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骸纲
不吃任何ALL
咸鱼一条,偶尔写写文

【骸纲】身沐长风 第三卷 骤雨 第二节 未来前篇 04

第二节 未来前篇 04


彭格列基地里的能量监控雷达突然产生变化,强尼二惊疑一声,引起坐在旁边的拉尔的注意。


“怎么了?”


“刚才一瞬间,在黑曜地区的周边,出现了数据上从没记载过的强烈指环反应……”


里包恩也关注到这边,“黑曜吗?”


强尼二并不是很确定,“不过,那周围的电波干扰十分严重,错误显示的可能性非常高。”


想了想,里包恩做下指示,“你再分析一下黑曜地区周边的数据。”不知道会不会是蠢纲在那里。这种时候还在乱跑,蠢纲等你回来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你。


拉尔猜测的说:“可能是新的敌人吧。”


里包恩摇摇头,“未必,也许是我们这一边的人也不一定。”


※※※


“还能支撑下去吗,纲吉君?”六道骸担忧的看着依靠着树干才能撑起身体的少年,冰封住斯托拉欧·莫斯卡之后,他们迅速撤离战场,否则以沢田纲吉现在的身体状况有很大可能会被对方捕获。


沢田纲吉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果不其然,飞行没一会儿,他的大空波动再次遭受彭格列指环的严重干扰,使用玛蒙链封印也无法隔离这种奇怪的能量干扰,心神消耗过剧之下,再也没法去平衡大空波动和火焰输出,一头从半空中栽了下来。好在下面也是树林,有着高大而繁茂的树木,他勉力控制身体,在枝桠间弹跳减速,总算是没有直接摔到地面上。


“还、还好,我休息一会就好。”沢田纲吉倚靠树干支撑着不坐到地上,剧烈运动之后并不能马上休息,否则会影响力量的提升,里包恩的教导他一直谨记在心。


汗水伴随剧烈的喘息顺着脸颊不断滚落,他只觉得心脏一阵生疼,身体不由自主颤抖着,这种到达极限的感觉已经好久没有过。因为未知的原因,他的力量被严重削弱,而且目前情况不明,也不知自己又飞到什么地方。稍微休息一会,等极限期过去,还得回头去找到拉尔和狱寺隼人,他的异常状态也许家族里的专业人士能够给他解决。


六道骸靠近沢田纲吉,揉了揉那一头蓬乱的头发,伸手给他按摩有点痉挛的手臂,过了一会,突然说:“纲吉君,这里是黑曜乐园,不如进去休息一会,等你体力恢复再去寻找那些人。”


享受着六道骸的按摩,舒服得几乎快要睡过去,闻言沢田纲吉半眯着的眼睛猛然睁大,顺着六道骸指引的方向看去,此时天色大亮,不远处树林掩映着一座残破的建筑,黑曜二字赫然在望。


刚才只注意调节体内能量平衡,竟然没注意到他不知不觉间跑到黑曜乐园附近。


“已经十年了,这里还是老样子,一点没变。”走在宛如废墟的黑曜乐园光线暗淡的内部,六道骸稍微有些感慨。


斜睨他一眼,沢田纲吉都懒得吐槽。


这辈子你在这里住过几天啊喂!还有这种又阴暗又有奇怪味道的地方住着也不会舒服吧我说!骸的品味真是太奇怪了!


好吧,他还是吐槽了,身为吐槽星人的他大概到死都改不了爱吐槽的天性。


突然,挂在脖子上的大空指环闪现一阵幽光,正当沢田纲吉低头查看之时,仿佛被一道道锁链重重缠绕束缚着的大空波动像是放松了一点,使得他疲惫的心神也略微松快。


“那边有动静!”六道骸不由分说拉着沢田纲吉准备离开,开玩笑现在他俩都是战五渣,遇到敌人怎么办?趁没人发现先溜再说。他有点后悔刚才提议来里面休息,这个他很满意的基地一直都很遗憾没有多住些日子,有机会在里面歇息一下也好,谁知天不从人愿。


巨大的爆炸鼓噪起大量灰尘席卷而来,整座建筑都在轰鸣声中剧烈晃荡,沢田纲吉差点被冲击波掀翻出去,好在他及时抓住身边的水管稳住身体。


“怎么回事?有人在里面战斗吗?会是谁?”如果除了自己和骸是来自别的时间支流,而其他人如同狱寺君一样来自这个时空的十年前……会是和自己上辈子少年时一样的发展历程吗?那么在战斗的是骸还是库洛姆?


“不管是谁,都很危险。喂,纲吉君你去哪里?”六道骸现在属于无形之物,冲击波没法伤害到他,表现得十分悠哉,目前能给予他伤害的只有和沢田纲吉分开超过十米间距,届时他的灵魂体就会失去某种力量的保护而被时空撕裂。他的这份悠哉在沢田纲吉毫不犹豫冲向交战地时陡然瓦解,只得一脸无奈的跟随他一道进入。


“已经结束了。”


两人到达时,一切已经尘埃落定。原本就是一片废墟的场地满目疮痍,衣衫褴褛的瘦弱少女抱着三叉戟蜷缩在角落里,另一边一个妹妹头的年轻男人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六道骸有些惊讶,“库洛姆怎么会在这里?”


而且,还是只有十几岁的她,按说除了指环争夺战时他让库洛姆代替自己上场,后来一直都是他自己担任雾之守护者,为什么在这个未来的时空里,交换过来的会是这个女孩?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以至于没法被交换,还是说纲吉君的雾守不是他?


沢田纲吉没有回答,快步走过去扶起库洛姆,这个女孩还有一些意识,看到了他才像是终于安下心来,顿时昏迷过去。


六道骸站在妹妹头身边,查看这个已经晕厥额头血管爆裂的男人,“纲吉君,过来,这里有一些你会感兴趣的东西。”


检查了库洛姆的身体,发现她并没有特别严重的外伤,且已经自行止血,更多的是耗尽了精神力的昏迷,这点上他也帮不上忙,只能靠她自己慢慢恢复。不过,这个库洛姆真是太瘦了,脸色也是不健康的青白色,看起来营养失衡非常严重,黑曜那几个家伙真是太不会照顾人了!


把库洛姆抱到一块比较平整没什么碎石的地方躺好,沢田纲吉这才走了过去,“是什么?”


指着落在妹妹头男人身边的两个小匣子,六道骸说:“你看,这是不是和拉尔携带的差不多的东西?”


“对,好像就是拉尔小姐提起的匣武器。”也是他曾经的那个世界所没有的武器。


沢田纲吉捡了起来,其中一个散发的波动让他有特别的感觉,好像是一种声音,既眷恋又哀伤,又似是宣示某种被逼到绝境里的决心,不由皱起眉头,看了一眼六道骸,发现他像是毫无所觉。他压下心中疑惑,视线落到妹妹头男人身上,这个人的衣着打扮让他嘴角直抽,白色的制服加上毛皮坎肩以及短披风,配上妹妹头,画面太美他都不敢看了。


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突兀的在幽静的黑曜乐园响起,“我来晚了吗?”


沢田纲吉倏然转身望去,“笹川学长。”


说起来,沢田纲吉已经很多年没见过成人状态的笹川了平。上一辈子,在他成为教父之后,守护者们天南地北的分布在全世界,很少聚集,原因他也很清楚,他的某些处事手段令几位只是普通人出身的守护者难以理解,只是碍于多年情分,劝解无效之后,他们之间的距离就越来越远了。那时他时间无多,却有太多事情需要处理,难免急躁,手段也比从前要严酷许多,他知道症结所在,却毫无办法。到最后,他死前那一年,几乎都没再见过笹川了平。他样貌上没什么大变化,穿着一身黑西装看起来十分成熟稳重,看到沢田纲吉,他大喊道:“沢田,你极限的在这里,十年前你还这么小啊。”


“对啊,不知不觉就来到这里,倒是笹川学长怎么会在这里?”这一点他非常好奇,黑曜乐园十分偏僻,据他所知除了黑曜那三人盘踞在此,平时这里连个鬼影子都没有。并且,从笹川了平刚才那一句话就能听出,这个狂热的拳击爱好者必然是带着某种目的才会前来。


“哦,我接到指示要到这里来,”笹川了平充满热血的喊道,“不过我极限地忘得一干二净了!!”


“……”对你这方面有所期待我也是醉了,沢田纲吉忍住扶额的冲动,在六道骸的嗤笑声里,再次询问。“笹川学长,你是来支援库洛姆的吗?现在她受伤了,我们得找个地方给她疗伤。”


“好的,稍等一下,我看一下备忘录。”笹川了平从黑西装里掏出小本子翻了翻,满头汗的解释着。“……我经常忘事,所以特意准备了一本备忘录,用只有我能明白的字符记录。”


“这十年你的晴守还是有点长进的……”六道骸不负责任的评价。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沢田纲吉白了一眼六道骸,却被他抱个满怀,“不管设计这一切的是谁,现在的你已经陷入一个步步危机的迷局之中,纲吉君有什么打算吗?”不论你的决定是什么,我都会和你一起。


苦苦一笑,“我还有得选择吗?”


“如果你不愿意,我会帮你想办法。”


“……骸,你知道,我做不到的。不过,有你在身边,真好啊。”


“真是个笨蛋啊。”狠狠在深亚麻色的头发上揉了揉,刚刚的提议一出口,六道骸就知道了恋人会做出的选择,他也不再纠结于此,低下头在沢田纲吉额前轻轻一吻。


“但是,我很喜欢。”


黯淡的光线在六道骸俊美的脸部轮廓投下柔和的阴影,总是带着凌人傲然气势的他变得温柔而深情,沢田纲吉的心一下子软成一滩水。如果不是现场还有别人在,他一定会拥抱住他,狠狠吻住那两片总能吐出让人害臊话语的甜蜜唇瓣。


“骸……”


忍不住又在沢田纲吉脸上落下几个吻,六道骸这才放开他。


“骸啊……”


六道骸仗着没人能看到他,胆子是越来越大,逮着机会对自己就是又亲又抱,可恨的是,自己还觉得很高兴!


沢田纲吉你真是没救了!


这边,笹川了平终于从备忘录里了解了情况,走过去抱起库洛姆,“沢田,快跟我一起离开,这里不安全,敌人应该很快就会来到这里。”


“好的,不过地上那个妹妹头的家伙是谁,笹川学长知道他的身份吗?”


“这家伙叫古罗·齐西尼亚,是密鲁菲奥雷家族一位特攻队长,据说有非常强大力量,有情报说他曾在半年前打败过六道骸……”


“!”打败过骸吗?侧头望向依旧挂着无所谓笑容的六道骸,沢田纲吉想到,也许这里面有着自己不知道的目的在其中吧。


※※※


在笹川了平的带领下,他们通过好几层防范敌人的保护措施,终于进入位于地下的基地。基地内部十分庞大,有着完善的设施,设计中强烈体现了十代首领的思想风格。


沢田纲吉好奇地四下张望,一边听着笹川了平的介绍。“我也是第一次来,总共有7个入口,听说是按照彭格列指环的数量决定的,哈哈,是不是极限的好玩!”


这么随意的决定,肯定不是我的想法!


“这个据点到目前为止还只完成了60%,但战争已经爆发,也只能将就着使用。”


在地下建造占地如此雄伟的基地耗费的钱财估计难以计数,上辈子他可从没想过要建造这样一个大型基地。


同一个人之间的差距如此之大,这就是选择的不同造成的结果吗?被同伴全心信任的你,我真能做到你所期望做到的事吗?我并不是你所期待来临的那个人啊……


“纲吉君。”六道骸握住沢田纲吉的手,捏了捏。


「你还有我。」这句话,他没说,但他知道对方会懂。


是呢,自己还有骸陪伴着,不管面对什么样的艰难险阻,他一定能够跨越。


“好了,我们到了。”笹川了平把沢田纲吉带到一个房间门前,就自行离开,他还需要把库洛姆送去医疗室治疗伤势。


“真够慢的啊!”稚嫩的婴儿声传来,带着十足的不满。


“里包恩。”得知这个时空的里包恩已经逝去的事情,当时心里一片茫然,现在听到他的声音,沢田纲吉也有些微激动。


破风声传来,沢田纲吉下意识一闪,避开了里包恩的飞脚突袭。


“哟,有长进啊。”跳到沙发上坐下的小婴儿穿着类似Cos  ET的怪异服装,一张毫无表情的婴儿脸,正是鬼畜划掉英明睿智的家庭教师里包恩,上下打量一番沢田纲吉,他笃定的说:“你不是蠢纲。”


“不,我是。”沢田纲吉摇摇头,矢口否认。“可能我不是你们需要的那一位,因为,我来自平行世界。”他的老师向来目光如注,他完全都不用做毫无作用的隐瞒,那么做只会引起恶感,他还要靠着对方帮忙才能回去呢!


“哦?说说看你的来历。”居然连平行世界都知道,很不简单啊!


“好的。”沢田纲吉整理了一下思绪,才慢慢说道,“说实在的,我刚开始也很茫然,被蓝波的十年火箭筒打中,莫名其妙在时间隧道里滞留了一段时间,来到这个时空后所面对的就是自己躺在棺材里,我本来以为这只是正常的十年后世界,只是十年后我已经死了。然后,我遇到了这个时空的狱寺君,他告诉我一些事情,可还没说完他就被交换走了,我面对的是十年前的狱寺君,和他稍微交谈了一下,我发现他并不是我所在时空遇到的狱寺君,所以我开始怀疑,我们并不是从同一个时间支流而来,后来发生的事情更加证实了我的推断。里包恩,你能将你所在时间支流的沢田纲吉的资料给我看一下吗?”


这孩子果然比蠢纲要有见识的多,脑子转的也蛮快,他所说的在时空隧道里的滞留可能就是这次是他来到这个时代的原因,但现在也没法证实这些,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解决。里包恩打开身边的橱柜,从里面抽出一沓文件递给沢田纲吉,这是他在见到狱寺隼人了解情况之后就开始准备的资料。


翻完资料,沢田纲吉陷入沉思,资料中记载的那一个沢田纲吉的经历和他前世经历直到指环争夺战结束为止都惊人的重合,但上一世的事早已过去,他活在当下,而非前世,所能说的也只有今生。


于是,他开始将今生种种一一道来,从深见未来的东京生活讲到沢田纲吉资格战的加试赛,从守护者讲到家族内部派系纷争,全都清楚明白的告知了里包恩。


啜了一口咖啡,里包恩算是知道了眼前这孩子的来历,平行世界的奥秘无穷无尽,他确实是沢田纲吉,却也是和自己那个弟子并不相同的另一个人。


“里包恩,希望你能够帮助我回到属于我的那一条时间支流。”


“很抱歉,我暂时做不到。你看,我要是不穿上这身衣服,身体状况就会变得非常差,并且地下基地里还有好几层可以屏蔽非七的三次方射线的屏障,我才能自由活动,但仅限于此。”


“但我并非你们需要的那一位沢田纲吉。”


“你也是沢田纲吉啊,既然你已经身在这个时代,就有着你必须要完成的使命。”里包恩叹了口气,“你知道吗?我们来到的并不是十年后的未来,时间上距离我们的时代只过去了九年十个月多几天。为什么会是在这个点,我也只能假设一下,这是一开始就是设定好的,或许这就是这个时代的十代首领的计划吧。”


“可他已经……”


“所以说,现在在这里的人是你啊,目前是找不到回去的办法,更没法换人,必须面对问题的人也变成了你,你明白吗?”


“……”走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下,沢田纲吉也叹了口气,“明白了,里包恩,请告诉我,我将面临什么样的困局吧。”


六道骸坐在他身边,一同聆听里包恩的解说,他来到这里已经有段时间,对于情势的发展要比他们把握得更加准确。


“我们的敌人是密鲁菲奥雷家族,这一点拉尔可能已经和你提到过,但她也并不清楚,这个家族的来历。实际上,这个家族是由白兰统领的杰索家族以及与彭格列家族一样具有悠久历史的强大家族基里奥内罗家族合并而成。敌方拥有超强的战斗力,他们的目的是收集世界上所有的强力指环,并且,要将彭格列的人一个不剩赶尽杀绝。现在,全世界和彭格列家族有关的重要据点都同时遭受攻击……”


“也就是说,我的处境相当危险?难怪和拉尔一起行动的时候受到了人形兵器的袭击,而且,库洛姆也是这样。”


“不只是这样,和我们有关的人都是他们的目标。”


沢田纲吉眉头皱起,即便这不是他的未来,他也不愿意看到和自己有关的那些人受到伤害!“妈妈只是一个普通人,但现在这是黑手党的战争,那些人可不会管你是里世界还是表世界的,我很担心……”


“五天之前奈奈和家光一起去意大利旅游,现在还掌握不到他们的行踪。”


之前拉尔的话,沢田纲吉更加担忧,可他也明白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等一切结束之后再去调查他们的行踪也许更好。

    

“不要自乱阵脚,我们并不是毫无希望,虽然大家彼此失去了联络,但是家族成员的确切死亡情报,目前还一通都没收到。”

       

“我的那些朋友们的安危,小春、笹川同学……” 

    

“不用担心,一平和蓝波已经出发去找她们了。”  

    

里包恩说的应该是十年后的一平和蓝波,“里包恩,谢谢你。”沢田纲吉站起身,“请告诉我,我现在可以做的事吧。”


“你马上着手寻找四散分离的六名守护者,将他们重新聚集起来。这件事,山本和狱寺会帮你,等一会你们就出发吧。”看了他一眼,里包恩问道,“还有什么问题?”


“里包恩是打算凭着我们几个作为尖端战力从高层毁灭密鲁菲奥雷吗?但现在我们并不了解对方的战力,我觉得这么做冒险意味太浓。”


“这是考验,彭格列历代首领也都是这么过来的。每当家族遭遇危机的时候,集齐七枚指环的拥有者,打破逆境,守护家族。”


“若是对方使用人海战术,利用匣武器和指环数量的优势来对付我们,只有七人的我们未必能获得胜利。”


“这个时代的战斗方式决定了你的忧虑不能成立,能够顺利使用指环和匣武器的人是很稀少的。正因如此,我觉得使用高等级指环的你们七个人所占优势更大。”


“明白了。”沢田纲吉转身离开,“那,我先去看一下库洛姆。”


※※※


作者菌的话:本来这章是想让纲吉君大开杀戒的说,结果还是改了想法,那么写就太OOC了,不是我们喜爱的心软温柔的他啦。


原著里一直被库洛姆抱着的骸枭作者菌让它回匣子里去了~哈哈


里包恩:这个蠢纲居然不担心京子,听他的叙述中京子只是他一个普通朋友,不知道他喜欢谁?


沢田纲吉:里包恩你也太八卦了吧!而且,京子和我毫无关系才好,才不会受到什么莫名其妙的牵连。 


六道骸:纲吉君是我的!


里包恩:原来平行世界的蠢纲是基佬。


评论 ( 2 )
热度 ( 19 )

© 云岸 | Powered by LOFTER