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岸

本命骸纲
新欢伞修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更新随缘

【骸纲】身沐长风 番外 旧梦之一

旧梦之一 

    

本文是《身沐长风》前世的故事


时间线为前世,纲吉君23岁左右,这时六道骸已经离开彭格列家族


人物OOC,不喜勿入


如果能够接受,再往下看吧


※※※


这一次和梅雅丝家族的会谈顺利结束,沢田纲吉一行人离开会谈地点狄来亚饭店的专用会议厅,走向电梯。


机要秘书汉弗莱一边整理资料一边说:“想不到这次梅雅丝家族居然退让了,此前他们态度一直都很强硬,我还以为这一次要扯皮很久,Boss您亲自出马对方果然就软了下来。”


年轻的教父却皱起了眉头,原本这件事也不用他亲自前来,但守护者们最近都被各种事情绊住,而梅雅丝家族的事情也到了不能再拖的地步,最终还是由他出面解决。不知为何,却有些不好的预感。


他深吸了一口气,自从决定担起这付重任时,他就知道自己再也不能逃避沾染鲜血的事,实际上为了活下去,他已经背负很多条人命。这在几年前他还无法想象到,也就这一段时光里,自己会变那么多。


等待电梯的时间,沢田纲吉掏出手机准备联系驻留总部的助手,却在这个时候,电梯的门打开了。只见十来个穿着黑西装的高壮男人站在电梯间内,在看到彭格列几人时,一瞬间他们冰冷沉肃的脸庞上满是愕然与惊讶!


机要秘书汉弗莱也很震惊,但他立刻将资料塞给身边的助手,拔出枪械,护在自家首领身前,“Boss,他们是孔蒂家族的精锐部队!”随即,跟随着沢田纲吉的一行人,纷纷拔枪。


哗啦啦!


错愕之后,对方的反应也不慢,电梯间内外,一片拔枪的声音。


突然的遭遇,对双方而言都没有准备好。沢田纲吉如今身体虚弱,若不是这次实在没法推脱,他也不会离开总部,此次他的随行人员也并不都是战斗人员,除他之外都只能算是普通人里的精英,与高手对战时毫无作用,只能当炮灰;而孔蒂家族的人则是刚刚收到彭格列十世在狄来亚饭店会见梅雅丝家族的消息。实际上,这条消息也是梅雅丝家族的人透露出来的,他们对彭格列的强势十分不满,自家利益在战败后被吞并很多,却又没胆子再启战端,没办法已经被教训得没了脾气,不过背后搞点小动作,能给彭格列添堵他们也不会放过。


猝不及防的遭遇战,在热闹的狄来亚饭店的二楼打响,对三方来说都不是好事,里世界的各种冲突在暴徒时代结束之后已经默认的转为地下,这是黑手党之间的默契,一方面为了避开公众,引起大骚动,另一方面更是为了避免引起当局的注意。以一己之力对抗国家机器何其愚蠢,强大如最强家族彭格列也不会想暴露在当局眼光之下,如果被其盯上,在强大的国家机器下,全部都得粉身碎骨!


里世界,毕竟还是属于黑暗的,不能存在于阳光之下,即便强者众多,财富惊人,权势人脉广阔,然而若是过于嚣张行事,被当局盯上,动用军队围剿,终究还是会玩完!那些先进的武器与大规模士兵,可不是闹着玩的!


因而,沢田纲吉不想在这里打,孔蒂家族的人也不想,造成这一切的梅雅丝家族现在则是肠子都悔青了。


可当前的情况是,谁也不知对方所想,沢田纲吉不知道孔蒂家族的人会不会铤而走险,会不会马上大开杀戒,他们动作如此迅速,一早就把枪都掏了出来,稍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己方的人下场可就会成为筛子一般的马蜂窝,如何能拿同伴的性命冒险?


对于孔蒂家族的人来说,也是同样的情况,他们更不清楚沢田纲吉的为人和行事作风,只知道上头命令就是要干掉彭格列十世,若不动手回去也是一个死字,何况,他们收集来的情报也都清楚表明这位教父阁下也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否则怎么能以这么年轻的年纪就坐稳王座许多年?谁也不愿拿自己宝贵的性命去冒险!


种种猜测、太多怀疑、先下手为强、稍有犹豫便有可能会死……繁杂的思维混合起来,其结果就是孔蒂家族的人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而沢田纲吉瞬间进入超死气模式。


“趴下!”


他的动作虽快,也只来得及将身前的机要秘书汉弗莱扑倒在地,紧接着枪声便乒乒乓乓地交织响起。


狄来亚饭店是一家高级饭店,名为饭店,实则还兼具住宿功能,占地广阔,风景优美,平时往来的不是富豪就是政要,就连饭店的服务人员都以在此工作而感到自豪。此时,本在饭店二楼闲逛游玩的人们都吓呆住,对他们来说,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太突然,刚刚还是歌舞升平的世界,一眨眼间,便成了满是腥风血雨的黑帮火拼。


尤其是那几个跟着彭格列一行人打算一同乘坐电梯前往地下停车场的人,原本说说笑笑,此时就像被魔法定住一般,站在原地不能动弹,当然他们就算没被吓到也不会有沢田纲吉属下那般敏捷的反应,在“趴下”与枪声都响起后,他们仍旧呆如木鸡,一动不动。


“啧!”回头看了一眼,沢田纲吉迅快起身,挥舞冒火的拳头挡在那几人和孔蒂家族精锐部队之间,可他动作再快也慢了一步,只来得及挡下大部分射过来的子弹。下一刻,最左边的年轻女人,和最右边的一个中年男人,因为距离沢田纲吉位置稍远,当即各自身体中弹,数量不明,具体部位也没时间去查看,只能听到两声刺耳的惨叫。


被惨叫惊醒,另外几人这才反应过来,急忙抱着脑袋,就地蹲下,身上和挂着名画的墙壁上,溅落流淌着大片的血液,倒下抽搐的男女身下的地毯吸饱了鲜血,在翻滚间吱吱作响。


沢田纲吉迈开步子,急冲向前,火焰闪烁之间,擦过一只只手枪。金橙色的大空之火带着炽烈的温度,宛如最锋利的宝剑,具有削铁如泥的属性,孔蒂家族的精锐部队并非特殊人类,虽然具有强健的身躯和先进的武器,在沢田纲吉高纯度的火焰之前,一只只手腕在瞬间化为飞灰带着融成铁块的手枪掉落下来,就像是他们集体突然松手一般纷纷坠落。


孔蒂家族的精锐部队在同一时间惨呼出声,剧痛迫使他们捂住剩下的一截残臂疾速后退,只有个别凶悍者,竟能忍住痛楚和恐惧,用剩下的一只手掏出备用的手枪,继续攻击。


但沢田纲吉不会再给他们机会,脚尖在墙壁上轻轻一点,身形电转,如箭般飞出,人在半空中,拳头再次砸了过去!事态紧急,他的攻击简单粗暴,效果在Lv.3觉醒之火的加持下,更加犀利。


接触到火焰的皮肉发出焦臭味,人头一个接一个在瞬间气化,心脏压出的血液,从脖子断口处噗嗤喷洒,不过,很快就被残留的温度烤焦干枯,无头身躯摇晃几下,带着烤干烤脆的皮肉纷飞洒落,栽倒在铺着名贵地毯的地面上。


沢田纲吉这一番动作实在太快,他的属下不敢开枪配合,谁知道会不会不小心打到自家首领身上?果然,没有他们,十代首领干脆利落的全歼对方。


先前还在为同伴被子弹射中而惊慌的无辜被牵连人士,此刻,突然惊恐地发现,眼前的世界还是他们所知的正常的世界吗?


一只只手与手枪诡异的化灰和变成铁块,一个个人头莫名其妙地消失,没有经过特殊训练的他们看不到死气炎的存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除了恐惧震惊,还是恐惧震惊。


呯!


又一声枪声响起,来自对面四五十米开外的另一栋楼。


“Boss,小心狙击手!”机要秘书汉弗莱提醒道。


一发子弹对沢田纲吉造成不了实质性的威胁,但当他准备冲过去,解决掉对方的时候,对面楼层的窗户后面又出现了四五把狙击步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他以及他身后的那些人。


沢田纲吉当即落地,他不想把本来就很糟的事情弄得更加没法收拾,现在这样还算能算是枪击案,麻烦是麻烦了一点,还是能糊弄过去。如果使用X-BURNER固然能够一举消灭敌方,可谁知道那栋楼里面有没有无关人士?到时候死的就不是眼前这点儿人了,想压也压不下去,他不是什么好人,却也不愿意手上沾满无辜人士的血!里世界的悲剧,没必要用表世界人的鲜血来祭祀。


“汉弗莱,你们几个拉着他们进去电梯间。”被尸体挡着,并未合上的电梯门是他们此时破局的最佳办法。沢田纲吉反手接住呼啸射来的几颗子弹,飞快扫了一眼身边的人,拉住一个仍旧在瑟瑟发抖的年轻女人丢给汉弗莱,让他们先进去。


“Boss,你要小心!”


“你们先走。”


等待属下将无关人士拖进电梯间,他一拳一个,觉醒之火附着在一具具尸体上,炽烈燃烧,几乎眨眼间就将尸体焚成灰烬。接着,一个箭步冲进电梯间,在缓缓闭合的电梯门内可以看到对面的敌人收回了枪……


能出现在这里与沢田纲吉对战的人,即便不是顶尖的杀手,也是十分突出的精英,己方人马的失利并没有使他们灰心,不屈不挠继续着任务。


孔蒂家族看样子是有备而来,沢田纲吉稍微一想就知道,他们应当派遣了很多人在狄来亚饭店附近监视,等待自己等人从饭店出来,合围击杀。


却没想到突如其来的遭遇战,打乱了他们的计划,仓促之间反被沢田纲吉将突击部队一举歼灭!


孔蒂家族是彭格列最近打算消灭的一个家族,他们的很多行动已经深深触怒了教父,一再试探他的底线,只是这段时间沢田纲吉忙于别的事情,一时没空搭理,现在既然对方先动手,他也不会手下留情。


“汉弗莱,孔蒂家族的老巢在哪里?”


称职的机要秘书略一思索,便说了一个地址,接着他脸色一变,拉住首领的手臂,试图阻止:“Boss,你是要……?”


“对,你等下带着他们离开到安全的地方去,这里不安全。”这些年来,沢田纲吉已经养成了事先做好各种预防备案的习惯,黑手党首领的生活可不是只有风光,种种错综复杂的关系,蛋糕的分配问题总会引起莫名的纷争,刺杀、伏击对他来说不过是家常便饭,他必须、也不得不多做各种备案预防计划外事件发生。


和孔蒂家族派来的人在狄来亚饭店火拼毫无意义,大规模火拼,又死了这么多人,放在哪个国家都是很大的恶性事件,政府不可能坐视不理,想必,很快这里就会被大批警察团团包围,再不走可就走不了了!好在,他已经销毁尸体,等警察来了,除了监控录像他没办法改动外,起码可以让警察找不到尸体,就没办法快速定性案件,也造成不了公众太大的恐慌,激起当局不得不全力清剿的决心。


这种时候,就想起雾守的好处来,若是有六道骸或者库洛姆也行,他们的协助,这件事的解决就更加简单。


汉弗莱还在恳求:“Boss,你不要以身犯险啊,我们一起回总部,带上其他守护者大人一起去,不是更好?”


“不行,这样孔蒂家族就会有了防范,没准化整为零溜了,到时候满世界可不好找!”如果不是为了交代一些事情,他也不会跟他们一起乘坐电梯,而是直接飞到对面楼,杀光孔蒂家族的人。


轻轻叹了口气,似要吐出胸中浊气,沢田纲吉在电梯门开的一霎冲了出去,远远的传来零星枪响和声声惨叫,彭格列诸人拖着那几个不情不愿的无关人士,在汉弗莱的带领下坐上来时的汽车飞速离开。


评论(17)
热度(7)
©云岸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