休息,其实还是有着一些危险因素存在,他当然知道如果有着库洛姆的协助对于战斗有多少好处,但,库洛姆已经脱离了黑手党,他不能再连累她!

 

咬了咬下唇,库洛姆说:“Boss,不管怎么说,我在这里等你回来,一起走!”

 

沢田纲吉很了解库洛姆有多么倔强,苦笑着摇摇头,凝视那只明丽的紫色眼瞳,“……回去吧,不要管我、我这个黑手党的事,骸会不高兴的,你不想他对你不满吧?”

 

库洛姆没有说话,显然是打定主意。

 

“自己注意安全。”沢田纲吉叹了口气,觉得自己今天劫车是最大的败笔,但他没有时间再多想,拿着一把枪,拉起枪栓,向着孔蒂家族的总部而去。


评论(14)
热度(4)
©云岸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