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骸纲】身沐长风 第三卷 骤雨 第二节 未来前篇 06

第二节 未来前篇 06


“咳、咳,笹川同学到底在哪?”大量的粉尘弥漫在空气中,沢田纲吉一不小心吸入太多,呛咳起来。


“看那群人的反应,似乎这女孩和你关系不错啊?”六道骸闲闲的说,灵魂体的他自然不会被灰尘影响。


“哈啊?”侧头看向六道骸,沢田纲吉一时摸不着头脑。“你说错了,和笹川同学有关的是这个时代的沢田纲吉,他们大概有什么特别的关系吧。唉,总是提起自己的名字,偏偏还是另一个人的感觉,真是好奇怪。”


“那个女孩其实挺可爱的不是吗?”微微眯了眯眼,六道骸继续说。


沢田纲吉还是不明所以,“那又怎么样,其实我并不看好他们。”


“哦?怎么说?”


“笹川同学在我们的时空你也见过吧,是我们的同班同学,一个很开朗很可爱的女孩,然而,她属于阳光下的世界,而我们……”终将沉溺于黑暗。摇了摇头,沢田纲吉不想说下去了。


或许是那一句句“我们”让六道骸心情变得好起来,他也不再提起这事,反而牵起沢田纲吉的手,一同前去寻找笹川京子。


走了一会,终于在一间废弃的厂房内找到十年后的笹川京子,时光荏苒,当年可爱的女孩如今成为一个让人眼前一亮的俏佳人,一头栗色长发披散肩头,温婉的笑容让人心动。沢田纲吉不免想到,如果不是早就对六道骸死心塌地,结婚的理想对象还是女孩子比较好啊……


“纲君,你是来救我的吗?谢谢你。”


肩头一重,六道骸轻柔的声音缭绕在耳边:“哦呀,她竟然叫你纲君!”


语调十分温柔,不知为何,沢田纲吉的超直感却在提醒他,情况十分不妙,但他实在不明白又是哪里惹到六道骸了,刚刚气氛还挺好的不是嘛?果然,雾属性的骸他永远没法理解!


“……”既然搞不清楚,那就沉默以对。


“不好意思,我把脚扭了,所以才会和大家失散。”十年后的笹川京子接着又说:“咦?这是怎么回事,纲君看起来年轻了许多的样子,这种感觉好怀念啊。”


不及回答,头顶上传来太猿冷森森的声音:“很会躲嘛,小子,不过到此为止了!”自从他确定山本武的身份,就怀疑其所保护的几人可能都大有来头,他对自己和野猿的实力都很有自信,便让小弟先和山本武缠斗,自己来追刚才躲开他突袭的滑溜小子。他深信从这群人身上能够追查到足够升职的巨大价值,一直都被派去干杂活,他等待这一天太久太久了。


悬浮在半空中的太猿阴沉沉的说:“别害怕,这一切马上就会结束,我可不能让彭格列的雨之守护者等太久。”


“笹川同学,请你站到一边去。”沢田纲吉立刻把笹川京子护在身后,自己独自面对太猿蛮霸骇人的气势。刚刚那一瞬间,猛然迫近的气势已经将笹川京子骇得面无人色,一个普通人面对高手气势的刻意压迫,除非意志顽强又坚韧,否则全无活路。


“笹川京子脚扭了,怎么到一边去,你忘了?”六道骸“好心”提醒他。


“咳、咳!”心里一窘,沢田纲吉觉得嗓子一阵奇痒,忍不住咳起来。


被无视了的太猿无语凝噎,给龙套点活路吧,他攒点气势也不容易!


另一边,十年后的山本武正在指导狱寺隼人战斗诀窍,却在下一瞬和十年前的自己交换,与此同时,现场的十年后诸人也纷纷被交换走,院本大好的形势急转直下!


身后的笹川京子变成了更加年轻的娇俏少女,然后,她睁大眼睛,疑惑的喊了一声:“纲君……这是哪里?”


“现在没空叙旧,笹川同学,你先去一边,这里很危险。”


感到六道骸的气息一沉,可现在他一没空二没心思去思索对方到底是怎么了。太猿的攻击已然呼啸而至,沢田纲吉沉静心神,进入超死气模式,横抱起已经吓得全无反应的笹川京子,闪避到一边。


以为无法幸免的笹川京子疑惑看着沢田纲吉,“纲君?”


“那个颜色的火焰……大空之炎?很罕见嘛,小子!”太猿狞笑,“也罢,快点解决掉你,那边还有雨之守护者这么一条大鱼,正在等着我呢!”


“快退下!”放下笹川京子,沢田纲吉嘱咐道,瞄了一眼六道骸示意他快点趴上来,别在战斗时一不小心分离太远,造成难以挽回的后果。


“是……”笹川京子愣愣回答,脑子一时转不过弯,只是有点疑惑往日在她面前腼腆羞涩的那个笨拙少年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当然她也见过他镇定自若的样子,和眼前人的进退自如还差上一点什么,到底是什么呢?


这一次,沢田纲吉还是打算速战速决,没办法,彭格列指环无时无刻不在干扰他的本身波动,这种时候他真的很想扔掉这玩意。自从火焰升级到Lv.3之后,他的战斗力大幅增加,对于激发道具和作战支持道具的使用需求大大降低,没有道具他的武力值也不会削弱多少。但是有着诅咒的存在他一般都在刻意压制火焰的纯度,否则,凭借Lv.3觉醒之炎焚尽一切的特性,除了世界基石,还有什么东西无法燃为灰烬?


完全无视了太猿的喋喋不休,利用超速滑翔的高速迷惑他的视线,沢田纲吉逼近迅速太猿,一拳砸得他倒飞出去老远。


太猿不愧是身经百战的队长级别人物,好不容易稳住身形,虽然惊讶于沢田纲吉的速度,还是在霎时间做出决断,将自己压箱底的本领也使了出来。


指环激发匣武器,宛如豪猪的尖锐粗长硬刺瞬间撑爆衣服,从后背暴涨而出,用以保护本身安全,太猿同时开启另一个匣武器,数道手里剑伴随赤红的岚之火猛然突入。沢田纲吉的火焰像是吸引蚂蚁的蜜糖,不管他怎么变幻身形也甩不开飞速而来的手里剑,并且这种手里剑还能吸收他的火焰并用以加速,总而言之是一种相当犀利的新式武器。


当然,这对沢田纲吉来说只能算是新奇,却无法使他动容,“甩不开,那就冻住,这样就动不了吧。”晶莹的冰晶冻结了闪耀赤红岚之火的手里剑,在太猿惊讶的目光里,一拳将之轰击到废弃厂房的墙壁上,破开一个大洞,远远地砸在厂房外狱寺隼人等人的战斗场地,生死不知。这时,狱寺隼人已经凭借十年后山本武的一些指点以及自己的聪明才智成功点燃彭格列指环,激活十年后的他自己留下的匣武器,打败了野猿,控制住场面。


带着笹川京子和狱寺隼人等人汇合,沢田纲吉这才发现在场的十年后众人都被交换走,只留下一群还不明情况的十年前众人。略一观察,他发现这些人应该都是来自于同一时间支流,也就是说,是衍生出这个时代的那个过去。与他之前和六道骸猜想的差不多,除了他和灵魂体状态的骸这个意外,果然其他人都是预先设置好的来源。


他突然想到,这个局他都能从蛛丝马迹中猜测出些东西,那个把彭格列家族逼迫到如此险境的密鲁菲奥雷的首领会有所察觉吗?如果知道,这个对手可就太恐怖了。


※※※


回到基地,一阵忙乱,好不容易安抚了情绪激动的三浦春等人,里包恩就把沢田纲吉、狱寺隼人和山本武等人召集到一边开会。


狱寺隼人反复阅读了十年后的他留下的G文字信件,又和里包恩商讨之后,终于得出信件中想要阐述的重要信息:召集所有守护者,消灭入江正一,他们就能回去。


真是如此简单就能解决问题?


沢田纲吉深深怀疑,但他并没说出口,之前的战斗已经让少年们心有余悸,女孩子们的眼泪历历在目,他没必要再打击大家。


眼前的一切,这些人都是熟悉的面孔,他无法把他们当成毫无关系的人,他就是如此可笑,看到这些和他珍视的人有着相同面孔和名字的人都被卷入命运的危局而不可自拔,他就想要帮助他们,尽他所能,拼死守护!


少年们议论纷纷,里包恩悄然跳到沢田纲吉肩头坐下,状似无意的问:“蠢纲,在想什么?”


“……现在的我们太弱了,里包恩,我想我们都需要学习这个时代的战斗方式。”


“你和他真的很不一样。”里包恩感慨的说,“如果是蠢纲,肯定还在软弱地的想要打退堂鼓,等他鼓起勇气提出这一点还得很久。”


沢田纲吉摇了摇头,露出一个很淡的笑容,“不,他也是我,我知道的,只要是为了同伴,不管多么艰难,内心多么害怕,最终他都会站出来保护大家的。”


“我突然好奇起你的来历了,绝不止你所说的那些。”这个少年的笑容太过温柔,也太过隐忍,复杂到不该是青葱少年该有的表情。他和蠢纲从本质上来说是一样的,如果只有他所说的那一些,绝不会有现在这样沉稳,必然是经过长时间的历练和非人的特训才会有现在的特质,这么一想,他的来历远比想象的要复杂得多。


“该说的我都说了。”言下之意,不该说的,你就是追问我也不会吐露半个字。


里包恩哼笑一声,不以为杵,“放心好了,我已经给你们找到一个很好的教官,接下来就由她来给你们特训。”


“是拉尔小姐吧?”国家的秘密部队出身,还训练过可乐尼洛,当前基地中没有比她更适合的人选。


“拉尔只会教授你们一些最低限度的战斗知识和技巧,更高程度的训练等这一阶段过去,还有别的课程,你们的程度还远远不够啊,蠢纲!”猛然一蹬,在猝不及防的沢田纲吉哀嚎声里,跳到另一边的山本武肩头,里包恩露出鬼畜的笑容。


※※※


意大利某处,密鲁菲奥雷的总部。


白兰一边品尝棉花糖,一边带着期待的自言自语:“真想早点见到你啊,并盛中学二年A班,沢田纲吉。”


“你是不是我所期待的那个人呢……”


“好想、好想见到你,纲吉君。”


※※※


辛苦一场还没打达目的,好在也算是帮助一平和蓝波接应回伙伴,十年后的众人对自己的实力有了更多了解,在这个危机重重的未来世界,他们的实力远远不足。包括女孩子们,每个人都卯足一股劲儿。


而少年们的每一天都在拉尔的魔鬼特训下迅速成长,他们的觉悟很快打开了各自的匣武器,成长速度让拉尔的教官魂熊熊燃烧起来,训练也更加严苛,几乎榨干他们身上每一分精力,每天训练结束后都是一副死狗般模样。


彭格列基地的特训展开得如火如荼,外边的世界,密鲁菲奥雷对彭格列的狩猎力度也是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人葬送于敌方之手。


形势严峻,对于外间的警戒程度也在层层递加,然而,谁都没想到的是,笹川京子因为担心哥哥留下一张纸条就自己一个人从一个正在检修中的入口跑了出去。另一边,强尼二收到并盛神社传来的强烈指环信号,经过分析是云雀恭弥的鸟儿云豆所发的求救信号。


最近,经过一番商讨,众人兵分两路,山本武和狱寺隼人前往并盛神社接应云雀恭弥,原本拉尔打算跟着沢田纲吉一起行动,考虑到她在非七的三次方射线下行动对身体严重不利,他还是婉言谢绝,里包恩对他也很放心,于是最终还是他自己去找乱跑的笹川京子。


众人走后,拉尔问里包恩,“沢田一个人,你真的放心?”


“如果是他的话,没有问题。”


“作为老师,你对弟子可太有信心了。”


“他不一样,到目前为止,他都没有发挥出真正的实力。”


“我不明白。”


“你会有机会看到的,如果我们还想在这场战争中获得胜利,就要学会相信他。如果是他的话,肯定能够做到。”


“……这样的话,我也稍微对他有所期待了。”


※※※


沢田纲吉在并盛町转了几圈,发现街道上多了很多穿着黑西装的陌生人,知道是敌方的眼线。他受过良好的渗透以及侦查谍报训练,稍微花了些功夫绕开,没有让任何黑西装发现他的行踪,最终在黑川花家找到了笹川京子。


“笹川同学,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纲君,对不起,我……”


看着这一脸抱歉的女孩,沢田纲吉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就算是当年,他对她也只是憧憬,当彼此身份改变,这份单薄的憧憬早已烟消云散。这样单纯的小女孩,还是好好活在阳光下的平稳世界比较好,什么也不知道,快乐的生活就是他能给予对方最大的关爱。感觉到这女孩和那个本该来此的沢田纲吉之间暧昧不明的纠葛,他想了想,决定帮“自己”一把,那个人那么做只会让她有所期待,只会让她卷入与她本无关系的事件,他不可能保护她一辈子,最终害人害己。


“不,本来就和你没关系,该说抱歉的人是我才对,让你牵扯到我的事情里,对方的目标一直都是和我有关的一些人。还有,你的哥哥没有事情,请不要担心,你这么乱跑反而危险,这一次是运气好,你遇到了黑川,如果被敌人抓住,后果不堪设想。笹川同学,我先护送你去安全的地方,就在那儿等你哥哥吧。”那天笹川了平带回他和库洛姆之后又马上出去了,他暂时还不知对方去执行什么任务,并且就算清楚也不能直接告诉笹川京子,里世界的缄默法则可是最重要的戒律之一!


“……我,还想在这里待一会儿。”笹川京子觉得她之前的感觉没有错,一向在她面前表现得十分羞涩的沢田纲吉变了,说出的话又残忍又可怕。


“你在这里反而危险,还会连累黑川,你确定要这么做?”他知道自己的话有多么残酷,为了“自己”他还是硬着头皮说出来。


一边的黑川花都要看不下去了,“沢田,有你这么说话的吗?京子只是担心她哥哥而已,没有想太多!”


沢田纲吉看了她一眼,没有接话,继续盯着脸色铁青的笹川京子,默默等待她的答复。


“……我,我要走了,花。”好一会,笹川京子含着眼泪对成年后的友人说。


“稍微等一下,京子,把这个带着。”黑川花递给笹川京子一个纸袋,“里面是一些我没用过的新内衣,你没带替换的内衣物吧?”


“啊……”这些天她和三浦春都是晚间洗干净内衣,第二天继续穿,将就着过活。


黑川花是早有准备,笹川京子来得突然,她凭着女人的直觉也能感觉到什么不妥之处,已提前帮突然变小的友人备好东西,她能够提供的帮助也仅止于此。“果然!那群男人都迟钝的要死,肯定是想不到这点上。来,还有这些小点心,带给那些小孩子吧。”


“你连这些都……”


狠狠瞪了一眼沢田纲吉,黑川花说,“欢迎你随时过来,我绝不会像某些人说的那样被你拖累的!不管你是什么样子,我永远都是你的死党!”


笹川京子眼泪夺眶而出,抱着黑川花嚎啕大哭,似是要将心中的郁闷和惊恐全都发泄。


沢田纲吉的耳畔萦绕着除了他谁也听不到的声音,“哦呀哦呀,纲吉君,想不到你这么狠心,对待女孩子要温柔一些,不然没有女人缘的。”


“……我是为她好。”


“那一个沢田纲吉未必会感激你。打着为别人好的旗号,也是一种蛮横的强迫行为,什么时候纲吉君也会做这种事了?”


沢田纲吉有些烦躁,“做都做了,多想也毫无意义。”


“不过,我赞同你的理由,他们不适合。如果这么断了也好。”六道骸揽着沢田纲吉想到,如果别人稍微说一下就动摇了,这种没有基本信任的感情,迟早也是分手的事。


※※※


送笹川京子回了地下基地,从里包恩那里得知狱寺隼人和山本武在并盛神社遭遇敌袭,现在正在激斗中,让沢田纲吉快点前往救援。


应了一声,沢田纲吉急忙奔赴下一处。距离并盛神社还有一两公里时,远远就能看到山上飘起的阵阵硝烟,不由心急如焚。


「拜托了,千万不要有事!」


顾不得节省体力,进入超死气模式,拖上六道骸,高速飞了过去。达到现场,战斗基本已经结束,山本武和狱寺隼人浑身伤痕累累的倒在地上,一个俊朗的黑发凤眼青年站在两人不远处,捏着一个匣武器,肩头站着一只黄色小鸟,和另一个穿着黑魔咒制服淡黄发色的男人对峙着。


凤眼青年清冷的声音淡淡传来,“我现在心情很不好……我要把你在这里咬杀!”


“……学长!”飞速下降,落到地上,对着久违了的十年后云雀恭弥打了声招呼,沢田纲吉正想去检查同伴的伤势,猛然一顿,身体急退,避开淡黄发色男人飞来一球,凝聚雷光的台球在他身后的大树上猛烈撞击,只听得喀拉拉一阵让人牙酸的断裂声,大树轰然倒下。


黑魔咒第三部队队长γ挑了挑眉,“又来了一个家伙,也是彭格列的人吗?这个颜色的火焰,大空之炎吗?是谁呢?”


云雀恭弥的眼神凝视在刚刚出现的少年身上,轻柔的山风拂起他微乱的蓬发,微长的刘海随着主人仰起头展露出一双蜜褐色的眼睛,迎上云雀恭弥如墨般深沉的瞳孔。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集,云雀恭弥冷冷说道:“你来了,这场战斗你不要插手,他是我的猎物。”


γ气乐了,“如此狂妄,不愧是云之守护者。”


沢田纲吉倒是了解云雀恭弥的脾性,点点头也不多话,退出超死气模式,继续之前的动作,检查狱寺隼人和山本武的伤情。


另一边,云雀恭弥和γ的战斗刚刚开始。


※※※


作者菌的话:现在纲吉君战斗时,身后还趴着一个六道阿飘,这酸爽的场面……还好,没人能看到!

    

京子这个姑娘我不喜欢也不讨厌,只能说无感了,所以就继续路人她吧。 


评论 ( 4 )
热度 ( 14 )

© 云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