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骸纲】身沐长风 第三卷 骤雨 第二节 未来前篇 07

第二节 未来前篇 07


沢田纲吉没管十年后云雀恭弥和γ的战斗,继续走向树林,去找寻受伤的狱寺隼人和山本武。他信任学长的战斗力,被誉为最强守护者的存在不是那么容易就失败的。


在树林里遇到云雀恭弥的属下草壁哲矢,十年后的他样貌居然和当年没啥区别,长长的飞机头依然酷炫,还保持着叼草茎的癖好。他已经检查过那两人的伤情,并做了最基本的伤势处理。


“草壁先生,他们伤情如何?”


虽惊讶于他熟稔的态度,但作为能够配合云雀恭弥这种狂暴存在,工作N年还没被赶走的超强韧人士,草壁哲矢没有表现出异样,认真答复:“没有伤及性命,但还是得马上进行治疗,得带上他们回基地。”


“现在有伤患在,不好行动,最近的基地入口也很远,带他们一起走,很危险。”


这时,战斗已经结束,十年后云雀恭弥也走了过来,淡淡说道:“不用担心,用我们的出口好了。”说着,带领众人走进隐藏在并盛神社中的隐蔽入口。


一路上,草壁哲矢解释了他们的设施是和彭格列的地下基地相通的,但战争开始之前从没使用过这个连接起来的入口。


沢田纲吉不免猜测起来,或许这个时代的沢田纲吉的那个计划,云雀恭弥是知情者。


就这个想法,他和六道骸边走边讨论,都没注意到不知什么时候,十年后云雀恭弥就无影无踪了。他也不以为意,云雀学长本来就是那种卓尔不群的性子,讨厌群聚估计是一辈子都改不了了吧~


狱寺隼人和山本武被送去治疗,沢田纲吉坐在治疗室外的长椅上,仰头看着这座色调苍冷,高大空旷的地下基地发呆。六道骸坐在他身边,也是不发一语。


“在想什么?”


“里包恩,是你啊。”这才注意到里包恩的到来,沢田纲吉打了声招呼。“有什么事吗?”


“来对你进行心理辅导啊。”


“啊?”


“看你的样子,似乎被打击到了,其实完全没必要呢,没有挫折哪来的成长?而且,危机之后,必有好事。”


这么说,倒真是有点。不为别的,正是笹川京子的乱跑让他烦躁,更多的是“多管闲事”之后的自我厌恶。也许正如六道骸所说,是他将自己的想法强加到他们的头上,让笹川同学伤心难过,做完之后才来后悔也来不及了。


“这一次之后,狱寺和山本之间的关系会更进一步,应该能够好好相处下去。就是你,也会有情绪跌入低谷的时候,何况狱寺、山本还有京子,都只是一群见识不多、乳臭未干的小孩子,经验不足,心态不稳,还很容易就热血上头,脑子一热就会犯下不可挽回的错误。不过,现在大家都还活着,这便足够了。活着,才能在经历种种错误的过程中学会成长,学会珍惜,这就是你们最强的武器。”


“里包恩,我发现你也很有神棍的潜质呢!”里包恩的话让沢田纲吉心情好了一些,一时嘴欠,忘记眼前人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大魔王,当即受到久违了的‘爱’的镇压。


“蠢纲,我看你是想去三途川旅游了!”


“啊啊啊,我错了、别射别射,求放过/(ㄒoㄒ)/~~!”


※※※


很快,十年后的碧洋琪和风太带回来重要情报,他们已经确定入江正一的确切位置,但几人的特训还没结束,战斗力也没有明显的提升,以现在的状态去进攻和γ同样位阶的入江正一失败几率太高,只能暂时忍耐,以期短时间内变强。


由于狱寺等人重伤,只能暂停特训,拉尔在和沢田纲吉进行一对一训练两天之后,找到里包恩,表示对方程度已经超过预计。实际上,这些天的训练里,沢田纲吉更多的是在阅读这个时代多种多样的匣武器的应用以及多方传来的各种外界情报,另一个在和平社会长大的沢田纲吉需要多加训练的战斗技巧的入门,对他来说却是多余。


于是,沢田纲吉的训练就由拉尔转交给了里包恩给他配备的家庭教师进行特训。这也是里包恩经过多方考虑之后的选择,一方面他想看到沢田纲吉的确切实力,另一方面,也想通过了解实力来给他找到解决大空指环干扰他波动的线索。沢田纲吉已经将这件事汇报给他,他也是大惑不解,询问过其余守护者,并未出现这种情况,不知与其来自于另一条时间支流是否有关?


来到地下八层的训练场,十年后云雀恭弥已经等候在那。


“原来指导我的是云雀学长啊。”


“现在开始,我来激发你的潜能。”这还是那天之后,他们第一次见面,这一次十年后云雀恭弥总算是正眼打量沢田纲吉,一如所料的稚嫩脸庞,眼神没有游移,神态镇定自若。他有些迷惑,这个人不是他记忆中十年前的沢田纲吉,绝不是!这样坚毅的表情很少能够从年少的沢田纲吉脸上看到,能够一直保持更不可能,又不是在超死气模式下!


此时显然不是多想的时候,十年后云雀恭弥直接动手,紫色的云气之火宛如炮弹一般呼啸着冲向沢田纲吉!


“要是敢放松一点,小心你的小命哦。”


“还请学长指教。”倏然进入超死气模式,以零地点突破·改接住了迅猛而来的云刺猬,但云刺猬不断增殖,一时吸收不完。


“哦?自行进入超死气模式?”不使用死气丸、死气弹直接进入超死气模式并非那么简单的事情,需要多大的觉悟和多么坚韧的意志,十年后云雀恭弥自然很清楚,小小吃了一惊,脸上表情却丝毫没变,站在原地并没有亲身上前。“只有这种程度吗?和我所知道的这个时代的你相差太多了。”他的话音刚落,紫色云气之火陡然增多,极短时间内形成一个巨大针刺状球体,就要将沢田纲吉完全包裹在内。


他迅速变换了手势,零地点突破·初代版使出,冻结了云气之火形成的巨大火焰球体,身体瞬间脱出云刺猬的包围。


十年后云雀恭弥不为所动,提示道:“还有哦。”


无数个如同方才一样的云刺猬云气火焰球体出现在训练场中,铺天盖地向着沢田纲吉挤压过去,数量还在随着十年后云雀恭弥不断更换、粉碎的指环而增殖,眨眼之间除了他身边一小块空地,空间已经完全被一个个大小不一的火焰球体塞满,已经全然看不到沢田纲吉的身影。


刚刚来到现场的里包恩问:“怎么样?”


十年后云雀恭弥皱了皱眉,“比你说的程度有不少差距,小婴儿。”


“如果你知道他是在什么情况下战斗的,就不会这么说了。”


“哦?”


“实际上,大空指环在干扰他本身的力量……”


“这种事,我从没听说过。”抬起右手,看着还留有长期带着指环所留下白色痕迹的中指,十年后云雀恭弥冷冷的说。


“据我推测,并不是大空指环在干扰他本身波动,而是一种共鸣,所以你才会用这种手段,让他进行历代彭格列首领都要经历的生死考验吗?”


“完全不懂你在说什么。”


“那就当我没说。好了,我还有事,再见。”里包恩不以为杵,小小的身影咻的一声不见踪迹。


现场只留下十年后云雀恭弥一人,清冷的声音慢慢弥散:“别让我失望啊,沢田纲吉……”


※※※


刚刚那一瞬间,沢田纲吉其实有很多种方法可以脱出云气火焰球体的包围,然而,胸口垂挂的大空指环无视了玛蒙链的封印,散发出前所未有的剧烈波动,严重干扰到他力量的运用,迟滞了身形,这一瞬间的停滞使他失去最后脱困的机会,被云气火焰球体所吞没。


眼前一片黑暗,六道骸也不见踪迹,沢田纲吉在原地思考了一会,想起很多往事。当前这种情况只要他放开压制着的力量,以Lv.3觉醒之火,就算是十年后云雀恭弥自信的云刺猬球针形态云气火焰球也会被焚烧干净,他要出去再容易不过。可转念一想,云雀学长煞费苦心造出眼前的特殊环境,应当有他的目的,这个目的又是什么?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


解开缠绕在大空指环上的玛蒙链,将散发淡淡蓝光的大空指环戴在右手中指,刚刚套好金橙色的火焰就迅猛燃烧起来,戒面上的彭格列家徽猛然投射出一道光柱,印在沢田纲吉的眉心。


晦暗、腐朽、堕落、血腥,无边的欲望和杀戮构成的一幕幕血腥残酷的景象直接在脑海里播放,他冷冷注视,心有所悟。


啊,啊,他怎么会忘记呢。这样的情景,不仅仅是在继承时看到过,后来在他手中也同样发生过。


罪孽,彭格列的罪孽,同样,也是他的罪。


不知何时,身边环绕着数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都冷漠注视着他。


其中一人道:“拥有彭格列大空指环的人啊,你有所觉悟了吗?”


另一人接着说:“继承这份罪孽的觉悟。”


曾经的他天真的以为他拥有选择权,后来才知道,只要他还流着传承自初代的血脉,只要他还是沢田纲吉,那选择就不是选择,他从来只有一条路可走!


逃避无用,亦无从逃避,他只能面对,只能咬牙坚持!


年少时的天真早已被现实磨平,然而承担责任的觉悟和勇气,永远不会被磨损!


“……彭格列的罪,都由我来背负。”多余的话他不会说,也不会认为只有守护之心就能够做到一切,人力有时而穷,这个道理在上辈子他就已经再一次次血的教训里学会。那时在生与死的考验之中,他究竟说过哪些自相矛盾的傻话?其实,都不重要,只要有坚定的意志就够了,然后贯彻下去。


随着他的话,地面上出现彭格列家徽巨大的光影,家徽左右各站着四人,正对着他的前方的王座上,则坐着穿着黑色披风的男人。沢田纲吉知道,会在此出现的都是由大空指环保存下来的历代首领的灵魂体,如果将来他死了,也会在这里有一席之地。


「指环上铭刻着我们的光阴」说的就是彭格列指环具有的时间属性。


王座上的彭格列初代首领Giotto·Vongola站起身,对着沢田纲吉道:“你的觉悟,我确切的收到了!”


“初代,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和你谈谈……”关于诅咒,上辈子也是初代告诉沢田纲吉的,彼时Giotto只是说了他自己的情况,他不确定除了少用力量之外对方是不是还知道点别的,就算是一点点线索也可以。


“现在?你确定吗?外间的氧气似乎就要消耗殆尽,你还是先回去吧。”这个孩子和他期待的有点不同,不过,意志相当坚定,也许他能构建一个不一样的未来吧。这样想着,Giotto手中火焰升腾,其余首领的火焰随之落在家徽周围,形成道道火焰之柱,完成了火焰的传承。


感觉到缠绕在自己大空波动上的锁链像是在寸寸断裂,紧窒的压迫随之放松,沢田纲吉放开了对Lv.3觉醒之火的限制。


※※※


「他是谁呢?」


当他有意识的时候,眼前的世界是灰色的,而他正在被一群小孩子欺负,他觉得以自己的性格应当不至于落到这种境地,但是,问题又来了,他是谁呢?


“哈哈,笨蛋!”


“文化课不及格、体育也是吊车尾,你还有什么特别之处?”


“废柴,什么事都不行,还想和校花在一起?”


“这种蠢材,就得好好修理一通!”


「他有那么糟糕吗?」


他懵懂的看着那群人越说越兴奋,还想动手打他,他刚想反抗,却觉得四肢无力,一点力气都用不了,只能抱着头蹲在地上,任凭他人拳脚如雨点般招呼在身上。


他失去了意识。


再次清醒时,却是在狂奔之中,身后一只吉娃娃狂追不休。


他打算停下,内心却涌起一阵阵不可控制的强烈恐惧,只能认命甩着酸软的双腿继续奔跑。


直到进入一间民居的院子,关上院门,不可抑制的恐惧才和剧烈的喘息一同慢慢平息。


他茫茫然想到,我是谁呢?这是哪里?


眼前倏然一黑。


又一次清醒,他晦暗不明的世界开始出现一片片不同的颜色,汇聚成一个绚丽多彩的精彩世界。


“我是你的家庭教师,从今天开始,要将你培养成新一代合格的黑手党首领!”


“阿纲,我们是同伴!”


“十代目!”


“如果不能将你打败,我死也不能瞑目!”


金橙色的火焰,一次次在他的额前、双手之间跳动,游走于生死之间的战斗、对同伴的守护之心,使他的力量越来越强,光芒也愈加明亮。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觉得自己很耀眼,但这不重要,同时他也能感觉到身体里越来越浓的疑惑和空茫。


只有看到一个发型很奇特,两只眼瞳的颜色也不一样的男人时,他的心灵才能够得到一时安宁。但,那个人很少出现,就算出现,也只会对他说一些似是而非暧昧不明的话语,刚想靠近却又飘远,若即若离。他一直在追逐那个人的影子,却总也无法接近。


很多年过去了,人世浮沉,眼前世界的色彩逐渐归于昏沉,似有无穷阴霾漫溢。


他立于世界顶端,身边却空无一物,内心弥漫着沉闷的窒息与灰暗无光的忧虑,仿佛进入命运的倒计时。


孤独的心灵,腐朽的躯壳,还有,升华成纯金色的火焰。


火光照亮面颊,刺得眼睛生痛,入目皆是刺眼的金色,整个世界都在金色火海里燃烧。


灿金的火焰缠绕在他身边,灼烧着他的肌肤,蚀骨钻心般的疼痛。


一直浑浑噩噩的心思,却如醍醐灌顶!


这不是他的记忆,这是别人的记忆!


他不是他,他是谁呢?


他是六道骸,而这份记忆,则是那个人的吧。


红蓝异色的眸子里,有着难以言说的复杂,最终归于沉寂。


“这才是你的来历,你的真实。我亲爱的,沢田纲吉。”


※※※


金色的火焰,穿透了紫色云气火焰球体,刹那间撑碎所有的云刺猬火焰球体,灼热的气浪隔着数十米都能感觉到,滚滚烟尘之中,沢田纲吉纤瘦的身形逐渐清晰。


“哇哦?很快么。”前后不超过十分钟就出来,十年后云雀恭弥不由兴味地挑眉。彭格列首领的生死考验,非常凶险,而且沢田纲吉的年纪是历代接受考验的人里最小的一个,在看到本人之前他对此信心不足,若非为了飞跃性的力量提升,他也不会同意和那个人的约定来训练年少的沢田纲吉。


直到看到那双沉静的眼睛,不知为什么十年后云雀恭弥有这种感觉,他一定能行。


拳套已然变了形状,精纯的火焰熊熊燃烧,升腾而起不断变幻,不断精粹,在场两人的注视下,逐渐趋于稳定。


说实话,十年后云雀恭弥很震惊,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高纯度的精纯火焰,以大空之炎的属性来说,因为极具包容性,反而很不容易精纯,属性和极性限制了大空之炎的精纯度和稳定状态,就连他所看重的那个人,也无法做到如眼前这个少年的火焰般清澈纯粹。而,越是纯粹的火焰,就越能激发出其属性所带的特征。


「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稍微变得有点像我认识的你了。”


“学长,你知道的,我不是他。”


顿了一下,十年后云雀恭弥的目光流连在沢田纲吉身上,那双漂亮的蜜褐色眼睛在火光掩映之下,转变成饱含火焰的金橙色,如此鲜丽,跳动着生命的鲜活,这样的生机勃勃,他已经很少能够从那个人身上看到了。“那不重要,你让我很兴奋,来打一场吧,嗯?”


“请多指教。”


“那么,”打开云纹的匣武器,紧握两把紫火缠绕的浮萍拐,十年后云雀恭弥杀气凛然,“开始吧。”其杀气之盛,足以使一般人为之震撼惊怖,若非他面前的沢田纲吉曾和另一个时空的他对练多年,估计也会在第一时间被唬的一愣。


十年后云雀恭弥动作极快,霎时间冲向沢田纲吉,身体摩擦着空气,呼啸着撞了过去,沢田纲吉身形一动,超速滑翔迅疾避让,只听得一声巨响,被雷属性强化过的墙面猛地一震,竟是在一瞬间就破碎崩散。


沢田纲吉不惊不躁,身体在空中快速变化位置,不让十年后云雀恭弥近身。战斗时最重要的就是要把握好自己的节奏,不能一味见招拆招,否则很容易被对方掌控节奏,不知不觉就落入陷阱,为人所趁。


他和云雀恭弥对战的次数多不胜数,但这个时代的云雀恭弥由于使用了与上一世不同的匣武器,作战方式更多了几分诡谲。


不过,已经可以放开一直苦苦压抑着的力量,沢田纲吉可以使用的招式也多了一些,虽然目前还没有什么作战支持道具,可他可以凭着经验和强韧意志,熟练使出那一式。


“X-BURNER.”


※※※


作者菌的话:六道阿飘打开支线【过往】纲吉君解锁技能Lv.3觉醒之火


最近开始忙啦~2天一更大概是不成了~不过,压根没人看,我几天一更都没所谓的啦


评论 ( 6 )
热度 ( 14 )

© 云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