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岸

本命骸纲
新欢伞修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更新随缘

【骸纲】身沐长风 第三卷 骤雨 第二节 未来前篇 05

第二节 未来前篇 05


彭格列家族日本地下基地里有很多先进的医疗室,这在当前这个时代是非常罕见的。基本上里世界的各大势力都是卯足劲提高科技发展战力,很少会有人如同彭格列家族的十代首领一样,自上任之初就开始关注医疗方面,大力促进,将大量资源投入这一项并不能马上得到回报的项目。当然,这一举措在其拥护者中获得很高赞誉,对于家族成员的向心力的提升也有着极大的好处,至少他们在战斗的时候不会有太多后顾之忧。


来到医疗室,遇到了正要离开的碧洋琪,这位美女的相貌和当年几乎没有什么变化,看到年少的沢田纲吉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点点头,平静的说:“库洛姆正在休息,她的外伤并不严重,已经治疗完毕;比起这个,营养失调已经严重影响到她的身体,恢复速度相对较慢,对于战力的提升也十分不利。”


“我知道,拜托你照顾她了。”沢田纲吉盯着打着点滴,陷入昏睡中的库洛姆,对比他这辈子所遇到被改变了生活轨迹的那个健康少女,眼前这个女孩真是太可怜了。


碧洋琪像是这才注意到沢田纲吉和她印象中的不同,如果是她印象中的那个少年一定会急匆匆赶来,焦急询问伤情,而不是冷静地听她说话。此前,她已经从狱寺隼人等人口中得知他已经是交换过来的十年前的他,是以并不惊讶。但这个人的反应以及态度,未免和她印象中的那个人给她的感觉相差太大,她并不是那种不了解沢田纲吉的人,相反她曾经深入接触过他的过往,知道他在平日的生活中有多么、废柴。眼前的这个少年,却是有着一种说不出淡定从容,那双明亮的蜜褐色眼瞳里只有坚定与执着。在他人的眼里,也许这个人的姿态更接近于超死气模式下的他。


忽地,碧洋琪心里有所明悟,这个人不是他们所期待的那个人少年时期的他,却也还是他,这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奇怪感觉。


停了一会,注意到碧洋琪正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他,沢田纲吉琢磨了一会,大概明了情况,苦笑了一下,说:“你去忙吧,我待一会就走了。”


见他不打算解释,碧洋琪也不多话,拿起资料转身出门,现在家族陷入危机,她也是很忙的。


直到她走后十来分钟,沢田纲吉才猛然吐出一口浊气,重重坐到一边的会客椅上,低下头看着地面,就像是光洁的地板上有着什么特别吸引人的东西一样。


空旷的治疗室内,一片安静,只有一些医疗仪器发出轻微声响。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难过。”坐在他身边的六道骸这时突然开口打破沉寂。他确实不太明白,这个时空的人虽然因为是平行世界,有着和他们所在时间支流那些人一样的特质,从实际意义上来说,其实已经全无关系了。就比如眼前这个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女孩,虽也是库洛姆,算起来也是属于他的属下,可他们之间并没有因为共同经历产生的认同感和深厚情谊在其中,他不会为了另一个世界的她做任何事。但显然他的想法在沢田纲吉身上不成立,这个人的长处同时也是其最大的短板,令他又爱又恨的特质,在此时又发挥出来。


“……”沢田纲吉没有抬头,他瘦弱的肩膀就像是被千斤重担压迫,几乎都要垮下来,却还是拼命支撑着。“我觉得……人们期待一样东西很久很久,等到手后,才发现是个赝品,他们现在的心情肯定是这样……”前世今生的经历,让沢田纲吉有时候会产生错觉,现在所处的这个时空,也许只是他前世不同选择下走向另一个方向衍生的世界,那些人还是他曾经的伙伴。他分不清,他想帮助他们,尽他所能。


“クフフフ……沢田纲吉,你还是这么愚蠢。”六道骸起身走到他身前,半跪在地,强迫性地抬起他的下颌,异色双瞳逼视那双温润潮湿的眼瞳,“你又不是他们,怎么知道他们的感觉呢!你的笨脑袋想那么多做什么。你只要知道一点,你是沢田纲吉!不管他们期待的是谁,在这里的人是你!他们就算有什么想法也无能为力,计划已经开启,反悔无效,一切只能由你来完成这些,你懂么?”顿了一下,他才接着说,“我们一起经历过那么多事情,你一直做的都很好,我觉得你远比资料中的那个人更适合作为领袖……”


“……骸,他们也许并不想要我这样的首领,可能他们更需要一个符合期望,可以带给他们希望、温暖的人,聚集起一群人一起为理想而奋斗……”


“不得不说,这可真是自取灭亡的想法,不管是里世界,还是表世界,理想主义者想要成功,几乎都是不可能的事。他们更适合喊喊口号,做徒劳无用的挣扎。”


沢田纲吉不认同的说:“他们的十代首领就是这样的人,你看他做的像是也不错。”


「很羡慕他,坚持了自己的初心。」


“可他死了,还留下烂摊子需要你来收拾,所以,我觉得你完全没必要纠结,做好你该做的、你能做的,然后,我们回家。”六道骸却不那么认为,那个人做得再好又如何,“何况,一直以来,我所知道的沢田纲吉也是个了不起的家伙,不然,也不会有你那些傻乎乎的同伴聚集到你身边,你完全不用妄自菲薄。”


“啪嗒。”


眼泪一下子像是破除了封印,自眼眶里满溢而出,滚落下来,溅射到六道骸的手背上。沢田纲吉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听到这一句,会心情激荡到不能自已。


在他心目中里包恩是一个很重要的人,不管是不是属于他那个时间支流的里包恩,都能给予他相同感觉。来到这个不属于他的未来时空,遇到里包恩后,虽然对方没说,也没很明显的表现出来,但他就是能够感觉得到,里包恩对他的态度多了几分生疏,这一点深深刺伤了他,随后,碧洋琪的异样眼光更加重了他的心病,才会有反应异常激烈。


温热的液体像是带有灼伤人的热度,从手背蔓延至心底。六道骸觉得,若是他的力量还在,一定要把那些让纲吉君难过的家伙全都干掉。又不是他们自愿来此,只是一个意外,他的爱人就要为一件原本与他无关的事情奋斗,还要承受那些人带给他额外的压力和伤害!


伸臂抱住沢田纲吉,吻干眼泪,安慰着这个此时格外脆弱的家伙,他难道不知道自己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只会让人更想欺负吗?


噗噜噜,翅膀的拍翼声传来,放在病床边的库洛姆背包的匣武器里,钻出一个白色的猫头鹰,它四下一环视,飞到沢田纲吉附近的茶几上。


“骸!”被吻得满脸通红的沢田纲吉,终于把满脑子的消极落寞全都丢开,只剩下羞恼和满心甜蜜。是了,他只要做好自己该做的,和骸回家就行了,他可不想总是面对这个仗着现在是灵魂体对他为所欲为的六道骸!


“クフフフ……”六道骸放开他,视线落到突然出现的白色猫头鹰身上,“这是什么?”


迅速收拾了心情,沢田纲吉也看过去,再次感觉到那一丝在黑曜乐园感受到的奇特波动,“像是匣武器?怎么感觉怪怪的。”


确然很奇怪,本该只是一个匣武器的生物就像是有着自我意识一般,眼神十分灵动。


哔哩哔哩,白色猫头鹰的右眼产生裂纹,在瞬间变为带有六字的鲜红眼瞳。


沢田纲吉猛然起身,他身边的六道骸也拧起眉头,两人的视线全都投到产生变异的匣武器生物身上。


“クフフ,好久不见,沢田纲吉。”略微低沉的声音从白色猫头鹰的身体里传来,接着,一道淡淡虚影出现在沢田纲吉眼前,身材高挑修长,靛蓝色的长发在脑后束成马尾,穿着黑色长风衣,白色衬里,黑色的领带光秃秃挂在脖子上,脚下蹬着一双中筒靴,打扮异常的骚包,却是让人移不开眼的妖冶动人。


“你是骸吗?”沢田纲吉的表情有点微妙,一方面是看到了梦牵魂绕许多年那人的影子,另一方面却是有着难解的疑惑。


据他所知,一个时间节点内同一个人的两个“自己”是不可能同时存在的,所以十年火箭筒只能将两个时间节点的同一人互相交换,而不能使两个“自己”处于同一时空。这个定律在一般时候是无法打破的,同一个人的两个“自己”处于相同时空时就会出现规则的某种“歪曲”,这种歪曲会强行将多出来的那个“自己”排斥出去,但现在由于他们是从平行世界的时间支流跃迁而来,似乎存在某种差异,造成目前这个时间节点同时出现了两个六道骸。


可这种异常状态也不知会持续多久,会不会对他们造成伤害,沢田纲吉内心打了个突,侧过头望向身边的六道骸,那个少年此时面无表情看着成年后的自己,不知在想些什么。


见沢田纲吉没有反应,十年后的六道骸继续说道:“クフフ,是我。”他本不该消耗力量凭依到匣武器身上,还有更多重要的事情要做,可他已经失去那个人太久太久,无法再忍耐下去,强烈渴望见到,就算只是那个人十年前的样子,他也想看再看一眼。


在这腐朽没落的世界里,唯一的光。


他又回想起,得到那个人死去的消息,站到标志着彭格列家徽的漆黑棺椁前,他兀自不肯相信。是的,他从别的渠道得知了十代首领的计划,也乐意配合,顺便利用计划达成他的目的,可他从没想过,这会是以那个人的死去为开端的冒险。


无力地举起手臂,他似乎看见躺在漆黑棺椁里的人在对他微笑,伸手妄图触碰到对方,可终究是一片虚无。


幻象散去,年少的沢田纲吉淡淡看了一眼他,没有转开视线,目光平淡如水,波澜不兴。


“你……不是他。”十年后的六道骸一愣,扯开一抹无所谓的笑,心里漫起一阵苦涩。只一眼,他就发现这个人不是他所期待见到的、久违了的十年前的沢田纲吉。至于他为什么会轻易发现,原因很简单,这十年里,他的视线一直都落在那个人身上,他的一举一动,他全都很清楚。曾经的沢田纲吉对他有多么惊惧,每一次相遇都会恨不能马上逃离现场的可爱样子,他记得清清楚楚,即便是后来,沢田纲吉对他也从不会表现得像是眼前人这样、带着疏离的淡然。


“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可我是沢田纲吉,千真万确。”叹了口气,刚刚从情绪化的感情漩涡中挣脱,沢田纲吉并不想再次激动起来,实在太累、太耗费心神,他得好好休息一下,才能面对现今的复杂情况。“不说这些,骸你在这里是担心库洛姆吗?黑曜的战斗我也在附近,她打败了那个妹妹头的家伙,被我和笹川学长带了回来,已经经过治疗,没有大碍。”


这家伙果然和他所知的那个人不同,不知道这人能够做到什么程度,现在也只能对他抱有期待了。转着这样的念头,十年后的六道骸说:“情况我已经了解了,之前的战斗我和可爱的库洛姆配合打败了古罗·齐西尼亚,但并没有杀死他,虽然我特意打碎了他的下颌和四肢,使他不能说话,也不能写字,但我想很快彭格列指环的行踪密鲁菲奥雷就会获知,你们要早做准备。此外,近期我会传回一些信息,可能会对你们有所帮助。”


对于六道骸收集情报的能力,沢田纲吉向来信任,点点头没多提,问起另一件事,“骸,我们现在正在召集守护者,你什么时候回来?”


十年后的六道骸挑了挑眉,含糊不清的说:“我还在那地方……不过按照计划,也许很快……”


那地方?眼睛猛然睁大,沢田纲吉明白过来,这个未来的自己都在做些什么!居然让骸在地底水牢里待了十年还没被放出来,虽然上一世他也没见得做得多好,可最终总算是把骸弄了出来!


按这情形,六道骸的消耗应该非常恐怖,帮助库洛姆战斗,搜集情报,现在还出现在此,这般拼命,想来他和这个时空的沢田纲吉关系应该相当好吧。沢田纲吉压下心底的异样,催促道:“即然这样,你快回去吧,更多情况我会找里包恩他们了解。你放心,我不会逃避属于我的责任。”


“……クフフ,拭目以待。”


一瞬间,稚嫩的脸庞与记忆中那个人的脸重合,十年后的六道骸走上前,揉了揉那一头感觉很好摸的蓬松短发,在对方惊愕的眼神里,身影消散,融入虚空,只留下一只呆头呆脑的白色猫头鹰。


“哼,真是个讨人厌的家伙!”六道骸的声音从头顶传来,紧接着沢田纲吉就感觉到自己的头发被大力搓揉,被他这么揉下去自己会不会少年秃头啊?不由阻止道,“虽然是另一个时空的你,说不准你将来也会变成这样,这么说他好吗?”


“哈啊?纲吉君,我绝对不会变成那种大叔的!”


“这可没准哦~”


※※※


沢田纲吉离开治疗室,回到里包恩所在的房间,众人都已在座。


“我后来又和山本谈过了,按照目前的情况,寻找的守护者应当是马上就能参与战斗的,也就是说,得是相对厉害一些的角色。”里包恩作出指示,明确了当前的目标。


“说到厉害的……”这个时代彭格列最强守护者应当也是云之守护者云雀恭弥吧。


狱寺隼人:“嗯……我已经在这儿了,剩下的守护者里,他确实是最强的!”


“クフフフ……你的忠犬真是……”无人能听见的心灵感应在沢田纲吉脑海里交流。


年少的狱寺隼人对虚名还是比较重视,不过也不能这么说他啊!


“云雀学长现在在哪里?”


“不清楚,我有段时间不在日本,现在情况也很混乱,情报收集困难,现在守护者们分散四方,行踪不明。”十年后的山本武摇摇头,拿出一张照片。“关于云雀的线索只有这个了。”


照片中一个圆滚滚的黄色小鸟,正是云雀恭弥的宠物云豆,当然似乎来自另一个时间支流的狱寺隼人并不清楚,里包恩三言两语介绍了之后,众人的话题终于确定。


“你们就去并盛中学寻找一下线索,毕竟云雀很喜欢那个地方,没准能找到他。”里包恩说,“山本会跟着你们一起,他很清楚这个时代的战斗方式,遇到危险也能帮到你们。”


※※※


跟着十年后的山本武走出地下基地,出口处位于并盛町某街区一个工厂的废墟之中,实则这一块地皮早已被彭格列家族经过各种手段掩饰周转着买下,会一直保持废弃状态,少有人来,十分隐蔽。


十年后的山本武依旧爽朗天然,一路上介绍了很多信息,也是由他口中确认了彭格列指环已经被销毁,主张者正是这个时空的沢田纲吉。


而十年后的山本武也从里包恩那里得知了沢田纲吉的情况,但他的表现没有丝毫变化,也许在他心里只要是沢田纲吉都是一样的,会是那个拼死守护伙伴的人!

    

在某方面来说也是个乐天家伙的狱寺隼人,对于沢田纲吉的来历好像非常兴奋,比往日的崇拜更多了几分狂热,那双闪闪发光盯着他的翠绿色眼眸,让沢田纲吉头皮发麻,更可怕的是六道骸好像很不高兴,一边是狱寺隼人火热的眼神,一边是六道骸发出的阵阵寒气,简直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轰隆隆,灰尘漫天而起,爆炸声由远及近。三人反应很快,立刻摆出战斗姿势,六道骸则是眼疾手快搂住沢田纲吉的双肩。 


弥漫的灰尘里,一男一女,两个身影逐渐清晰。


“蓝波和一平!”沢田纲吉立刻认出,那两个都是被十年火箭筒重点“照顾”的人,经常能够看到,因而一眼认出。


十年后的山本武看得更加清楚,“嗯?他们好像保护着什么人。”


“里包恩说,一平和蓝波去寻找小春和笹川同学了,难道……他们所保护的人是……”


“京子小姐、小春小姐,快逃!”远远的,一平的大喊证实了他的猜想,“交给我来断后!”


红色的火焰从天落下,将地上的废弃物品轰得四散飘落,众人的注意力同时投向天空。


两个穿着黑色制服的男人,都拿着一柄宛如死神镰刀般的火焰刀,脚下穿着一双冒着火焰的鞋子,悬浮在半空,其中一个皮肤黝黑长着胡须的大叔冷冷的说:“快去掐断他们的喉咙吧。”


另一个长头发、较年轻的应答:“交给我吧,大哥。”


十年后的山本武立刻认出,“是密鲁菲奥雷的黑魔咒,我们上吧,干掉他们。”


半空中的两人显出猫捉老鼠的轻松自在,长头发的说:“接下来就交给俺来对付吧,别出手哦,太猿大哥。”


黑皮肤的胡须大叔说:“好好干,野猿。”


“那俺就上咯,猎物们!”野猿挥动武器,“看招!”


十年后的山本武迅疾冲上前去,拦截住野猿的攻击,施展出他的绝招,时雨苍燕流的第八式,将野猿打得飞出老远,重重砸在墙壁上。


野猿很快稳重身体,再次飞到半空,显得十分惊愕。


黑皮肤胡须大叔太猿依然表现得很镇静,似乎局势还在掌握中,“听说彭格列有两大剑豪,难道说那家伙……”


狱寺隼人和沢田纲吉冲进战场,把受伤的一平蓝波和三浦春带到一边的安全地带,但他们很快发现笹川京子在之前的逃亡中已经和他们失散,不知在什么地方。


十年后山本武一边熟练的使用匣武器将黑魔咒的野猿太猿压制得死死的,一边还分出心神去安抚已经被笹川京子的失踪弄的心神不宁的几人。


“狱寺君,你和一平、蓝波保护好小春,我去找笹川同学。”沢田纲吉见十年后山本武已经控制住场面,转身而去。


这时,太猿像是确定了山本武的身份,兴奋起来,战斗力暴涨,“被派了太多杂活,好久没碰到这样的大人物,怎能随便放过,哈哈哈!”这样说着,凶猛的攻击却直指沢田纲吉离去的方向!


“阿纲小心!”十年后山本武想要拦截,却被野猿死死纠缠,眼看沢田纲吉就要遭遇不测,在众人惊呼中,绚烂清澈的火焰猛然铺展开来,在一瞬间移形换位,错步达到另一边。


暴烈的火焰刀将墙面轰击出一个黑洞的的大洞,大量的粉尘弥漫,霎时间就看不到沢田纲吉的身影。


※※※


作者菌的话:知心阿骸上线中,心灵鸡汤一瓦罐一瓦罐的给纲吉君灌下去,只求别再胡思乱想!


690上线中……目前发现纲吉不是他们需要的人有不少啦~哈哈,然而退货无效。


690粗线啦~其实他只是来看下他的BOSS少年版而已,绝不是太想念的缘故。


评论(8)
热度(19)
©云岸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